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芙蓉泣露

>

芙蓉泣露

苯少爷 著

古代言情 江栩 玉盈盈

《芙蓉泣露》是作者“苯少爷”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栩玉盈盈,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崔家的那两位就这么走了,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再登门前来玉盈盈也趁着这两日空闲,抓紧时间把沈宅的位置给定了下来,就定在了南城君竹大街的泗水巷而玉盈盈前两日专门在甜水巷戳破的石井女尸案,现在已经在长安城传的沸沸扬扬大大小小的茶馆中,没有一个说书先生不曾提过一嘴这此案,说得千奇百怪,骇人听闻什么这女尸是先戾帝曾藏在皇城外的舞姬,等先戾帝死后,舞姬们就被秘密处死了;什么这女尸其实是鬼煞怨气所化,才导致......

来源:fqxs   主角: 江栩玉盈盈   更新: 2023-01-04 19:5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芙蓉泣露》是作者“苯少爷”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古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栩玉盈盈,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崔家的那两位就这么走了,想必短时间内不会再登门前来玉盈盈也趁着这两日空闲,抓紧时间把沈宅的位置给定了下来,就定在了南城君竹大街的泗水巷而玉盈盈前两日专门在甜水巷戳破的石井女尸案,现在已经在长安城传的沸沸扬扬大大小小的茶馆中,没有一个说书先生不曾提过一嘴这此案,说得千奇百怪,骇人听闻什么这女尸是先戾帝曾藏在皇城外的舞姬,等先戾帝死后,舞姬们就被秘密处死了;什么这女尸其实是鬼煞怨气所化,才导致......

第7章 退亲

玉盈盈笑靥如花地盯着崔文进自顾自的大骂,依旧不为所动,手里却悄悄给如意打了个手势,让她趁乱去找沈南辰。

“贱人,贱人……你真是疯了,竟敢连我都打…!崔文进灰头土脸,没有了刚刚的趾高气昂,面色狰狞喃喃道。

玉盈盈没有理会他的叫骂,而是缓缓开口

“我竟不知崔公子对我家阿姊无意,想来是崔公子已经准备好娶那伊人笑的夏行首为妻,也罢也罢。玉盈盈边说边用帕子掩了掩唇,叹息之色浮上脸庞。

“明日,沈府就会将退婚书送去令府,也好……成了夏行首和崔公子一对苦命鸳鸯。

人群渐渐骚动,有人低声问道“这人是谁啊?小小年纪敢这么狂妄?谁人不知吏部是太子的人?

“你看她眼下两颗对称的痣,满长安也找不出第二个……

“原来是罪臣之女……

“模样倒是长得好,就是……啧啧,母夜叉。

玉盈盈对这些闲言碎语充耳不闻,拢了拢披风,一双狐狸眼波光流转。

“你算个什么东西?!崔文进眼睛里闪过一丝慌乱,被玉盈盈细心地捕捉到了。

这崔家十二年之前与沈云舒定下婚约,晋国公也是看中了崔文进十二岁中了秀才,前途大好,让沈云舒低嫁,也是图个婚姻和和顺顺,夫家好拿捏罢了。

没想到过了十年,世事变迁,晋国公府如大厦倾倒,辉煌不再。

这崔文进竟然还是个秀才!

本来两家当年说好在沈云舒十六岁时就让二人在京中成亲。不料三年前,沈云舒之母病逝,丧事就使得沈云舒在西北守孝了三年,这亲事也就搁置了下来。

玉盈盈是极其不满这“十二年老秀才的。

于是她在西北时就提过给沈云舒退亲的事情,舅父和外祖,连同沈云舒本人也都同意了。

“十二年老秀才事小,玉盈盈手上的探子查到,崔文进此人不仅不堪托付,而崔家前两年也惹了官司,家里有了好大一笔银子亏空,晋国公府倒台,崔家仍乐意和沈云舒结亲的原因,就是惦记着沈云舒身后丰厚的嫁妆。

如此卑鄙,令人不齿。

如今沈南辰上京任职,带着沈云舒,外人都以为是让二人秋后完婚。

其实是为了到京城相看为沈云舒其他人家。

至于为什么不早些退婚,一是沈云舒曾说过不想在十八岁以前成婚,觉得别扭,有了婚约就不会有其他人家来提亲了。

二是玉盈盈是想让沈云舒亲眼目睹崔文进不过是个蠢笨暴躁的杀才,彻底对崔家毫无愧疚和留恋。

只有亲身体会,才会恨之入骨。

这崔文进一边对外说着瞧不上沈云舒,一边又暗地里惦记着她的嫁妆。

玉盈盈心中嗤笑,借用沈云舒的话,真是老太太钻被窝—-给爷整乐了。

崔文进死死盯着玉盈盈。

吏部尚书千叮咛万嘱咐说这门亲事多么多么好,如今他出门一趟就把亲事丢了,回了家他老爹定要扒他一层皮!

他老爹说了,等娶了沈云舒进门,若是看不顺眼,再趁哪天把她悄悄毒死了事,对外找个由头说她病逝就好了,解决了家里的破事儿,到时候他想新娶谁便可新娶谁……

崔文进用袖子擦了擦鼻血,没注意在脸上又蹭上了泥灰,只顾恶狠狠地骂道“这亲事是沈大将军亲自和我爹定下的,老子他妈的告诉你,你个臭丫头做不了我家的主!

没想到这败类还敢叫嚣,玉盈盈奇道,真真是对自己没有半点清晰的认知。

她正要开口,忽而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三分冷峻,七分阴森

“那本殿可否做你家的主啊?

这话好似从地狱中传出阴鬼邪司的判语,来收魂索命的罗刹阎王的低喃。

江栩俊眉一挑,信步而来。周身阴翳狠戾的气息使不得不使周围的世家公子自动给他让出一条路。

他墨色的靴子踏在青石板上,不动声色地挡在玉盈盈面前。

“九……九殿下。崔文进目瞪口呆,霎时间冷汗浸湿了后背,两股颤颤。

江栩神色冰冷,居高临下地睨了一眼崔文进,漠然开口“长天。

“属下在。

“这么香雅的兰花宴,本殿怎么闻到一股子馊味啊……

“回殿下,这位是吏部尚书之子崔文进。

江栩点点头。“原来如此。既然崔公子的嘴巴这么脏,那就打断他一条腿,再丢到崔府门口,由崔大人好好管教吧。

江栩这轻飘飘的话一出,长天得令,直接一只手拽住崔进文的衣领,把他如死狗一般拖了出去。

“殿下!!!殿下饶命啊殿下!崔文进惨叫连连,用手紧紧扒着地面,甲缝里都染满了泥污色,却依旧抵不过习武之人的力气。崔文进的声音渐行渐远,不一会儿,就彻底听不见了。

这时,沈南辰跟着如意才姗姗来迟,他的身后还有缩着脖子装乌龟的沈云舒。

江栩瞧见了 ,悠然道“哟,沈卿也来了。

沈南辰行了一礼,一本正经道“臣沈南辰见过殿下。

江栩转过身,粲然一笑,露出森森白牙,有意所指地盯着玉盈盈道“早就听说晋国公府玉芙蓉小姐容色倾国倾城,今日一见,真是……众里嫣然通一顾,人间颜色如尘土。他的尾音缓缓上翘,带了一丝沙哑。

玉盈盈连忙接上江栩的戏,装作诚惶诚恐的模样,然则心里无声捧腹,从前竟然不晓得江栩的演技这样好。

她福了福身,道“殿下谬赞……

周围还是寂静一片,但是心下却早已了然九皇子这是看上了玉芙蓉的惊人美貌,冲冠一怒为红颜,这才出头整治了崔文进。

沈南辰悄悄攥紧了拳头,但是又只得作面色无恙地恭敬答道“臣妹年纪尚小,望殿下海涵。

江栩挑了挑眉,慵懒地开口“沈卿过几日若是搬了新宅,别忘了邀请本殿共贺乔迁之喜。

“一定。沈南辰额头的青筋微微爆出。

江栩似觉得无聊,耸了耸肩道“没意思。骤然转身,带着剩下的侍卫一色大步离去。

沈南辰紧绷的身体这才彻底放松了下来。

“盈盈!沈云舒小声唤她。

阿姊定然吓坏了。

玉盈盈眉眼一弯,冲她笑了笑,示意自己没事。

江栩还没走远,远处又有清澈男声响起。

“九殿下?!这么巧啊!嗨呀我家这兰花不错吧!嘿嘿,过奖过奖……诶诶诶都是哥们,这话说的……下回一起去伊人笑啊!

嬉笑声和脚步声传来,在此时的竹林中尤为清晰。顿时让人心如鼓擂,这又是谁敢这么没脸没皮地对江栩套近乎?

玉盈盈转了转佛珠,嘴角勾了一下。

怎么这么年,还是这副不稳重的样子。

卫景淮的脑袋从竹林转角处鬼鬼祟祟冒出,转头发现竹林聚了一堆人,大喜道“原来都在这呢!

“快快快,前厅的流水曲觞开席了,大家走啊!

卫景淮面部线条干净利落,高挺的鼻梁上还有一颗小痣,俊朗风流,潇洒倜傥。

他笑嘻嘻的模样把现场紧张的气氛一扫而空,许多人暗暗感叹救星可算来了。卫景淮此人在长安城是快要和江栩齐名的纨绔,但是他有一点和江栩不一样,他脾气好。

“小侯爷来了啊……

“对,对,大家走吧,别让主人家等急了……

立刻有人附和“啊哈哈……我这还真是有些饿了……

待众人陆陆续续出了竹林,这场闹剧才终于结束。“脾气好冲玉盈盈悄悄挤了挤眼睛,给了玉盈盈一个“怎么样哥哥我帅吧还得是哥你别太崇拜我的复杂表情。

玉盈盈依旧报以一个微笑。

卫景淮打了个寒颤,拔腿就走。

沈南辰没有瞧见二人的“眉目传情,他此刻有些怒目圆睁地瞪着身后的沈云舒。这副表情在他平日严肃形象的衬托下显得有些好笑。

玉盈盈不明就里,但是以她以往的经验来看,想必沈云舒是干了什么坏事了。

她连忙上前握住了沈云舒的手,温声道“兄长,咱们也去吧,我有些饿了。

沈南辰一时无言,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地小声道“你还护着她!你你你……

沈云舒咳了两声,低着头一副乖巧认错的鹌鹑模样,半句话都不敢说。

玉盈盈又抚上沈南辰的双臂,郑重道“兄长,事已至此,先吃饭吧。

在西北时,每每沈云舒犯了错,玉盈盈就抚上沈南辰或者舅父,外祖的双臂,柔声说自己想吃饭。一家子常常会因为吃饭是头等大事的座右铭而选择先吃饭,由玉盈盈为沈云舒争取宝贵的逃跑时间。

“……

沈南辰思考了一会。

“先吃饭吧。

《芙蓉泣露》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