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粉色名牌

>

粉色名牌

抱紧我的小酷儿 著

夏秋秋 现代言情 顾怀年

现代言情小说《粉色名牌》是作者“抱紧我的小酷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夏秋秋顾怀年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接下来的好几个礼拜夏秋秋都没再遇到顾怀年高三这年,漫长无聊又紧张向来懒散的F班也难得有些学习气氛,老班很满意,讲课讲得一时停不下来当然夏秋秋还是老样子,坐在最后排昏昏欲睡下课铃早就打过,F班坚持不到几天的学习热情啪叽一下就被熄灭了“王老师──”努力把口水喷成一道彩虹的王新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在黑板上划出一道突兀的长线“下…下课!”王新奇清清嗓子,局促地拍去手中白色灰尘,匆匆结束了这节......

来源:fqxs   主角: 夏秋秋顾怀年   更新: 2023-01-02 20: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粉色名牌》是作者“抱紧我的小酷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夏秋秋顾怀年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接下来的好几个礼拜夏秋秋都没再遇到顾怀年高三这年,漫长无聊又紧张向来懒散的F班也难得有些学习气氛,老班很满意,讲课讲得一时停不下来当然夏秋秋还是老样子,坐在最后排昏昏欲睡下课铃早就打过,F班坚持不到几天的学习热情啪叽一下就被熄灭了“王老师──”努力把口水喷成一道彩虹的王新奇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在黑板上划出一道突兀的长线“下…下课!”王新奇清清嗓子,局促地拍去手中白色灰尘,匆匆结束了这节......

第8章 被训

小圆子是夏其林准备的,他知道夏秋秋对这糯叽的东西情有独钟。让她天天吃,顿顿吃都不会腻。

原本连诗云还骂了一顿夏其林,说什么难道小顾还会饿着秋秋不成?

现在夏秋秋反倒感叹老爸的先见之明了。

毕竟她真饿着了。

夏秋秋打开保鲜盒,里面放着一袋冷冻好的夹心小圆子、一小盒酒酿,当然还有必不可少的两个鸡蛋。

小圆子这种东西需要现煮才好吃。

顾怀年叹了口气,边后悔没把房里那包烟拿下来边打开汽电炉。

见夏秋秋一脸防备地抱着保鲜盒,顾怀年也不管火转身撑着灶台,低头看向她挑了挑眉。

“你来煮?”

“那当然了!你知道小圆子要开水下锅,点水三次…”

后面的话被她踮起脚拿锅子的话盖住,顾怀年觉得夏秋秋怎么和她妈一样话这么多。

哦不对。

苏落只在她闺蜜面前话多,在他和他老爹面前通常都是三字经。

知道了,没问题,还有事?

这空旷的别墅里,有锅气有人声。顾怀年倒是觉得也没那么无聊了。连想抽烟的心思都熄了,不时看看夏秋秋忙碌的背影,单手把玩着手里的火机。

顾怀年搞不懂怎么烧个简单的甜汤也能弄得乱七八糟,看着水池里一堆用过的锅子和碗,忍了又忍还是无法忽视。

捋起袖子快速地洗干擦干放回原处。

在国外独自生活了几年,顾怀年早已不是远离厨房的贵公子,洗起碗来一丝不苟。

夏秋秋看着看着连碗里的甜腻都不香了,只觉得这人好像和自己很合拍。

一个爱吃一个爱洗碗。

夏秋秋想也不想地用特殊的方式表达了自己的喜爱,从自个儿还没吃的碗里舀了一勺子小圆子给顾怀年,顺便等他洗完了乖乖地推到他面前。

“一起吃。”

顾怀年似乎很意外,却也没拒绝。

对夏秋秋来说正好的碗在他手里有些小,几口就吃完了甜汤,只剩下孤零零的一个水铺蛋。

夏秋秋怕烫,每次喝汤都要搅半天,这时候她才刚刚戳开流心的蛋黄。美滋滋地眯起眼,瞄到顾怀年的碗诧异地问道。

“哥哥不吃蛋吗?”

顾怀年沉默算是默认,夏秋秋觉得他暴殄天物,复又想到这甜水不裹着蛋吃可是很甜的。

难道顾怀年爱吃甜的?

夏秋秋像是发现了顾怀年的秘密一样,悄悄地趁着理头发的时候埋在手臂里偷笑了一声。

顾怀年注意到她把表情写在脸上的样子也很短地勾了勾嘴角。

吃饱喝足的夏秋秋呆在书房里直觉暖洋洋的书房实在太好睡了,看着不是英语胜似英语的数学书,脑袋止不住地点。

一觉醒来夕阳都从窗户里钻了进来,屋子里有些昏暗。

夏秋秋看着窗外萧瑟的枯叶有些迷糊,此刻的她无法隔离有害情绪,心情莫名有些低落。

这就是午觉睡太久的坏处。

正发呆呢,顾怀年咔哒一声打开门,入眼便是小兔子支着脑袋一脸难过。

他才不知道女孩的心思你别猜这句话是多少人的血流教训,径直走到她面前敲敲桌子低沉道。

“睡够了?”

夏秋秋正反省人生呢,被他这么一打扰心情更差了,脸色不佳的她嘴比脑子快地说了一句。

“够够的了!”

顾怀年眯起了眼,如梦初醒的夏秋秋才坐直了身子,乖顺地点了点头。

“小秋!阿姨回来啦~”

还好苏落的及时出现打断了顾怀年还想说的话,夏秋秋一溜烟就站起来想跑。

想到没穿鞋又要被顾怀年阴阳怪气,正想找出被踢飞的拖鞋,低头一看拖鞋正套在自己脚上呢。

她也没多想,飞快地掠过顾怀年就下楼迎上大包小包的苏落。

连诗云和苏落的早茶直接喝到了下午,此刻正嗓子冒烟,说话都不利索了。

“秋…秋秋,今天有没有听小顾哥哥的话呀?”

夏秋秋向苏落打过招呼后一见到妈妈就娇气起来,也不怪连诗云的嗔怪就抱住妈妈,甜甜地回了一句。

“秋秋今天很乖,下次月考肯定能有进步的~”

苏落看着连诗云把香香软软的女儿抱在怀里的样子,嫉妒得牙酸。塞了一大堆刚买的蛋糕到夏秋秋怀里。

蛋糕盒子是清爽的蓝白底,上面有着像鱼一样的logo,是夏秋秋每年生日时指定的必需品。

她的伤心午觉综合症瞬间被治愈了,细着嗓子就连说好几句惹得苏落笑声不断的话,苏落这才放了二人回家。

等到她们彻底走远,苏落回头看到儿子在花园里沉默地抽烟的样子就心塞,转身上了楼。

顾怀年“……”

这区别对待是不是太明显了点。

当然顾怀年显然是小瞧了亲妈的偏心能力,只要夏秋秋在就会有打包好的小蛋糕系着蝴蝶结等着她带回家。

夏秋秋也有些苦恼,虽然她很喜欢苏阿姨也很喜欢…顾怀年,可是一放假就到顾怀年家补课。

她完全失去了社交活动好不好!

夏秋秋暗戳戳拿了本在学校里使用的作弊神器──一本中间被挖空了的字典,趁着顾怀年没空理她的时候疯狂和简歌聊聊外面的世界。

聊着聊着就上了头,顾怀年站在面前看着她未被知识污染的单纯样子脸都僵了。

“和谁聊呢?”

夏秋秋聊得起劲呢,下意识脱口而出,“和歌歌呀。”

哥哥?

顾怀年有些生气,一定是陆野那小子。天天在学校里黏着,就分开这么一会儿功夫都不行?

夏秋秋不知危险来临,只觉得“字典”被人重重推在桌上。

早已百炼成钢的她条件反射地啪嗒锁了手机想抽回袖子里,结果手背不小心被字典压住。

都怪卖家把这假字典做得以假乱真,连重量都和真的差不多,夏秋秋白皙的手背瞬间起了红痕。

抬头看见顾怀年还是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忍不住有些眼红。

“这就是你说的看书?”,顾怀年把字典推到一边冷笑,“数学还需要查字典?”

“夏秋秋,你整天奸懒馋滑地混日子,补习两个月,听进去几个字你自己知道。”

顾怀年的脸很阴沉,夏秋秋原本还有些被抓包后的不好意思,此刻却荡然无存。

懒馋她承认,奸滑她可没有!

顾怀年说出口就觉得自己说的话有点重了,可是夏秋秋那一脸不服气的样子让他刚压下去的火气又激了起来。

“你到底没有想过未来。”

夏秋秋傻眼了,顾怀年这一堆话比几个月来加起来的话还多。真把自己当亲哥教训亲妹了是吧?

夏秋秋从不受这种被说教般的气,抿唇腾地起来把桌上的东西一股脑倒进书包里。

顾怀年在这时候注意到了她手上清晰的肿起,动了动嘴却什么也没说。

她想大声反驳顾怀年,可心里打好的草稿却一句也没冒出来,通通都被争先恐后地涌出的泪水给淹没。

眼里没包住泪的夏秋秋觉得这个时候哭实在是太丢脸了。桌上有什么都没分清,把书包一合抬头狠狠瞪了顾怀年一眼就走。

转头太猛,串珠般的泪水还洒了几滴在他的黑t上,很快便沁入棉料里消失。

顾怀年没追,好半响火光把他的脸照得忽明忽暗,下一秒烟雾就弥漫,带出烟草的味道。

他注意到桌上夏秋秋没来得及塞到百宝袋里的笔盒。

粉色的笔盒里鼓鼓囊囊,有笔尖顶着小狗的、笔芯里装的仿真爆米花的,笔边坠着吊坠的…

就是没有一支正常的。

笔袋里露出粉红色金属牌的一角,顾怀年掐了烟,按下电话。

“滴──”

“去送一下小秋。”

还没等电话那头的司机回答,顾怀年又改了口。

“跟着就行。”

司机愣了一瞬,利落地回,“好的少爷。”

《粉色名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