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迫害黑瞎子笔记

>

迫害黑瞎子笔记

金千亿 著

现代言情 阎玉柔 黑瞎子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迫害黑瞎子笔记》,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阎玉柔黑瞎子,由大神作者“金千亿”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八章黑眼镜在旁边帐篷里发出声音的时候就起来了,天刚蒙蒙亮,他顺着声音找过去那是那个小姑娘的帐篷他拉开帐篷走进去,便看见那两个小男孩死死的按住正在挣扎着的小姑娘,另一个姑娘拿着一小袋大米往那姑娘身上撒,一边撒一边叫她的名字黑眼镜眯了眼,他出声,“需要我帮忙吗?她不太对劲儿”众人这才看到这位不请自来的人“行,你过来,想办法把她弄醒”江妃冷静道她记得这男人,之前还跟阎玉柔说过话但现在这......

来源:fqxs   主角: 阎玉柔黑瞎子   更新: 2023-01-04 17:4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迫害黑瞎子笔记》,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阎玉柔黑瞎子,由大神作者“金千亿”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第八章黑眼镜在旁边帐篷里发出声音的时候就起来了,天刚蒙蒙亮,他顺着声音找过去那是那个小姑娘的帐篷他拉开帐篷走进去,便看见那两个小男孩死死的按住正在挣扎着的小姑娘,另一个姑娘拿着一小袋大米往那姑娘身上撒,一边撒一边叫她的名字黑眼镜眯了眼,他出声,“需要我帮忙吗?她不太对劲儿”众人这才看到这位不请自来的人“行,你过来,想办法把她弄醒”江妃冷静道她记得这男人,之前还跟阎玉柔说过话但现在这......

第5章 因果

第五章

“姐,我的姐,我们说的打车……段文昌看了看几人这座驾和露天的敞篷一脸崩溃,“你没跟我说我们要打的车是三蹦子啊!

“。阎玉柔缩在三轮车的角落跟她的行李靠在一起。

只能说第一次坐露天三轮车的感觉很神奇。

“我一直以为这种三轮车是用来拉货的。段文幸幽怨的看着江妃。

“哎呀,不要在意细节。江妃摆手,“我姥姥家在村子里,路不好走,只有小路,没有车愿意过来的,只有村子附近或者村里进货的三轮车能走,害,多正常啊。你看这一片茂密的苞米地,多绿,多好。

三轮车带着四个人和他们的行李七拐八拐,上坡下坡的,颠了两个多小时,阎玉柔一直躺在行李包上闭目养神。

等几个人终于到了村子里,太阳已经和云彩在天边泛红,形成了好看的火烧云。

三轮车把几人放在了村口就走了。

江妃带着几人,背好了行李包往村子里走。

这个点村子里都在生火做饭,挨家挨户烟囱上都炊烟袅袅。

刚进村子几家都没看见人。又走了一会儿便听见了几声犬吠。是一户人家门口养的两只大黄狗,一直在冲他们叫。

“诶呀妈呀,吓我一跳,这狗真凶啊。段文昌拍拍受惊的小胸脯。“汪汪汪!汪!他冲狗叫了回去。

“汪!汪汪!狗子受到了挑衅,冲段文昌疯狂嚎叫。

阎玉柔默默往前走了几步,想装作不认识这个跟狗对着叫唤的人。

段文幸也觉得有些丢脸,赶紧拖着他哥追上默默装不认识的阎玉柔和江妃。

江妃带着几人到了村子后方靠山的一处人家。那处人家门口的牌子上印的大饭店几个字已经被雨水冲刷的看不清楚了。

“嚯,半仙,你家以前是开饭店的啊?段文昌咂咂嘴。

“二十多年前,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我妈他们干过一段时间,不过早就黄了。江妃点点头,对着饭店的铁门疯狂敲门,边拍边喊,“姥姥!姥!我回来啦!开开门啊!

“这么大声没事吗?段文幸有点担心。

“没事,里面地方大,声音不大她听不见。江妃摆手,继续拍门大喊。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人从里面把门打开了。

“喊什么喊!我从菜园子里就听见你这喊的了!江妃的姥姥一身普通农村老太太的形象,手里还拎着刚浇完地的空水桶,头上还包着绿色的三角巾。

“哎呀,这不是怕小声,您听不见嘛。姥姥,我可太想你了!江妃过去抱住老太太的胳膊撒娇。

“哼。老太太冷哼,随后看向门外这几个人,“你们好,你们就是妃妃说过来玩的朋友吧?妃妃一直不太着调,多谢你们照顾她了。快进来吧。她的目光在阎玉柔和段文幸身上停留一瞬,随即又装作什么没发生一样,招呼几人进来。

“姥姥好!几个人乖乖跟老太太打了招呼。跟着老太太和江妃走进了这个饭店。

大堂还是饭店的样子,不过到处都是灰,还盖着塑料膜,一看就很多年没用过了。穿过大堂,又穿过了一间小卧室,穿过了一条挂着秋千通向院子里的长廊,才走到了最里面的房间。

看起来像是个普通的农家屋子,古老的铁皮玻璃窗,刷的绿漆都有些生锈了,窗外是老人家自己养的小花园。百花齐放煞是好看。

稍微高一点的土炕铺着粉白色格条形状的炕革。炕上还放着一个古老的木制嵌玻璃的炕柜。炕对面是古老的大方头电视,是还在用卫星收视的那种。

电视和炕之间靠着墙有一处矮矮的被白色帘子挡上的橱柜。橱柜上还放着一尊小小的金佛像。摆着贡品和红烛。

完完全全就是普通东北农村的样子。

阎玉柔心里想起刚才老太太那一眼,又觉得老太太肯定是有点东西。

老太太招呼几人上炕坐,几人也推辞不过老人家,纷纷学着江妃一样脱了鞋,盘腿上炕。

“姥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小姐妹,就是之前电话里和你说的那个,叫阎玉柔。这俩是一对双胞胎兄弟,这个是哥哥,叫段文昌,那个是弟弟,叫段文幸。江妃给老太太介绍这几人。

几人也跟老太太笑着打招呼。

老太太笑眯眯的应了,“行,妃妃你们先玩,我这边饭要做好了,一会儿先吃饭,吃完饭我给你的小朋友们看看。

“行,姥姥,我们帮你放桌子。江妃应声,看老人走出去。招呼几人把门后面立着的大圆桌放好,又从隔壁小屋子搬出来三个包着蓝色革皮的铁椅子来围着桌子摆好。

几个人又跟着江妃从帘子后面的碗架子上拿好了要用的碗筷勺子摆好在桌子上。

江妃给几人安排了位置,她和老太太坐炕上,阎玉柔三个人坐在椅子上。

老太太端着几个盆上了菜。

农家的大锅蒸的土豆茄子米饭一锅出,下面锅里还有一盆土豆炖豆角。

老太太又去院子里摘了一盆蘸酱菜。

几个人也累了一天,又赶火车又坐三轮的,吭哧吭哧把一桌子菜都给吃了。

阎玉柔和江妃帮着老太太把碗洗了,段家兄弟把桌子又放回在门后。

几人才酒足饭饱的上了炕。

“神仙日子,那个豆角也太好吃了。段文昌躺在炕上摸着圆鼓鼓的肚子。

“你俩是真的能吃。江妃一脸嫌弃。“还是我们柔柔干饭斯文。

“那她也没少吃啊。段文幸小声嘀咕。

阎玉柔老神在在的坐在炕沿上。背靠着自己的行李包。

老太太收拾完了,换了身日常的马甲背心,才慢悠悠走过来也上了炕。

老太太坐在了几人的对面。几个人也正了正身子在老太太面前坐好。

“你的情况,我之前也听妃妃说过了。老太太看向几人中间的阎玉柔。“孩子,我看看你的手。

阎玉柔听话的把手递给了老太太,老太太摸了摸阎玉柔的两只手,分别看了看两只手的手掌心。

“……八字阴辰,亲缘淡薄,命贵却轻……老太太看了她的手,摇摇头,“孩子,你身上有因果。命格很奇怪。我第一眼见着你的时候就看见你身上的因果线有些乱。

“姥姥,你详细说说。江妃几人凑了过来。

阎玉柔也看向老太太,“姥姥,请您给我讲讲,我还不太明白。

“孩子,你八字皆为阴辰,八字属阴是自古以来的招阴体,会经常被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缠上,经常生病,体弱。但你又和普通的招阴体不同,你的命格非常贵,这个贵是贵人的贵,导致你命格如此珍贵的原因,便是你的命贵上沾染了前世的因果。你前世定是一位达官显贵或是大家小姐,但问题就是你前世的因果竟然与今生的因果相连接,这种因果很奇怪,我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也是由于这种因果的关系,导致你今生阴字命轻,会压不住这贵气,亲缘皆与你无甚关系。老太太看着阎玉柔,“不过这种因果线的纠缠也是导致你如今被献祭的根本。一切的巧合最终成为了你这一身最适合的体质。

阎玉柔皱了眉头,“请问姥姥,有没有什么办法解除这种因果。

“为什么要解除?老太太问。

“我不想当祭品。所以只要从源头这个因果处解除因果,就不会成为祭品了。阎玉柔的思维非常简单,既然都是因果相关,那便从源头出把苗头掐灭。

老太太摇头,“做不到的,你因果繁杂,如果想要斩断因果,便会结下新的因果。

“那我现在该怎们办?阎玉柔问。

老太太又摸了阎玉柔的右手,细细的看着手心,又抬头看了阎玉柔,“孩子。这是死劫。我帮不了你。你前世的死劫没度过去,今生依然会早夭。

“胡说。段文昌瞪眼,“什么死不死劫的,阎玉柔才不会死。

“别打岔。江妃按住想起身的段文昌,看向老太太,“有什么办法能救她吗?这次来,我们就是为了她身上的献祭问题。

“我帮不了她。这次献祭就是她的死劫。老太太摇头,“献祭的神灵很强大,神灵十分喜欢她,希望她能够早日过去服侍神灵。

“真的没有什么办法了吗。阎玉柔盯着老太太的眼睛。“或者,我希望您能够给我指明一条方向。我现在还不想死。

老太太一直摇头,说这,“我帮不了你。

“我明白了。阎玉柔点点头,随后便缩回背包旁边,“谢谢您,我会再想其他办法的。

“你们先在这里安心住下吧。老太太点点头,“我去给你们找几床被子过来。

“好,麻烦您了。几人应声。

老太太出去后,几人面面相觑,又凑到了阎玉柔身边。

“封建迷信。这事说不准。哪有那么邪乎。段文昌安慰道。

“我们再想想其他办法,我姥姥这里估计是行不通了。江妃拍拍阎玉柔的肩膀。

“这一来就碰壁了。段文幸摇摇头,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哎,要不我给我舅舅打电话吧,让他带我们去找给我治病的那位上师看看。

“有道理,上师法力高强,肯定能让你度过这场死劫。段文昌拍了段文幸,“快去打电话问问小舅舅。

段文幸坐到旁边打了个电话,挂下电话,看向齐齐看向自己的三人。咧开嘴露出了个笑,“舅舅说,给我们买票了,让我们明天去机场,先飞巴彦淖尔盟,再转机回乌拉特,他到时候在乌拉特的机场接我们。

“好哎!江妃呲牙,“我还没去过蒙古呢,正好去旅游了。

“谢谢你们。阎玉柔郑重的对段家兄弟道了谢。

“客气什么!都是朋友,我们怎么会见死不救。段家兄弟连忙摆手。

晚上,条件有限,都是半大小孩儿,几个人睡在一张炕上,为了以防万一,老太太和江妃中间夹着阎玉柔。

老太太另一侧睡着四仰八叉的段家兄弟。

晚上,果然没有消停。

阎玉柔是被叫醒的,天色刚蒙蒙亮,睁开眼睛便看见段家兄弟和江妃按着自己,老太太在自己身上撒了一把白米,手里还持着三炷香,嘴中还念念有词。

几人看到阎玉柔醒来,都松了一口气。

这下他们算是见识到了。

“太吓人了。段家兄弟心有余悸,“本来我还不太相信,结果就看到你在挣扎,呼吸越来越弱了。

“柔柔,你挣扎的越来越厉害了。我们得赶紧想办法了。江妃皱着眉。“感觉普通叫你都很难叫醒了。

“麻烦你们了。阎玉柔搭上江妃的手。

“她的魂快要被拉走了。老太太把香插到香炉里。

“我们收拾东西吧,赶紧赶路,早点解决这个问题。段文昌也一脸严肃。

几人应和,出了这事儿,也纷纷没什么睡觉的心情了。

《迫害黑瞎子笔记》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