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乖软奶狐下山,暴戾大佬心尖软软

>

乖软奶狐下山,暴戾大佬心尖软软

火灵鸟 著

狐七七 现代言情 薄暮冥

现代言情小说《乖软奶狐下山,暴戾大佬心尖软软》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狐七七薄暮冥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火灵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听见身后传来的痛呼,薄暮冥脚步一顿,看到粉白膝盖上的一抹刺眼的红,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绝不是因为心疼,只是见不得那么完美的膝盖留下疤痕,强迫症而已转身离开狐七七看着腿上的伤,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呜呜呜脚脚好痛,可是她没有灵力,也没有大姐长老给她治了薄暮冥拿着医药箱回来时,就见沙发上的人哭的快撅过去了,纤长的睫毛被沾湿,贝齿咬着粉唇,身子一抽一抽的盛满水光的眼里......

来源:fqxs   主角: 狐七七薄暮冥   更新: 2023-01-03 19: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乖软奶狐下山,暴戾大佬心尖软软》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狐七七薄暮冥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火灵鸟”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听见身后传来的痛呼,薄暮冥脚步一顿,看到粉白膝盖上的一抹刺眼的红,心里突然有点不舒服绝不是因为心疼,只是见不得那么完美的膝盖留下疤痕,强迫症而已转身离开狐七七看着腿上的伤,眼泪跟不要钱似的流,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呜呜呜脚脚好痛,可是她没有灵力,也没有大姐长老给她治了薄暮冥拿着医药箱回来时,就见沙发上的人哭的快撅过去了,纤长的睫毛被沾湿,贝齿咬着粉唇,身子一抽一抽的盛满水光的眼里......

第4章 这个姿势撞到头

轻轻将小狐狸放在床上,不由自主摸了摸她的脑袋。

这一幕要是让外人看到,恐怕早翻了天了。

毕竟,薄暮冥的洁癖是出了名的,又或者是偏执的占有欲,凡是他的东西,但凡被别人碰到一丁点儿,绝不会再要。

很久以前,有些女人总以为自己是不同的,往他身上扑,哪怕是没被碰到的西装外套,也会被立马脱下扔掉。

而现在,这个才见第一面的“间谍狐七七,显然已经被他纳入了自己的范畴。

“告诉我,谁让你来的,嗯?这样我才能帮你,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狐七七惊喜的抬头,“真的吗?你真好,你不赶我走我就会好好哒。

薄暮冥皱眉,对方是想让这小特务就这样呆在这儿?还是说,小笨蛋身体上携带着什么?

狐七七圆圆的杏眼滴溜溜的转,这个房间好大好大。

但是,她不喜欢。给人的感觉就和薄暮冥给人的感觉一样,冰冷无比。

整个房间由黑白灰三色组成,一个多余的色都没有,让人止不住的感到压抑。

薄暮冥看出她眼底的不喜,想笑,怎么什么都表现在脸上,谁想不开送她来啊?

能成功个屁。

身侧凹陷下去,一个体温远高于她的身体靠近,狐七七回头。

下一秒,人就腾空而起,坐在了一双温热有力的大腿上。

狐七七吓了一跳,柳眉微蹙,嘴巴瘪着,“你干嘛?

薄暮冥一手紧紧的揽在她细软的腰肢上,青筋毕现。

在狐七七看不见的角度,桀骜的凤眸微眯,深深嗅着狐七七发丝的清香,空余的一只手撩起一缕,小心翼翼把玩。

一副瘾君子模样。

听到狐七七的话,淡笑着开口,薄唇开合间,擦过小狐狸白皙细嫩的耳垂,

“我干嘛了,嗯?

小狐狸的耳朵最是敏感,哪经得住这个,立马爬上一层绯色,整个人都有点酥酥麻麻的感觉。

忍不住撑着薄暮冥宽厚饱满的胸膛往后推,娇呵道,“你离我远点儿!

小手还没来得及收回,就被一只铁掌抓住,细细把玩。

薄暮冥感受着掌心的细腻,心里喟叹,真是个妙人儿,哪哪儿都长在的他的喜好上。

不然昨天晚上,就被解决掉了。

唇角勾起一抹漫无边际的纵容,声音低哑磁性,“那你叫什么呢?嗯,小特务?

小特务?又来了,刚刚就说自己是特务要杀自己。

狐七七有些生气,手掌往下拍了下,有些烫手,

“第一,我不是小特务!第二,我有名字,我叫狐

‘七七乖哦,随着社会发达,人心更复杂,不像我们山咔咔,民心纯朴。要时刻小心别人,要不是为了让你活久一点,真不想让你去,就在这儿乖乖长大多好。’

小狐狸说到一半儿卡壳了,大姐说过,社会发达,人心复杂。很多东西,能瞎编的就瞎编哦。

狐七七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准备撒谎了。

名字,很重要,所以名字不能说真名!行可更名,坐不改姓。

编个狐什么好呢?

小狐狸思考着,已经不自觉歪了歪头。

她想起来了,姓狐的有一个名人!

猛地仰起头,杏眼亮晶晶的,小模样跟奶猫刚学会走路似的,骄傲的不行。

“我叫狐狸精。

薄暮冥扶额,怎么是个傻的?

“我是问你的名字,不是问你来这儿的任务。

她来这儿的任务?长九条尾巴啊。咋啦?

看来他对这个名字不满意,得换一个。

小狐狸想啊想,用尽毕生那点儿文化水平,憋出个,“我叫狐说八道!

偏生语气铿锵有力。

薄暮冥深如墨玉的眸子荡出一圈细纹,眉眼含笑,忍不住上手捏了捏小狐狸白嫩的面颊,有着奶膘的小脸被捏得变形,粉嫩的嘴巴嘟嘟,隐约可见小巧的舌头。

怎么这么,柔软,稚嫩,狭小。

一向冰冷的嗓音带上了明显的调笑,“你是不是有个姐姐叫胡言乱语?糊涂?

狐七七一听,使劲点头,知音难觅的模样,“对!

走到门口的林一一愣,原来,他们二爷是会笑的,还会哄蠢人。

敲了敲门,声音恭敬,“二爷,楼下的房间收拾好了。

薄暮冥面色有些不愉,嗓音淡淡,“嗯。

林一自觉退下,没两分钟,方圆十里只剩这两人。

狐七七侧着头仔细听,如果她现在是小狐狸形态的话白里透粉的耳朵一定是竖起来的,可能还会抖一抖。

对两人的对话有些不解,偏头,“楼下的房间?我不和你一起睡吗?

眼前的人一双杏眼纯净无比,说出的话却荤素不忌,而且她说起来自然无比,显然不是第一次说。

一想到他现在所看到的心动的一切,都是被另一个男人调教出来的,脸色顿时阴沉,眼神变得危险。

大手捏住她的下巴,摩挲着,“跟我一起睡?想得倒美,留你一个间谍下来,不过是为了调查你怎么出现的而已,还真当自己是盘菜儿了?

狐七七不舒服的掰他的手,瘪着嘴,下巴好痛,他好凶。

还有,她不是盘菜,她是一只小狐狸。

薄暮冥沉着脸松开手,“滚下去。

小狐狸站在一旁委屈巴巴的看向他,圆圆的杏眼水光浮现,嘴巴撅的都能挂油瓶了,努力忍住不哭。

这人好凶呜呜呜,不喜欢自己,对自己一点都不好,不想修炼九条尾巴了,她想回家。

薄暮冥被她白嫩下巴上明显的掐痕刺痛了眼。

怎么会,他明明,没用力的。

狐七七嘴巴蠕动,想问他叫她去哪儿,却没出声。

不敢,怕他又莫名其妙生气。

薄暮冥目光向下,看到她白嫩的小脚就那样踩在冰凉的地板上,胸口郁气更甚,近乎呼吸困难。

站起身,一米九的身形极具压迫感,一把捞过直到他胸口的狐七七,像是为了掩盖什么,嗓音气急败坏。

“又要哭?还能不能做点别的,他要是对你好,鞋子都不给你穿?

狐七七有些害怕的捏住他的衣角,他走得好快,这个姿势,总感觉要撞到头了。

《乖软奶狐下山,暴戾大佬心尖软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