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遗泪

>

遗泪

宫樱佳叶 著

洛梦 现代言情 雷伊思

《遗泪》是网络作者“宫樱佳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洛梦雷伊思,详情概述:洛梦牵着安格斯的手,走出了这个荒唐的地方“对不起,对不起……”洛梦凌乱的刘海挡住她的眼睛,但安格斯可以看出来,洛梦心里很难受于是,他止住脚步,抱着洛梦“姐姐,不是你的错,你不要道歉”安格斯说完冲洛梦笑了笑“我不是说我一直想成为血族吗?现在我是了!”月光下,被那些人所谓的正义蒙上了纱,被冤魂们的哀嚎揉碎了光,剩下的满是忧伤,无助与绝望不知不觉中,这样空洞的生活过了两天,安格斯努力使洛梦觉得他自......

来源:fqxs   主角: 洛梦雷伊思   更新: 2023-01-03 18: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遗泪》是网络作者“宫樱佳叶”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洛梦雷伊思,详情概述:洛梦牵着安格斯的手,走出了这个荒唐的地方“对不起,对不起……”洛梦凌乱的刘海挡住她的眼睛,但安格斯可以看出来,洛梦心里很难受于是,他止住脚步,抱着洛梦“姐姐,不是你的错,你不要道歉”安格斯说完冲洛梦笑了笑“我不是说我一直想成为血族吗?现在我是了!”月光下,被那些人所谓的正义蒙上了纱,被冤魂们的哀嚎揉碎了光,剩下的满是忧伤,无助与绝望不知不觉中,这样空洞的生活过了两天,安格斯努力使洛梦觉得他自......

第8章 邦尼的平民窟

清早,灵管家就接到了雷伊思打来的电话。

“洛梦睡醒了吗?雷伊思轻声的问,生怕打碎了宁静的早晨。

“小姐应该还在睡觉,霍德格诺大人有什么要我告知小姐的吗?

“没什么没什么雷伊思赶紧说到“我十分钟后去洛宅。

早上,洛梦醒后和雷伊思一起在客厅吃了早饭,虽然才几个小时不见,但他们仍然是有许多话要说。

“有没有想好这几天去哪里玩啊?听说狄拉和尼琪去意海岭了,你有什么安排吗?洛梦望着伊思说道。

“我都可以啊,只要和你在一起,哪里都可以。

“真的是,你这几天好肉麻啊洛梦戳了下伊思的额头“情话小少爷?

伊思握住她的手,“遇见你之前还真不是。

灵管家这时敲了敲门,告知二位正在腻腻歪歪的元老。

“小姐,霍德格诺大人,元老会那边通知你们去邦尼地区到潜伏的血族总部那做报告

“什么时候?

“现在。

随后,他们一路颠簸的来到邦尼边境,这个人类聚集且十分落后的贫民窟。因为血族与人类关系严重紧张,导致两个人只能徒步进入这里,要知道,贫民窟可不会有华丽的马车。

洛梦和伊思都穿着深色的斗篷,戴着眼镜,尽量掩盖血族标志的线性瞳孔,洛梦甚至在衣服上故意划开几道口子,现在的他们看起来不过是普普普通人类。

“小姐身上的桔梗味有点大了哦。雷伊思凑到洛梦耳边“这里的人会用香水吗?

洛梦也注意到了,今天的伊思难得没有那么张扬的味道了“安静,被发现就完了

“你说我要不以后叫你小桔梗吧,多可爱啊雷伊思好像并不在意。

洛梦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后远处传来一声骚动,他们互相看看对方,便向前方跑去。

原来是潜伏的血族入侵这里,他们凡是见到人类一律格杀勿论,包括妇女儿童,青年老人。

雷伊思看到这副场景,也不伪装了,反正自己的人已经攻打了进来,没有必要害怕被发现了。洛梦也取下兜帽,看着周围的暴乱,突然一把剑唰的一下挥了过来。

“看清楚,自己人雷伊思看着马上的士兵说道。

“抱歉,大人随后便扬长而去。

伊思啧了啧,感叹其战争的残酷,第二次血族大战时,伊思失去了哥哥,洛梦失去了所有家人,而现在,被血族所斩杀的人类,也都失去了亲人朋友,战争无论是对人类来说还是对血族来说,带来的伤害无疑都是巨大且不可挽回的。

“元老院让我们做的报告怎么办。洛梦问着,然后她看到了一个小男孩躲在一堆垃圾桶后边,害怕地浑身发抖,而他身边躺着的是两具尸体。

“一会去总部那边呗。雷伊思说。

“好,不过你先去,我要去干件事。说着,洛梦便向前走去。

雷伊思站在原地不解,不过他还是没有跟上去,他听洛梦的转身就朝总部的方向去。

洛梦走到小男孩身前,看着这个已经失去了亲人的孩子,他好像只有十几岁。

“这两个人是谁?她问到。

小男孩抬头看了看,小声的说到,“邓尼斯先生和夫人,我的父亲和继母。

“他们已经死了。

“我知道……小男孩看着这个奇怪的姐姐“姐姐你是谁?

“我是血族洛梦说着漏出了她的獠牙并指了指。

“血族?血族也应该有名字吧。小男孩嘴里嘟囔着。

这个孩子尽然还想知道自己的名字,他不应该听后立马跑开的吗?

“我,洛梦.洛佩斯特洛梦来了兴趣“你呢?

“安格斯.邓尼斯名为安格斯的男孩说着。

洛梦注意到他的左腿有很长又触目惊心一道伤疤,甚至还在往外溢血,如果再不去治疗,长时间的感染下不仅仅是截肢的问题,可能还会有生命危险。

“你,看什么?安格斯小心翼翼地问着“你要吸我的血吗?

洛梦笑了笑,蹲了下来“对啊,我已经很久没有进食了,要不你来做我的午饭?她凑向男孩,安格斯害怕的闭上眼睛。

“哈哈哈,你真可爱洛梦缩了回去,摸了摸男孩的头。

一位听到动静的血族士兵骑着马跑了过来,他直接向背对着自己的洛梦一剑刺了过去,穿过了肚子,鲜血溅射了一地,士兵的剑抵着安格斯的下巴,这个场面格外熟悉,想当初,自己也是很小的时候被血猎的首导用剑挑着下巴,那种恐惧可能只有自己能体会了,正当他准备解决了安格斯时,洛梦一手抓住了剑身。

“很痛啊!你是瞎吗!洛梦金色的双眸瞬间变成红色,她回头瞪着那位误伤自己的士兵。

那位士兵慌了神,看到瞳孔才得以确认“万分抱歉,洛佩斯特大人,在下眼拙,请原谅。随后便驾着马离去了。

洛梦无语到了极点,穿朴素的衣服是为了混入人群,而不是被误伤。

安格斯惊恐地看着受伤的洛梦,一字一顿地说“你……你会死吗?

“啊?洛梦还没有解释,她的伤口便开始缓缓愈合。安格斯吃惊地看着这一切,“哇哦,血族都有这个体质吗?那你们不就无敌了?

“才不是……洛梦擦了擦嘴角的血,“如果是带着圣水的武器就愈合不了,除了这点,也没什么太大区别。

“如果我是血族就好了……安格斯望向天空,意味深长的说,“这样我就可以去向那些曾欺负我的人报仇了……

洛梦沉默不语,她只是看着这个男孩,他身上的淤青,疤痕已经说明了一切,“你有你的父亲和继母。

“让他们去死吧!安格斯冲洛梦冷冷说到,“那个整天吃喝嫖赌的父亲和只会使唤别人偷邻居东西的母亲?啊对,还是继母!

洛梦叹了口气,说“你别说话了,你左腿受伤了,我帮你治疗吧。说着,洛梦的手拂过安格斯的伤口,触目惊心的伤口便开始愈合了。

“谢谢……安格斯哽咽着说 “如果不是姐姐你,我要么被刚才那个吸血鬼杀了,要么就因为受伤动不了死在这里,你不知道,对于我们这些生活在贫民窟的人来说,唯一可贵的只有生命了……

洛梦觉得这么想也有道理,便说“要不你跟我走吧,反正这里已经被摧毁了,呆着也是死路一条。

“真的嘛?安格斯眼里突然燃起了希望,“谢谢姐姐!

“额……小桔梗,他是谁?雷伊思疑惑地看着这个人类男孩。

洛梦不顾在场的血族们,直言说到“刚才在你们手下幸运活下来的孩子,现在是我的血仆。

众人耸了耸肩,觉得一个小孩子而已,无所谓,不会造成伤害的。不过某种预感告诉着雷伊思,这个安格斯,是个灾难。

“听着,孩子雷伊思和洛梦视察完毕刚回到温加斯时,他就把安格斯叫到房间里,很严厉地说“你住在洛宅可以,但你要是敢威胁到洛梦的安全,我全尸了你。

安格斯被吓得不敢说话,过了一会才断断续续地说“我……我不会的,我会……保护好姐姐。

“她不需要你的保护,你别惹麻烦就行。雷伊思很不满“保护她的人是我。

“安格斯?你在哪?洛梦在房间外头叫着。

“你记住了,小桔梗她会接纳你,因为她善良,这可不代表所有血族都会像她一样宽容,比如我就不会……

安格斯害怕地点了点头。

这几周相处下来,洛梦很喜欢那个孩子,他勤快,又聪明懂事,虽说是血仆,不过洛梦可从没吸过他的血。

今天下午,洛梦又被元老院叫去开会,自从战争刚开始打响以来,基本上每天都会召开会议。临走前,洛梦嘱咐安格斯要看好自己窗前挂着金色笼子里的小金丝雀,给它换一下药膏,那是她昨天路上捡到的,它受伤了,而且看着很好看,便把它养了起来。

不过洛梦走后,安格斯发现笼子底端好像有个洞,小家伙很容易飞出去,可就在他去找工具把笼子修好时,一回来,就发现,金丝雀已经飞了出去,安格斯慌了神,他不能让姐姐失望,于是便跑出洛宅,一个人去寻找小金丝雀了。

他一边跑着,一边抬头看,终于在前面的一棵树上发现了小家伙,安格斯爬上树,他俯瞰周围,原来自己不知不觉跑了这么远,自己好像在这片森林里迷了路,天已经渐渐拉上夜幕,他用手努力去够着,可是一个没抓住,从树上掉了下来,金丝雀从他眼前飞了过去,而他的视野越来越模糊,渐渐的一片漆黑。

醒来时,周围一群人围着自己,安格斯有点害怕,问到你们是谁。那人群中走出来一位年迈的老爷爷,他在自己身上嗅了嗅,然后惊恐地大喊着“他是血仆!他身上一股血族的味道!人群便开始躁动“杀了他!丢人类的脸!没有尊严!等一切恶意相向的话攻击着安格斯,最后人群统一喊着“杀了他!杀了他!

老爷爷说“把他献祭给神明伊拉索斯!说罢,一群人拿着绳子将安格斯绑了起来向大教堂的方向走去。

洛梦开完会一进门就发现安格斯跑了出去,同时消失的还有那只小金丝雀,她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便转身跑向森林里去。

大教堂那边,安格斯被绑在十字架上,大祭司嘴里念着祷告词,一手拿着一瓶毒药混制成的圣水,他另一只手捏着安格斯的下巴,强行将毒药灌进安格斯嘴里。

“我们应该将叛徒的眼睛挖出来喂秃鹫,将他的肠子挖出来喂狗,让这种血族的走狗永生永世不得登上天堂!一个声音的响起便引开接二连三支持的声音。

“就这么干吧。大祭司轻声的说着。

安格斯脑子一片空白,即使他求饶着,嘶吼着,那乱刀已经扎进自己的肉体,然后他的左眼开始一片漆黑并伴随着剧烈的疼痛他的右眼也看不到了,随后,他甚至可以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以及那些教徒拉扯自己皮肤的声音,他就这样,被盖上了叛徒之名,在无数双自称圣洁的手下,死的很不体面。

突然这时,教堂外有人一脚踹开大门,是洛梦,她淡定地向伊拉索斯的雕像下走去,一个挥手,雕像便变得稀碎。

“是血族!人们高声喊着。洛梦随手拿起伊拉索斯手里所谓的“光明之刃一刀下去斩断了大祭司的头颅,伴随着人们临死前的尖叫,为这宁静祥和的夜增添了一份不一样的风景。

“这就是你们人类嘴里的光明与正义?那所谓的忠诚就是像你们这样愚昧的不问前因后果就滥杀无辜?伊拉索斯不过如此啊,还不如将我视为你们的神明,你说呢?洛梦笑着对那位老爷爷说,随后随着他尸体的倒下,洛梦走到安格斯的尸体前去。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洛梦用手抚摸着安格斯稚嫩的但已经残破不堪的脸庞,“我替你做个决定吧,你得活下去。

接着,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在地面上画了个阵,然后洛梦漏出的的獠牙扎进安格斯的脖子,那阵发出了红光,缠绕着安格斯,在洛梦念着咒语时,安格斯睁开了眼睛,身上残暴不堪的伤口已经恢复,不过这时安格斯已经没有了眼里的光,没有了当初的朝气。

“安格斯,现在你是混血血族,作为你的主人,你则终生侍奉我洛梦捧着他的脸,像是一种宣言,一种契约。

安格斯听后没有过多说什么,只说了“好。

洛梦看着这样的他很伤心,她抱住这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对不起……

安格斯的泪水滴在了那伊拉索斯的眼睛里,眼神里充斥着迷茫。

《遗泪》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