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登临绝顶

>

登临绝顶

酒囊饭袋鱼老八 著

奇幻玄幻 江流 酒囊饭袋鱼老八

奇幻玄幻小说《登临绝顶》,由网络作家“酒囊饭袋鱼老八”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流酒囊饭袋鱼老八,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我怎么会怀疑万师伯是在觊觎我爹的物品,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回到住所的江流握着玉瓶,自嘲一句后打开了瓶塞,一阵浓郁的药香钻入鼻中,令他一阵舒坦小心地倒出一颗,江流重新盖上瓶盖,将玉瓶收好后,仰头吞下手里的纳气丸药丸入腹后飞快化开,一股精纯的灵气自气海中迅速生出江流嘿嘿一笑,迅速盘膝运转功法,默默炼化那份灵气一个时辰后,江流重新睁开眼睛,眼中精光流转“果然有丹药辅助就是不一样,这......

来源:fqxs   主角: 江流酒囊饭袋鱼老八   更新: 2023-01-04 19: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登临绝顶》,由网络作家“酒囊饭袋鱼老八”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江流酒囊饭袋鱼老八,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我怎么会怀疑万师伯是在觊觎我爹的物品,真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回到住所的江流握着玉瓶,自嘲一句后打开了瓶塞,一阵浓郁的药香钻入鼻中,令他一阵舒坦小心地倒出一颗,江流重新盖上瓶盖,将玉瓶收好后,仰头吞下手里的纳气丸药丸入腹后飞快化开,一股精纯的灵气自气海中迅速生出江流嘿嘿一笑,迅速盘膝运转功法,默默炼化那份灵气一个时辰后,江流重新睁开眼睛,眼中精光流转“果然有丹药辅助就是不一样,这......

第1章 无奈的江流

江南道,洪山镇。

“我吃好了,先去干活了。

十五岁的江流无奈地放下手里的饭碗,起身离开饭桌,走到院里去躲避婶婶叨叨不停的暗示。

随手拿起斧子,江流把所有愤怒和无奈发泄在了眼前的柴火上。

“你看看你看看,说他两句就嫌我烦,真是白眼狼。

“行了,少说两句。

屋内传来叔叔和婶婶的交谈,叔叔努力压低音量,婶婶确是无所顾忌。

“说两句怎么了?养他这么大,还不给我说了不成……

劈了一会儿柴,婶婶的儿子突然从屋内走出来,朝他说道“流哥,你就把东西拿出来吧,家里都这样了,你还藏着干什么呀?

江流看了看比自己小一岁的李恒瑞,想到小时候两人也曾亲如兄弟,现在却帮着他的母亲来盘剥自己,有些恼火地说道“我都说了,我真没见过那块什么玉,有的话我早就拿出来帮叔叔还债了!

说到激动处,江流挥舞了一下双手,一时忘了手里还拿着劈柴的斧头。

李恒瑞吓了一跳,慌忙后退“啊啊啊~你说话就好好说,别动手啊!

屋内的婶婶听到儿子的声响,赶忙跑出来,一把将李恒瑞拉开,指着江流骂道“小崽子你怎么还动手?

江流叹了口气,扭头继续劈柴,自己解释也没用,婶婶不会听。

“老李,你出来!婶婶对着屋内吼道,“这小子对咱们儿子动斧头!

叔叔无奈地走了出来,拍了拍自家婆娘的肩膀,当起了和事佬“别胡说,江流怎么可能跟恒瑞动手。

“那就是我骗人咯!婶婶推搡了一下自己的丈夫,“我在屋里都看见了,那小子的斧头都要凑到恒瑞脸上了!

随后便是一堆乱七八糟的数落,骂江流白眼狼之类的话,叔叔怎么劝都劝不住,李恒瑞在一旁不发一言,江流只觉得悲哀。

叔叔李林和自己父亲江飞成当年是一起穿开裆裤长大的同乡,父亲死后自己便被李林一家收留,最开始还相安无事,婶婶眼馋自己父亲留下来的钱财,对自己也是很好。

可惜李恒瑞这几年开窍失败,为此耗费了大量钱财,家里的情况有些捉襟见肘。

家里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婶婶看自己也愈发不顺眼了,要不是自己父亲还有块去向不明的宝玉,早就把自己扫地出门了。

“家里都这样了,他还不愿意把东西拿出来,现在还想动手,这样的人留着干什么?

婶婶总算说出了内心的想法,看来是觉得套不出那块宝玉的下落,彻底放弃了。

李林苦着脸走到江流身边小声说道“流儿,就当叔叔求你帮个忙,家里真没有余钱了,把那石头先拿来,叔叔以后宽裕了再赎回来给你。

“叔叔,我真没见过那石头!江流丢下斧子,背对李林。

这两年婶婶总是有意无意地试探自己,打听那东西的下落,可江流是真没见过,自己老爹死的时候江流才七岁,真有也不知道被丢哪去了。

“你叔叔当年亲眼看见你爹把那块白玉给了你,你怎么能说没见过?婶婶瞪着眼睛朝江流嚷嚷。

也许是生活的窘迫加上儿子渺茫的前途,让婶婶不再顾及面子,只想让江流先把东西拿出来,换了钱再说。

婶婶还想说话,被叔叔一把拉走,哪怕进了屋里,她还是不停地说着,话里话外都是想让江流走人。

江流仰头看了一会儿天,继续劈柴。他知道叔叔和婶婶就是在唱红脸白脸,但他已经没心思和对方计较了。

劈完柴,江流将院里晾晒的草药熟练地捆扎好,送上一旁的推车上,略微休息了一会儿,叔叔从屋里背着两个大麻袋走了出来。

“走吧,早死早托生。

叔叔将麻袋放在推车上,带着江流一起出门。

江流瞥了一眼坐在屋里打坐的李恒瑞,无奈地摇摇头,自己怎么跟个长工似的,地主家的傻儿子倒是屁活也不干,成天做着修仙梦。

为了让他修炼,家里都快被拖垮了!

叔侄两个沉默地离开家门,推着车朝镇子中央走去。

“诶,老李,你这点怕是不够交秋税啊。

“唉,到地方你可得帮我说点好话。

“拉倒吧,我说话管用我就先给自己家的秋税免了!

叔叔和同路的乡亲有一搭没一搭地闲扯着,话里话外无不透露出对秋税的担忧。

来到卫所,那边已经排了一条长队,都是来交秋税的乡亲,大部分都是面带愁容,带来的东西五花八门,粮食、草药、兽皮,什么都有。

没一会儿,前面就传来了哭爹喊娘地哀嚎声,江流不用看都知道那是交不够税的人挨揍了。今年收成不好,加上涨了税,很多人估计都得活不下去了。

很快排到自己家,李林谄媚地跑到负责核验的税官身边,悄悄塞过去一些东西,对方在袖袍里掂了掂,又看了看李林带来的两袋粮食和草药,摇了摇头,显然是对李林给的好处不太满意。

税官虽是小吏,但权力可不小,他们一句话就能决定每家秋税的多少,李林凑不上足够的税额,只能悄悄给点好处,试图让对方放自己一马。

李林为难地看了对方一眼,小声说道“大人,给缓缓吧,明年肯定给您孝敬到位。

税官咧嘴一笑,伸出手捏了捏李林的脸,李林也跟着笑,以为对方同意放过自己。

啪!

他突然一巴掌抽在李林的脸上,怒斥道“去你娘的,人人都像你这样讨价还价,规矩还要不要了?

李林跌在地上,半边脸立刻肿了起来,他捂着脸求饶道“大人,今年涝了半年旱了半年,真拿不出来了啊!

“交不出来就把你家的田收了!

税官解下腰间的鞭子,甩了两个鞭花,吓唬着李林。

江流赶紧跑过去,扶起李林后对着官员喊道“大人,别打,我们回去想办法。

税官瞥了他一眼,鞭子陡然甩了过来。

啪~

鞭子打在江流的胸口,他身上那件麻衣立刻被抽裂,胸口氤出一道血痕,连带着整个人都痛不欲生。

“用得着你这小毛孩来指挥我?

江流捂着胸口,心中怒火滔天,恨不得找把刀给这孙子活剐了,只是看到守在两旁的卫兵,又没有动手的胆量,自己势单力薄,怎么可能是这些人的对手。

李林拉着自己的侄子快速退开,求饶道“大人,我们家是真交不出来了,给我们缓缓吧!

“哈~交不出来?那税官又甩了一个鞭花,“那就把田契拿来。

李林苦着脸看向周围那些退到一边,生怕跟自己沾边的乡亲,无奈地对着江流说道“流儿,你行行好,帮帮叔叔吧!

江流知道对方又在提那块白玉的事,心中一阵气结“我真没见过那东西!

“罢了,罢了。李林痛苦地闭上眼,沉默片刻后对着那收粮的税官说道“大人,等我回去想想办法。

对方嗤笑一下,趾高气昂地说道“未时交不上来,我就去你家拿田契。

李林拉着江流,快速离开。

回到屋里,婶婶惊讶地看了一眼江流胸口的鞭印,随后拉着李林开始询问秋税的事情。

江流自顾自去厨房掏了一把草木灰抹到胸口,便去了屋子里躺下。

只是刚刚挨鞭子的场景,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耳边时不时还传来婶婶的嚷嚷声,话语里提到了自己,她又在怂恿李林找自己要那块白玉。

屈辱和愤怒包裹了他的心,他恨世界的不公。

《登临绝顶》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