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挽卿歌

>

挽卿歌

金饰丹彤 著

古代言情 君念瑶 裴修寒

君念瑶裴修寒是古代言情小说《挽卿歌》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金饰丹彤”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外面下起了小雨,秋雨绵绵,如泣如诉,天刚蒙蒙亮珠儿起身,旁边已经没人了,她强撑着身子,把衣服穿好,打了一盆凉水,尽可能的把屋里昨晚的痕迹都清理干净,重新梳好头发,回华阳宫雨打在身上有些冷,她忍不住的发抖,她害怕裴修寒来华阳宫要人,不知道淑妃娘娘会不会对她失望,她也不想去给裴修寒当妾她又怕他不来,怕他只是一时兴起,怕自己万一怀孕,怕以后嫁不出去“珠儿”双喜姑姑冲她跑过来“姑姑,我自己会去......

来源:fqxs   主角: 君念瑶裴修寒   更新: 2023-01-03 18: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君念瑶裴修寒是古代言情小说《挽卿歌》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金饰丹彤”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外面下起了小雨,秋雨绵绵,如泣如诉,天刚蒙蒙亮珠儿起身,旁边已经没人了,她强撑着身子,把衣服穿好,打了一盆凉水,尽可能的把屋里昨晚的痕迹都清理干净,重新梳好头发,回华阳宫雨打在身上有些冷,她忍不住的发抖,她害怕裴修寒来华阳宫要人,不知道淑妃娘娘会不会对她失望,她也不想去给裴修寒当妾她又怕他不来,怕他只是一时兴起,怕自己万一怀孕,怕以后嫁不出去“珠儿”双喜姑姑冲她跑过来“姑姑,我自己会去......

第2章 身世

外面下起了小雨,秋雨绵绵,如泣如诉,天刚蒙蒙亮。

珠儿起身,旁边已经没人了,她强撑着身子,把衣服穿好,打了一盆凉水,尽可能的把屋里昨晚的痕迹都清理干净,重新梳好头发,回华阳宫。

雨打在身上有些冷,她忍不住的发抖,她害怕裴修寒来华阳宫要人,不知道淑妃娘娘会不会对她失望,她也不想去给裴修寒当妾。她又怕他不来,怕他只是一时兴起,怕自己万一怀孕,怕以后嫁不出去。

“珠儿。

双喜姑姑冲她跑过来。

“姑姑,我自己会去给娘娘请安的。珠儿强忍住哭腔道。

双喜姑姑道“皇上和君相来了,令我把你带过去。

“什么。珠儿不解,这个时辰,应该是刚退朝,君相来了叫她一个小宫女做什么。

双喜姑姑来不及和她多说,拉着她一路小跑,她身上还有些不利索。

华阳宫

珠儿伏在地上,身子忍不住的发抖,她实在太害怕了,不知道会不会给她安个蛊惑皇子的罪名,赐她死罪,她还没活够。

梁帝道“允之啊,你看看是这丫头嘛, 丫头勿怕,抬起头来。

珠儿抖的更狠了,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

淑妃蹙眉道“珠儿,本宫平时都是这么教你的,把头抬起来。

珠儿慢慢把头抬了起来,她的面前站着的便是大梁的丞相,君清卓。

君清卓看着眼前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容,呼吸一滞,他稳住身体缓缓蹲下道“你叫珠儿。

“回君相,奴婢叫珠儿。

“能让我看一眼的你的右手手臂吗。

君清卓已年近四十,却依旧玉质金相,珠儿自知风华绝代的君相对她绝无心思,但是她不想给他看,她的手腕上全是牙印。

昨晚好几次受不住,又不敢出声,只能咬自己手腕,后面要不是裴修寒看不下去,把她双手固定在床头,非咬坏了不可。

君清卓解释道“我和我的发妻有个女儿,不满周岁的时候被歹人抱走,我们一直在找那个孩子,这么多年我从来没有放弃过,一晃十多年,我依旧没有找到她,我夫人更是思虑成疾,早早就走了,直到昨日宫宴,我看到了你。

珠儿脑海里闪过一种可能,吓的自己又低下了头,这怎么可能。

“你和我的妻子有七八分相似,那孩子右手手臂上有个花瓣一样的胎记。

珠儿身子一抖,下意识抓紧自己的手臂,那个位置的确有个胎记,没几个人知道的,除了她的养母,就只有昨天晚上的裴修寒了。

她的反应,君清卓自然都看到了眼里,他没办法再保持平日里的从容,他一把拉过珠儿的胳膊,掀开袖子。

梁帝抻着脖子看过去“允之啊,有胎记吗,是你女儿吗?

君清卓把珠儿的袖子整理好,回过身来跪在地上给梁帝行了个大礼“承蒙皇上洪福,我的孩儿回来了。

梁帝一拍手“好啊,好,再多的荣华富贵也比不得天伦之乐呀,女儿回来就好,这样朕对贵妃也有个交代了。

珠儿呆呆的跪在地上,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的亲爹居然是当朝丞相,她的小姨是贵妃娘娘,如今二皇子的生母,她昨天晚上却还在伺候人洗脚。

淑妃脸上有些阴晴,看了一眼双喜姑姑,双喜姑姑此刻更是震惊,淑妃立刻站起来笑着将珠儿扶起来“好孩子,这些年委屈你了。

珠儿摇头“娘娘,不委屈,娘娘对珠儿很好。

她说的是真心话,淑妃没为难过她,华阳宫其他姐妹对她也不错。

“娘娘还教我识字。

君清卓对淑妃行礼道“多谢娘娘对小女的多年的庇佑,微臣感激不尽。

淑妃冷哼一声“我照顾珠儿是因为这孩子讨人喜欢,与你无关。

梁帝偷偷扯了一下淑妃的衣袖,淑妃识趣的闭嘴。

宫里上上下下都知道,淑妃和贵妃不合,争斗多年。朝堂上,裴修寒和二皇子裴元朔都是大梁储君的有力竞争者。贵妃是君夫人的亲妹妹,君相自然是贵妃阵营里的人。

当年裴修寒去昌州,回来的时候遇到过刺杀,因为伤势太重,命悬一线,淑妃娘娘刚刚生产完没多久,便衣不解带的照顾他,结果被人钻了空子,还没出满月的小公主被捂死在襁褓里,淑妃娘娘一直觉得是君相和贵妃娘娘的手笔,恨他到现在。

想到裴修寒…..

如果君相早点找到她就好了。

珠儿将帷幔轻轻撩开一条缝隙,路上熙熙攘攘,马车前行过布衣百姓也有行商小贩,有人沿街叫卖,有人讨价还价,她都快记不得这些市井喧嚣的画面了。

“进宫后,这是第一次出宫吧。君相问她。

珠儿点头“嗯。

君相看着她手里的小包裹,满是心疼,他要即刻带她出宫,她说要收拾一下行李,结果全部身家不过一个包裹“改天爹带你出来逛逛,想买什么都行,你就是想买下整条街,都不是问题。

珠儿摇摇头,笑着道“买条街做什么,君相公务繁忙,不用陪着我,我可以自己出来逛,我攒了不少钱的,您看。

珠儿从包裹里拿出一个盒子,里面不少碎银子和首饰,有她的例钱也有淑妃娘娘赏给她的,她都攒着,打算等将来出宫嫁人的时候,给自己多添些嫁妆。

君相看着木盒里那些他都瞧不上眼的破烂被珠儿当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他心里实在是堵的难受,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珠儿自然看都到了君相的反应,她将木盒收好,挑开一角帷幔看向车外突然兴奋道“糖葫芦,好大的糖葫芦。

君清卓瞬间来了精神,立刻命令侍从去买糖葫芦,珠儿看到那个侍从扛着一整个插满糖葫芦的草靶子走了过来,选了两支又大又红的糖葫芦串递给她,珠儿开心的接过来,咬了一口。

君相道“甜不甜。

“嗯。

小丫头吃的腮帮子鼓鼓的,煞是可爱。

君相道“他叫时越,是我的贴身侍从,也是我的心腹,以后由他保护你的安全。

珠儿看向那个侍从,年纪不大,长的倒是魁梧。

时越立刻跪在马车前道:“属下誓死效忠相爷,效忠大小姐。

《挽卿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