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离婚后:把前夫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

离婚后:把前夫按在地上使劲摩擦

朝花溪 著

厄思 现代言情 贺州

以厄思贺州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把前夫按在地上使劲摩擦》,是由网文大神“朝花溪”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炎热的夏天,厄思走几步路就已经大汗淋漓了,她到小卖部买了条冰棍,坐在小卖部里蹭空调,这天气外面煮鸡蛋都能熟了里面的大人聊着八卦:“晓不晓得前几天搬来的一户人家,听说啊,那户男人是个离异男,又是个酒鬼,天天不着家,他孩子前几天我见到了,长得真俊一个男孩,看着人冷冷冰冰的,不爱和人说话”有人附言道:“哎哟,这样的孩子跟着个这样的父亲,遭罪哦”厄思想了想,难怪那天她进去他家的时候,屋里就他一个人,还有......

来源:fqxs   主角: 厄思贺州   更新: 2023-01-04 18: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以厄思贺州为主角的现代言情小说《离婚后:把前夫按在地上使劲摩擦》,是由网文大神“朝花溪”所著的,文章内容一波三折,十分虐心,小说无错版梗概:炎热的夏天,厄思走几步路就已经大汗淋漓了,她到小卖部买了条冰棍,坐在小卖部里蹭空调,这天气外面煮鸡蛋都能熟了里面的大人聊着八卦:“晓不晓得前几天搬来的一户人家,听说啊,那户男人是个离异男,又是个酒鬼,天天不着家,他孩子前几天我见到了,长得真俊一个男孩,看着人冷冷冰冰的,不爱和人说话”有人附言道:“哎哟,这样的孩子跟着个这样的父亲,遭罪哦”厄思想了想,难怪那天她进去他家的时候,屋里就他一个人,还有......

第7章 不会凋零

十月静秋,院子里的树叶落了满地都是,厄思拿着扫把在扫树叶。

奶奶在一旁监工。

爷爷又跑出去跟镇上的老头下象棋去了。

她站在砖头上踮起脚看了隔壁院子里也落了满地树叶,贺州没有扫。

今天她兴致来袭,扫了自家院子,拖拉着扫把进了贺州院子,今天她就大方一点也帮他扫了。

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是贺州的爸爸,厄思上次是见过的,贺州受伤躺医院的前一晚。

“贺叔叔好

虽然她很不喜欢眼前这个叔叔但是礼貌还是要有。

贺博仁看见了厄思点头致意回了好。

“贺州不在家吗?

“楼上贺博仁说了这话,拿着盒烟走了出去。

厄思放下扫把,走上二楼进了贺州房间。

推开门的一幕,惊呆了厄思,她看见他手上的割痕,刀片赤裸裸地躺在他脚边,渗出了血迹,鲜红的血滴落到了地上。

贺州勾着唇冷厉地看了一眼厄思,手里还夹着未燃尽的烟。

厄思跑过去把他手上的烟抢了过来,丢在地上用脚踩了踩。

手臂上的肉外翻,血不停地向外流淌,厄思哭着喊着不可以,她从他屋里找出上次放的药箱。

手忙脚乱地要给他上药,贺州一手打翻药箱,推开了厄思。

“你出去

他眼里没有一丝星光,满是深邃不明的黑暗。

贺博仁昨晚半夜喝得醉醺醺的回家,推开贺州的门把他从床上拖了下来,扒开他的衣服在一楼的房间里用鞭子一鞭一鞭狠狠地往他身上抽过去。

贺州从始至终没有叫过一声疼。

他每打一鞭他就会往自己手臂上割一刀,只有这样,他才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厄思在一旁哭着没有出去,就是一眼不眨地看着他。

“厄思,我就是这样阴暗的人,没有未来没有光明

贺州重新从烟盒里倒出一根烟,含在嘴里,用打火机点燃。

“谁说你没有未来,你的未来会一路坦途光明璀璨,你不该是让人折磨的笨蛋

“玫瑰会凋零,但是假的玫瑰不会,除非他愿意被摧毁

厄思一边哭,一边上前给他包扎伤口,贺州任由她摆布。

手里的烟头烫到了手指,他才丢开烟头,看着跪在身前为自己包扎的女孩。

她窥见了自己的黑暗,可是她为什么没有逃,与他预想的偏离了实线。

却还肯低下头为自己哭泣。

她说玫瑰会凋零,但是假的不会,除非自己愿意。

只有她说他有光明的未来且一路坦途。

他八岁的时候,他在家看着自己的母亲与别的男人私会,他就静静地站在门口看了一场戏,母亲生了弟弟,他知道那个弟弟不是父亲的,是她与另一个男人所生的。

弟弟三岁的时候,他站在角落看见自己父亲把他推下楼梯,他心里毫无波澜。

父亲在外面也有女人,那个女人他见过,长得妩媚妖艳,父亲不回家的时候就是去了那个女人家里。

他们为什么不离婚,因为生意捆绑着两个人的利益来往,宣布破产之后,两个人立刻分道扬镳。

有一天母亲查了监控,看见了贺州每一次在场的角落里。

才知道贺州的可怕,那种悄无声息渗入骨子里的可怕。

他的母亲说他,他是个冷血的怪物,没有感情,也不会哭,如果不是因为血缘关系,他早已被抛弃在孤儿院里。

自己的世界里无尽的打骂和藏着无数的肮脏,鞭痕的痕迹无时无刻不在告诉他,他没人要,是个怪物。

他真的是个怪物,被伪装起来的无数个日夜,却被她窥见了星星点点。

是他伪装得不够好,还是想让她看见自己内心阴暗后落跑的模样。

厄思为他包上纱布,隔着纱布轻轻抚过伤口。

“疼吗?

不疼,他感觉不到疼,麻木的神经早就不再脆弱。

贺州勾起唇角漫不经心的笑了起来“又没割你身上,你哭什么

“你一定很疼,你下次再割的时候,可不可以割我身上厄思肿着的大眼睛认真地望向他。

贺州敛住笑意,手指划过厄思裸露在外的皮肤,细皮嫩肉的,如果身上划过有一道疤,她会哭到要跳楼吧。

他只当她说的玩笑,平时指甲缝开到肉里都要疼得尖叫的人,怎么会替自己挡刀。

他记得十五岁那年,他住的贵族寄宿学校,晚上他一个人在黑暗的走道里吸烟,手里撰着刀片,血也是一滴一滴落在地上,有个男生起来上厕所,看见了,就一直大声嚷嚷他是喜欢自虐的怪物。

后来在学校里传开了,有人信也有人不信,因为他伪装得太好,不像个不正常的人。

只有那个见过的男生见到他都是绕着走。

“你不觉得我很可怕吗?

厄思摇头“可怕的是那些伤害过你的人,你有什么错

“州州,以后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啊

“州州,我们去医院好不好

贺州深垂着手,不看厄思一眼,头发被汗浸湿,贺州用手扫过头发,露出好看的眉骨。

厄思去拉他的另一只没受伤的右手,贺州才抬眸看她,他都没哭,眼前的小姑娘倒是哭得鼻红眼肿。

“哭什么,我又没有死

厄思看着他云淡风轻的样子,哭得更加凶狠。

上一次在医院里她就已经看见他手上的割痕,她没问,她知道他也不会说的。

真正在自己眼前看见,她心里不是害怕,而是好心疼贺州,是发生过什么事情才能做到说不疼。

厄思不管他听不听,她推着他走出房门,必须要去医院一趟。

贺博仁回来进了屋,看见贺州手臂上缠着的纱布,轻呵一声“怎么还没死

厄思愣在了原地,他是贺州的父亲,他怎么可以说出如此狠毒的话。

她不可置信。

贺州挑起唇角,泛起上扬的弧形,笑不达眼底,反唇相讥“你都没死,我怎么可能先死

贺博仁发狠着去拽贺州,贺州被他推倒在楼梯旁,厄思挡在贺州面前被贺博仁吓到,连带着一起摔了下去。

“贺博仁,有什么冲着我来,不要对一个无辜的人发火

“我看她对你喜欢得紧啊,如果说她知道你真正的样子,你说她会不会吓死

“小姑娘,你知道他…………

“贺博仁!!

贺州把厄思推出了屋,用力甩上了门,把她关在了门外。

“呜呜呜,州州,他会把你打死的

厄思摇着门,她怎么喊里面的人都不开门。

她跑回家,爷爷奶奶也不在家。

门里黑漆漆的,两个人站在里面,贺州有些站不稳,眉心烧得头昏,他甩了甩眼前重叠的幻影。

贺博仁从沙发底下抽出鞭子,一鞭一鞭抽在他身上,贺州不敢反抗。

“不要以为搬来了这里,你就摆脱我了,你永远躲不开我的,哈哈哈,要不是因为你,我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贺州,全都是因为你!!

贺博仁恨极了他,因为他,自己的人生毁了,被自己的儿子拉入深渊,他们流淌着一样变态的血液。

当初贺州搬家,是一个人搬的,父母离婚,他被判给了父亲,以为逃走就可以摆脱一切,最终还是逃不掉。

一起堕入深渊,这样也好。

厄思从自己房间里拿石头用力砸隔壁的窗户,被她砸开了口,她跳进去跑下一楼,就看见赤裸着上半身的男孩跪在贺博仁面前,她冲过去挡在了贺州身后,鞭子落在她的背上。

哇,真的好疼,火辣辣皮开肉绽的疼。

“你干什么!

贺州一把拉开她,向她哄去。

可是贺州已经瘫软没有力气了。

厄思护着贺州,冲贺博仁喊道“我报警了,你别想逃掉!

“报警?你以为我会怕吗?

贺州醒来的时候是在医院里,厄思也穿着病服端坐在贺州床边。

“别动别动,你还发着烧呢

贺州看着她身上穿着病服,想起了昨天晚上她站在自己身后替他挡了一鞭子。

“你,背上的伤……

“州州,我已经没事了,护士说只要按时涂药膏很快就好了

“我…………

“你是想说你怎么在医院的是吧,州州,以后再也不会有人欺负你了,我报警了

贺州握着拳头的手紧了紧,低垂的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那天晚上厄思报了警,贺博仁被带走,叫了救护车把贺州送到医院,那一天晚上贺州家门口聚集了很多邻居,了解事情真相后,都大骂贺博仁不是人。

贺博仁在警察局里大闹,情绪极其不稳定,之后被检查出精神障碍症,最后被送入了精神病院。

厄思陪着贺州在医院里待了一周,厄思背上的伤早已经好了,贺州赶他去学校,她说待医院里总比在学校好。

在医院里有吃有喝还和隔壁病房的病友们处成一片,本是沉重的医院一角因为厄思带来了欢乐。

同学们说要来看她,被她一一拒绝了,她可不想被拆穿谎言说她骗老师自己不去学校的理由。

厄思和贺州出院的时候,病房里的病友们含泪说舍不得他们,还把他们送到医院门口不舍离开。

空着手来医院的,回去的时候手上提了好多东西,还有的是医院那群病友送的。

贺州说她干脆一直待医院里好了。

“病房里的床硌着我屁股疼哪有我的小窝舒服

《离婚后:把前夫按在地上使劲摩擦》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