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鱼缸里的金鱼得了龙尾病

>

鱼缸里的金鱼得了龙尾病

刘七葭 著

梁策 现代言情 龙娅

小说叫做《鱼缸里的金鱼得了龙尾病》是“刘七葭”的小说。内容精选:整整一下午,梁策都只是静静地观望着龙娅与各个部门沟通周旋,又数次致电那位宣称要投诉的客户不仅确认了上门维修的时间,还承诺了后期将为其无偿保修一年,最终客户才心满意足地在回访处理情况时表达了满意,龙娅紧绷的神经也才放松下来“姐姐,营业部的活,都这么复杂吗?”梁策从背包里掏出了几枚形状各异的小点心,放在了龙娅的办公桌上“不是的,今天情况比较特殊,”龙娅说完又想到了些什么,“也还好啦,你不用太担心......

来源:fqxs   主角: 龙娅梁策   更新: 2023-01-02 21: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鱼缸里的金鱼得了龙尾病》是“刘七葭”的小说。内容精选:整整一下午,梁策都只是静静地观望着龙娅与各个部门沟通周旋,又数次致电那位宣称要投诉的客户不仅确认了上门维修的时间,还承诺了后期将为其无偿保修一年,最终客户才心满意足地在回访处理情况时表达了满意,龙娅紧绷的神经也才放松下来“姐姐,营业部的活,都这么复杂吗?”梁策从背包里掏出了几枚形状各异的小点心,放在了龙娅的办公桌上“不是的,今天情况比较特殊,”龙娅说完又想到了些什么,“也还好啦,你不用太担心......

第2章 我的脸要被盯穿了

“娅娅?”田馨不清楚是否是自己的错觉,她感觉自打龙娅溺水被救之后,整个人看上去都变得不大一样。

龙娅和田馨虽然是顶要好的闺蜜但两个人本质上是有区别的,单从用工性质上就是云泥之别。

田馨是专业对口的研究生,毕业之后直接考进了系统内;而龙娅则是一个冷门专业的本科生,是靠着父亲刷脸才混到了一个社会化用工的机会。

社会化用工,其实就是劳务派遣,合同根本不属于系统内,是同第三方用人单位签的劳务合同。

而两人的第一次见面,便是单位要求员工加班的时候。

当然,也不能这样说,毕竟单位从来不会强迫员工加班,而是打着“建议自愿加班”的旗号。

当时田馨还是新入企的青年员工,而龙娅已经工作了半年时间。

田馨入企后,并未被安排在基层学习业务,而是直接安排在办公室为领导鞍前马后。

所以两个人的初次见面并不愉快。

在龙娅的眼里,田馨是个业务能力极差只会做表面功夫的蛀虫,而在田馨眼里,龙娅则是一个机械程序化、毫不变通的憨批。

那时的龙娅尤其死板。一同加班的同事都是拖沓着,想着挨到领导不得不告知下班的时间,就算是度过了得过且过的一天,可龙娅却干得热火朝天,一心只想着尽快完成,便可以下班回家。

“娅姐,你流鼻血了!”悠闲地翻着发票,等待宵夜的田馨余光中瞥见一抹纯白划过,便留心看了看。

“嗯,正常。”由于对田馨的偏见,龙娅的语气里满是不屑,并未理会她的关心,只是随意地捣鼓着纸巾。

“娅姐,你要不要去冲冲凉水啊?”田馨把手里的发票放在一边,抬起头目光紧盯着龙娅的脸。

“不用,”龙娅抬起头,迎向田馨的目光,视线扫过田馨扣在桌子上的装订成册的发票簿,眼神犀利了一些,“什么都没有赶紧结束回家好得快。”

对于龙娅话语中的冷漠,田馨并没有计较是否尖酸刻薄,而是惊诧于龙娅竟然会对没有任何报酬的加班如此上心。

宵夜送到的时候,大家都在忙着围着餐桌找位置,只有龙娅还是低着头,弓着身子,翻着发票,扫描着。

田馨端着一盒米饭走到龙娅面前,筷子上夹着一块锅包肉在她眼前晃了晃,“娅姐,先别弄了,也不差这一会儿。”

龙娅抬起头,看了一眼站在面前大快朵颐的女孩,“少吃一顿,饿不死的。”

田馨肉眼可见的尴尬,没人清楚龙娅这句话究竟是说给大家的,还是只是说明自己拒绝吃宵夜的理由。

田馨看着鼻孔塞着一撮纸巾的龙娅,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简单地扒了几口米饭,便草草地结束了战斗,坐回工位加入了龙娅的行列。

“田馨,你录到哪一年的了?”

“16年。”

“你这个速度,我们怕是通宵也干不完吧?”

龙娅语气间少不了苛责,同事们吃完饭晃晃悠悠像消食一样的走进屋,刚好看到这一幕,赶忙打圆场。

“娅姐,新来的,还不太会,你别把人家吓跑了。”

“对呀,对呀,我们这不是也来了吗?大家一起干就快了。”

龙娅没有理会周围的声音,继续手上的动作。

田馨的工作室在八楼,而龙娅则是在四楼。

自打那天加班结束之后,田馨便喜欢时不时地跑到四楼找龙娅聊天,虽然龙娅并没有什么兴致。

在田馨的印象里,龙娅始终是一个不在意自己身体健康,一心投入工作中的工作机器。

照理来讲,疗养结束之后,以龙娅的性格必然是马上回归到工作中,但此次溺水后,龙娅先是请了假到医院做了检查,听龙娅描述,她甚至拍了胸片。

“娅娅,你是哪里不舒服吗?”

田馨确实很意外,与龙娅相识的时间里,这是她第一次请假,就连之前阑尾炎她都只是吃了药顶一顶。田馨听说时,担心地三五分钟一个电话,生怕她晕倒在工位上,每每想到此事,田馨都会再强调一下好在没有穿孔。

“没有,就是想着快两年没有体检了,得仔细检查一下,别想着有什么小毛病。”

龙娅当然不会说自己已经经历过这遭。

先前龙娅便怀疑过,大抵是因为这次溺水,导致肺部环境遭到污染,沉溺工作的她虽然总是咳嗽,却一直拖着没去医院,生生拖了两年,直到后来有一天她难受得无法走路,才到医院查出了过敏性哮喘,从此再离不开药剂。

既然回到这个时间节点,必然是要把隐患排除才行。

毕竟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想要夺回自己的东西,也得有力气对抗才行。

“娅娅,听你说我才想起来,我问问看,公司今年为什么还没给你们安排体检呢?”

田馨是人力资源部的,工会上的很多事情也都一并交由她负责了。

入职前公司曾提到过,每年会为劳务派遣的工作人员安排一次体检,即使项目不如正式员工的项目多,即使可能不会太细致,但是至少还是会安排检查的。

龙娅看着田馨坐在电脑前,手指飞快地在键盘上敲击着。

“娅娅,要是早点体检,就能早些发现了。”龙娅记得之前,自己晕倒时,田馨一直守在身边,等她醒来后,田馨不管不顾地扑上来,把同来慰问的领导抛在身后。

田馨是懊恼自己没有及时追问关于劳务派遣员工的体检安排,而领导们则只是留下五百块钱和几句场面话就离开了。

而那次晕倒是因为贫血,事实上,在龙娅死前,已经有许多病征表现出来了。

龙娅当时分析,贫血的原因大概是长期食用营养成分少且元素单一的外卖所致,后期想要补充的时候,已经为时以晚。 所以龙娅也干脆破罐子破摔不浪费心神在补血上,而是继续像台机器一样,甚至忽视了自己曾经引以为傲的长发恨不得掉了大半。

“娅娅,我觉得你这次溺水之后变得有点不一样了,”田馨看着靠在沙发上的龙娅,补充道,“之前我还一直很担心你不太在意自己的身体健康,现在这样反而让我放心了一些。”

“毕竟上了岁数,体格大不如前了。”龙娅半开着玩笑打趣着,但心里却真实地加上了那五年时光。

“真难得你知道爱惜自己了,”田馨看着龙娅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我几乎从来没见过你午休。”

“今天开始,我也要加入午休人行列。”龙娅心想,我又不是卖给单位,之前怎么就那么想不通呢。

“之前的你,时常让我怀疑公司是家族企业。”

“难道不是吗?”

“也对,确实是家族企业。”

“对呗,只是可惜了,不是我家的。”田馨和龙娅两个人眉来眼去的攀谈着。

“对了,娅娅,听说要来新员工了!”

“几个?”龙娅一脸宠溺地看着挑着眉逗自己的田馨。

“两个!要是两个男孩就好了!”

“不管男女,要是留在楼下就好了。”

“好像不太可能吧?”

“自信一点,把‘好像’去掉。”

两个人嘻嘻哈哈地度过了午休时光,龙娅便理了理衣角,匆匆告别。

想来之前,从来都是田馨下楼来硬扯着沉浸在工作中的她闲侃八卦,而自己却从来没有主动上楼找田馨闲聊,朋友应该彼此照拂,而不该像她此前那番一味接受。

下午工作的时候,她想起田馨说的要来新人了,会是梁策吗?但是时间对不上吧,她记得梁策是在春天来的,当时她还想着公司怎么会在不当正的时间聘用一个新人。

可除了梁策她想不到其他人了。

“龙娅,来一趟我办公室。”快下班的时候,龙娅接到了总经理的电话。

“好的。”龙娅一脸茫然。

挂断电话后,龙娅脚步飞快地往电梯走去。她竭力地在脑子中回想这个情节但却怎么也对不上号,她确定这个情节是之前从未发生过的。

“叩叩叩”

龙娅看见门敞开着,总经理端坐在椅子上,对面会客的沙发上,坐着一个一身休闲装扮的男孩。

梁策?竟然真的是他!

“龙娅,这是咱公司营业部的代理部长,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跟她沟通。”

龙娅只是在总经理说话时,匆匆扫了一眼他,视线立刻又附着在梁策身上,紧盯着沙发上的男孩。

“龙娅接下来的工作你务必全心辅佐他,”总经理唤回龙娅的注意力,“他叫梁策,营业部的新部长。”

龙娅偏头看了看总经理,转而继续看着梁策。

此时的梁策已经站起身,冲着龙娅点头示意了一下,龙娅也浅笑了一下回应着。

梁策的出现比之前要早上半年,她记得她第一次见梁策应该是在春天,而现在则是秋天。

她记得梁策说过,四季里他唯独不喜欢秋天。

总经理示意龙娅可以引梁策下楼,到营业部转转,龙娅伸手示意着。

乘电梯的时候,梁策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我的脸要被盯穿了。”

《鱼缸里的金鱼得了龙尾病》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