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野风长

>

野风长

奥特曼大怪兽 著

江城 江然 现代言情

江城江然是现代言情小说《野风长》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奥特曼大怪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路然!”我在酒吧正要跟一个男人接吻的时候,我哥赶了过来,站在门口吼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要跟我亲嘴的那个男的已经被我哥按在地上揍“又他妈是你小子,嗯?你他妈找死是不是!”我哥一边抽他一边骂道“上次警告过你了,离我妹妹远点,你他妈是不是聋!是不是!”我看的津津有味,我哥带了兄弟过来,要跟我亲嘴的那男人在酒吧也有人,看我哥揍他揍的这么带劲,他的兄弟想上去帮一把,但我哥的人挡在那,两边......

来源:fqxs   主角: 江城江然   更新: 2023-01-03 17: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江城江然是现代言情小说《野风长》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奥特曼大怪兽”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路然!”我在酒吧正要跟一个男人接吻的时候,我哥赶了过来,站在门口吼了一声,我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要跟我亲嘴的那个男的已经被我哥按在地上揍“又他妈是你小子,嗯?你他妈找死是不是!”我哥一边抽他一边骂道“上次警告过你了,离我妹妹远点,你他妈是不是聋!是不是!”我看的津津有味,我哥带了兄弟过来,要跟我亲嘴的那男人在酒吧也有人,看我哥揍他揍的这么带劲,他的兄弟想上去帮一把,但我哥的人挡在那,两边......

第3章 作弊

如果我是小混蛋,那江城就是大混蛋。

他不仅没收我的手机,还逼着我学习到晚上十一点,他自己则拿张椅子坐在我身边监督我。

“怎么不写?我拿着笔盯着面前试卷好一会都没动静,他一副盛气凌人的腔调质问我。

“不会。

“不会就傻愣着?他拖着椅子坐回来,那张俊脸凑在我耳边,聚精会神的帮我看不会的那道题。

“这个都不会!他带着责备的口气,“出去别说你是我妹。

不说就不说,谁稀罕!

本来我也不是他妹,我们一没有血缘关系,二也不在一个户口本上,我两岁那年跟老妈来到他家时已经跟我亲爹上了户口。

“这个题就是考三角函数那几个公式。他在我耳边给我讲“套公式就行,公式会背吗?

“会。

我唰唰在纸上写了三条。

我哥“啧了一声,“写错了。

他上手帮我改,“你家cos30度是二分之一啊!

我“嗯了一声。

“嗯个屁,你跟我一家的,我家是二分之根号三。

“奥。

江城他爸以前是数学老师,大概是遗传吧,他跟他爸一样脑子好使,江城当年高考全市第一,数学满分,现在做生意也风生水起,我就不行,我亲爹是个烟鬼,还爱赌,输的一败涂地,我妈受不了才带我改嫁的。

我用江城给写的公式解那道题,果然算对了。

“记住了。江城摸了摸我的木头脑袋,拖着椅子回了原来位置,“下次再不会就让你把公式抄一千遍。

“奥。

考试这天。

“喂!

教导主任办公室里,我和那个曾在酒吧被我哥暴揍的黄毛老实巴交的立在主任跟前,等着被他打电话通知家长。

“喂。听筒里传出我哥的声音。

主任深呼了口气“路然家长吗?

“对。

“我是她的年级主任,路然考试期间与其他同学交头接耳,劳烦尽快过来一趟,商量事情怎么解决。

听筒静默几秒,那头传出我哥低沉的嗓音“好的,麻烦老师了。

我哥来的很快,我望着窗外的鸟愣神的功夫他就到了。

黄毛的家长还没来,老师让我哥先去窗边的沙发坐,我哥顺便把我带了过去。

“怎么回事?他小声问我。

我垂头立在他跟前,脚底踩了一支笔在摩擦,喃喃道“我没有作弊,那个黄毛诬陷我,爱信不信!

我哥看着我沉默几秒,“行,知道了。

黄毛的家长来了后,老师把我哥叫了过去。

“事情是这样的,路然和彭瑞在考场传纸条,被老师发现后互相推卸责任,为不影响其他人考试就让他俩先退出了,此事性质恶劣,请二位来是想问问你们的意见,这俩孩子都不肯认错,那就只能认定俩人都有错,我们学校给予的处罚是取消此次考试资格,停课五天外加三千字检讨,如果没有异议就执行了。

我和黄毛站在一侧听着,我注意到我哥脸色不大好。

“孙老师。几秒后,我哥对教导主任说“我想看一下他俩所在考场的监控。

孙勇征笑了笑,“这个也是凑巧,那个教室的监控坏了,因此我们才不能断定他们俩到底谁有错。

“那我不能接受这个处罚,我了解我家孩子的为人,她从来不做有悖原则的事。

孙勇征“那你想怎么处理?

“先听听我家孩子的说法。我哥招手叫我过去,“给大家说说当时情况。

“我写题的时候彭瑞给我传纸球,我没搭理他,他气急败坏的开始踢我凳子,被老师发现后就诬陷我向他作弊,把他给我传的纸球栽赃为我作弊的证据。

“是吗?孙勇征看向我身后的人“彭瑞?

“不是!彭瑞冲过来,指着我道“就是她给我传的字条,她撒谎,老师您别信她。

我哥站在黄毛身边一直盯着他,他似乎感觉到了我哥眼里的“杀气,理直气壮的说完就灰溜溜躲到了他爸身后。

“你看。孙勇征对我哥摊手“就是这么个情况,都不承认,我们才出此下策。

“那些字条还有吗?我哥转头问我,“我看看是不是你的字迹。

“被主任扔垃圾桶了。我给他指了指门口。

我哥二话不说过去给我找纸条。

他今天穿了身黑西装,从头到脚散发着成熟高贵的气质,帅的惨无人寰。

但是这样的他,此时却蹲在门口的垃圾桶前,细长精妙的手伸进那堆污秽里,不带一丝犹豫。

我突然感觉很对不起他。

尽管我没有做错事,但我不想让他为了我而双手沾满垃圾,很多人说我是个贱种,我本就不堪,但我哥不同,他是天之骄子,不该为我低下傲贵的头颅。

“找到了。他攥着那些纸球回到我身边。

“报告!与此同时,门口闯入一个学生。

“进来。

“老师,我要检举揭发!

我以为是谁呢,跟我同班的那个小眼镜,这小子平时可胆儿小了,上次酒吧被欺负的都不敢还手,今天怎么这么勇!

“揭发什么?孙勇征坐在椅子上喝了口茶。

小眼镜进来的时候一阵气势汹汹的架势,看到我还咧嘴笑了笑,但看到我旁边的彭瑞嘴角立马就拉下去了。

“我跟他们俩人在同一考场。他看看我,又看看彭瑞,声音变得有些气势不足,但依然很坚定“我看到彭瑞向路然传纸条,路然不理他,他还踢她椅子制造噪音。

我去!他来帮我澄清!

我看了眼我哥紧攥的手,用眼神示意他垃圾桶白掏了。

我哥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孙勇征被茶水呛了一下,表情严肃的对小眼镜说“你可看清楚了,不能乱说!

“我没有乱说,事实就是这样。

“你放屁!彭瑞疯子般冲上来,对他恶狠狠道“你跟她是一伙的,你俩狼狈为奸!

“彭瑞!孙勇征蹙眉呵斥“这是在办公室!你这是什么素质!

“老师他俩诬陷我,我没有作弊!

我哥站在一旁突然冷笑,“撒谎的人肯定不会承认自己撒谎,就算全校的学生都来作证,那你也会说全校的学生联合起来诬陷你。小同学,这个年纪做错事不可怕,但是别最后刹不住车。

整个办公室的人都安静了,我哥看向孙勇征“现在您不能再说我家孩子有错了吧!

孙勇征脸黑的像颗煤球,对彭瑞怒斥“还不说实话!

彭瑞被吓的一哆嗦,刚才那副泼样儿全然不见,现在瑟瑟缩缩站在他爹身侧老实的跟什么似的。

“行。孙勇征对我哥挥挥手“路然没事了,你们先回去吧。

“恐怕不行。

我抬头望向我哥,他笑的很得体,但是有种说不出的压迫感“得让彭瑞给我家孩子道歉,而且升旗仪式上公开阐述罪状。

孙勇征瞄了旁边彭瑞的家长一眼,似乎在等他主动表态。

我哥从容不迫的接着说“他害路然不能好好考试,这是其一,诬陷路然,败坏她名誉,这是其二,刚才你也听到了,当着这么多人面对我妹满口脏话,这又是一条,综上,我刚才所提的要求已经算是宽容,如果你觉得不合理,那咱们可以上报校方,等教务处处置。

“别别别。彭瑞的老爹吓的开了口“我们道歉,没有这么严重,不至于麻烦教务处,这次是我儿子的错,我们承认错误。

我哥嘴角抽了抽。

彭瑞被他爹推过来,死气白咧的到我跟前说了声对不起。

“行。我哥大手一挥,搂了搂我肩膀,对他道“升旗仪式上当着全校的面记得再道一次,到时候我去听。

“孙老师。我哥看向孙勇征“我先带我家孩子走了,这事你慢慢处理。

孙勇征点点头,道“慢走。

我哥带我出去的时候顺便把小眼镜也拉了出去。

“谢谢你啊小伙子。我哥在楼梯口跟他说话“帮我家路然澄清。

小眼镜一脸害羞,“没…没有,路然之前在酒吧帮过我。

“嗯。我哥拿出长辈的气场,拍了拍他肩膀,语重心长道“同学之间互相帮助嘛!都是好孩子。

小眼镜不好意思的扶了扶鼻梁的眼镜,道“没事就好,那个…哥,我还要去教室收拾东西,先走了。

我哥老成的挥挥手,“行,去吧。

小眼镜跟我说再见的时候,我正盯着我哥的手看。

这双美手刚才掏了垃圾桶,我心想,可惜了。

“想什么呢!我哥冷不丁给我头顶来了一下,“人家跟你再见呢!

“奥。我抬头,对小眼镜礼尚往来回了句“再见。

他走后,我哥摸了摸我的高马尾,问“你不会还不知道人家叫什么吧!

我想了想,确实没想起来叫什么。

我哥嗤笑一声,点了点我侧脑壳,“开学一个月了都,你这脑子一天天净想什么了!

我没搭理他,心思还在他那双掏了垃圾桶的手上。

“你等我一下。

我撒腿跑回教室,我哥在后面大喊“你干嘛去!

教室里乱成了一锅粥,今天刚考完最后一场,学生都忙着把楼道的书搬回自己座位。

我回到座位,把桌洞翻了个底朝天,也没翻出来一张湿巾。

桌洞里干净的跟闹饥荒的老鼠洞一样,除了几本崭新的书,我在这方面是个穷光蛋,平时需要点什么就用手指戳戳前桌,我前面坐着李薇,她库存丰富,愿意给我施以援手,但是李薇同桌是个寸头男,我每次借东西,他都要用一种老母亲看嫁不出去的大闺女的眼神看我,嘴边评价一句“不像个女的。

我看在李薇借我东西的面子上才没有上去给他一拳。

“路然,你干嘛呢?

《野风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