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何似清影在人间

>

何似清影在人间

一株木棉 著

宋慢 李清影 现代言情

很多网友对小说《何似清影在人间》非常感兴趣,作者“一株木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宋慢李清影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后来的这段时间,我回北京了在漾濞与清影一别后,我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离开大理前,我去了清影的学校,确实无愧于“山水中的大学,大学中的山水”这一名号,比清影口中的还要美上几分我坐在她曾坐过的阶梯教室里看老师敦敦教诲,看窗外山水泼墨,看洱海蔚蓝与天浑然,仿佛自己也曾在这里读了四年书,在这里走过四年的青春林荫小道上赶课的同学熙熙攘攘,我想清影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背着书包三个台阶并作一个的赶,好像这......

来源:fqxs   主角: 宋慢李清影   更新: 2023-01-03 18:4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何似清影在人间》非常感兴趣,作者“一株木棉”侧重讲述了主人公宋慢李清影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后来的这段时间,我回北京了在漾濞与清影一别后,我彻底失去了她的消息离开大理前,我去了清影的学校,确实无愧于“山水中的大学,大学中的山水”这一名号,比清影口中的还要美上几分我坐在她曾坐过的阶梯教室里看老师敦敦教诲,看窗外山水泼墨,看洱海蔚蓝与天浑然,仿佛自己也曾在这里读了四年书,在这里走过四年的青春林荫小道上赶课的同学熙熙攘攘,我想清影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背着书包三个台阶并作一个的赶,好像这......

第10章 再见清影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我手足无措,我们静静的站在原地,我知道他在等我的答复,而我也在心里做一个选择。

“对不起。

我没接过他的可乐,把这段莫名是悸动终止在了昨天。

我做了个疯狂的决定,第二天一早,我简单收拾行李,和肖队错开时间,回了大理。

我想,再见清影一次。

宋慢说,我们有各自的人生,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可我放不下,我始终自作多情的认为我还能再做些什么,也许我可以改变这个结局,即使宋慢怨我,我也无法无动于衷,看着清影就这样消失在我们的生活里。

一路颠簸,我竟睡得有些安稳。出了机场大厅,我拨通了清影的电话,铃声响了第四声后,听筒里传来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声音很小,带着些谨慎,伴随着呲呲的电波,在他喂了两声后,我挂了电话。

这是什么样的心理呢,我不确定清影是否在电话那头,甚至不确定这是不是她的号码,可如果是,我还要继续去找她吗?去打乱她原有的生活?

我捏紧电话,脑海里反复劝说自己,几分钟过后,我收到了一条短信。

“您好,这是李清影的号码,事情如果不急的话,请再过30分钟后打来,她现在睡着了,如果您有急事的话,可以转告我,我是她的朋友。

短信内容读起来语气诚恳真挚,倒是让我诧异,在一个信息随意狂轰滥炸的时代,也有人这么认真的回复一个陌生号码。

深呼吸了一下,我再次拨通了清影的电话,“您好,我是清影的朋友。

“您好,是有急事吗?

“哦不是,我今天刚到大理,想找清影叙叙旧,可以帮我转告她一下吗?或者约个时间!

“那个,可以的话,麻烦你到市医院来吧,清影在这里。

“医院?

“对,她生病了。

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窗外风景依旧,跨江大桥仍是昔日的热闹,可我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说不上来,又挥之不去。

医院的消毒水味一如既往,对我来说医院太过冰冷,生的喜悦远抵不过太多离别和病痛的折磨,疫情期间的医院,更增加了严肃清冷的气息,踏入大门的一刻,我已经开始心跳加速,匆匆穿过人群,我照着清影朋友给的地址,来到了病房外。

三人间的普通病房里,只有两位老人,一张床空着,被子折叠整齐,矮柜上放着一束向日葵,我想不久前清影应该还躺在那里,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花瓣上,看起来很温暖,像极了清影。

“麻烦让一下。

身后的护士轻轻地拍了一下我,我才回过神来,赶忙让到一边。

“您找谁啊,可以在门口的凳子上坐会,别挡着门。

“医生,我想问一下清影是住在这间病房吗?

“清影啊,是住这,呐,3号床,护士抬手指了指,“这个点她应该去检查了,你估计得等一会了。

“没事,谢谢您。

护士推着小车走进病房,我将门轻轻关上,走到过道上的椅子上坐下来。

我承认我太过懦弱,又爱哭,可此时心里总是莫名的激动,心疼,各种不好的念头都涌上来,眼泪又来到眼眶,我多期望清影只是简单的感冒发烧,可我说服不了自己,因为这是神经内科的住院部,清影挂的是神经内科!

……

“我都说了,我没病!你们就是想太多了!

一对母女在我旁边坐了下来,女孩看起来很生气,我把包拿到腿上,将身子往后靠了靠,闭上眼睛听着另一个故事在耳边发生。

“三番五次的,有完没完,我还上不上学,我都说了我没病,非要来看,有什么好看的!女孩乒乒乓乓的翻着袋里的东西,动作很大,椅子甚至有些摇晃,发出嘎吱嘎吱的声响。

“妈妈是看你真的不舒服,生病了我们早看早好啊,不拖着。

我睁开眼,眼泪已经退回去了,眨眨眼似乎还有点干涩,低头就瞥到女孩把一袋药放到了我旁边的凳子上。看我坐直身子,女孩的声音小了一些,靠在妈妈的耳边小声说,“你们三天两头带我看病,同学知道了怎么想,我可不想天天被别人说成神经病!

“不是,爸妈不是这个意思,你头疼也不是一两天了,来看看我们才放心,都是为你好啊孩子,你管别人说干什么,我们心疼你才最重要!

“我不管,这些药谁爱吃谁吃,反正我不吃!

即使母女俩似悄悄话的吵闹,我还是清楚的听到了,不禁有些好笑,大概这就是青春的样子吧,倔强又叛逆。

远处一个富态的中年男人小跑着过来,额头上都是汗珠,临近了扯下口罩,大口喘着粗气,正要说话被女儿大声打断,“爸,口罩快带上,拿下来干嘛,这是在医院啊!

男人很快戴上口罩,细心整理好褶皱,伸手来拿椅子上的药袋,顺手想把女儿拉起来,“走吧走吧,没事了。

“啊?确定没事吧,要不要挂个盐水?女孩妈妈也站起来,“医生怎么说?

“医生说没事,按时吃药,以后少熬夜,女孩站起来一跺脚,“我就说你们老是小题大做,一边说一边往前走,“我说你这死孩子,让你少熬夜少熬夜,你还不听你,少说两句吧,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看着这一家三口的背影,心情好了很多,这样简单的幸福,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虚惊一场的美好不过于此。

“唐姐?

我还沉浸在刚才的对话中,突然听到好像有人叫我,声音有些虚弱。我闻声回头,一个高高壮壮的男生,搀着清影,站在空旷的走道里。

我站起来,清影随即收起惊讶的表情,转而有些淡漠,男生搀着她慢慢的朝病房门口走,清影看起来太虚弱了,脸上没什么血色,走路起来甚至有些颤颤巍巍的,和上一次见她时的活泼跳脱形同两人。

“唐姐,进来坐吧!男生打开门,朝我微微一笑,清影说完后没看我,慢慢的朝着床走过去。

“你能帮我去买碗米线吗,我有点饿了。

“好,男生把清影扶到椅子上坐下,正好太阳能够晒到她的背。

“我可以提一个小小的要求吗?我想吃要万花路那家的哦!清影微笑着说,男生帮她拿了条毯子盖在腿上,倒了杯热水放进清影手里。

“当然了,那你等我一会。男生的话里满是宠溺,他原本想摸摸清影的头,手顿在半空,转过身对我笑了笑,“你们先聊,走之前还帮我搬了把凳子放在清影对面。

如果和这个男生在一起,清影也会幸福的,我在心里这么想着。

“清影,怎么样了,好些了吗?明明能看出她的脸色不好,我也只能尴尬的找话。

“我没事,老毛病了,挂两天水就好了。

清影停了停,喝了口水,“倒是你啊唐姐,怎么想起回大理了?又来做志愿吗?

“没有,我回来看看你,回家的这段日子,想念你的笑声了。

“被人挂念的感觉真是不错呢,谢谢你啊唐姐。

“啊?怎么说着说着还客气起来了,这可不像平时的你。

“唐姐,你在这待多久?我最近可能没有办法陪你逛逛。清影把水杯放在桌边,“你看我这身子,可能还得调几天。

“没事的清影,我至少得在这里待到你好起来呀,到时候陪我去洱海边吹风,或者去爬苍山,你之前可是答应过我的。

“好起来啊?她像是想到什么,突然没了下文,而后仰起头让太阳能够晒到脸颊,“唐姐,学校的银杏还没落完,要不我们一起去学校走走?

“什么时候?

“这周六吧!周六我约你!

“要不再养两天?我又不急的!

“你是不急,银杏可等不了我们呀,放心吧,这周六肯定好了,蹦蹦跳跳的去找你。

那天下午,清影的话极少,倒是我拉着她的手说了好多,从志愿时候到再见到她的这段日子,发生的大大小小有趣的事,我想问她一些以前的事,想要一个答案,但总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她时不时跟我一起笑着,时不时又沉默,我们聊了很久,直到隔壁床做检查的两个老人回来,太阳已经移到了窗外,帮清影盖好被子,我才离开。

病房里,清影沉沉的睡过去了。在我还未走前,她便满眼困意,聊天时也心不在焉,我不由得担心,她究竟生了什么病?严重吗?为什么没见她的父母不在身边?心里太多的疑问,有太多的答案想知道。可我最想知道的,是那个男生是谁?是因为他,所以离开宋慢吗?

五楼太安静了,走道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当电梯门关上时,我突然觉得,都不重要了。

清影痊愈就好,我只希望她平安。

《何似清影在人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