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锦衣不夜行

>

锦衣不夜行

无意风沙 著

军事历史 楚玲珑 颜轻

主角颜轻楚玲珑出自军事历史小说《锦衣不夜行》,作者“无意风沙”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永德帝并不着急,他知道颜轻在犹豫在权衡,他静静地看着这个与自己颜大哥七分相似的少年人,默然无语“陛下,我父亲也是中了噬心蛊而去”颜轻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和盘托出,因为他知道假如永德帝中毒是真的那么他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与其浪费探寻真相的机会不如赌一把,即便是永德帝诈自己,凭借自己的修为也有一搏之力“果然!唉...”永德帝猛地站起身来却又颓然坐下,缓缓开口:“这笼罩我大夏的阴影始终挥散不去啊,先帝......

来源:fqxs   主角: 颜轻楚玲珑   更新: 2023-01-02 21: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颜轻楚玲珑出自军事历史小说《锦衣不夜行》,作者“无意风沙”大大的一部完结作品,纯净无弹窗版本非常适合追更,主要讲述的是:永德帝并不着急,他知道颜轻在犹豫在权衡,他静静地看着这个与自己颜大哥七分相似的少年人,默然无语“陛下,我父亲也是中了噬心蛊而去”颜轻权衡再三还是决定和盘托出,因为他知道假如永德帝中毒是真的那么他恐怕没有多少时间了,与其浪费探寻真相的机会不如赌一把,即便是永德帝诈自己,凭借自己的修为也有一搏之力“果然!唉...”永德帝猛地站起身来却又颓然坐下,缓缓开口:“这笼罩我大夏的阴影始终挥散不去啊,先帝......

第9章 赴宴风波

从皇宫一出来颜轻便看到了在午门广场上外等候的红儿,小丫头蹲在广场一角如小鸡啄米一样打瞌睡,只见她两侧长长的马尾随着头的一上一下来回摆动煞是可爱,颜轻不禁心中暗笑。忽然,颜轻用内劲发出一声大喝,声音直冲红儿“红儿,快跑!啊!!!少爷有刺客么。”红儿立刻惊地跳了起来,可是当她看到颜轻笑嘻嘻地看着她时,便知道少爷在捉弄自己,嗔道“少爷~人家正困呢!你好讨厌啊!哈哈,红儿你既然这么困,那一会我背你回去,让你趴我背上补觉如何。”颜轻依旧在笑着刚才炸毛的红儿。“那怎么行啊!”红儿赶忙摆手道。颜轻不解道“这有何妨?小时候出去玩,哪次不是我背你啊。哎呀哎呀!小时候人家不懂事嘛!我是少爷的侍女,不能坏了规矩的!”红儿想起小时候天天挂在颜轻脖子上的情景就脸蛋发红。“我当你是侍女么?真是的。”颜轻也不在意,显然也已经习惯了红儿长大后循规蹈矩的样子,问道“你怎么来这等我了啊。有什么事么?对了对了,让少爷一闹差点忘了。这是二皇子让王府大管家送来给少爷的信。用银针检查了,没毒。”红儿一说正事又正经起来。“哈哈,还是我的红儿心细。”颜轻习惯性地揉了揉红儿的小脑袋,然后拆开信看了起来。信很短,不过看完后颜轻并未说话,红儿也未问,她知道少爷一会便会告诉自己,因为少爷对她没有秘密。沉默片刻,颜轻说道“二皇子说知道太子也邀请了我,怕我为难,便将宴请改到了三日之后。这二皇子很会做人啊。”红儿煞有介事的补充道“也有可能是二皇子故意以此示好。不错,红儿有长进。不过他把这宴请放到三日之后可就有点意思了。按常理来说,主人家为表示热情,即便是宴会推迟也应该安排紧临的时间,看来今晚东宫这宴会不会平淡进行啊。那我们还去不去啊,少爷。不会有危险吧。”红儿一脸担忧。颜轻头也没回继续向前走着说“我现在可是正经八百的第一国公,还是承平公主的驸马,谁会明目张胆的在东宫害我啊。另外,以少爷的修为,这天下哪里去不得!对对对!还是少爷霸气!红儿喜欢!”说着红儿小跑着跟上了大步向前的颜轻。

傍晚时分,颜轻没有像其他王公大臣一样坐车乘轿,而是仍旧骑马前来,当然小丫头也骑马紧随其后了,堂堂燕国公出行没人服侍怎么能行。一踏入东宫大殿,颜轻和红儿便吸引了全场的目光,只见少年剑眉星目,身着黑狐大氅更显得身形挺拔,贵不可言;再看少女明眸善睐,朱唇皓齿花,一袭白衣衬得如同仙女下凡。颜轻快走了几步来到大殿主座前,向坐在主座上的一名身着黄色蟒袍的微胖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行礼。“哈哈,燕国公多年镇守边关,为我大夏守土安民,如今难得有机会京城身为地主怎可不为你接风洗尘。况且你马上便与皇姐喜结连理,咱们一家人无须多礼。”说着太子便从座位上起身,走下台阶扶起颜轻。“臣惶恐,本应提早来给拜见殿下,然臣本外臣,擅自拜见太子恐累太子清名。故只能借花献佛于殿下宴上前来拜见。”颜轻依旧循规蹈矩。“燕国公姗姗来迟,我等恭候多时了。不过让太子久等是否非为臣之道啊。”此时一个尖锐的声音从颜轻背后传来。只见一名身材瘦弱一副公子哥打扮的中年走上来说道。可是颜轻却并未接此人话,甚至连头也未回,依然满面笑容对太子说“传言殿下为人亲善,待人和气,今日一见果然让人如沐春风啊。你!我对你说话呢!!”那瘦弱公子哥一看颜轻无视了自己,瞬间气炸,大声道“这不是在你北疆,这里也没有你镇北军,你最好老实点。”颜轻依旧充耳不闻,笑着看向太子。太子此刻不得不拦下那人“张侍郎莫要如此说,时间尚早,无需着急。来,燕国公,我给你介绍,这位是兵部左侍郎张英,也是年少有为之人。”只见太子虽然拦下此人,却并未有责怪之意,颜轻当即明白这便是下马威。颜轻向来不屑争夺口舌之利,于是便顺着太子与张英见礼。张英一看如此,自认为颜轻向自己低头了,便得意洋洋地向自己席位走去,路过红儿时还用贪婪地眼神不住扫视,想把自己地“伟岸”形象展现给眼前地白衣少女。

在太子安排和介绍下,颜轻与众宾客见礼落座,宴会开始。颜轻与各宾客推杯换盏,红儿则跪坐在一侧为颜轻倒酒夹菜,时不时还警惕地扫视周围,生怕出什么意外。颜轻看着红儿警惕地小眼神觉得煞是可爱,也并未再提醒她放轻松。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宴饮中宾主尽欢,太子放下酒杯,脸带微醺道“北疆初定,狼蛮虎视眈眈,不知燕国公对于兵部尚书推举宁远侯执掌镇北军有何看法啊?”颜轻心中暗笑,果然图穷匕见了,这兵部尚书是你亲舅父,他推举地自然是你的人,看来这是逼着我站队啊。颜轻也放下酒杯,正色道“臣虽然对镇北军了如指掌,但臣长年久居边塞,征战沙场,对于朝廷中其他将军情况却毫无知晓,因此对于此事没有看法。全凭陛下裁夺。”言下之意便是,北疆是我燕国公府镇着,镇北军旁人你插不上上手,另外这事儿你太子说了也不算。自从与永德帝和大供奉见面后,颜轻已经确认永德帝对自己以及燕国公府并未猜疑,而且自己是年轻地高阶武者地消息传到永德帝那,就更不会让他猜疑自己了。因此也就再也不用像刚入京城那样谨小慎微了。太子完全没有想到颜轻会如此直白回复自己,连太极也懒得打。不过好在他城府颇深,马上掩饰了不快,道“对,一切全凭父皇定夺,今日咱们只谈风月!”这时坐在他下首的张英则看出情形了,出言道“燕国公,下官身后这对双胞胎侍女年方二八,美貌动人,是下官昨日刚从倚红楼买来的清倌人。下官观您身后白衣侍女可爱非常,愿以此二人相换,不知可否割爱啊?”此话一出,现场气氛一下子热烈起来,达官贵族宴饮交换侍妾本是当朝风流韵事,红儿本就国色天香,艳压全场,在场的老爷们其实早就动了心思,只不过燕国公地位太高,他们不好开口罢了。“张大人,我没有与人交换家人的习惯,还请见谅。”颜轻故意说出了家人,想点给张英别生事端。张英本就是为了找茬而来,如何会知难而退,面带不快地道“燕国公莫不是觉得下官品阶太低,入不得您地眼吧。今天是难得有此兴致,平日里这种没长开地小丫头,咱们也不会感兴趣的啊,哈哈哈!”红儿本来也气的快炸了,这要是在外面对面那个猥琐男人早就被自己砍了,不过当她看到少爷嘴角露出了微笑,便知道少爷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只听颜轻缓缓道“你可知小丫头何姓。燕国公莫要扯远,何姓也不耽误侍寝啊。哈哈哈!”张英越说越露骨。只见颜轻不再答话,他猛地一拍桌案,桌上酒杯中的酒便腾空而起,紧接着他大袖一挥道“那你看看她姓什么!”只见飘洒地酒液如同有人推动一样闪电般飞向张英,然后还未等张英反应过来,那酒液便穿过了张英地头发,然后撞向了张英身后地墙上。如同金石碰撞一般发出轰然地声音,众人清楚地看到,那面墙出现了一个镂空地大字,颜!与此同时,张英地头发基本全部飘落,吓得张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全场寂静!

《锦衣不夜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