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悬疑惊悚›仵作至上

>

仵作至上

豆芽糖 著

元木 悬疑惊悚 苏梨

长篇悬疑惊悚小说《仵作至上》,男女主角苏梨元木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豆芽糖”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翌日,县衙牢狱内这是一间狭窄昏暗的暗室,四面是墙,只有一扇门一张窗,虽说是窗却小的可怜,连一条狗都无法通过,狭小的窗透进来一丝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光,泥灰堆砌的墙壁布满了斑驳的血渍,潮湿的泥土地上铺满杂乱无章的茅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酸臭的霉味只见窗口下面的采花贼双手被铁链分开拴着,被悬空挂起,乱发披面,前胸衣襟上混杂着血渍和汗水,多处皮肉溃烂生疮,双脚脚被一条铁链紧紧地锁住,锈迹斑斑的铁环在他......

来源:fqxs   主角: 苏梨元木   更新: 2023-01-04 18:1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悬疑惊悚小说《仵作至上》,男女主角苏梨元木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豆芽糖”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翌日,县衙牢狱内这是一间狭窄昏暗的暗室,四面是墙,只有一扇门一张窗,虽说是窗却小的可怜,连一条狗都无法通过,狭小的窗透进来一丝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光,泥灰堆砌的墙壁布满了斑驳的血渍,潮湿的泥土地上铺满杂乱无章的茅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酸臭的霉味只见窗口下面的采花贼双手被铁链分开拴着,被悬空挂起,乱发披面,前胸衣襟上混杂着血渍和汗水,多处皮肉溃烂生疮,双脚脚被一条铁链紧紧地锁住,锈迹斑斑的铁环在他......

第7章 抓错人了?

翌日,县衙牢狱内。

这是一间狭窄昏暗的暗室,四面是墙,只有一扇门一张窗,虽说是窗却小的可怜,连一条狗都无法通过,狭小的窗透进来一丝微弱到不能再微弱的光,泥灰堆砌的墙壁布满了斑驳的血渍,潮湿的泥土地上铺满杂乱无章的茅草,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酸臭的霉味。

只见窗口下面的采花贼双手被铁链分开拴着,被悬空挂起,乱发披面,前胸衣襟上混杂着血渍和汗水,多处皮肉溃烂生疮,双脚脚被一条铁链紧紧地锁住,锈迹斑斑的铁环在他的脚踝上面磨出道道血痕,半米长的脚镣限制了他的活动范围。采花贼的脖颈上也套着一个铁环,想必当初应该是烧红了直接套上的,现在皮肤上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见被烧伤的痕迹。

采花贼不时痛苦的呻吟几声,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咳嗽声,一股股血沫子不可遏止地涌了上来,顺着嘴角滴落下来,将地上的茅草染成鲜艳的红。想必这一晚上采花贼并不好受,县衙的狱头早已对他用了刑。

“大人,此人名李六,绥阳县人士,早年拜师过江湖侠客,做过屠夫,两年前,妻儿被无故杀害,自那起,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般,变得性情暴躁……锦衣卫将晚上的调查结果传达给元木。

“去问问他有没有同伙元木坐在牢狱暗室厅外下令。

“是锦衣卫疾步如飞走到关押李六的暗室里。

“说,你的同伙是谁?说着手中拿起了鞭子就要抽打,一鞭鞭的打在早已溃烂的皮肤上,血瞬间迸发出来。面对如此的屈打,竟没有将李六的嘴撬开。

“大人,你怎么确定他一定有同伙?陆丰在一旁不解的问。

“我命人搜查过李六的藏身之处,并没有发现人皮面具或者制作人皮面具的材料,所以目击者所看到的应该是不同的犯人。元木品着茶解释道。

“大人,李六晕死过去了,他还是没招,恐怕再这样下去他撑不住啊施鞭刑的锦衣卫向元木禀告说。

“先将他弄醒

说完元木便下令让人去寻找一个底部凿有小孔的水桶和一黑色布条,将犯人固定在椅子上,在其头顶正中央放置一个由四根立柱支撑起来的木板,木板中心有一圆形的洞,正对犯人头顶,蒙住犯人的眼。木板上方悬挂着底部凿有小眼的水桶,水桶中的水通过这个小眼一滴滴的滴在犯人头顶上。

时间过去了一个时辰……

“大人,李六说他要招锦衣卫惊喜地跑到元木面前。

“大……大人,我……我没有……杀人,我是被人……利用了……李六将自己被利用的来龙去脉全都说了出来:

原来有人给了李六五百两,先是让他在锦衣卫到来那天,头戴斗笠站在人群中,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异样被一小姑娘也就是苏梨看穿,本来已经甩掉了苏梨的追赶,但他将苏梨引到街胡同后发现没有一人,于是便起了歹心,想要舒服舒服,侮辱苏梨,却被突然出现的元木所伤,还被官府通缉;几天后他发现官府好像没有动静了,便又胆大了在上一次败后心中非常恼火,想找个姑娘好好找回他男人的实力,可自从上次死人后,家家都把姑娘藏得严严实实,终于在街道上碰到了“少女元木……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叫啥,他给了我一张字条,上面……上面写着让我干的事,还有五百两所藏地李六道。

“那个纸条你可保留?元木抓住线索询问道。

“这……是我得到的最多的一次报酬,所以…所以我将这纸条一直保留着,就放在我……藏身处床下的木盒子里……李六虚弱的回答着。

“张平安,带两人去李六藏身处寻找纸条元木命令着。

“是三人迅速起身。

“李六,你虽未曾杀人,但你有强奸之心,如若当晚我不出现,一名少女的名节就毁在你的手中,依大明律法,本官判你杖刑一百后,放逐到三千公里之外的苦寒之地……元木板着脸皱着眉呵斥道。

来到县衙后院。

“大人,你的那个水滴刑好厉害啊,怎么办到的啊?元宵一脸疑惑地问着元木。

“这个水滴刑,我曾在一本书中看到过,据说能够使受刑者精神崩溃呢苏梨想起曾在仵作注解中看到有关的叙述。

“犯人被紧紧绑住并剥夺视力时,首先感到的是恐慌和压抑,水滴每落下一次,这种恐惧和压抑就加重一分,尤其是当水滴无规则下落时,此时根本无法集中注意力,滴落的空隙稍久一点就开始焦虑不安,水滴一滴一滴落在犯人的头皮上,随着滴水时间的不断增长,犯人的头皮会慢慢发胀,溃烂,最后脱落,显出白森森的头骨,头盖骨裂开,直到最后死亡。元木向在场的各位解释道。

“哦原来如此,我家大人就是厉害元宵夸着他家的大人。

“是啊是啊,咱们大人那可是天下第一的催命判官呢!元宵刚说过,元来又来拍元木的马屁了。

“大人,张平安求见有人来报。

“让他进来

“大人,在李六藏身处搜到的纸条张平安递过纸条。

“或许这是一条线索陆丰将信将疑的说。

“陆丰,去当地的墨宝斋看看有没有售卖这种纸?元木下令道。

“是

“大人,这个字迹是不是很特别啊,我以前在县衙见过孙县丞的字,虽然都很工整,但这个字体感觉好奇怪啊苏梨其实并不懂书法,但就是感觉非常奇怪。

“确实与众不同元木的目光停留在纸条上的字迹上。

“大人,不好了大人孙县丞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

“何事?元木还是一如既往的冷。

“大人,又一名少女死了!孙县丞气喘吁吁地说。

一行人来到郊外的大片水稻田,薄雾未散,某处沟渠上,腥红的血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冉冉的水渠里流淌的不是淅淅的清水,而是泛着一股子腥臭气味的血水!

顺着血水的颜色深浅看去,一个十七八的花季少女此时正躺在水渠旁边,右胳膊耷拉在沟渠里,手掌已经被水冲泡发白。

俶尔,仵作老陈头的肚子却疼的要紧,“大人,我实在是撑不住了,我肚子,哎呦老陈头捂着肚子道。

“嗯

“苏梨,你去验验尸体!孙县丞望了一眼元大人。

“我?苏梨不敢相信。

“去吧,别紧张孙县丞也是相信苏梨的本事的。

“那好吧苏梨接过老陈头的验尸工具。

只见苏梨将死者的衣服解开,少女的胸口一个大手印,等苏梨验好,已经是黄昏时分了。

“死者大约十七岁,死亡时辰三到四个时辰,致命伤是胸口这处,和前几名死者死法相同,被人从正前方拍碎胸骨,导致心脏骤停,不过……苏梨犹豫了一下。

“怎么了元木问道。“不妨直说元木补充道。

“不过这名死者依据鼻中有大量烟尘,应该是死前受过殴打,挣扎之中大口吸气所导致的,但身上并未显现出淤青。苏梨接着说道。

“吸入大量烟尘?有大量烟的地方?元木思考道。

一个地方在元木脑海中浮现,元木震惊大声想将它说出口。

“香烛坊寺庙,元木、苏梨各有各的想法。

“陆丰,派人严查各个香烛铺,寺庙也要去查!元木吩咐道。

《仵作至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