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唇齿岁月

>

唇齿岁月

木秀于林 著

祁十一 都市小说 钟延延

小说叫做《唇齿岁月》是“木秀于林”的小说。内容精选:周六这一天,我起了个大早,昨晚老张突然来电话,说今天市里有一家服装销售公司有团队活动,点名来我们基地,估计人员会有点多,让我们提前多备些物料我跟彪叔开上了院里的旧货车,直奔批发市场(这里插句题外话,如果是自家做餐饮生意的买材料还是建议去批发市场,不仅便宜种类也多也齐全),大肆采买,主要是买一些配料酒水什么的,鸡鸭鱼啊蔬菜那些院里都有养殖有种期间我跟彪叔聊道:“之前有过几十上百人的预订吗?”彪叔......

来源:fqxs   主角: 祁十一钟延延   更新: 2023-01-04 18: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唇齿岁月》是“木秀于林”的小说。内容精选:周六这一天,我起了个大早,昨晚老张突然来电话,说今天市里有一家服装销售公司有团队活动,点名来我们基地,估计人员会有点多,让我们提前多备些物料我跟彪叔开上了院里的旧货车,直奔批发市场(这里插句题外话,如果是自家做餐饮生意的买材料还是建议去批发市场,不仅便宜种类也多也齐全),大肆采买,主要是买一些配料酒水什么的,鸡鸭鱼啊蔬菜那些院里都有养殖有种期间我跟彪叔聊道:“之前有过几十上百人的预订吗?”彪叔......

第2章 活下去

呆的这座城市,我承载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亲情、友情、爱情、名誉……

为了能生存下去,我穿梭在大街小巷,此时已不管腹中有多饥饿,汗流了多少,仅仅为了能寻到一处安生立脚之处,我得尽快找一份工作,最好还是包吃住的那种。

别说找个落脚点了,我甚至连吃饭都成了问题,更没有多余的钱去购置一部手机,只能一个挨着一个儿的去询问,哪家工厂或者餐厅要人,尽管我一再声明之前上过大学,有本科文凭,但还是被看过的几家公司拒之门外。我不敢想象,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饿死街头都无人问津。

又是一天过去了,可我仍是一无所获,继续啃着面包喝着矿泉水,这一刻我突然很想家,想我已经去世多年的养父,他,她,还有他们,可是家在哪儿?遥望这座城市,万家灯火通明,而我像一个孤魂野鬼一样游荡在街上,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

公园是没办法再去了,想起早上那位看守员对我的态度,我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一个当初跟刘雯经常去的地方。在这座城市的东边,那有一条河,河上的桥洞或许可以暂时作为歇脚的地方。这座桥承载了我太多回忆,我跟刘雯第一次表白,第一次牵手,第一次拥抱,第一次……

正值深秋时节,夜晚的桥洞格外清冷,风呼呼刮着,我想找些树枝到桥洞里生个火取暖,但又担心被人发现,我刚服刑回来,不想再因为随意烧火而又一次被盯上,毕竟这是大城市,不像我们农村老家,天冷了可以自己在院里、田地里生火。我只能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可还是熬不住困意,连日的焦灼我已经麻木,不想再去思考下一秒会如何,倒头便睡了过去。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在孤儿院那几年,院里其他的小朋友欺负我个子小,拿皮球扔我,砸我的头。因为个子小,体形消瘦,我一直成为别人欺负的对象。直到快七岁那年,养父母把我从孤儿院接了出来,我才第一次感受到家的温暖,“有人爱,被爱着是幸福的。接着我还梦到了养父,虽说不是亲生父母,但他给予了我足够多的爱跟关怀。(说句题外话,我没有见过我的亲生父母,听孤儿院的阿姨说,我是被院长从垃圾堆里捡来的。)阿姨曾经问过我你会不会恨你的亲生父母当初把你扔了?可能因为当时太小,没有一个恨的概念,只知道一个人坐在小板凳上发呆,多年后才觉得没有父母疼爱的孩子真的很苦涩。

我还梦到了养父,梦见他买了很多吃的跟一堆水果到学校来看我,可当我向他靠近的时候,却发现无论如何都触摸不到,我想大声叫他,喉咙里却发不出任何声音。这时候我听到了“噗通一声响,像是什么东西掉进了水里。惺忪的睁开眼,看着月光照在了河面上,隐约映照出了一个人的影子,待看清楚了,我确定那就是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女人,我赶忙三步并作两步往她在的方向跑去。

此刻的她已被河水淹没,由于浮力的缘故能看到她伸出的双手,像是在求救,她拼命挣扎着,双手不停的上下摆动。我来不及考虑,一个猛子扎进水里,快速向她游去。幸好这条河的河堤是后面加固过的,水不算太深,水流也不算太急,不然就我这两下狗刨,很难说把自己也给搭进去。我一米八几的个子,不到一分钟便游到了女孩的位置,河水刚好过颈部,瞬间松了一口气,连拖带拽把女孩拉了上来。

把她放到了地上,看她一动不动没了意识,试探性的检查了下呼吸,还好还有气儿,可能是刚刚被河水呛到了,有些短暂的晕厥。我的第一反应是赶紧做心肺复苏,这个在上学的时候老师有教过。但是“男女授受不亲,又担心她如果醒过来看到我的行为,会不会把我当成流氓。考虑到这种危急时刻,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只能轻轻的往她小腹按了按,尝试着帮她做心肺复苏……

尝试了几次没有反应,我准备帮她做人工呼吸,深吸一口气,刚把脸凑上去,她突然一声咳嗽醒了过来,喷了我一脸口水,我猜她的下一个动作就是反手给我一个大耳刮子,没想到她居然说话了,是你救的我?没错,那刚刚你在干嘛?听到她说话,我瞬间松了一楼气,看来没什么大事。我支支吾吾的回答说你别误会,我不是坏人,刚刚看你晕过去了,怕你出什么事情,就想着帮你做人工呼吸了!你刚刚往河里面走过去,还好被我看到了,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我让你救我了吗?多管闲事!你这人怎么这样,我好心把你救上来了,你不感谢我就算了,冲我吼个什么劲儿?看你年纪轻轻的,怎么会想不开要做傻事呢?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家人该有多着急,真是太不负责任了!要你管,你怎么那么啰嗦,话多不甜,刚刚就不该拉你上来,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你等等……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在跟我说话吗?这里就我们两个人,我不跟你说话我跟鬼说话吗?说完看了看四周,双手往怀里放了放,看得出来对刚刚的事情心有余悸,可能她比较担心我是坏人,伤害到她吧!

“祁十一,叫我十一好了,这里我再啰嗦几句,年纪轻轻的有什么想不开的,犯得着大半夜来这里寻死呢?可能我的话触碰到或者戳痛到她的脆弱,女孩小声嘤嘤抽泣了起来。此时已是半夜,河堤上没有路灯,我没有看清女孩的脸,只感觉到她有一头乌黑的长发,这一幕不禁让我想到了日本的恐怖片《贞子》,现在轮到我汗毛直立了!于是我岔开话题,问女孩叫什么,家住在哪里,为什么会想不开要做出这种傻事……

女孩说七十一?是七八九那个七吗?祁连山的祁,我叫钟延延,嗯!在这之前她似乎哭过,我想找张纸巾给她,无奈只能从背包里拿了件干净衣服给她擦了擦,她的头发很浓密,散发出一股淡淡的香味,仔细打量了一下她,忽闪忽闪的大眼睛,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让我想起了初恋女友刘雯,要不是遭遇了磨难,我想我跟刘雯应该会考虑结婚了!

可能这一年多的监狱生活,令我有些渴望爱情,那一刻,我竟然想要去拥抱她,告诉她说,别怕,无论遇到什么事,有我在的!可转念一想,就我这德性,自己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更何况我还是一个刚劳教回来的不良青年。

从背包又找了件外套递给她,你换上吧,将就一下,衣服湿了别感冒了,你放心,我走到另一边,等你换好了你叫我我再过来!

嗯,谢谢你……刚刚还对我那么凶,态度转变那么快,果然应了那句话,女人心海底针呀!

我不得不感叹造物弄人,就我现在这样尴尬的处境,一穷二白的人,上天居然安排我们遇见,冥冥之中我成了她的救命恩人,我俩的人生被捆绑在了一起,就算后面分开了,我依然感谢上天能让我遇到这段被安排好的缘分!

《唇齿岁月》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