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军事历史›极品废太子

>

极品废太子

宁安 著

军事历史 宁安 柳湘云

《极品废太子》是作者“宁安”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军事历史,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宁安柳湘云,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剩下的就看完颜宗泽自己了”杨为先眯了眯眼睛皇帝宁淳如此紧张,自然担心无法破解完颜宗泽的难题而他只能让自己人不掺和此事又想到什么,他问道:“对了,东海王是怎么回事儿?”自宁安遭受废黜,无论是他还是朝中其他势力都视他为笑话,不再倾注精力关注毕竟如果他没有滔天之功,是不可能再回到东宫何况他又是个扶不墙上的烂泥只是这个嫡子终究碍眼,略施小......

来源:ywqd   主角: 宁安柳湘云   更新: 2023-01-04 16: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极品废太子》是作者“宁安”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军事历史,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宁安柳湘云,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能做的,我们都做了,剩下的就看完颜宗泽自己了”杨为先眯了眯眼睛皇帝宁淳如此紧张,自然担心无法破解完颜宗泽的难题而他只能让自己人不掺和此事又想到什么,他问道:“对了,东海王是怎么回事儿?”自宁安遭受废黜,无论是他还是朝中其他势力都视他为笑话,不再倾注精力关注毕竟如果他没有滔天之功,是不可能再回到东宫何况他又是个扶不墙上的烂泥只是这个嫡子终究碍眼,略施小......

第二十五章 未雨绸缪

“哼,算他走运。宁淳将手里的棋子丢进棋盒。

宦官带来的正是关于赌局的消息。

东海王竟然赢了!

这让他感到意外,和所有人一样,他不认为东海王能取胜。

直到宦官来说,他才知道东海王神不知鬼不觉搞出了一种新茶,逆转了必败的局面。

有一瞬间,他差点对东海王的印象有了些改观。

但宦官提及东海王在长福楼当面调戏了忠勇侯家的女儿。

这点改观立刻烟消云散。

这个逆子还是那个逆子,一点没变。

至于赌局,不过是他侥幸得了秘方,耍了对家一把而已。

“皇上,出了什么事?萧语冰神色紧张,她以为宁安又闯了什么祸,让皇上不高兴。

宁淳背负双手,向外走去,在门口停顿了下,道,“你不用为东海王求情了,他赢了赌局。

说罢,他转身离去。

萧语冰怔了半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忙抓住身侧的宫女,手上的力气太大,让宫女疼的皱起了眉头,“皇上说东海王赌赢了?

“是的,娘娘,您没听错,东海王殿下赢了。宫女脸上满是喜色。

长春宫的宫女和皇后同气连枝。

皇后和东海王好,她们自然也好。

确认这个消息,萧语冰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本来今天她凭着受皇上叱骂,也要给东海王求情的。

东海王转危为安,她又骄傲起来,“这个浑小子,怪不得怎么劝他,他都不理,原来是胸有成竹,不错,不错。

顿了下,她笑眯眯继续,“虽说这赌算是歪门邪道,但至少不像以前那样总是当个冤大头,这也是进步,你们说对吗?

“娘娘说得对,这赌博也得斗智斗勇,咱们东海王殿下还是聪明。

“可不是,殿下这次怕是赢了不少银子。

“……

宫女们一言,我一语,长春宫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

东海王府。

宁安一回来,便感受到了不同以往的氛围。

他进门开始,从门子到侍卫,再到洒扫的家丁婢女,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不少人甚至投来崇拜的目光。

当李氏茶铺将王府一箱箱砖茶运走,又运回来一箱箱银子的时候,他便清楚了一件事。

这场豪赌,东海王府赢了。

此前,虽说他们与性情大变的东海王相处下,如家人般亲近。

但对于赌局,他们心中始终是担忧的。

只不过他们已经决定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而已。

“想笑就笑出来,不要憋着。宁安与众人玩闹。

“嘿嘿嘿……

“哈哈哈……

“……

他话音落下,王府顿时淹没在笑声里。

余钱,素水,秋云也不例外,同众人一起笑着。

即便是冷铁,也罕有的嘴角上扬。

宁安也笑着。

这次赌局不但让王府摆脱了危机,而且还如他预料的一般,让他取得王府上下的完全信任。

对王府这个团队的统御力将上升到一个全新高度。

让众人释放了一会儿欢愉的情绪,宁安趁着高兴,对余钱道,“清点一下银子,拨一些给膳房,让他们去采买些生肉,韭菜,蘑菇之类的,今晚本王请你们吃香的,喝辣的。

现在的他财大气粗。

再说,这样的喜事也该犒劳王府上下,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

余钱喜得眉开眼笑,他道,“老奴最喜欢数银子了。

说完,忙让家丁把李氏茶铺送来的银子抬到前院,又叫来账房一起称量。

此番,王府茶砖的进价一共两万两。

按照长安如今的市价,两万两的茶叶至少也能卖出四万两的价钱。

不过因为新茶一砖难求,价格明显比普通的茶砖贵了不少,李氏茶铺卖出了三倍的价格。

也就说这批茶砖,王府直接挣了六万两左右,可谓大赚一笔。

而且因为魏如豹输了赌局,他欠大通钱庄的银子不必还了,赚的全是他的。

再加上赌局赢的钱,东海王府一下有了十二万两左右的现银。

尽管这些银子比不上东海王这些年输的,但总算见到回头钱了。

由于李氏茶铺的银子是一批批送来的,又过了一个时辰,余钱才将卖茶砖的银子点清,一文不少。

不过到这时,长福楼的人还没把赌局的银子送来。

宁安正纳闷,门子忽来通报,屠四领着长福楼伙计到了。

“恭喜殿下,贺喜殿下,这是三万两银票和三万五千一百两银子。屠四拱手笑道,神态亲和。

这次东海王的赌局让长福楼也赚了不少佣金。

所以长福公主令他亲自押银子过来,礼数上表示重视。

“哪里,哪里,比起长福楼,本王发的不过是笔小财。宁安说话的时候,从长福楼抬来的箱子里摸出两块五十两的银锭,按在屠四手里,算是给他的彩头。

这次如果不是长福楼的信誉,他也不会赢的这么顺利。

聊表谢意也是应当的,说不定以后还会用到。

屠四笑容更浓了,刀疤扭成了蚯蚓,似乎和宁安一下亲近许多,叹气道,“殿下谦虚了,自百香楼开业,我们长福楼的生意江河日下,只怕不久就要步凤鸣楼的后尘了。

“百香楼?宁安皱了皱眉头,他似乎没听过。

余钱顿时有些心虚,犹豫了下,解释道,“殿下从宫中回来之后没几天,这个百香楼就开业了,据说是杨家的产业。

这段时间东海王很少打听王府外面的事,他就没说。

最关键的是,他怕说了,只怕东海王又要犯错。

屠四露出奇怪的表情,暗道东海王竟然不知道百香楼?这可一点不像东海王。

又因百香楼影响了长福楼的生意,他故意贬损道,“这个百香楼号称有一百个如花如玉的美人,其中百香之首更是短短两个月夺了长安花魁之名,贱人据说叫什么茗香,惹得长安的富商公子苍蝇见到屎一般扑过去了。

宁安“哦了一声,竟有些高兴。

他倒不是对什么百香楼,花魁娘子又兴趣。

而是觉得盘活凤鸣楼的机会来了。

其实凤鸣楼就在长福楼隔壁,所以才会被长福楼挤兑的生意凋零。

本来,他还顾忌抢了长福公主的生意。

但既然长福楼都这个样子了,长福公主应该也不会介意了。

说不定二人还能合作,长福楼专门经营赌场,他负责酒食,重振酒楼。

宁安之所以盯上酒楼的生意,不是闲的。

恰恰相反,他在为王府做长远打算。

因为他的新茶短时间内会是垄断生意,但恐怕坚持不了多久,终究会被茶商们窥破秘密。

这倒不是谁泄密,而是茶砖一旦卖出,精明的茶商便容易推理新茶的制法了。

而且,王府贩卖的这种黑茶本身也不是名品,不过以奇取胜。

待茶市恢复正常,盈利的空间会慢慢下降,无法持续为王府提供暴利。

可无论他在京师生存,亦或是有机会出藩,都需要巨量的银子支撑。

他不能把希望全部堆在新茶上,理当多面开花。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