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穿越重生›天墓之名

>

天墓之名

夏长安 著

夏行 夏长安 穿越重生

完整版穿越重生《天墓之名》,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夏行夏长安,是网络作者“夏长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夏行空闲来无事,开始四处闲逛起来,清晨时见到那两名同院的女子出来,又被给了两个大白眼夏行空尴尬一笑,匆匆错过,觉得她们穿上院服以后还蛮好看的,当然自己也换上了这套衣服,很宽松,青灰色的纤细布料很是顺滑背后则有着“青藤”两个大字多少年啊,花老道那个穷鬼可没舍得花钱给他买过一件衣服青藤院的确很大,哪怕这只是一个分院,夏行空不知道青藤院一共有多少个分院,但他知道那都无所谓的走在青石砖铺成的小道......

来源:fqxs   主角: 夏行夏长安   更新: 2023-01-03 17:4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完整版穿越重生《天墓之名》,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夏行夏长安,是网络作者“夏长安”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夏行空闲来无事,开始四处闲逛起来,清晨时见到那两名同院的女子出来,又被给了两个大白眼夏行空尴尬一笑,匆匆错过,觉得她们穿上院服以后还蛮好看的,当然自己也换上了这套衣服,很宽松,青灰色的纤细布料很是顺滑背后则有着“青藤”两个大字多少年啊,花老道那个穷鬼可没舍得花钱给他买过一件衣服青藤院的确很大,哪怕这只是一个分院,夏行空不知道青藤院一共有多少个分院,但他知道那都无所谓的走在青石砖铺成的小道......

第1章 山中有什么?

京城里的一句老话讲的好,“放牛郎终是放牛的郎,哪怕他的牛变成了金山银海,也终是那放牛的郎。

只是这牛郎,京都之地可不会有。

城中的大人们可谓是日益操劳,只是享乐的享乐,应酬的应酬,各忙各的,让身边的丫鬟仆从们看起来倒觉得词不对意。风气如此。

天高鸟南飞,便是凛冬将至了。城里各家各户都在准备着过冬的东西,煤火竹炭,吃食衣袄,少见的除了在土地上的时间忙碌起来。

山上的树木们,渐渐开始发红发黄,变得越发稀落。景象非常,确实靓丽一片,只是依照往冬,要落的更慢些。

一个少年,青衣单薄。

他挥动着手中的铁斧,每一次都竭尽全力的劈砍。这棵比少年还要粗大几圈的树木,让少年汗如雨下,即便是在这微凉的秋。

少年花了大半个时辰,这才把一大捆木头背在背上,斧头别在腰间,左右手又各提了一小捆,朝着一个方奔去。

习惯了这一切的他,习惯了用着锈迹斑斑的斧头砍着木头,习惯了在山间的奔行,也习惯了这里的空气。

山上有一间破道观,临不远处便可听到从房间里传来的悠悠诵读。那是大师兄的声音。山间没了鸟鸣,所以他的声音听起来更加的清远。

少年将身上的几捆木头放下,道观中的诵读声也停了下来。

“是小师弟回来了吗?大师兄的声音平和。

“啊,我回来了,今年的柴差不多够用了。少年将几捆木头一拥而起,丢到一旁成堆的木头里。

“师兄,师父他老人家呢?少年问道。

对于师父,少年的心中充满了感激,仅仅是因为他养了自己这么久。

在前有三个师兄的情况下,他的师父还是收养了他,这是大师兄在他记事时跟他讲的。

据说当时大师兄和师父在山中的溪旁瀑布中修行。一个木盆从瀑布上一落而下,直砸中了大师兄的头。只是当他定睛一看,这才发现木盆中还有个小孩子,一块厚布裹严了身子,只有一个巴掌大的头露了出来。

只是那时的师父已经在收养着三个孩子了。

听师兄说,因为当时的自己是从瀑布上落了下来,在空中而行,所以,取之为——夏行空。

“师父有事外出了,要过些天才会回来。

夏行空轻哦一声。他想到二师兄已经好些阵子没有消息了。

大师兄花无道一心修道,清心寡欲。所以名字里的无道在大师兄看来,无便是有,有便是无。

每每听及大师兄说到各类道藏典籍,夏行空都会头痛一阵,然后慌不择路的以砍柴的借口跑开。

“小师弟,不必担心过虑,进京之路本就遥远,你无从师兄才去了多久,估计京城还没到呢。大师兄似乎猜到了夏行空的心思。

夏行空有些诧异大师兄怎么猜到的?心想后话,可不是嘛。

二师兄缘无从的年龄比起大师兄要小上四岁,一心向上的奋进让师父都感觉有些无奈。

也就在半个月前,两年才举行一次的科举考试的消息从京都传出,无从师兄也就首次赴京赶考。至于为什么说是首次,便是没真的几个人能一次就过。好在另外三个师兄弟对缘无从是抱有极大信心的。

门吱呀一声开了,大师兄踱步而出。

花无道年仅二十六,却是长的成熟了些,本就稳重的性格,给别人一种三十五六的感觉。

“小师弟,师父给你留了物件。

夏行空轻疑一声,走了过去。

只见大师兄从衣服里摸索一阵,掏出被一块厚布包裹着的东西。

“这是……

“或许是与你的身世的有关罢。花无道说着,将那破布层层剥开,一块浑圆中空的青色玉佩浮现在他的掌中。

“当时的我并未发现,或许是心中太过焦急,师父说,这是那日捡你回去后在木盆中寻到的。

清晰可见的几点瑕疵,像是画龙点睛一般。

夏行空呆呆的看着那枚玉佩,心里很不是滋味。小心翼翼的将它拿起,仿佛是那一捅就破的窗户纸。

这就是……有关于我的?

“为什么师父如今才交还于我?夏行空的心中久久不能平复。

花无道理解小师弟的感受,他清楚,曾经的他也这样焦急过。因为理解,所以他更像一个好兄长。

是啊,他仍旧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仅此而已。

“他老人家你还不知道吗?虽然平日里看起来疯疯癫癫的,师父说,如今的时机才算成熟了。或许是……

夏行空年纪虽小,却也是隐隐约约有些预料。怕是师父这回真的让自己下山罢。

他曾想过沿着河流往回,看看是否能寻到些与自己有关的消息。

只是后来了解的更多了,便很少去想,只是放在心中做了一丝挂念。

顺游而上,是由无数条分支汇成的河流——漓水。这条孕育亘古的河流一直向东,直注大海。而它的源头是来自南端的高山云墓之中。

只是对于夏行空,他不懂那些,他只知道,这条大河沿上,通向的是人们所向往的那个地方。

因为无知,他没有胆量去那种地方,因为无知,他没敢想过去那种地方,因为无知,让他觉得二师兄说的没错,那里或许要比林中的豺狼虎豹更凶恶?

但是更因为无知,让他觉得一切似乎又不那么可怕。

年少懵懂的夏行空还不知道矛盾是什么意思,他胡乱的想着,从而在此刻,他决定了,要去,他一定要去。只是为了寻求到心底的那一丝挂念。

因为他想了,所以,他要去做。

这么多年来,他就是如此行事,即便花老道说过他很多次的顽固性格。与大师兄的沉稳修道不同,与二师兄的心存大志不同,与三师兄的灵巧多变不同……

带着多重的思绪入眠,这一夜夏行空睡得并不是很好。他梦到了经常教训他的花老道,还梦到了经常逗弄自己的三位师兄……

青色玉佩已经被戴在了脖子上,夜晚,它仿佛散发着隐隐的绿芒。

…………

“这里是干粮和一些碎银两。大师兄昨夜备好了包囊。

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

夏行空眼泛泪光,接过包囊,不知为什么,就是不由自主的想要落泪。

“看看你,还跟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哭起来,自己还能给自己拗的委屈。

夏行空笑了笑,从小到大,大师兄最是照顾他。又不是生离死别,怎搞得如此伤感。

或许是太熟悉这里罢。

二人深深相拥,夏行空转身而去,临别前花无道嘱咐他遇事千万不要太固执,要学会变通。没有多余的话,因为他们都懂,在彼此心中就好。

踏上下山之路,夏行空长呼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是有些紧张,还是有些兴奋,或许都有一些罢,往事在他的脑海中浮现而过。

他莫名其妙问向自己,“这山中有什么?

忽然他轻松的笑了。

山中有什么?是的,山中有林木,有破庙,有一个老道,还有……几个少年郎。

《天墓之名》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