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和亲后,我灭了夫君满门

>

和亲后,我灭了夫君满门

独一份 著

古代言情 吴清川 靳月歌

小说叫做《和亲后,我灭了夫君满门》是“独一份”的小说。内容精选:“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幽幽的女声在空旷寂寥的夜晚,倍感凄凉“月歌!”原本睡着的吴天邺听到这句话立刻惊醒“月歌,是你回来了,对不对?”“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回应他的依然是这句幽幽的话语可即便声音再细小,吴天邺也能够辨识出这是靳月歌的声音他起身,双脚却如踩在云端般无力他扶着桌子堪堪站起来,激动地喊道:“月歌,你出来让本王看一眼好不好,就一眼”幽幽的声音缓缓消失,寒风用力......

来源:fqxs   主角: 靳月歌吴清川   更新: 2023-01-04 18: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和亲后,我灭了夫君满门》是“独一份”的小说。内容精选:“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幽幽的女声在空旷寂寥的夜晚,倍感凄凉“月歌!”原本睡着的吴天邺听到这句话立刻惊醒“月歌,是你回来了,对不对?”“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回应他的依然是这句幽幽的话语可即便声音再细小,吴天邺也能够辨识出这是靳月歌的声音他起身,双脚却如踩在云端般无力他扶着桌子堪堪站起来,激动地喊道:“月歌,你出来让本王看一眼好不好,就一眼”幽幽的声音缓缓消失,寒风用力......

第6章 还魂托梦

“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

幽幽的女声在空旷寂寥的夜晚,倍感凄凉。

“月歌!原本睡着的吴天邺听到这句话立刻惊醒。

“月歌,是你回来了,对不对?

“西风信来家万里,问我归期末。

回应他的依然是这句幽幽的话语。

可即便声音再细小,吴天邺也能够辨识出这是靳月歌的声音。

他起身,双脚却如踩在云端般无力。

他扶着桌子堪堪站起来,激动地喊道“月歌,你出来让本王看一眼好不好,就一眼。

幽幽的声音缓缓消失,寒风用力吹动门框窗户,呼呼作响。

忽然一个身影瞬间出现在房门口口,她的发丝被风吹乱,衣摆被吹得猎猎作响。

她背对着吴天邺,能够清晰地看到她后背上的两支箭。

“邺王?靳月歌缓缓转过身,箭簇从后背直接贯穿胸口,触目惊心。

她幽幽道“是邺王吗?

“是本王!吴天邺想要上前,奈何脚下使不上力道。

靳月歌缓缓跪下,道“邺王,末将失职,没有活着回来。

吴天邺问道“你告诉本王,你是怎么死的?

“末将,末将是被人害死的!

话毕,靳月歌忽然像是异常痛苦的蜷缩着身子,哀伤不已。

吴天邺怒声道“告诉本王是谁,本王定要让他五马分尸!

“是,是冯……

话还未说完,寒风再次袭来,狠狠地拍打着一切,也似乎吹散了靳月歌的话。

紧接着,靳月歌就消失不见了。

“月歌!月歌!吴天邺大声呼喊。

他想要上前抓住靳月歌,可刚迈了两步,就重重跌在地上。

吴天邺再次醒来,已然是第二日清晨。

他猛地从床上坐起来,昨日并未喝少酒,可头却疼的厉害。

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幕幕霍然涌入脑海。

“月歌,昨夜真的是你吗?他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笑,转瞬即逝。

他不禁努力地回忆起来,看到她后背中了两箭,看到了她痛苦的模样。

最后一个字,他听得并不真切,好似一个冯字。

吴天邺冷酷的脸庞立刻被愤怒填满,冷厉的眼眸渐次涌上杀意。

冯!

军营中有很多姓冯的,可唯独只有冯勇戚与她向来都是水火不容。

近些年来冯家人的手越伸越长,现在竟然真的敢动他身边的人了。

吴天邺用力攥紧手掌,周身燃烧着怒火。

冯家人,他已经忍了很久,很久了。

大雪纷飞,一个乡村的小客栈内。

一个商人道“你们听说了吗?当年歧月国送来的和亲公主靳月歌,就是现在的女将军死了。

另一个商人立马问道“据听说邺王给她办了一场盛大的葬礼,还难过了好多天。

“对,就是她。据听说她给邺王托梦,说不是战死沙场,而是被人害死的。

“据听说这位女将军长得国色天香,倾国倾城,可惜喽。

“好像邺王已经知道是谁害了这位心尖尖上的人,以邺王的手段,定要让此人碎尸万段喽。

卫凯从他们身侧经过,听到议论后,快速跑上楼。

吴清川正在屋内看书,就看到卫凯着急忙慌跑进来。

他眉头微微蹙起,放下书,问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毛毛躁躁的。

卫凯关上房门跑到吴清川身前,小声嘀咕道“王爷,靳将军此时应该已经回到鹰都了,可为什么属下听楼下商人的谈话,好像靳将军并没有回去,还说靳将军给邺王托梦了,靳将军要是回到鹰都见到邺王,谁想要害她一说不就知道,怎们还用托梦?

“托梦?吴清川的眉头蹙的更深了。

“明明靳将军走的时候还好好的,难道刚回鹰都就被人害死了?卫凯不解地说道。

如果回到鹰都,有吴天邺这层保护伞,绝对不会有人敢轻易对她动手。

那只可能是……

吴清川不自觉笑了起来,眼角都弯了些弧度。

“王爷,您笑什么呢?卫凯愣愣地看着自家王爷。

怎们听到靳月歌死了,反而笑了?那既然不想让她活,当初不救不就好了嘛。

“外边的雪还在下吗?吴清川问。

卫凯点点头“虽无昨夜那般大,却还在下。

“既然如此,收拾东西我们准备出发吧。吴清川吩咐。

看着吴清川苍白的脸颊,卫凯急了,忙道“王爷,您的身体可经不起这般折腾,奔丧也不急于一时啊。

吴清川拿起书重重地敲了一下卫凯的脑袋。

卫凯揉着头不满地看着自家主子。

吴清川笑着道“本王是要回去看戏,回去晚了怕好戏散场。

这一笑,如春风吹过,吹走他脸上苍白的雾霭,眼神顿时有了光彩。

看戏?卫凯一头雾水。

虽然不明就里,可他还是老老实实收拾东西,主仆二人冒着风雪,继续赶路。

季府。

大雪下了两天两夜才停,月夜如霜,飘落人间山河。

距离靳月歌装神弄鬼这事已经过去三天了。

季易搓着手走进屋内,蹲在火盆处一边烤火一边道“邺王已经暗中瓦解冯家人在朝中的各种势力了。

靳月歌放下书,眼底寒光乍现“一切如我所料。

“邺王对你情根深种啊,季易颇具调侃“你一个简单的托梦,就让他相信冯勇戚害了你。

“是吗?靳月歌话语淡淡“冯家的势力已经在朝中暗暗崛起,即便没有我,一旦这些势力阻碍邺王,他也必将会铲除,我只不过让此事加快些进程。

如果她真的死了,日后这项罪名必将会在合适的时候落在冯勇戚的头上。

一个眦睚必报的人,怎们能容忍别人动他“珍贵的东西。

季易收起嬉笑的模样,道“邺王给你办了一个盛大的葬礼,是以王妃的规格来办的,足矣可见他对你的情义。

他看着靳月歌,认真地问道“你就真的没有想过嫁给邺王吗?这个归宿对于你来说,也许是最好的归宿。

靳月歌沉默着,低头看着茶杯中的水汽氤氲升起,淡淡的茶香似有若无飘入鼻息间。

她不否认吴天邺对他确实有情。

可她对吴天邺有情吗?

她似在问自己,也似在问季易“连你也觉得我应该嫁给他?

《和亲后,我灭了夫君满门》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