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虐文女主要和离

>

虐文女主要和离

关山南越 著

刘子楚 古代言情 周安

网文大咖“关山南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虐文女主要和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刘子楚周安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洪熙殿,皇后刚进殿内便跪在了面前“臣妾请陛下为康乐做主,救康乐一命吧”景帝正在批阅奏折,听见皇后的声音抬眼看去发现皇后眼睛红红的,眼眶里还蓄着泪水“仪彰,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何必如此,康乐怎么了,是与驸马不和吗?”景帝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扶起皇后“康乐被卢云是的什么远房表妹推下了荷花池,至今昏迷不醒,汀兰进宫来告诉的臣妾的时候,已然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汀兰还说,说……”“汀兰......

来源:fqxs   主角: 刘子楚周安   更新: 2023-01-02 21: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关山南越”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虐文女主要和离》,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古代言情,刘子楚周安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洪熙殿,皇后刚进殿内便跪在了面前“臣妾请陛下为康乐做主,救康乐一命吧”景帝正在批阅奏折,听见皇后的声音抬眼看去发现皇后眼睛红红的,眼眶里还蓄着泪水“仪彰,你这是做什么,你我夫妻有什么不能说的,何必如此,康乐怎么了,是与驸马不和吗?”景帝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扶起皇后“康乐被卢云是的什么远房表妹推下了荷花池,至今昏迷不醒,汀兰进宫来告诉的臣妾的时候,已然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汀兰还说,说……”“汀兰......

第8章 公主要休夫

城门处,一玄衣男子风尘仆仆骑马入城,城门处早贵人候在此处多时。

玄衣男子一进城,贵人便迎了上去。

“少将军一路风尘,辛苦了。”苏诚贞刚下马进城,就看见了身着常服,只牵了一匹马,领了个随从,等在此处的二皇子刘伯承,如今的安王殿下。

“殿下……”

“少将军不必多礼,这里没有什么殿下,你唤我一声承兄便是。”不等周安话说完,安王便打断了他的话。

“承兄今日在此所为何事,莫不是在等我?”

“正是,走,我们边走边说,少将军应该也是着急回宫面圣,我也正好有事,我们同路便是。”

“承兄有事不妨直说。”

“就是有一事拿不准,想要与你商议一下,你在北境许久对那里的情况比我清楚,如今突厥战败,边境的百姓……”

两人说着,不知不觉离皇宫越来越近,正好遇见了康乐公主的车驾。

康乐入宫只用了辆不起眼的马车,并未用御赐的车驾,起初安王也未认出是康乐。不过刚巧一阵风刮过,吹起了车帘,恰好安王和周安同时向那边看去。

“康乐这丫头,终于知道回宫看看了。”安王如是想着,转头却看见周安直愣愣的盯着康乐的车驾出神。

“少将军在看什么?”

苏诚贞终于是回了神,道“不知马车上的是哪家小姐,如此绝色,实乃世间罕见。”

“你说刚刚过去的人呀?那是康乐。”安王心想,你要早几个月回都城,或许还有机会,如今康乐伤了心,即便不久后顺利和离,怕是一时不会再想再嫁之事了。

两人驻足片刻,继续向皇宫走去。

事情发展的比康乐预料的还要快,许是太子和安王在背后推波助澜,又或是有了景帝的授意。

她前脚回了公主府,后脚赐婚纳妾的圣旨便送到了卢家,接旨时的卢云是刚被从温柔乡里拉出来,衣冠不整的就跪在了地上。接完旨的卢云是似是终于反应过来了事情不对劲,穿好衣服片刻不敢耽搁地来了公主府,却连公主府的大门都未能进去。

第二日的早朝,弹劾卢云是的奏折便堆成了山,一个早朝,半数的人都在弹劾驸马纵情声色,奉主不周,德行不修,他新纳的三个美妾成了他耽于声色的铁证。

什么,你说那三个美妾是公主赐的?

驸马你不要胡说啊,公主纡尊降贵,为了迁就驸马都搬去了卢府,却在驸马连纳三妾后伤心之下回了公主府。

这不是奉主不周是什么?

还有张洛洛这个铁证在,气氛也烘托的差不多了,景帝正好借题发挥一场。

“昨日公主身子刚好,便来求朕给张家姑娘一个名分,说是张家姑娘与你情投意合,现下有了身孕,腹中胎儿无辜,到底不好叫孩子日后难做人,不曾想驸马竟然府中美妾如云,驸马当真多情的很。朕看你这个鸿胪寺卿也不要做了,来人,除去卢云是的官服顶戴,即日起闭府自省。”

景帝话落,殿外的侍卫便鱼贯而入,拖走了卢云是。

“朕在位二十五载,无一日敢懈怠,朕上无愧于天地,下无愧于百姓,可是朕今日,却不得不为了朕那可怜的幼女,向诸位爱卿请罪,朕与皇后独有一女,若非不得已,朕实在不愿出此下策,可是前些时日,康乐在卢府险些丧命,朕今日不得已,冒天下之大不韪,赐公主休夫之权。”

一国之君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谁敢真让景帝下罪己诏,只得乌泱泱跪了一地,道“陛下圣明。”

康乐此时若在早朝,定要赞一句父皇的演技比她好了太多,这一番话说的,活像昨日和康乐凑在一起给卢云是挖坑的人不是他一般。

那景帝那可怜的幼女此时正在干嘛呢?

她正在和芷兰抢刚出锅的蟹黄小笼。

“芷兰你放下,你不要抢我的蟹黄小笼,汀兰你给我拦住她。”

芷兰端着蟹黄小笼往外跑,汀兰在一旁劝到“公主,螃蟹太过寒凉,您身子刚好,刚刚已经吃了六个,实在不宜贪嘴。”

最终二比一,康乐只得看着蟹黄小笼被芷兰端走。

“行吧,那中午我要吃水晶肘花,樱桃酥肉,荷包豆腐,干煸鳝背。”她不管,她生气了,没有一顿大餐哄不好的那种。

“奴婢一会就吩咐厨房去准备。”

“行吧,本宫不和你们计较了,端走就端走吧。”

下了早朝没多久,秦淮便领着圣旨到了公主府。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驸马卢云是,耽于美色,放浪形骸,不能安心侍主,反累及公主安危,目无尊卑,藐视皇恩,罪不可恕,今特赐康乐公主休夫之权,以慰公主,钦此。”

“儿臣领旨,叩谢父皇圣恩。”康乐听完旨意,心中大喜,本以为奉旨和离便是最好的结局,没想到竟然直接奉旨休夫了,也不枉她安排这一遭。

“公主快起来吧,陛下说了,和离也太便宜了卢云是,像那种登徒子,只配让皇家休弃。”秦淮说着,把康乐扶了起来。

他才不会说,当日去卢府宣旨,看见卢云是那副衣冠不整的模样,他回宫之后,是如何绘声绘色地讲玉景帝。

秦淮又不傻,公主如今是最受陛下皇后宠爱的独女,日后陛下百年之后,不管是谁坐上那个位置,总逃不出是公主的嫡亲哥哥,该讨好谁他比谁都清楚,更何况公主从来都不会为难他们这些人。

“多谢秦翁,也请秦翁转告父皇,康乐自有决断,还请父皇不必挂念。”

“公主心里有数便好,杂家告退。”

“汀兰,送一送秦翁。”

汀兰领命,将秦公公往门外送去,顺手把赏钱递到了秦公公手里。

送走秦淮,康乐拿出纸笔就开始写起了休书

卢云是,景阳三年尚公主,婚后无才无貌,私德不修,耽于美色,且不知悔改,祸及公主安危,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恐后无凭,立此文约为照。

立约人刘子楚

景阳三年八月廿三

写完之后,康乐拿印泥印上了自己的手印,领着芷兰汀兰去了卢府,为了把声势闹得大一些,用了御赐仪仗,特意抬了几箱铜钱,沿街撒着喜钱。

似乎是怕声势不够大,到卢府之前的一路上,两个鸣锣开道的家丁一路大喊“康乐公主奉旨休夫,特撒喜钱与民同乐。”

如此喊了一路,还未到卢府,卢家的人便早已听到了消息。

《虐文女主要和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