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

>

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

七吻 著

现代言情 白鹤鸣 越溪

《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七吻”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越溪白鹤鸣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内容介绍:看着越溪突然地兴奋,白鹤鸣也反应过来,两人可以抓螃蟹吃“我们把它抓了,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螃蟹!”越溪兴奋得已经忘记了此时的疲累和寒冷,怕被螃蟹夹着,她找了木棍把它挖出来按住再看看周围,岸边有大大小小的洞口“我来挖吧”白鹤鸣说完找来一根木棍,朝着那些洞口走去这些天总是越溪想法多一些,对野外生存不了解的他也总是受她照顾,所以,一旦有能用上他的地方,他总是主动提出去做裸露出来的河床还算得上湿......

来源:fqxs   主角: 越溪白鹤鸣   更新: 2023-01-02 21: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中有很多细节处的设计都非常的出彩,通过此我们也可以看出“七吻”的创作能力,可以将越溪白鹤鸣等人描绘的如此鲜活,以下是《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内容介绍:看着越溪突然地兴奋,白鹤鸣也反应过来,两人可以抓螃蟹吃“我们把它抓了,再看看还有没有其他螃蟹!”越溪兴奋得已经忘记了此时的疲累和寒冷,怕被螃蟹夹着,她找了木棍把它挖出来按住再看看周围,岸边有大大小小的洞口“我来挖吧”白鹤鸣说完找来一根木棍,朝着那些洞口走去这些天总是越溪想法多一些,对野外生存不了解的他也总是受她照顾,所以,一旦有能用上他的地方,他总是主动提出去做裸露出来的河床还算得上湿......

第3章 他失忆了吗

一丝丝凉意从越溪的身后窜起,她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荒山野林里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十分好看、穿着古装的男子,这不诡异吗?

他,该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吧?

“你、你从哪里来?”越溪甚至感觉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边,”白鹤鸣指指悬崖的方向,“我是从那边掉下来的。”

他指的方向不就是她掉下来的地方吗?

所以他是节目组的其他人员?

呼,不是什么孤魂野鬼就好,越溪松了一口气。

原来是跟她一样掉下悬崖的倒霉蛋。

此时的越溪已经完全误解了他掉落的地方和她坠落悬崖的地方不一样,只是方向相同而已。

“你怎么也会掉下来?咳,我是说有人看见你掉下来了吗?”她有些口不择言。

如果有人看见了,那救援人员应该会知道从哪边下来救他的吧,她就能一起获救了。

掉落悬崖之前发生的事?被刺客追杀……白鹤鸣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该随意泄露自己的消息,更何况眼前的女子有些许怪异,他开口“不记得了。”

“不是,你怎么会记得你掉下悬崖,却不记得掉下悬崖之前的事情呢?”

“不记得了。”

“你怎么……,难不成你……失忆了?”越溪的语气里带着不可置信。

换来的是白鹤鸣的默认。

越溪忽然想起,虽然录制节目所在地比较惊险,但因为录制时间非常长,节目组是允许参与录制的人员的家属或密友来探望的,也有人的家属是穿着古风衣服过来探望的,但跟她一起出镜的明星的家属及密友她都见过,那他是工作人员的家属或密友?

看他一副刚坠崖不久的样子,说不定为了帮忙搜索失踪的她。

沉默半晌,越溪终于接受了眼前这个男人坠崖失忆的事实。

两个人对着沉默了许久。

……

“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越溪开口,“我有这的地图。”

地图?白鹤鸣狐疑地看着眼前的女子,舆图不都是当地官府才会掌管的吗,为何她会有?

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

或许,跟着她就能找到答案了。刚好也能摆脱当下的险境,毕竟林七还不知道他坠崖的事,这样等着也不是个办法。

越溪并不清楚他心里的弯弯绕绕,她没有强制眼前的男子跟着她一块走,而是询问了他的意见。

原因是越溪包里的食物不多了,加上眼前的男子的话也许明天,甚至更快……也许今晚就吃完了。她目前还没有找到太多可食用的东西,路上食物本来就少,两个人一起分,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了。

但她又觉得丢下一个失忆的人在这荒野之中很不道德,并且她格外希望路上有个伴,这样会安心很多。在遇见险境的时候,在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给予她撑下去的动力和信念。

带着他,自己就有可能半路饿死,不带,自己一个人可能也撑不下去。

她决定将主动权交给白鹤鸣,听从命运的安排。

“好。”白鹤鸣答道,“你打算怎么走?”

越溪眼睛亮起来。

“你看。”越溪掏出包里的地图,“……,所以,我们先从这里往西,然后再……,之后再……”越溪专注地讲着自己的计划,

“就这样。”

这份舆图的材质为何那么奇怪?表面看起来滑滑的,跟他之前见过的羊皮绘制的舆图完全不一样,

“当当当当……,看!我还有指南针!”没等白鹤鸣回过神来,越溪又从包里掏出指南针。

指南针?是罗盘一样的东西吧?可是,它为何如此精致小巧?

眼前的女子到底是何人?

看见白鹤鸣疑惑中带着惊讶的眼神,越溪开口“你该不会连指南针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吧?”

白鹤鸣“……”

“失忆也不用失忆到连基本的常识都不记得了吧?”越溪嘀咕道。

“咕噜咕噜……”一阵不和谐的声音响起。

越溪此时饥饿感更甚,今天赶了半天的路了,尚未进食。

“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再出发吧。”说完找了块石头坐下,发现眼前的男子还在看着她,她才意识到眼前的男子可能也空着腹。

“呐,给你。”

掏出一块压缩饼干递给白鹤鸣,他是男子,胃口应该比她大。

“省着点吃哦,吃完这次我们就只剩一块压缩饼干了。”不再言语,越溪掏出了昨天吃剩的半块压缩饼干,就着水吃了起来。

压缩饼干?白鹤鸣看着这奇怪的包装,再看了看越溪的吃法。于是撕开包装,嗯,有点硬。

昨天坠崖后。白鹤鸣一直到今天几乎没有进食,只在附近摘了些野果子,不足以饱腹。

强烈的饥饿感使越溪很快吃完半块压缩饼干,看看白鹤鸣干巴地嚼着,才意识到他需要水。

“给。”越溪拧开另一瓶水,递给白鹤鸣。

白鹤鸣已是见怪不怪,她总能掏出他没有见过的东西。

两个人进食完毕,饥饿感总算是消下去了。越溪决定两人休息十分钟再走。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你你你地叫吧。”越溪说完扶了扶额,“这都给我饿出健忘症了,忘记你失忆的事儿了。”

“我叫越溪,‘西施越溪女,明艳光云海’的那个越溪,额,就是超越的越,溪水的溪。”

“以后我就先叫你小白吧,怎么样?”

他皮肤很白,叫小白再适合不过了。

就像她养的黑猫,就叫小黑。

想起小黑,越溪又开始想家了。

白鹤鸣眼中闪过惊讶,但只有一瞬,越溪没有察觉。

“可以。”

休息片刻,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越溪背起背包。

“走吧,小白。”

白鹤鸣起身,带过一旁的水囊和披风。水囊和披风是白鹤鸣坠崖会后再已经四分五裂的马车里找出来的。

越溪注意到了。呵,这古装道具挺齐全啊。

刚好她正愁着,如果小白加入,两个瓶子装两人的水有点少不够喝呢。

两人从山洞向林子走去……

有了小白的加入,越溪状态变得好一些了。之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虽然指南针给她指了方向,但她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此时的心态就好像……嗯,下地狱都有人陪着。

行至傍晚,树叶上滴答滴答的滴下水来,两人才发觉下雨了。

不行,今晚不能再像昨天一样睡在树上了,得尽快找个山洞才行,这样淋下去会感冒的。

天很快要黑下来,越溪和白鹤鸣的脚步越发急迫。地图显示附近有石山,如果运气好,他们就能找到山洞了。

赶到石山附近时,两人就看到了不远处就有一个山洞。

向着山洞跑去,进了山洞两人开始整理湿透的衣衫。

“万幸万幸,今晚不用在外淋雨。”越溪的语气里分明有松了一口气的意味。

“小白,我们今天这样还算幸运是吧?”

白鹤鸣看着眼前的女子,明明那么狼狈,她却能如此安然。

“算吧。”白鹤鸣对上她明亮的眸,忍不住回应。

《荒野里捡了个美少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