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逆光行者:流哀者之怒

>

逆光行者:流哀者之怒

四口耀耀 著

四口耀耀 都市小说 陆宜然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逆光行者:流哀者之怒》,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陆宜然四口耀耀,是作者大神“四口耀耀”出品的,简介如下:“啊,不要杀我”陆宜然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凌乱的床单被他揉成了一团球,被子被他一脚蹬到了地上,枕头旁边的手机屏幕上还停留在正在游戏结算的界面,老旧的“三棱”空调机嗡嗡作响他摸摸自己的脸,长呼一口气,冒出的冷汗还在他的额头上挂着原来只是梦啊,幸好自己还在人间,第一次面临生离死别,陆宜然还是潜意识里当起了怂包他只觉得这个梦好真实,像是自己以前看过的一本科幻小说《安德的游戏》里面的剧情,里面的主......

来源:fqxs   主角: 陆宜然四口耀耀   更新: 2023-01-03 18: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精品都市小说小说《逆光行者:流哀者之怒》,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陆宜然四口耀耀,是作者大神“四口耀耀”出品的,简介如下:“啊,不要杀我”陆宜然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凌乱的床单被他揉成了一团球,被子被他一脚蹬到了地上,枕头旁边的手机屏幕上还停留在正在游戏结算的界面,老旧的“三棱”空调机嗡嗡作响他摸摸自己的脸,长呼一口气,冒出的冷汗还在他的额头上挂着原来只是梦啊,幸好自己还在人间,第一次面临生离死别,陆宜然还是潜意识里当起了怂包他只觉得这个梦好真实,像是自己以前看过的一本科幻小说《安德的游戏》里面的剧情,里面的主......

第2章 陆宜然

陆宜然一个后仰躺在了他身后的小木床上,四仰八叉地在床上躺成了一个“大字,床上乱糟糟的,动漫书,杂志和有线耳机摆的到处都是。

小小的床上,深蓝色被罩套的棉絮被,四个角早已错位,耷拉在床头。

陆宜然用力舒展着自己的四肢,他舒服地哼哼直叫。

就在刚刚,他通关了《战神4》,他操纵的战神奎托斯带着儿子站在了巨人国度的九界最高山上,将自己妻子的骨灰迎风撒了出去。

这个铁血的男人终于完成了妻子的遗愿,跟儿子站在峰顶看着夕阳,斯人已逝,夕阳却无限好,为了完成妻子的遗愿,可谓是翻山越岭,披荆斩棘,这个年幼丧母的小男孩阿特柔斯跟着自己的父亲一路上收获了不少的成长,即将要跟他的父亲一样拥有着独当一面的能力了。

制作人的名单在这台老旧的Hisense电视屏幕上滚动时,陆宜然这才意识过来。

原来通关了呀。

攥着的北通蝙蝠侠手柄,扔在了床上,陆宜然盯着天花板思考着着,原来游戏能被称为第九艺术,不是没有道理的,我要是能跟奎爷一样就好了,天生神力,拎着一把斧头暴打九界众神,脚踢英灵神殿,这恐怕才是男人最终的浪漫吧。

最关键的是那把斧子居然能旋转着飞出去,还能再召回来!这不比美国队长的盾牌更带劲。

想到这,他又兴奋起来了,左手比作利维坦之斧,右手比作和谐神盾,朝着空气挥舞了几下。

这时被子里的手机发出“嘟嘟嘟的刺耳铃声,陆宜然迅速起身摸索着宛若猪圈的床。

“在哪呢他嘀咕着。

他只知道手机在床上,却不知道它在哪个角落,但是却铃声越来越大,此起彼伏,陆宜然抓住磨的快没边的蓝色被罩用力一翻,只听见“铛地一声,手机稳稳当当地落在了床单上,来电人显示胖虎。

胖虎原名袁宇,是陆宜然唯一的朋友跟死党,父亲是做房地产开发的,身价千万,是市里著名的企业家,慈善家。

照理说胖虎有这么有钱的父亲,应该很慷慨大方才对,可偏偏不然,他就是个铁公鸡,认死理的主,但凡有人问他借个东西,他总是先会吹嘘一下我的东西怎么怎么好,然后果断说不借,他还特别乐此不疲地欣赏别人干生气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

成绩年年倒数第一的他满嘴都挂着“子曰君子无所争,必也射乎!揖让而升,下而饮,其争也君子……

这种贱格形象,让他的人缘并不是很好,陆宜然能当他的死党,只能证明,强者总是会惺惺相惜。

陆宜然不用猜就知道他打电话来干嘛了,他满不情愿的摁下了接听键。

“宜然啊,这几天战神玩的怎么样了?是不是很好玩吧,想必你也通关了,你小爷我当年一晚上就通关了,我都借了你两天了,你还没通关这就说不过去啦,该把光盘还我啦,我已经够大方了,奥,对了,别忘了你问我借光盘答应我的事情,妹子的微信!

贱兮兮的声音让人隔着电话就想顺着网线过去揍他,但陆宜然没办法,想玩《战神4》已经很久了,但无奈二百九十九的发售价让人望而却步。

他只能低下头问胖虎去借,起初胖虎死活不肯,吹嘘说这是战神典藏版,弄丢了把陆宜然卖了都赔不起等等之类的话,然后陆宜然就利用君子之交淡如水,兄弟情如手足之类的话深深打动了他,并许诺将自己班里的班花苏筱雅的微信推给他,他这才答应借陆宜然光碟三天,可这才第二天他就来要了,陆宜然明显怒不可遏。

“你不是说借三天的嘛,我前一秒刚好玩通关了,你你下一秒电话过来了,你是不是在我家安了监控?一周目才打完,我还没着手去打女武神呢,我告诉你说是三天就是三天,少一天微信都不会给陆宜然气愤地说。

“女武神?你还真有闲情逸致去一个一个打胸大屁股翘的女武神啊,小爷我玩游戏,最多就只玩一周目,没办法家里的碟太多了,游戏玩不过来,一个一个打很浪费时间的,时间多宝贵呀,让你过一把爽瘾就好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干呢不是,你快点还我吧,实在不行下次,下次再借你玩,一会在你家楼下的美好超市等我

“嘟嘟,胖虎还没等陆宜然说什么,就已经把电话挂掉了,这种先发制人的铁公鸡借东西有自己的一套。

陆宜然不禁感叹,有钱真好,等我有钱了一定要把所有的游戏碟都买下来,堆满一个房间,让别人狠狠地羡慕一把。

陆宜然把上面印着“暴力熊的手机壳取了下来,取了一块纸巾,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手机,他擦的很干净,这是他的一个怪癖,别看他的生活邋里邋遢,但是他对自己电子产品的爱护格外用心,这是一款老版的手机,手机肯定比不上现在新出的五花八门的机型,却是陆宜然用的最久的。

因为这是妈妈当初当了两个月的洗碗工,拿的工资给陆宜然换的人生中第一个苹果手机。

可是妈妈已经不在了。

这种想想就伤感的事情,陆宜然努力克制自己不去想。

擦完手机的纸他又没扔,转头来把自己在二手网站上淘的PS4上面落的一点灰抹掉了,摁下取碟开关,将里面刻着“god of war的游戏碟取了出来,装进了游戏卡盒里,盒子的表面是“战神奎爷和他的儿子阿特柔斯在小舟上面,背后是九界的最高峰。

这台二手的ps4可是陆宜然整整三年的压岁钱加零花钱才买到的,不像他的死党小胖,在ps5刚上市的第二天,就拿到了全新的国行ps5数字版跑到他面前吹嘘,说这是溢价了好几千才从黄牛手里买下来的,里面还附赠了二十几款游戏,甚至包括《The Last of Us2》。

陆宜然好是眼红,正当他想摸一摸这个新版的play station是什么感觉时,胖虎却以怕沾上陆宜然的指纹,导致它不干净了为理由拒绝了陆宜然,让陆宜然终于忍无可忍骂了他一句“傻x。

“陆宜然,几点了,你看看几点了,都快吃午饭了,你还在那忙着打游戏,信不信我把你的游戏机连带着你人一起扔下去,去,去楼下给我买点大蒜,还有韭菜,顺便看看我快递到了没有,是中通的……

又来了,每天都是这个点,尖锐刺耳的女高音贯穿着整栋楼的墙壁刺激着他的耳膜,陆宜然难得有个惬意的暑假,却要遭受这样的待遇。

“噢,我知道了,现在就去陆宜然无奈地起身穿袜子。

他推开房门,门外的女人还在絮絮叨叨。

“都多大了,还不为自己操心,天天就知道打游戏,你考上了一个二本就很了不起吗,隔壁家天天可是省状元,被清华信息管理学院提前录取了 ,那可是全中国最好的学校!人也没有天天吹嘘呀,我听天天妈说人高考完就已经开始复习大学英语六级了,人家钢琴刚拿到八级证书,驾照都考完了,你为你人生的路考虑过没有,你的二本还是家里花了小几万给你去补习班补上来的,人家天天可从来没有去过补习班,她妈妈对他的成绩可是放心的很,真不知道我家里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饭桶,真是无法无天,无法无天!

窗外夏蝉争鸣,和煦的风吹进纱窗里,无端给人增添烦恼。

这一年,陆宜然18岁了,他刚经历完人生中最难度过的高考,马上迎来了他的最舒服的大学生活,他的成绩还不错,考上了一个老牌本二,在这个五线小城市兰城里面,算得上学习中游的了。

可是这个女人总是对他不满意,因为隔壁家的天天始终是压在她心底无法移走的那座大山,因为他就是属于“别人家的孩子典型代表。

每到黄昏傍晚这个时间段,巷尾的女人们洗完碗做好家务,都喜欢坐在一起聊着八卦,她们谈论着自己的老公儿子,眉飞色舞,侃侃而谈,女人们之间的核心竞争力无非就是这些。

其中最自豪最让人羡慕的就数天天妈了,每天的打扮都是一身的华贵,Burberry的浅驼色格纹衬衫配着Gucci的蓝底碎花短裙,踩着Cross的沙滩拖鞋,面向众多妇女们一会吹自己的儿子多么努力优秀,一会又吹嘘自己的老公谈成了一笔几百万的生意,有意无意地露出了戴在手上卡地亚的Baignoire钻表,惹的妇女们一阵吹捧,这就是天天妈想要的效果,她就享受这种被人追捧的感觉。

女人也在这个小群体里面,说不眼红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女人天生就是爱攀比的生物,她只是恨自己的老公没用,天天不是出去跟狐朋狗友喝酒就是打麻将,在公司呆了十年了还是一名小职员死活都升不上去,恨儿子不争气,天天就会窝在家里打游戏,没办法,人生这种东西,天生就是注定了,自己只能认命了。

女人想到这,又想起卫生间还有一堆衣服没洗,赶忙急匆匆的回家了……

陆宜然耸拉着脑袋推开大门,踩着脏兮兮发黄发黑的耐克运动鞋,都不想蹬进去,直接趿着他的运动鞋跟拖鞋一样就准备下楼去了。

开门的时候陆宜然看了一眼微信的置顶消息,被他置顶的头像是个“微笑的汤姆猫。

消息记录还停留在陆宜然早上八点发的“早安那里,之后就再也没有消息了。

可能她或许还没睡醒吧,陆宜然自我安慰道。

“等一下,顺便把门口的垃圾扔一下女人的声音从厨房传来,轰鸣的油烟机都盖不住她说话的声音。

“哦,我知道了

女人是陆宜然的后妈,是七年前陆宜然的父亲跟原配夫人感情破裂离婚后,老家的人再介绍的。

是个标准的家庭好主妇。

后妈跟父亲多年来一直没要小孩,在陆宜然的母亲去世之后,后妈就更是把陆宜然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对待,在任何方面都对他十分宠溺和苛刻,典型的刀子嘴豆腐心,嘴上时常抱怨父子俩这不好那不好,但心里其实已经很满足了。

在兰城这座五线小城市里,能有未来的唯一希望就是考出这里,去更大更好的地方发展,因为那里有着更好的机遇和平台。

这也是女人把所有希望都放在陆宜然身上的原因,她不想在那些中年妇女面前低人一等,所以在填报志愿的时候,女人尽量都把陆宜然的志愿往那些一二线城市报,尽管那些大城市的学校分数线高的离谱,但陆宜然低的可怜的分数却能刚好抓住那些城市最差学校的末枝。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陆宜然经历过高考的时光,对于他来说那是一段极其黑暗的时刻。

他是个极其嗜睡的主,每天的早读都被班主任拎出来站在走廊上吹着冷风背那些冗长的文言文和英语单词。

那个时候他睡眼惺忪,脸埋在厚厚的羽绒服里,只露个眼睛盯着毫无意思的课本,班主任老师呕心沥血画的重点默写句子和单词,全被陆宜然抛到脑后去了,他心里面只想着什么时候快点周天吧这样就能睡懒觉打游戏了。

盯早读的年级主任冷不丁地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面,直接把陆宜然抽醒了。

“你可真行啊,在外面早读还能睡着,好好背书吧,对得起你天天来这么早上学吗,别睡冻着了年级主任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

因为即将面临高考了,能上进的人自然会逼自己一把,不能上进的人就是烂泥扶不上墙了,但是作为老师的义务,还是忍不住提醒了一下便走了,留下了尴尬到极点的陆宜然和在教室里看到这一幕哄堂大笑的同学。

在同学的笑声当中,陆宜然只会把脸往羽绒服里面埋地更深,班主任这个时候就会冷着脸,呵斥班上的同学安静下来,让陆宜然进教室坐着背书。

一进教室,他就看到了那个安安静静早读,遗世独立了一般的背影。

她就坐在陆宜然的前座,初升的阳光照亮了她半侧的脸,纤细的睫毛一眨一眨的,乌黑的眼球干净而透亮,她穿着一件纯白色挂着“NIKE大标的羊羔绒外套,扎起的高马尾散落在后颈处。

陆宜然从来没奢求自己能一直盯着她看,只要看一会便能开心一整天。

人世间的面吃一碗少一碗,人世间的面见一面少一面。

陆宜然知道这个道理,他仗着自己的文科弱,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思想,经常用圆珠笔笔帽戳戳她的背,这个时候她就会转过身来,身上散发出很好闻的香气,耐心地给陆宜然这个扶不起的阿斗讲解题目。

要不是上课铃响的快,他能死皮赖脸地问上一天的问题。

陆宜然的座位自然而然成为了成为了全班男生最羡慕的位置。

那段黑暗的时光,她真的就像一缕微弱的阳光,干净而又温馨,给在茫茫迷雾中摸索前行的陆宜然带来慰藉。

陆宜然一溜烟就跑下了楼,双手抄在裤兜里,边哼着歌,边去楼下最近的便利店和菜鸟驿站,取回了女人网购的东西。

“资生堂补水面膜套组快递上赫然写着几行小字。

不用猜了,肯定就是女人趁着美妆店搞活动大促销又买了一套护肤品,陆宜然早就见怪不怪了。

他突然想起了什么,摸出手机扫了一眼日期,一拍脑门,加快了行走的步伐,绕了个弯,绕到附近的“状元书店门口。

门口依旧是老样子,破旧的板凳上挂着个小黑板,小黑板上用粉笔写着“新一期的《斗罗大陆》、《知音漫客》、《故事会》到了

推开蓝色玻璃的铝合金门,跟外面温度天差地别的冷气扑面而来,混杂着书本的油墨气息。

“最新一期的《知音漫客》到了没有

“到了到了,你一个星期起码来了八次,书就在左边架子上放着呢,天天搞得我都要去邮局盯好几次,邮局都跟我翻白眼呢书店老板无奈地说。

陆宜然凑过去一看,果然,在书架最顶上,放着最新一期的《知音漫客》,他双脚一踮,取了一本下来,胡乱的翻了几页,从口袋里摸出了皱皱巴巴的五元钱,和两个钢蹦子递给了老板,老板熟练地把钱扔进了零钱桶里。

“陆宜然,大学选好专业没有书店老板靠在墙上打趣道。

“计算机。

陆宜然手里翻着漫画头也不抬。

恰逢中午时分,书店就只剩下陆宜然一个人了,空调风缓缓地吹在陆宜然汗津津的脸颊上,别提有多爽了,老板跟陆宜然也算忘年交,每逢新一期的《知音漫客》到了,陆宜然总是第一个买的,老板是个油腻挺着啤酒肚的中年大叔,腰间总盘着一个破旧的迪卡侬腰包,xxxl的超大号深蓝色汗衫洗的都有些发白,脸上的肉都快把眼睛挤没了。

“计算机……唔,算是比较一个中规中矩的专业吧,应用前景也挺广泛的,我女儿是学会计的,前几天刚过了国家公务员的考试,这几天市里的国税局在招公务员,她已经过了面试了,现在就在家里等通知去上班了,用她的话来说就是所谓的上岸了,我这个做父亲的看到自己的女儿能捧着国家的金饭碗,别提多开心了老板一提到他的女儿就自豪的笑了出来,眼睛这么一笑眯成了一条缝。

“考试的那段时间她一直在抱怨,国考之后是省考,省考之后是事业编,路的尽头永远是路,什么时候才能停下来看看这个世界呢,但是考上之后她似乎又开心不起来了,可能是肩上的担子又重了起来吧

“那可真厉害呀,我反正是比不了陆宜然最怕听到这种话了。

比如说谁谁谁考上了重本,谁谁又进了国企,人人都笑范进,可人人都是范进,永远只有成功的人才能诉说这一路走来的艰辛,失败的人连提起的资格都没有。

陆宜然看不清自己的未来到底在哪,他还很迷茫,还好没让女人听见这些话,不然她又要拿来说事了。

兰城的夏天格外的热,这座南方的小城,人口密度出奇的大,但却有着烟雨下江南的美感,热浪在空气里叠了一层又一层,大抵是惊人的热,路上的行人大部分是赶忙着回去烧中饭的,柏油马路上连四处游荡的流浪狗都找不见了,都窝在了底盘高高的货车的下面乘凉。

书店的门“吱呀一声打开了,陆宜然习惯性地抬头望去,他希望是一个穿着超短裙,JK制服的小美女,头发梳得直直的,最好的是来个过膝的白色长袜,踩着系着蝴蝶结的玛丽珍皮鞋。

可事与愿违,踩进书店的是一只黑红色的air jordan,来人好不熟悉,这不正是后妈天天唠叨,逢人便夸的那个品学兼优的好孩子天天嘛。

“赵晗天,好巧呀你也在这陆宜然出于礼貌局促地喊了他的名字。

“嗯,陆宜然你买书呢?赵晗天也注意到了陆宜然。

“对呢,你买什么书啊,我跟书店老板挺熟的陆宜然窘迫了起来,因为他手里拿着一本漫画书,在好学生赵晗天面前简直就是被降维打击的那个人,好在赵晗天并不是一个很八婆的主,他是属于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苦行僧。

“哦,原来这样,老板给我拿一本斯万特·帕博的《尼安德特人》赵晗天淡淡地说,话语间没有过多的感情色彩,仿佛天地间都与他不搭调一样的,他的眼里只有那本书。

“哎呀,这个人不是今年的医学诺奖获得者嘛陆宜然才想起昨天刚在短视频软件上刷到的新闻,他急忙附和道。

这种附和让他感觉到了自己离赵晗天又近了一步,女人天天说让他跟好孩子赵晗天玩在一起,不要再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玩了,但现实就是赵晗天根本就不像是想拥有朋友的人,他甚至连自己的家人都懒得搭理,眼睛里就只有那些无聊的知识。

“他获得诺奖了?我怎么不知道。

赵晗天的几句话又把陆宜然打的原形毕露,原来人家只是单纯的想学习一下知识,诺贝尔奖挂在谁身上对他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这也是刚出来的新闻,真是可惜呀,我们国家有好多知名学者也榜上有名,到最后什么也没有陆宜然见自己没有附和到点子上,换了个话题愤愤地说,“评奖委员会没有中国人,根本就不公平。

“这种东西呀,咱普通人一辈子也染指不上,但是吧,能看到自己国家的人拿奖,咱这民族自豪感就咔咔上来了书店老板也插了一嘴。

他刚刚从仓库里拿到了赵晗天的那本《尼安德特人》,棕色的书皮,一个巨大的人体骨架占满了封面,作者还在书的封面上署了一句话

“以现代分子手段,重探人类演化路径

“赵晗天,你不是被清华的信息科学技术学院录取了嘛,怎么现在开始学起了生物学陆宜然好奇地问道。

“没什么,感兴趣罢了,最近闲得无聊,想研究一下生物学赵晗天扫码付了钱就往外走去。“陆宜然我先走了,家里人还等着我吃饭呢

果然,学霸的世界里只有学习,哪怕学累了,也会学点别的知识来让自己休息休息,像陆宜然这种人学习只会动不动就喊累,一累满脑子就想着游戏第几章没通关,漫画杂志更新到第几期了,中午女人会不会给自己烧排骨吃。

然而他想的最多的就是她现在在干什么?

陆宜然每每想到那个穿紫色裙子的背影,梳着一头高高的马尾辫,太阳洒在她的身上,白瓷般的皮肤清澈透亮,他就会忘却一切烦恼,那是陆宜然心里的秘密,这个秘密他从来没对人说过,包括袁宇 。

所以说他跟赵晗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时间在每个人身上发挥的功效都不一样,时间对赵晗天来说就是宝贵的金钱,时间在陆宜然的身上成为了消遣漫画书,游戏机的工具。

“这孩子看得出性格挺孤僻的书店老板讪讪地说。

陆宜然脸红了,听得出来,老板是见气氛尴尬才打的马虎眼。

但转念一想,上帝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有的人向往人生在世及时行乐,有的人恪守本职兢兢业业,还有的人为了知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谁都不会成为谁,谁都有着自己最向往的人生,谁都不会被谁左右,左右你的无非就只有法律和道德,但不会限制你的成长。

兜里的手机又响了起来,陆宜然想也不想就知道是谁打来的电话。

“喂,宜然,你到了没有啊,我都快被晒死了,这美好超市的空调今天还坏了,我都假装买冷饮,手都杵到冰柜里去解热,我堂堂一个少爷,我什么时候遭过这种罪……

“来了来了着什么急,我在书店呢,一会就到陆宜然挂断了电话,临走前不忘跟书店老板告了个别,“老刘我先走了,晚上有个快递,帮我签收一下

书店老板姓刘,老刘是附近所有学生对他的尊称,虽然年过半百的老刘看上去是个油腻的中年大叔,但为人憨厚踏实,刚正不阿,绝不多赚学生的一分钱,而且总能跟学生玩成一片,幽默大方的性格让十里八方的学生都很喜欢老刘。

政府新修的柏油马路上,黑黑的沥青石子像是桑拿房里的桑拿石一样,稍微滴几滴水在上面,立马滋哇乱叫起来,冒着白烟,让周围的空气又多了几度。

才短短几步路就已经让陆宜然热得汗流浃背了,热浪里多呆一秒就多了一分煎熬,还好手里还有一本轻薄的《知音漫客》。

漫画杂志就这样被他捏在手里,朝着脸上扇着呼啦的风。

一边扇风陆宜然一边想着要不要买个棒冰吃吃。

这时他停下了脚步

因为他注意到了路边上一个人,准确地说是个绝美的女孩,她十分的高挑细瘦,脸上没有任何妆容修饰,却美的如同瓷器般精致,粉嫩的红唇如同樱桃一般,隐隐约约有着奥黛丽·赫本的美感,上穿的是Burberry的Horseferry 印花格纹棉质露脐T恤,戴着一副厚厚的prada的女士太阳镜,最显眼的就是她的头发,长长的极光绿色的头发盘成了发髻,用一根白紫色发带缠绕起来,皙白的手腕环着一条可达鸭的手链,双手插在那条FRAME的破洞牛仔裤里。

这种时尚的女孩陆宜然平时可见的多了,但陆宜然却第一次见到一个美女蹬掉右脚上的洞洞鞋,用涂着淡粉色指甲油的脚指甲给脚踝挠痒。

这场景真的要多奇怪有多奇怪,这般清新脱俗的女孩,陆宜然也是第一次见。

她靠在“减速慢行的牌子上,慢慢悠悠地刷着手机,好像也感觉到了有目光往这里看,缓缓地抬起头,向下拉了拉太阳镜,露出了那对淡蓝色的眸子,跟陆宜然四目相对。

陆宜然这才注意到自己冒犯性的眼光被别人注意到了,他假装又向别的地方瞥瞥,脸涨的通红,心里却暗自窃喜。

一会可得跟胖虎分享一下自己刚刚看见了一个顶级美女,他都能想象到胖虎肯定一不做二不休碟都不想要了,就想目睹一下美女的绝世风采。

因为胖虎曾经说过,你把我绑架了,我是绝对不会给你一分钱的,我可是能挺得过严刑拷打的好汉,当然了,你要用美人计当我没说。

“喂

身后传来充满着慵懒且磁性的声音,走在前面的陆宜然愣了一下,他起初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接着往前走。

“前面那个男生,停一下

陆宜然这才意识到声音是从自己身后传来的,他的耳朵立马竖成了飞机耳,很明显了就是那个女生。

“是你喊的我?陆宜然一副不知所措加受宠若惊的表情挂在脸上。

“对的,就是想问你几件事情女孩用她淡蓝色的眸子扫过陆宜然那张表情无处安放的脸。

“问我吗陆宜然慌张地问,好几年没跟这种绝世女生说过正经话的他,此时此刻,脸红的像熟透的柿子。

“放自然点,我就问几个问题,别弄得这么紧张女孩轻描淡写地说,“刚刚在书店的那个男孩你认识?跟你说话的那个

陆宜然仔细回想了一下,转而用力点了点头。

“我认识他,他是我邻居陆宜然疑惑地说

“你是他邻居?女孩脸上的表情由冷淡变成了笑容,还是那种不怀好意的笑容。

陆宜然看到她的笑容突然想到了什么,也难怪人家赵晗天,长得又帅学习又好,还是校篮球队的,家境还富有,虽然可能情商不太高。

但是他的桌洞里从来都不缺的是女孩子的情书,和赵晗天做了好几年同学的陆宜然十分了解,可赵晗天这种人只会把人家辛辛苦苦连夜写的情书当草稿纸扔了,他太了解赵晗天的个性了。

“那最好不过了,你加一下我的微信吧女孩笑笑,她的笑像阳光一样温暖“我叫杉朗·玥

杉朗玥?

陆宜然心里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很久没看到有人姓杉了,不禁怀疑起来百家姓里有姓杉的嘛?

他瞬间心领神会,挤眉弄眼道“放心吧,杉小姐,你的事情我一定会放心上的

“我不信杉,我的母亲是拉丁美人,我的父亲是中国人,但我是跟着我的母亲姓的,我姓玥!杉朗是我的名,你以后可以叫我杉朗,或者玥都行这名叫杉朗的女孩向陆宜然解释道。

原来是个混血美女,难怪她有着淡淡的蓝色的眸子和高挺的鼻梁呢,陆宜然心想。

“那个男生,我闺蜜跟他是校友,虽然我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是我那个闺蜜最近跟着了迷一样的喜欢上了他,但是脸皮又薄,不好意思去问人家要联系方式,于是就让我出面去问人家要,但我也不了解他的具体情况,但我刚好看到你跟他聊天,所以我相信你们是认识的,拜托你啦杉朗无奈地笑着说,她的笑容很有感染力,“谁让我就这么一个要好的闺蜜呢

“我叫陆宜然,陆是陆地的陆,宜是便宜的宜,然是然而的然,那个男生叫赵晗天,晗是……陆宜然向她自我介绍道。

“我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帅哥,我现在只要他每天的生活方式和他什么时候的出去时间就好了,拜托你了,我那个闺蜜喜欢他好几年了,她可不想错过这次机会,我会很感谢你的女孩一改凌厉的御姐风转变为娇滴滴的萝莉音。

被这样的女孩求着,试问哪个男人能顶得住呢?

女孩大大方方伸出了手,陆宜然仿佛做梦一样地看着眼前的芊芊玉手,他用力在裤子上蹭了两下,才把手伸了出去,这是他第一次碰女孩的手,手很小,很细嫩,但温润如玉,这种感觉让陆宜然觉得一辈子都值了。

“好了,该松手了,你该不会还没牵过女孩子的手吧

陆宜然才发现自己的手紧紧地握着女孩的手到现在都没放,以至于女孩的手都被捏的红红的。

“啊!对不起对不起陆宜然赶紧向女孩道歉

“没事,要是觉得好牵就多牵一会吧杉朗歪着脖子冲他淡淡一笑,看到陆宜然的脸已经涨成猪肝色“ 开玩笑的啦,你别在意,我的事情你就多放在心上啦,放心,好处少不了你的

陆宜然点了点头,他懂得不能太懂了,当狗腿这件事他比任何人都内行,有好些赵晗天桌洞里的情书都是陆宜然一手传递的,陆宜然觉得干这种事情还特光荣,就证明自己在别人眼前还是很有用处的,他不想成为那个一无是处的人。

他才注意到,杉朗的微信头像居然是蜡笔小新牵着原野小白在阳光下奔跑的画面,陆宜然有过一段时间也很喜欢用蜡笔小新当自己的头像,既酷酷的又拽拽的,还半掺着点可爱。

——————

当陆宜然回到家的时候,整个人精神都是恍惚的,衣服也湿透了,像是刚洗过澡一样的,手里的东西一股脑扔在了客厅的桌上,贪婪的把衣服的纽扣解开,对着立式空调猛吹。

女人还在厨房忙前忙后,身上的围裙早就沾满油渍,油烟机轰鸣作响,却只有一点点作用,它已经老的连生产它的厂家都倒闭了,再也没法为它提供保修服务了,但女人以还能用就不要再换为理由用了一年又一年,她在厨房呛得眼泪和汗一起流,餐桌上氤氲着热气的的都是陆宜然爱吃的菜。

陆宜然静静地坐在餐桌前等着女人洗把手出来陪他一起吃饭。

空闲的时间,他点开微信看了一眼,那个“微笑的汤姆猫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发来。

“在吗你吃饭了吗这几个字打在聊天框里,还是删删减减打出来的,想了半天,还是决定不发了。

从厨房出来的女人看见有些蔫蔫的陆宜然,呵斥着他去洗手,自己则心满意足地拆着快递包裹。

吃饭的时候,女人往他的饭碗里夹了一块排骨,但陆宜然却又给她夹了回去。

“没胃口,不想吃

“什么什么没胃口,你打游戏就精神了?老娘辛辛苦苦做的饭菜你说不吃就不吃啦,我辛辛苦苦从厂里忙着赶回来,忙着你的一口饭,怎么,今天做的菜不合你胃口?这不都是你爱吃的吗……女人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陆宜然。

“就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胃不舒服,可能喝了冷饮了陆宜然找了个理由搪塞了过去。

“我真的不知道你要干嘛,我是不是让你少喝点那玩意,你不听,现在好了,饿死了也别找我,我马上就给你爸打电话,你们在气死我这件事情方面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过……

女人依旧在陆宜然的背后持续输出着。

他关上了自己的房门,女人的声音隔着墙依旧能听见,他坐在电脑桌前,掀开了笔记本电脑的盒盖,电脑的桌面正是陆宜然每每脑海里想象的紫色裙子女孩的照片,这张照片拍摄于育德高中高二实践小组在完成一阶段的学习成果后的合影留念。

照片里有六个人,那个女孩站在中间最显眼的位置上,一抹阳光泄下来,洒在茑萝和三角梅茂密的长廊里,透过点点的细缝,丁达尔效应出现,长长的光柱照在她白净的脸上,晶莹剔透的,她就像一朵盛放的紫罗兰花。

因为个子高的缘故陆宜然则站在第二排的最右边那个角落里,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瞥向她,众人把他们心里的“缪斯放在了最中间。

那天的蝉鸣声似乎都没这么让人烦躁了,愉悦的像是贝多芬的《C小调第五交响曲》。

“咔嚓一声,人生中美好的记忆就像这张照片一样定格在了他的17岁。

在照片旁边的还有陆宜然附属的一句话,是摘自网易云的热评。

“那个夏天枝繁叶茂的梧桐树上的蝉鸣,鸣出了盛夏。窗外的晚风拂过身边,六月末少年时代的落幕,我们相遇在夏天而夏天从未结束。

“晚上有空吗陆宜然在键盘上敲下了这几个字,点击发送。

果然啊,陆宜然还是不甘心,似乎有些关系就是你一旦停止主动,就会结束了。

没过多久,那个“微笑的汤姆猫就回了个“有

陆宜然焦灼的心总算落下来了,他斟酌了好久才给她继续发道

“晚上能一起出来吃个饭吗,没别的意思,就是想感谢你高中三年给我补的课,才让我这次的语文成绩突飞猛进,一直想找个时间的好好感谢你的……

“别呀,陆宜然,怎么说的我跟你的救命恩人一样那边俏皮的发了个小博美的表情回复道。

“那我的救命恩人能赏脸出来吃个饭吗,马上就要开学了,下次同学之间再见面可能就到元旦了陆宜然也发了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陆宜然纠结地心都要出来了,但是看到她发的消息过后,陆宜然狂喜,只觉得今天真的是被幸运女神眷顾的一天。

因为“微笑的汤姆猫回复的是

“好,没问题,刚好今天有空

陆宜然已经抱着手机笑得合不拢嘴了,他起初有一百个感觉,觉得她根本不会答应这个请求,但是她答应了,就意味着自己还有可能,自己在脑海里反反复复演练了许久的计划也就可以完美实施了。

陆宜然这个决心下了许久了,任何机会都是要有人勇敢迈出这一步的,其实不管怎么说,陆宜然觉得能再见她一面都算是好的。

“就这一天吧,错过这个机会,我就再也没有可能了陆宜然心里想着,在聊天框里打下了

“那就约定好了,晚上五点半,零朗牛排餐厅。

“嗯,不见不散

我们总是希望看见不得志的少年在努力的最后得到他应有的荣耀,少年二字总是伴随着勇敢和遗憾。我们都是,但我不希望少年遗憾,就像陆宜然那样,我把陆宜然当成你们的影子,世界不需要超人,他只需要一个普普通通的人,谨以此书纪念我们曾不敢正视自己的青春,可能也含我自己的遗憾。

————四口耀耀

《逆光行者:流哀者之怒》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