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我们的三十四岁

>

我们的三十四岁

稳重的虎鲸 著

姚沥沥 现代言情 程暮开

《我们的三十四岁》是作者 “稳重的虎鲸”的倾心著作,姚沥沥程暮开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的工作能力应该很不错,否则不会一个月后就因为要被提拔而被同事针对,幸好他们老板不错,还是坚持提她“暮宁喝了口茶,”看看黄历,今天遇贵人呐“此时,玻璃窗外的女生心情不错的路过咖啡书店出了楼她转头看着刚刚收回视线的暮开说,“其实,这件事情你不用冒险插手,如果我没猜错,她还没有把她的手链送你,对吗?”Morning书店还没开门,即使叫早安书店,由于老板娘的懒散经营,早起去工作和来这座大厦工作的......

来源:fqxs   主角: 姚沥沥程暮开   更新: 2023-01-03 18:0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我们的三十四岁》是作者 “稳重的虎鲸”的倾心著作,姚沥沥程暮开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她的工作能力应该很不错,否则不会一个月后就因为要被提拔而被同事针对,幸好他们老板不错,还是坚持提她“暮宁喝了口茶,”看看黄历,今天遇贵人呐“此时,玻璃窗外的女生心情不错的路过咖啡书店出了楼她转头看着刚刚收回视线的暮开说,“其实,这件事情你不用冒险插手,如果我没猜错,她还没有把她的手链送你,对吗?”Morning书店还没开门,即使叫早安书店,由于老板娘的懒散经营,早起去工作和来这座大厦工作的......

第2章 猫帮我换了三次衣服

沥沥从梦中醒了过来。

这沙发太舒服了,躺在里面就像躺在棉花糖里。她看着落地窗外,发现天已经很暗了,城市披上了璀璨的外衣,不久后她也会是其中一点。

这房子隔音极好,她觉得比之前的公寓安静太多,难怪睡的这么安稳。直到门被推开,那个穿黑色T恤的男生走了进来。

“是你!

沥沥从沙发上弹起,那人把钥匙和帽子放在柜子上,手一顿,看了过来,也笑了,“真巧,你还记得我?

沥沥张着嘴不知道怎么说——她可不想被人觉得自己是个花痴,老记着那些在街上偶然碰见的帅哥。

那个男生走到开放式厨房,洗了洗手,看见了柜子里还热着金黄的蛋炒饭,转过身子道谢,“其实我没小姨说的那么废,以后你要是有事情不用专程做饭,我吃顺便的就好了。

沥沥想起了暮宁在微信上说平摊的事不用着急,过一会儿后才道是因为想让她帮忙照顾一下她那个没什么生活常识的大侄子,大有当保姆费的意思。

她点了点头,转身准备回房间。

“你吃饭了吗?男生把饭盛了出来,端到了高高长长的木桌上,问她。

“吃了,就不打扰你了。沥沥想着自己从小就喜欢一个人吃饭,觉得这个男生可能也一样,有陌生人看着就吃不下饭。

“可是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那个男生拿着勺子,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桌子上,像等待开饭的小朋友,“而且我们不应该聊聊吗?难道我要一直叫你室友?

沥沥恍然大悟,对哦,她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她倒了两杯水,轻轻的放在了木桌上米黄色的桌布上,“我姓姚,姚沥沥,‘淅淅沥沥’的沥沥。

“暮开。

男生说了名字,看着她有些失神的眼睛,眨了眨眼,低头看着饭去了,“你可以接受养猫吗?

沥沥回过神来,她刚刚脑中闪过了一个模糊的念头,本想多问一句他的姓,但一想到他的小姨也姓暮,应该就是这个姓名了,于是她没有抓住这个念头不放。

她点点头,“可以,但是我以后上班可能白天不能照顾到,如果你不介意多出力的话我很愿意养猫,而且你多支付了不必要的房租,所以养猫的钱一定要我出。对了,我就在对面的LM工作。

她希望通过这个还不错的公司侧面证明一下自己将会有的经济实力。

暮开吃的很快,他并不反驳,只道,“我一般会整天待在家里写东西,所以很有时间。你有喜欢的猫吗?

沥沥仔细的观察着他的盘子,刚刚做蛋炒饭的时候没放彩椒,只放了玉米和火腿,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忌口,一时没听清楚他的话。

暮开吃饭的手一顿,他抬起头,询问的看着她。见她还发着呆,暮开咽下了饭,慢慢说,“饭……很好吃。

“噢…噢…

沥沥回过神,生怕被他误会自己图谋不轨,解释道,“我在看饭,在看饭,你没有什么忌口吧?

暮开眼里有些笑意,惹得沥沥不好意思直视他。

“我不挑食。他吃完最后一口,自觉的清洗盘子去了。

沥沥手忙脚乱的喝完杯子里的水,也自觉的拿扫把去扫地,尽管她刚来的时候已经扫过了,肖羽甚至还拖了一遍……

她一个人在公寓里的时候觉得时间过的很慢,现在却觉得时间很快。

等到暮开穿着一套白色棉质的家居服经过楼上栏杆内的书房倒牛奶时,她才反应过来该睡觉了。

她合上电脑,打了个哈欠往自己的房间去,听见身后有人问,“明天我可以去宠物店。

她转过头,见暮开拿着一杯牛奶,发丝经暖色的灯光一打,有一种被驯服的柔软感,沥沥道,“其实也可以领养,你不介意的话。

暮开低低的“嗯了一声,说了句“晚安,喝着牛奶转身进房间了。

沥沥泡完澡,看见了手机里无数条的未读消息,都是肖羽发过来的

富婆的大侄子什么水平?

今晚一定要手机开机,不许开勿扰!

锁上门,弄一个玻璃杯子在把手上。

等我把关了大侄子之后再做打算,今晚一定要放杯子!

……

这消息已经是一个小时前的了,沥沥不想再回,免得吵到她,而且据她初步判断,这个男生应该是个家庭幸福,没吃过苦,不会做饭,晚上还要喝牛奶的男孩儿……于是关上了灯,拉上窗前一层薄纱窗帘,过滤掉了一些城市的明亮,然后看着看着闭上了眼睛。

半个小时后,沥沥还是坐起来去反锁了门。

她很习惯眼前有光的睡眠,不一会儿就睡熟了,再醒来她又回到了小时候的课桌。

那个男生压着右手的手肘内部,侧着头。由于供血的原因,右手上的青筋十分突出。看着同桌醒了,他看着她,小声问,“热的吗?

小沥沥没有回答,就像看怪物一样看他。

由于教室的左侧是窗户,窗帘也不遮光,全班同学午休都是压着左手,转向右边睡的,而面前这人为什么朝左睡,她迷迷糊糊睁眼的时候还吓了一跳。

那个男生见她不回答,把放在腿上的漫画书移开,左手从抽屉里摸出一本又薄又大的练习册,慢慢的给小沥沥扇风,“我手酸之前你可一定要睡着啊。

“……

谁要你扇风啊!我是灶火吗!?

小沥沥看着眼前的男生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的,不知道为什么又生气了,她知道他是怕班主任路过的时候看见他看漫画,也知道他并没有在看自己,但就是很讨厌这样。

她干脆转过头去,干脆迎着阳光闭着眼睛睡觉。

那个男生还以为小沥沥是热的睡不着觉,并不知道她只是不想跟自己面对面睡觉,一阵一阵的清风从背后传来,小沥沥更睡不着了。

下午的第一节课她钓了半节课的鱼,那个男生表示自己已经没办法了,并诚恳地告诉她老师办公室有空调,她故意不搭话,转头跟胖胖聊天。

聊着聊着就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

她从梦中醒来,正是清晨,薄纱透过来的光安静且洁净,她接了电话,开了门。

“沥沥!你还安全吗!?

沥沥一头长发睡的乱糟糟的,她不明所以,“什么安全不安全的,哪里地震啦?

当她察觉到餐桌边坐着的白色家居服的男生时,她才突然清醒到肖羽在问什么。暮开从电脑里抬起头,看上去像是没听见她说的话,只推了推身前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又低下头去。

“震你个头啊!我让你放杯子你放了没?门反锁了没?大侄子正常吗?没有骚扰你吧?快跟我视频!

沥沥一手按在脑袋上接受着高音轰炸,却插不进嘴让她小声儿点,否则给人听到很不礼貌啊!

等肖羽说完,她叹了口气,“视频你个头啊,我还没洗脸!

说完已经不敢抬头看餐桌旁的男生了,低着头捂着手机去了卫生间洗漱。

餐桌旁的男生紧紧的抿着嘴,尽量不让自己笑出声,看着沥沥进了卫生间,响起了水冲出的声音,才低头轻轻的笑了起来。

沥沥煎好了沾满鸡蛋液的吐司,撒了一些彩椒丁和火腿丁,看上去十分让人有食欲,她把盘子摆在暮开身前的时候,又十分适时的响起了门铃,是暮开订好的两杯椰香拿铁。

沥沥以为早上喝咖啡是所有留学生的习惯,听说暮开也是留学生回国,但他一定是因为自己在的缘故不好意思只买自己的,于是说了声,“我早上不喝这个的,以后不用买我的,今天就谢谢了。

暮开吃着吐司,含糊的说,“我也不喝,小姨送的。

他把电脑转过去,划了几张图片,“小姨家里的加菲生了小宝宝,三花的,你挑吧。

沥沥抽了抽眼角,加菲真的很可爱,但真的这么巧吗?她说可以领养就正好小姨家里有加菲,她有些怀疑,犹豫道,“小姨这也太全能了吧……

暮开抿了抿嘴,还是决定把锅给暮宁。

“她嫌领养麻烦,不肯带我去。“

沥沥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澄清自己没用埋怨的意思,“哦对,领养得提供证件还有各种手续,是挺麻烦的,我的意思是说你要是花钱了记得跟我说,本来就是说好的一起养嘛。

这个男生这才笑起来。

“没关系,她业务很多的。暮开喝了口拿铁,又说,“这样我也省钱了,你要是觉得过意不去可以出饲料的钱,我都随意,只是你不要多想。

沥沥想了想,拿出手机买了不错的猫粮和猫砂,这可能就是继她回国后的第一次报复性消费。接着她诚恳的微笑,以对财神爷的态度诚恳道,“疫苗的钱也请务必让我来。然后欣喜的选了那窝小猫中最可爱的一只。

吃完早饭,两人就去了楼下了咖啡书店。虽然还并没有正式开始营业,但店里已经有了淡淡的甜香味,书架里的书也比原来看上去多些,只是改了大厅的样子,看上去很像《老友记》里的中央公园咖啡店,不过更大一点,客座更多,窗上写着“Morning,应该是书店的名字。

暮宁坐在沙发上,呲牙咧嘴的朝篮子里做鬼脸,直到沥沥一声“小姨才停下动作。

“……

《我们的三十四岁》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