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都市小说›四合院之采购员的春天

>

四合院之采购员的春天

孤灯照雨 著

余庆安 孤灯照雨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四合院之采购员的春天》是由作者“孤灯照雨”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余庆安孤灯照雨,其中内容简介:从南锣鼓巷的四合院到红星轧钢厂,不到2公里的路程,步行的话也就十来分钟,骑自行车的话,慢一点五分钟也过去了很快,余庆安就蹬着自行车,过了红星轧钢厂过了红星轧钢厂后,没走出去多远,路就开始不好起来倒不是路面不平,主要是路面开始有积雪了有积雪,自行车行走间就容易打滑,自行车不时的就会晃动两下前面骑自行车的余庆安还好,有心理准备,还能够控制的住,坐在自行车后衣架上的秦淮茹就不好了,不时的就要被......

来源:fqxs   主角: 余庆安孤灯照雨   更新: 2023-01-04 18: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四合院之采购员的春天》是由作者“孤灯照雨”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余庆安孤灯照雨,其中内容简介:从南锣鼓巷的四合院到红星轧钢厂,不到2公里的路程,步行的话也就十来分钟,骑自行车的话,慢一点五分钟也过去了很快,余庆安就蹬着自行车,过了红星轧钢厂过了红星轧钢厂后,没走出去多远,路就开始不好起来倒不是路面不平,主要是路面开始有积雪了有积雪,自行车行走间就容易打滑,自行车不时的就会晃动两下前面骑自行车的余庆安还好,有心理准备,还能够控制的住,坐在自行车后衣架上的秦淮茹就不好了,不时的就要被......

第6章 姐到你屋里避避风

阎埠贵并没有给余庆安送盐过来。

老道口供销社晚上7点才关门,其它供销社可不是。

阎埠贵安排阎解成去其它供销社去买盐,跑了一圈才发现人家早关门了。

阎埠贵没办法,又怕余庆安明天一早就下乡去了,只得赶在余庆安要关门的时候,再次跑到供销社来找余庆安。

“庆安,等等!等等!看余庆安要锁门了,阎埠贵忙叫道。

余庆安停下动作,扭头看着阎埠贵,看阎埠贵手里也没有拿着盐,疑惑的皱了争眉头,问道“三大爷,有事?

“里面说!里面说!阎埠贵指着供销社的大门,道。

余庆安只得把供销社的大门重新推开,引着阎埠贵走进供销社。

进了供销社,两人就站在门口,阎埠贵拿出副食本,递向余庆安,道“庆安,你刚才不是说,盐的指标,2分钱一斤吗?我这直接把指标卖给你好了。

余庆安愣了一下,没想到阎埠贵这紧赶慢赶的,是过来卖指标的,接过阎埠贵递过来的副食本,道“三大爷,你这真的要把今年的指标,都卖给我?

“卖,肯定得卖,有多少指标都卖了。阎埠贵道“留着它们干什么,再过小半个月,不都得作废喽。

余庆安道“我的意思是,你老不买成盐再卖给我了?

“买什么买,都关门了,一点也没有为人民服务的精神。阎埠贵道“今年的先卖了吧,明年的再说。

余庆安笑了笑,拿着回到柜台那边,拿过算盘,一页页的翻看着阎埠贵的副食本,在算盘上拨打着计算着每个月节余下来的食盐的指标。

过了一会儿,计算清楚了,余庆安道“三大爷,你这今年还节余了23斤4两盐的指标。4两就算了,23斤的指标按2分钱一斤算,合四毛六分钱,没错吧?

“没错,就是这个数。阎埠贵道,看来在家里提前都是算好了的。

余庆安先在副食本上写写划划,把阎埠贵要卖给自己的那23斤盐的指标都消号了。

边写写划划的,余庆安边道“三大爷,这要是有人问,你这一下子买这么多盐干什么了,你怎么说?

“我……我这……阎埠贵也没有一下子买过这么多盐,猛然间还真不知道如何回答余庆安这话。

余庆安笑了笑,道“三大爷,这眼么前就要进入腊月了,你这买这么多盐,是不是准备腌点腊肉什么的呀?

“啊!对!阎埠贵反应过来,道“我买盐是为了腌腊肉的,对,腌腊肉,需要的盐多,快过年了吗,谁家不腌点腊肉过年是不是?

可能是想到腊肉的滋味了,阎埠贵边说着,还边吸溜了一下口水。

余庆安笑了笑,没有再说话,两下在副食本上写划完,这才从随身带着的钱袋子里,取出4张一角的纸币,一枚5分的硬币,一枚1分的硬币,交给阎埠贵。

“三大爷,你点好,出了这个门,我可就不认账了。余庆安道。

阎埠贵接过钱,一张一张的又点了一遍,看没有问题,这才连着副食本一起收好,揣进怀里。

向余庆安点了点头,阎埠贵道“那庆安你忙着,我这先走了。

余庆安等阎埠贵出了门,过去把门关好,然后回到盐柜那里,把23斤盐半斤半斤的称好,用供销社里的免费提供的纸袋子装好,然后连着纸袋一起,收进随身空间里。

这些盐,余庆安是真的准备下乡收购物资的时候,用来换东西的,在农村,有时候这盐就是硬通货,比钱还值钱。

把盐称完,余庆安又把这23斤盐的货款,3.22元,加上刚才给阎埠贵的0.46元,一共3.68元从自己的钱包里取出来,放进刚才那个钱袋子里。

这个钱袋子,是刚才张稳定和刘秋菊走了之后,供销社的营业款,明天一早过来了,要跟刘秋菊交账的。

看到钱袋子,想了想,余庆安尝试了一下,看能不能把货币收进随身空间里。

尝试了一下,余庆安发现,货币也被他收进了随身空间里,被存放于仓库里。

来回试了两次,取出和放入都没有问题后,余庆安准备以后把自己的随身空间当做自己的保险柜用,有什么重要的东西都放在随身空间里。

把供销社的门关好,余庆安紧赶两步往回跑。

刚钻进大门,一个人影突然窜了出来,吓了余庆安一跳。

借着门廊顶上吊着的灯泡那昏黄的灯光仔细看时,跳出来的人是秦淮茹。

“淮茹姐,这大晚上的你不在屋里待着,在这干吗呢?多冷的天呐!余庆安叫道,小心脏被猛然间的人影吓的一个劲儿的跳。

秦淮茹冲余庆安尬笑了一下,道“是庆安兄弟呀,我还以为是傻柱回来了呢。

余庆安跺了跺脚,把棉鞋上的雪花跺掉,道“你搁这等傻柱呢,傻柱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那肯定是在给轧钢厂的领导开小灶呢。

按平时吧,怎么着了也得8点多才能回来吧,傻柱就住你们中院,你搁屋头隔着窗子不就看见了,至于在这里等着吗?

秦淮茹皱着眉头,犹豫了一下,道“他……他们在吃饭,我……我……

秦淮茹这么一说,余庆安就明白了,贾家根本没有秦淮茹的晚饭,秦淮茹待在家里看着别人吃,还不如躲出来呢。

不过,秦淮茹这没有吃东西,还躲在这四处透风的门洞里,那肯定是受不了的,没看到那小脸蛋都冻的通红了吗?

“那行吧,那你搁这等着吧,我先回了。余庆安道。

余庆安可没有让秦淮茹到自己屋里坐一坐的打算,自己还没有吃晚饭呢,一会儿自己吃的时候,要不要给秦淮茹也来一点?

秦淮茹一个大活人坐在你屋里,你不客气一下,怎么好意思,可是你要是客气一下,秦淮茹不跟你客气,真的拿起你的东西就吃,那余庆安的口粮可就不够了。

随身空间里,下午刚刚加工好的那50个窝头,可是余庆安接下来10天的口粮,到月底的时候,余庆安可就这50个窝头了。

余庆安没有打算邀请秦淮茹到自己那小屋里坐一坐,但是秦淮茹却在这里冻的有点受不了了,主动对余庆安道“庆安兄弟,要不姐到你屋里避避风,你给姐倒碗开水喝,好不好!

《四合院之采购员的春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