首页 > 资讯 > 《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全章阅读》苏倾沈辞完本小说_苏倾沈辞(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全章阅读)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大结局

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全章阅读

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全章阅读

青与

本文标签:

小说《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苏倾沈辞,文章原创作者为“青与”,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不一样的宫斗\/宦官\/甜宠\/家国天下】女官与宦官的后宫权谋,全员恶人,架空文,有私设,不要考据!—苏倾穿成了架空古言文中早死的垫脚石白月光,死得凄惨还要供人瞻仰。好在时间线略有偏差她有足够的时间跑路,顺带把害死她的原男主拉下马——谁说白月光死得早?不存在的先拉个靠山,再收个小弟要不然……再顺便报个家仇吧?好像也可以把下一代君主安排一下?六品小女官在后宫里忙得不亦乐乎——东厂提督:知不知道我权倾朝野?二百两银子就想要我为你卖命?苏倾:那……二百五十两?督主:成交。...

来源:fqxs   主角: 苏倾沈辞   时间:2023-11-21 04:26:35

小说介绍

正在连载中的古代言情《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苏倾沈辞,故事精彩剧情为:不管怎么样,这一眼已经撞进他的心里了。他按捺住,轻轻一笑道:“苏姑娘外表柔弱,没成想这么大的气性,是本王唐突了。”柔弱的苏姑娘拳头捏得“咔咔”响,不过拢在袖子里没人看见。她依礼对他一福,说道:“不敢,奴婢还有差使...

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第3章 拜码头在线免费阅读

她轻哼了一声,从他的手上扭头挣开,说道:“还请殿下自重。苏倾不过是宫里的奴婢,死不足惜。坏了殿下的清誉,可不好了。”

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在书里面就是因为这一下,两个人对上了眼。古代的宫闱女子,被这样轻薄了,不敢做声,也就只能认定了眼前的人。

是走上死路的开端。

上官景玄见美人见得多了,却还是被她震撼了一把,那脸庞看得清楚了,确实不遑谪仙。

只是眼神冷淡,好一副不将他放在眼里的样子。

不管怎么样,这一眼已经撞进他的心里了。

他按捺住,轻轻一笑道:“苏姑娘外表柔弱,没成想这么大的气性,是本王唐突了。”

柔弱的苏姑娘拳头捏得“咔咔”响,不过拢在袖子里没人看见。她依礼对他一福,说道:“不敢,奴婢还有差使。这便告退了。”

她倒是想说两句不好听的,但是太监和宫女们都站在殿外,怕出了什么幺蛾子传出去。

这里始终是太妃殿,不是她的女官局。

上官景玄倨傲地站着,看着她逃也似的退出去。转了转手上的玉扳指,想,很有趣儿。

苏倾走出殿外,斛珠迎了上来,眼睛里面直冒心心:“刚刚景王殿下突然过来,把我们摒退,说是人多眼杂,怕吵了你换衣裳。他自个儿却留在了殿里,到底做什么了?”

苏倾拉着她走得飞快:“哦,他在里面打太极。”

斛珠:“?”

**

回到了尚宫局后院的处所,苏倾开始翻箱倒柜。

斛珠跟在后面转来转去,问道:“苏姑娘,你忙什么呢?”

苏倾回过头:“你还有多久放出去?”

斛珠掰着指头:“还早呢,我今年才满十六,宫里的女官要满了十九,才可自请出宫。到了年岁,还要看如何打点……”

说着说着,她放低了声音:“姑娘你问这个做什么?莫非景王殿下要接你出宫?那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儿么?”

“不是我,是你。”苏倾终于从小斗柜里面翻出了好几张银票。

她今年十八,要正经出宫,还要等一年。

原书里面,她在宫里面安安稳稳地过完了这一年,表面上照常当差,私下里跟景王私相授受。在这一年之中,斛珠投井身亡,原主一直不知道为何。

直到死之前,才明白,景王爷运筹帷幄,绝不可让人知道他跟王妃早就有牵搭。那会毁了他的大业。

而斛珠在她手底下当差,与她住在同一间下处,把他们二人那一年之间的事情尽收眼底。

这样一个小麻烦,王爷自然要轻轻拂去。

他杀个小女史,不会比捏死一只蚂蚁更难。

原书里的斛珠,只在苏倾死之前闪回了一下,为她的悲情做个添头。

既然现在已经不可避免地遇上了这位阎王……景王爷,不管她能不能逃脱,至少先把无辜的斛珠摘出去。

斛珠在旁边一脸茫然:“我为什么要出宫啊?”

苏倾顿了一下,对啊,现在斛珠还什么都不知道,贸贸然把她送走,说不过去。嘴里胡乱地应付了一声:“我是说,你得早早做好准备。”

说着把那沓银票叠起来,放进贴身的小袋里。

斛珠更迷茫了:“还有三年呢,做哪门子的准备?姑娘,你果然糊涂了,从昨天起就不大对劲。”

“话说。”苏倾转过头来,“你刚刚说的打点,是要打点哪里来着?”

斛珠噘了噘嘴:“往年只要去宫正司就行了,现在司礼监正在跟宫正司夺权,把宫里所有太监宫女的进出和发落事宜,都揽过去了。”

苏倾眨了眨眼睛:“司礼监?那不是太监窝么——”

“啊呸!”斛珠冲上来捂住了她的嘴:“别这么大声,我的姑姑!”

苏倾年满十八,手底下开始带人,都能在女官中间被称为姑姑了,听她这么一叫,颇为熨帖,说道:“好好好,你给我指个路。”

斛珠:“你到底要做什么?真要去司礼监啊?最近那个大太监才刚上任不久,说是不好处呢。”

苏倾想了想,说:“我还有一年就放出宫去了,想找人拜个码头,过得清闲一点,成不成?”

斛珠到底心思单纯,松开了手说:“真的啊?那也有道理,出宫之前好好打点,到时候就不会卡着你不放,横竖总要孝敬些的。那你可小心着点。”

**

苏倾拢着袖子,在皇宫后院里健步如飞。

路她记得,但记得不大精确。毕竟是刚刚得来的记忆,尚需慢慢消化。

从她们尚宫局这一块,走到十二监,真是望山跑死马。

说起来不远,然而走起来却绕来绕去的。到处都是宫墙、内院、花园,全都是挡路的。

走一走,她还要停下来在脑子里规划一下路线,要不然一不小心就可能撞到一个死胡同里去。

过了一刻钟的功夫,苏倾不知道怎么的,转到了一条溪水边上。这小溪是人工穿凿的,横穿了整个皇城北院,在后宫内院里来回流淌。这一处溪岸的周边有一大排柳树,下面还有供人观景和歇脚的长凳。

辨明了方向,想着司礼监应该不远了,她便停下来在石凳上坐一下,捶捶脚。

溪流细细的,水波不惊。初春的天气,午后日头渐暖。溪水中间凸起的石墩上,有好几只小乌龟正趴着晒太阳。

苏倾托着腮看小乌龟晒太阳,自己顺便也晒一晒。看着看着,突然神情紧张,有两只小乌龟打起来了!

其中一只凶巴巴的小乌龟,把另一只好好晒着太阳的小乌龟顶翻了,然后马上就溜。谁说乌龟走得慢的?

而被顶翻的倒霉小乌龟四脚朝天,划拉了半天爪子,始终翻不过身来。

苏倾看着干着急,终于忍不住站了起来,在水边转了一圈,找到一根断了的柳条,隔着小溪去扒拉那只小乌龟。

柳条虽然很软,但是小乌龟也是小小一只,被她用枝条一掀,终于翻过了身子,很迟钝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急急忙忙地往水里爬去。

“喂,”苏倾用柳条拍了拍水面,对着小乌龟说,“下回别那么怂了,还有,被我救了,你是不是应该道个谢啊!”

水花一溅,她一晃神,只见那小乌龟居然变成了一个人,站在岸边,穿着石青色的补服,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面目。

“妈呀!”苏倾吓得手一抖,差点站起来转身就跑。

再眨了眨眼睛,才发现是自己看错了。

溪水对面的岸边,有个人从树丛中现身,只是身上服饰的颜色跟乌龟壳子很像罢了。

那人静静地站在岸边,注视了她一眼,微微欠身算是打招呼,然后不声不响地抬脚转身欲走。

小说《穿书后,白月光把祸国奸宦拐跑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