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穿书女配,大佬别宠我怕死!

>

穿书女配,大佬别宠我怕死!

冰糖小葫鹿 著

古代言情 洛昕妤 萧言翎

小说叫做《穿书女配,大佬别宠我怕死!》是“冰糖小葫鹿”的小说。内容精选:三人脚步渐渐走近了养心殿还未等进去,便听得养心殿内,一声威严而又忧虑的声音传来“安爱卿说的是,如今西铭国那群鞑子们蠢蠢欲动,总是喜欢隐藏在深夜偷袭,将士们若是每每夜晚都提心吊胆的睡不了一个好觉,白天训练之时定是困意乏累,现在两国还未正式交战,休养生息尚且重要”“父皇,儿臣有一办法”随着洛昕妤三人脚步微至一名身穿华贵朝服男子立在皇上面前拱手而道,再见到萧言翎之时眉宇间带着些许得意都是自己......

来源:fqxs   主角: 洛昕妤萧言翎   更新: 2023-01-04 19:1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穿书女配,大佬别宠我怕死!》是“冰糖小葫鹿”的小说。内容精选:三人脚步渐渐走近了养心殿还未等进去,便听得养心殿内,一声威严而又忧虑的声音传来“安爱卿说的是,如今西铭国那群鞑子们蠢蠢欲动,总是喜欢隐藏在深夜偷袭,将士们若是每每夜晚都提心吊胆的睡不了一个好觉,白天训练之时定是困意乏累,现在两国还未正式交战,休养生息尚且重要”“父皇,儿臣有一办法”随着洛昕妤三人脚步微至一名身穿华贵朝服男子立在皇上面前拱手而道,再见到萧言翎之时眉宇间带着些许得意都是自己......

第6章 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洛昕妤不知在后花园中躲了多久。

总之在看到萧言翎怒气冲冲的出了王府后方才敢回到逐月院内。

“王妃,一大早您去了哪里?

袖鸾端着铜盆看着自家王妃憔悴凌乱的模样,她不禁皱了皱眉对着从院外而入的洛昕妤问道。

洛昕妤死死地捏着手掌,向着天空中怒吼一声

“诗!呓!

声音之大,吓得袖鸾手一哆嗦,铜盆‘当啷’一声掉落在地。

一身黑衣的诗呓立即现身,跪拜在洛昕妤的面前,恭恭敬敬。

“王妃,您找我?

“我找的就是你!

经过后花园初春凉风的吹拂,洛昕妤总算是想明白了昨夜那媚药是如何中的了。

难怪诗呓一见萧言翎而入便立即退下。

就是这个丫头。

坑她失了身!

诗呓跪拜在地一五一十的交代了夫人在相府是如何嘱咐的。

那香点燃之时,她也不知道是为何物。

洛昕妤有苦难言,还真是让自家母亲费了心……

“罚你在府中面壁思过一日!

虽与诗呓无关,但身为暗卫只得听从她一人的话。

如此惩罚,并不为过。

“启禀王妃,霁风大人说,皇上下旨请您和翎王辰时过后一同进宫问安。

门外小厮立在门口处,对着洛昕妤说道。

“进宫?

洛昕妤转头,眼睛瞪得比铜铃都大。

原文中,洛昕妤在外可是声名狼藉,就连京都三岁孩童都知道,得罪谁不要得罪洛昕妤,她阴狠毒辣的手段,定能让人寒毛卓立。

就比如,林太保家嫡长女只因宫宴上与她佩戴了同样的珠钗,她便命人将其珠钗毁掉,青丝剪短,正所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林小姐险些因此受辱自尽而亡。

再比如,内阁学士张大人家庶女,只因在大街上对着她的方向多瞧了几眼,脸上带着笑意,她便认定人家是在嘲讽于她,在大街上便将张家小姐暴打一顿,从此张小姐再不出府。

还比如,督察员左都御史冯大人家幺女,只因出门不小心惊吓到了她的良驹,她便硬生生的逼迫冯家小姐跪地向马儿道歉,导致冯小姐心有阴影再见不得马儿。

等等等等,洛昕妤这十七年来所做恶事,简直是罄竹难书。

不怪萧言翎想要杀她,就连她自己都唾弃自己,否则最后怎会给她一个如此大快人心的结局!

袖鸾听诗呓说得云里雾里,不过也总算是明白王妃昨夜怕是与王爷圆房了,她不由得暗笑一声,接过话来说道

“是啊,王妃,翎王大婚第二日,自当是要进宫拜见皇上和皇太后的。

“唉……

洛昕妤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奴婢伺候您梳洗。

洛昕妤不言不语,任由着袖鸾在她的身前身后折腾着。

今日袖鸾特地为她准备了一身朱红色轻纱薄裙,外罩一层高领红色貂裘,遮住了她脖颈间星星点点的小草莓。

袖鸾脸色一红,没想到翎王竟如此的疼爱王妃。

“王妃,您昨夜……

“我没事,就当被狗咬了一口。

洛昕妤还以为袖鸾担心她因昨夜一事想不开,无所谓的说道。

“……

袖鸾显然没有想到,王妃竟将翎王说成是狗。

“袖鸾啊,这个瓜我扭了,可也没觉得多甜啊。

昨夜一宿他……也就那么回事。

还是待我彻底改变了洛家之后,便找个时机与他和离,自此后会无期吧。

洛昕妤思虑了许久,随即目光笃定的说道。

也就那么回事?

袖鸾脸色一红。

王妃的意思是,王爷床上的功夫……不太行吗?

不过王妃说要和离?

“王妃要和翎王和离?

袖鸾总算圈上了重点,脸上的惊讶不亚于当日洛昕妤得知自己穿书时的模样。

“王妃好不容易得偿所愿嫁入翎王府,怎得才一日就想要和离?

就因为王爷不行,王妃就这么草率吗?

这……

袖鸾陷入了沉思,洛昕妤同样也在纠结该怎么给袖鸾一个合理的解释。

告诉她,她已经不爱翎王了?

不不不,说不通,这洛昕妤爱慕翎王已经是家喻户晓的事情了。

告诉她,洛昕妤已经死了,而活着的不过是借你家小姐身子一用的一缕孤魂?

不不不,那非得把这个小丫头吓死不可。

洛昕妤思来想去,好似只能将原主的骄傲拿出来说事才不显得离谱。

“本小姐堂堂相府嫡女,下嫁给他一个无权无势的落魄王爷已经是天大的恩赐了,

谁曾想他竟不知好歹,新婚当日从后门迎我入府,借口身子不适不予拜堂却转身出去私会将军府小姐,

凭本小姐的容貌家世,想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何必偏偏在他这一棵树上吊死,况且昨夜本小姐已经试过,那翎王伺候人的功夫,也就一般!

洛昕妤壮着胆子说完了整段话,看着袖鸾从惊讶变崇拜的眼神。

她知道,这丫头信了!

呼……

她又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幸亏这疯批王爷不会再来她的别院了,否则今日这一番话落入他的耳中,她有一百条命都不够他杀的!

而此时,逐月院外。

一抹深灰色的身影伫立于此,那双冰冻寒潭三尺深的眸子散发着浓浓的怒意。

这个女人昨夜还在他的身下承欢满是欢愉,今日竟大言不惭的说他的功夫,一般?

怎么就一般了?!?

怎么就一般了?!?

霁风立在萧言翎的身旁也不由得瑟瑟一抖。

一般?

这个评价……

翎王妃当真是不怕死啊!

周遭的冷气一降再降。

萧言翎手掌中的内力凝聚、凝聚、再凝聚,最终还是散开。

甩袖,转身,负手而去。

“王爷,皇上下旨您要与王妃同行。

霁风张嘴说过后便后悔了,看着王爷回头那计杀气十足的眸子,他低了低头,跟了上去,未在言语。

“好了,王妃。

不得不说,袖鸾干活手脚还真是麻利,不过一刻钟的时辰,便将一个蓬头垢面未施粉黛的洛昕妤打扮的粉妆玉琢。

“我们怎么去?

洛昕妤抬眉瞧了瞧门外,时辰已经差不多了,怎么连个轿子也没看到?

“霁风大人说王爷会来与王妃一同前往。袖鸾应道。

虽然她知道那家伙不过是为了做给皇上看的,但还算他有良心。

如此想着,也便心安理得的等候了。

一刻钟……

两刻钟……

半个时辰过去了,逐月院内仍无半分动静。

洛昕妤终是坐不住了,急忙起身命袖鸾前去正院打探一下。

待袖鸾回来之时,跑的气喘吁吁。

“来了吗?

洛昕妤递给袖鸾一杯水问道。

“王妃,王爷他……他已经走了。

袖鸾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走了???

洛昕妤一脸震惊。

“听门口的小厮说王爷的确来了逐月院,可是不知为何在门口站了一会儿便拂袖离开了,离开时脸色铁青的难看。袖鸾解释道。

完了……

洛昕妤的心瞬间凉了半截,该不会刚刚她那副得意忘形的话让他听到了吧。

《穿书女配,大佬别宠我怕死!》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