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恨君不相识

>

恨君不相识

参禅不说话 著

古代言情 路君竹 风凛一

古代言情小说《恨君不相识》,主角分别是风凛一路君竹,作者“参禅不说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不知道他俩在喃喃什么,过不多会末暄回来了,饶有兴味的摇摇头,他罕见的支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我着急:“师父,什么时候领小猫?”末暄当着别人从来不跟我说话,他没说话,我看了看玉泽仙君的方向,玉泽仙君拿着个小竹竿逗小猫玩,太可爱了,好想把它捏在怀里蹂躏啊酒会散了天君也没来,不过这也符合他的作风,听说这孩子在死了老婆之后就沉默寡言,丧服穿了大半年,群臣力谏他终于把丧服扔了,然后让舒仪阁连夜定制了一套黑......

来源:fqxs   主角: 风凛一路君竹   更新: 2023-01-02 21:0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小说《恨君不相识》,主角分别是风凛一路君竹,作者“参禅不说话”创作的,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如下:我不知道他俩在喃喃什么,过不多会末暄回来了,饶有兴味的摇摇头,他罕见的支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我着急:“师父,什么时候领小猫?”末暄当着别人从来不跟我说话,他没说话,我看了看玉泽仙君的方向,玉泽仙君拿着个小竹竿逗小猫玩,太可爱了,好想把它捏在怀里蹂躏啊酒会散了天君也没来,不过这也符合他的作风,听说这孩子在死了老婆之后就沉默寡言,丧服穿了大半年,群臣力谏他终于把丧服扔了,然后让舒仪阁连夜定制了一套黑......

第2章 缘起

我不知道他俩在喃喃什么,过不多会末暄回来了,饶有兴味的摇摇头,他罕见的支着下巴像在思考什么,我着急“师父,什么时候领小猫?”

末暄当着别人从来不跟我说话,他没说话,我看了看玉泽仙君的方向,玉泽仙君拿着个小竹竿逗小猫玩,太可爱了,好想把它捏在怀里蹂躏啊。

酒会散了天君也没来,不过这也符合他的作风,听说这孩子在死了老婆之后就沉默寡言,丧服穿了大半年,群臣力谏他终于把丧服扔了,然后让舒仪阁连夜定制了一套黑了吧唧的衣服,从此就这么死气沉沉的穿着。

我倒是真的好奇那位故去的天后长什么样子,应该是倾国倾城让天君这么记挂吧,真是羡慕啊。

我想我这辈子能遇到这样的爱情吗,但是我是个小火苗,我遇到的是不是另一个小火苗呢。

酒会散了,末暄提着我往回走,我还是有点用的,夜晚的天宫泛着丝丝凉意,云在脚下连绵一片,这边又冷又潮湿,如果没有我就末暄这个糊涂脑袋肯定得滑一跤。

天宫种着很多小树苗,才疏学浅不知道都是什么树,只是看着枝丫肥胖的可爱极了。

我俩走着,他还是没有说话,但是我习惯了,对着周围左看右看,一个声音挡了我们的去路。

“末暄。”

末暄停下,回头做了个揖“天君。”

我这才抬头看那位居高临下的天君,他也是一个人,透过夜色只看到那双幽寂的眼睛,闪着阵阵水光,看起来又像笼了一层薄雾。

两个人沉默了,天君似乎在思考要说什么话,末暄叹了口气,悠悠说道“天君朝务繁忙,卑职不便叨扰,先走一步了。”

那个人没有说话,末暄提着我往前走,我拼命回头看,天君高大的身形也被夜色埋没了,只有身边的梨花树趁着月色飘落片片梨花,我想如果故去的天后知道他这样会心疼的吧。

末暄问我“你觉得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我正陷在自己的想象中伤春悲秋,对末暄的提问没有思路。

“他。”末暄丢给我一个字。

“天君?天君挺高的,就是太黑了,我也照不清他的脸,可能他比你高一些吧。”

“哦。”末暄今天真是奇怪,他没有跟我斗嘴吵架,回去之后也是把我扔书房自己洗洗睡了,我闲得无聊,支着下巴看窗外的梨花。月色波光粼粼地闪着,四周寂静,忽然门开了,从门口进来一个高大的身影,我以为是末暄,才要讽刺他这么晚不睡,那人离近了才发现末暄哪有这么高大。

我的灯火不太亮,他又点了一个烛台,然后径直走到我身边拿起来观摩观摩,我这么近看除了末暄除了小宫娥的其他人,不免有些紧张,那张脸很凌厉,如果我是个人被他这么瞧估计都不敢说话。

然后我见他提着我,趁着外面悠悠月色走到庭院中,我大喊不妙,末暄没有心灵感应吗,我都要被拐走了,呜呜呜,呜呜呜。

那是我闲了就看的梨花树,这棵树就在庭院里,我也让末暄把我带近了看,这棵树下有一个石碑,埋着末暄故去的妹妹,天君未过门的妻子。

天君手凉凉的,他把我放在石碑上,从怀里掏出一壶酒,坐在碑前喝了起来。

“臭八婆,你醒不醒啊。”

哦~原来这么高冷的天君也稀罕给人起外号啊。

“最近朝廷又谏我要我娶妻,好烦啊,你再不醒一醒,你的夫君可要被人抢走了。”

“姑妈把她女儿送到我身边,美其名曰要这小丫头跟我习武,其实我知道,她想我俩在一起。”

“要是你活着,听到这话肯定气炸了吧,哈哈哈哈哈。”他笑起来,声音清脆,撕碎了沉寂的夜晚。

“不逗你啦。”他把酒壶往下扣,一滴酒都不剩了。

末暄终于被他动静吵醒,披着件佛头青的素面杭绸鹤氅摇摇晃晃走出来,边走边揉眼睛。

“我说天君这大晚上私闯民宅做什么。”我听完这句差点想笑。

谁知道这个天君竟然有些喝飘了,呜咽起来“末暄,这么多年了,我一点都忘不掉,你知道她第一次见我,那时候她穿着件小红袄,捧着一把雪撞到我身上,把我衣服弄脏了,我还气急败坏的骂了她。”

末暄没话说了,显然是对眼前的人有点无语。

“她那时候,眼睛亮晶晶的,笑着对我说抱歉,我心一下子掉了。”

说完他还真的擦了把眼泪“他们都让我再找,我哪找得着,去地府捞她我也不是没有过,她不知道躲哪去了就是不肯见我,难道真的去了另一边了?”

末暄恢复了高冷的气质,执意要和天君划清界限,他淡淡道“妹妹死就死了,天君请回吧,对一个死人那么大执念何必呢,我妹一介草民,撑不起您对她的抬爱。”

真是够阴阳怪气啊,我感叹,看着眼前一个壮汉泣不成声的样子,赞叹他酒量实差。

如果我有那荒蛮禁地才长的不笑果,准给他把他酒后洒泪现场录下来,第二天高价售卖。

看人哭成这个样子,末暄丝毫不动容,而是把那件大氅丢给他,提着我径直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使劲往外看,昨天碑前那个人已经走了,碑上落了几瓣梨花瓣。

如果我会写字多好,准把这两个人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写下来,传给后人。

《恨君不相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