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小说推荐›对象她在地球

>

对象她在地球

三点水清 著

傅凌战 安渝 小说推荐

小说《对象她在地球》,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安渝傅凌战,文章原创作者为“三点水清”,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吃完果子充当了早餐,安渝起身,去帐篷取了包,看了眼小家伙还没有醒,就没理走了出来,将空了的矿泉水瓶装包里,“我进去这岛里面看看有没有溪水,如果中午我还没有回来,果子就在你靠着的石头后面”岛里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安渝心里也没数,想着他双腿没知觉,还有自己没看好小家伙的原因,随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反正她回不来的话,果子也要烂,不如留给活着的人,看能不能等到得救的机会傅凌战神色惊讶没有淡水,果子......

来源:fqxs   主角: 安渝傅凌战   更新: 2023-01-04 18:2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对象她在地球》,相信已经有无数读者入坑了,此文中的代表人物分别是安渝傅凌战,文章原创作者为“三点水清”,故事无广告版讲述了:吃完果子充当了早餐,安渝起身,去帐篷取了包,看了眼小家伙还没有醒,就没理走了出来,将空了的矿泉水瓶装包里,“我进去这岛里面看看有没有溪水,如果中午我还没有回来,果子就在你靠着的石头后面”岛里面有什么,谁都不知道安渝心里也没数,想着他双腿没知觉,还有自己没看好小家伙的原因,随即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反正她回不来的话,果子也要烂,不如留给活着的人,看能不能等到得救的机会傅凌战神色惊讶没有淡水,果子......

第二章:危险, 藏异鼠,人醒了,第六天

“咚!咕噜噜。

一颗黑色圆珠子的东西滚到了眼前,她还没伸手,小家伙一跃而来,将半个高的珠子给塞回了自己的肚子里。

“叽叽叽叽!我的我的。

“……

安渝大概是明白了,那一颗黑色珠子应该就是打伤男子的利器,而小家伙大概是什么东西都喜欢,跑了之后,结果又被帐篷给吸引了回来,发现里面的人,还不知怎么发现了伤口内的这一颗珠子,给取了出来,当宝贝一样。

“这伤口是不是你医治好的?她抬眼,与躲到男子领口里小家伙对视。

而且男子伤口位置没有了血迹,看起来像是被什么舔干净的。

这里除了她,就是这小家伙。

如果不是小家伙,除非她见鬼了。

意识眼前的人类对自己真的没有恶意,小家伙放下了遮掩的衣领,‘叽叽叽’的叫个不停。

安渝似懂非懂,想到自己手掌心被石头划破的小伤口,试探伸到了小家伙的眼前,“那你帮我也治一下呗。

小家伙眨了眨眼睛,转过了小脑袋。

这次,她懂了。

这是被嫌弃了!

为了验证伤口是不是真的被小家伙治好的,她昧着良心用刀子在男子指尖轻轻地划了个口子,红色的血珠冒出,她还没回过神,小家伙就‘咻’的跑了过来,小鸡啄米似的,一点点舔着男子的伤口,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伤口便愈合了。

看着似乎吃撑,扶肚子走的颤颤巍巍的小家伙,安渝三观都受到了冲击,“太神奇了。

“所以,你喜欢的不是所有的血,而是只喜欢他的血?

小家伙声音小了一些,“叽叽叽!香香的。

然后,整个小身子‘咚’的一声倒下,形成了大字型的躺在昏迷的主人胸口处,一动不动,不知死活。

惊的安渝顾不得小家伙会不会对自己有危险,急忙捧了起来,用手指戳了戳小脑袋。

难不成这血有毒?

把小家伙给毒死了?

而在她紧张下,被戳的不舒服的小家伙捂住小肚子自己翻了个身,看样子是吃饱喝足睡了过去。

安渝心放了下来。

将小家伙放在了帐篷边上自带的口袋里。

余光落在男子身上有些皱的衣服,伸手帮忙整理了一下,入手的软滑布料,不像丝绸,更像一种她没见过的布料,让她心里有些疑惑。

她猜测可能是自己不知道的布料而已,很快便放下了纠结。

摸了摸男子的额头,没有发烧,体温也正常,又全身检查了一遍,全身只有之前的腹部受伤,好在现在愈合了,但人一直不醒,这让她有些担心。

‘呼呼呼’

一阵海风吹过帐篷发出的声响,微弱的火瞬间熄灭,除了淡淡的月光,一切陷入了黑暗里。

累了一天,她也不想动弹,简单的收拾了下,拉上帐篷的拉链,越过人翻到了最里面。

导游给的帐篷是双人,专门按照本地人体型做的,她身形纤细,中间自然就空出了一个位置。

不过她们打算去的地方很热,睡袋就没带,只带了一张薄薄的被子,她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将旁边的人也给盖上了被子。

她可不想明天醒来,旁边是一具冻死的尸体。

想想就惊恐!

刚躺下,困意就袭来。

淡淡的月光拂过整个岛屿,一只丑陋极致的动物嗅着地上的血腥味来到距离帐篷的五十米外,许是味道消失了,急躁的用爪子扒拉了一下沙子,又仿佛恐惧什么,退回了幽黑的丛林里,渐渐地身影消失不见。

安渝还不知昨晚逃过一劫,盯着近在迟尺的脸,睫毛微垂落,整个人还是有些懵懵的,过了好几秒后,才慢慢地收回放在男子肚子上保暖的手,坐起来,揉了揉脑袋。

稍微的使自己清醒后,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的行为,迅速的拉开帐篷,爬了出去,带着许落荒而逃的意味。

还好人没醒。

不然更丢脸。

微微摇晃的帐篷,惊醒了口袋里的小家伙,‘叽叽叽’叫个不停,奈何口袋太深了,怎么也爬不上去。

扒拉着像极了仓鼠玩滚轮。

闻声,转身回来就看见这一幕的安渝忍不住笑了,脸上的尴尬散去了不少,面色微微柔和下来,伸手将小家伙揪出来,放在掌心上,“你也起那么早?

小家伙累的躺在她手里,一动不动,只“叽叽叽了几声。

小肚子还是圆滚滚的,像一个气球,看的她直接笑出声,刚要伸出手指看能不能戳破,忽的被一道沙哑低沉的男声打破。

“藏异鼠,喜欢新鲜事物,爱藏各种各样的东西,唾沫也能让人伤口瞬间愈合,肚大到可吞进人,无害却不代表没有攻击力,你要不怕死,就戳下去。

安渝惊了一下,下意识寻声音看去,恰好对上了男人眼睛,一双瞳孔是宝蓝色的,如深海般的极致诱惑,又透着致命的危险,仿佛看穿一切,让人不由忌惮几分。

傅凌战同样在打量眼前处处透着无害的女子,属于远古地球其中一些女子才有的东方面孔,眼底闪过一抹惊讶,黑发黑眼睛两个结合在一起,就会被视为最低等公民,因为这一类的人,永远激发不出精神力,只能生活在偏僻的星球上,靠做挖矿生存。

视线缓缓地落在那细细的胳膊上,昨夜差点将他勒的喘不过气。

偏他那时只有意识是清醒的。

“你醒了!!

只见女子面露惊喜,放下手里的藏异鼠,看过来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似星辰闪耀的光,很容易让人迷失在这样的目光里。

他恍惚自己是不是死了。

“太好了,总算不是我一个人了。安渝仿佛见到了亲人一般,亲切而热烈,“差点以为你要死了。

被困了六天的安总厨,总算不用自言自语了。

女子的话,一下子将傅凌战拉回现实,回忆那一场背叛,以及后面而发生的大战,眸色暗沉的深不见底。

是女子的道歉声,拉回了他的思绪,冰冷的杀意瞬间融化,表现出最弱的模样来试探人心,落在腿上。

“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安渝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压住他的腿,赶忙起开,脸上有些歉意。

话里的道歉,很容易听出来自真心实意。

“没事,腿现在没知觉,不会感觉到,你也不用道歉。傅凌战掩下戾气,声音没有一丝波澜,好像知道了没知觉的那人不是自己。

虫兽体内提取出来的毒素非常霸道,一秒内就可让人暂时失去精神力的使用,二十四个小时后,便会导致全身瘫痪,慢慢的毒素入骨,精神力被侵蚀,如果没有解决办法,半个月的时间,人就会死去。

他现在只是双腿……视线不轻不重滑过被放在地上一动不动躺着的藏异鼠,藏异鼠的唾沫,就是天然的血清,可以帮忙一点点清除虫兽的毒素。

也是这样,才让他精神力在慢慢的恢复。

但唯一的一只,在联邦手里。

不想这个地方也有一只。

安渝却心头震了一下,盯着穿着浅褐色的裤子的大长腿。

她怀疑的伸出手在那大腿上压了一下,寻着男子捉摸不定的视线看去。

想到了昨天的场景,微微皱眉。

不会真是小家伙导致的吧?

看着还真像。

要真是……她心虚的将躺着又呼呼大睡的小家伙用手给拨到了一边的角落里。

被强迫换了个地方的藏异鼠发出弱弱的‘叽叽叽’声,就陷入了安静。

转头就对上对方看过来的目光,略感有些尴尬。

“咳,你腿没知觉,不会真的是这小家伙导致的吧?

明目张胆的小动作,傅凌战只是沉默看了片刻,自己都没察觉嘴角带着的一点笑意,‘嗯’了声。

全身瘫痪是迟早的事,不过因为藏异鼠的唾沫让伤口愈合了,便留下双腿的毒素没有清理干净,导致成了双腿瘫痪。

但只要精神力恢复,清除毒素不过是时间问题。

见她陷入自责,他眸色再次出现了些许波动,缓缓收回视线,声音平静,“也不全是。

那就是有一半是了?

安渝心虚地瞄了一眼小家伙,“ 你刚刚说这小家伙叫藏异鼠?。

她敢用厨艺生涯打赌,全世界的动物里都没有叫这个名的,更没有听过。

“嗯!肚子是藏异鼠最防备的地方,你一旦碰了,会被视为攻击,将被吞进肚子里,如果藏异鼠不吐你出来,或外力让藏异鼠突出,你就只能等着和藏异鼠死亡。

当然,也可以成为一个时间停止空间。

傅凌战试了试抬手,被麻痹的神经还没有恢复,有知觉却还抬不起手。

安渝心中庆幸自己没碰,还以为他想起来,下意识伸手帮忙搀扶。

一下子拉近距离,夹着淡淡的海咸味,反而有些像偏向大海的香水味。

傅凌战回到昨晚,炙热的体温,柔软的手臂,温热的呼吸,淡淡的味道,全在小小的空间放大。

若不是他动不了,眼前的人已经成了一具死尸。

没有东西靠着,人几乎像没骨头一样,一旦放手,人就要摔回去,安渝只能用手帮忙撑着,询问,“你是要起来,还是出去?

与昨晚一样相近,热气洒在耳边,他皱眉,略有不自在的转开了脸,“嗯。

指望经常和一堆男人共事的安总厨察觉出来,是不可能的。

下一刻。

整个人突然被女子抱起,傅凌战怔住瞬间,心中很是诧异。

力气大的不似她表面的柔弱。

映入眼帘的是一片一望无际的大海,两边被大石围了起来,他只看了下,就知道做什么用处。

一阵海风吹来,带着咸味气息。

“你先坐这吧,我去给你拿一些吃的。

安渝轻而易举将一米九大个的人抱在了靠大石头的地方,比她昨天背着走轻松多了,要不是需要空着手防备危险,她觉得抱回来更快一点。

她拍下牛仔裤上的沙子,一共就拿了两套衣服过来,昨天的白色连衣裙还沾了血,就洗了,和那些果干一起,压着石头晒在石头了上面。

晚上风大,现在应该也快干了。

女子将背后毫无防备露出来,傅凌战看着离去,暂时收起了心里的杀意。

如今动不了,女子目前又没有威胁,留着也不错。

他凝起眉,望着大海,根据气候,以及女子见到他醒来时说的话,这显然属于无人的孤岛。

用来躲避那些人的侦察,再好不过。

一面是葱葱郁郁的丛林,一面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蓝色大海与天空相映,泛起的海浪,犹如鱼鳞光泽,美的让人心旷神怡。

如果是单纯的来旅游,安渝绝对喜欢这个地方。

毕竟如此干净的海边都开发的差不多了,再维护,还是少不了有一些脏乱,少了令人一眼就心动的感觉。

每个人都有心事,有的心事可以倾诉,有的不可以,压抑的久了,自然就想寻找一个没人认识自己又安静的地方散散心。

她也不例外。

出国旅游,除了想暂时躲避如吸血鬼的父母,也想任性的消失一次。

谁知第一次任性,终究是要付出代价的。

安渝叹了口气,将风干了一些的果干重新换了个面继续晒好后,去昨天做的天然冰箱下,拿出四五个青色的果子,洗干净。

拿了一个咬了一口,青青涩涩的,吃到后面是回甘的甜,要是有牛排,配上这果子的汁煎,刚好可以去除牛排的腥味又保持了鲜,带着不冲突的回甜,如果拿出去,这一道新式菜式绝对受欢迎。

安渝晃了晃脑袋,咽了下口水。

厨艺再厉害,无米也难为巧妇之炊啊。

她回来,就见到男子靠在石头那闭着眼,穿着略有宽松的银黑色衬衫,腹部的位置被昨天的血染上了一小块褐色,浅褐色裤子的包裹着的那双大长腿就那样微微屈着,晨光碎碎的落在他的轮廓上,浑身散发着天生的高贵。

安渝走来,放下果子,“目前只有这些,你先将就着吃,过一会,我再去想想解决淡水的办法,再看能不能联系到别人来救我们。

她靠近那一刻,傅凌战便感觉到了,睁开眼,动了动手指,发现没问题了,抬手支撑着身子慢慢地坐起来了一些,背依旧靠着石头,垂落的睫毛映下一层淡淡的阴影,看不出在想什么。

“对了,你身上有没有手机之类的?或者其他通讯工具?

她一开始就没察觉傅凌战的手有问题,问出了自己最在乎的问题。

傅凌战面色停顿下,摇头,“没有,你不是这的人?。

身体还没恢复,他一旦打开智脑连接,对方就会捕捉到信号追来,无疑主动找死。

“我不是。虽然刚开始就搜过男子身上什么都没有,安渝还是避免不了有些遗憾,说道,“我也是意外到这来的,今天是在这座岛屿待的第六天了,昨天看到一个类似电影里才有的飞行器东西,我追了过去,才发现了倒在草丛里的你。

那架像极飞行器的东西,让她昨天有一瞬间产生了自己是不是在地球上的感觉。

但又觉得有些可笑。

傅凌战抬了抬眼,偏僻的星球,生死都是问题,没实质上见过先进的飞行器也正常。

但让他诧异的是,她能来这里,就不可能不知道飞行器是什么。

如果不知道,那就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误掉入了虫洞,来到这里。

“也是,你都昏死过去了,发现你时,伤势也严重,说不定就是你的仇家才干得出来。安渝没等回答,自顾自的回答,咬完手里的果子,将果核放在石头上晒。

她砸开看过了,里面的果仁也可以吃,不过太苦涩了,就想试试晒干会不会好吃一些。

傅凌战前面不开口是知道送他来的,是自己的属下,却没想到她想到了这里,索性顺其‘嗯’了一声,扫了眼她的动作,心存疑惑,却没说出,伸手拿起一颗果子,按照她的方式咬了一口,青涩的口感让他条件反射想要吐出,忽地捕捉到了其中的味道,忍了下来,那是从未有过的回甜。

味道出奇的还不错!

《对象她在地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