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摄政王,换马甲也难逃哀家手掌心

>

摄政王,换马甲也难逃哀家手掌心

狼人杀烂笔头 著

古代言情 文周易 林羽

古代言情类型《摄政王,换马甲也难逃哀家手掌心》,现已上架,主角是文周易林羽,作者“狼人杀烂笔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林羽林瑶自儿时一同长大,并肩风雨来时路,大半数皆非坦途,虽非亲姐妹胜似亲姐妹最近,林羽总因这般安定地避世度日而心生感叹人这一生,总有相负负于所爱、负于家人、负于挚友,于是惶惶间不知代价之降临那些能在自知时主动舍弃的,何以称之为代价,那些不经意间失去的,才令人真的痛她一直自诩前半生未行太多良善,便知道这代价必然得兑现在将来某个时机这将来啊,望着望着,好像就出现了那个雨夜,她丢了小心维系......

来源:fqxs   主角: 文周易林羽   更新: 2023-01-04 20: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类型《摄政王,换马甲也难逃哀家手掌心》,现已上架,主角是文周易林羽,作者“狼人杀烂笔头”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林羽林瑶自儿时一同长大,并肩风雨来时路,大半数皆非坦途,虽非亲姐妹胜似亲姐妹最近,林羽总因这般安定地避世度日而心生感叹人这一生,总有相负负于所爱、负于家人、负于挚友,于是惶惶间不知代价之降临那些能在自知时主动舍弃的,何以称之为代价,那些不经意间失去的,才令人真的痛她一直自诩前半生未行太多良善,便知道这代价必然得兑现在将来某个时机这将来啊,望着望着,好像就出现了那个雨夜,她丢了小心维系......

第4章 这大夫虽年轻,但难缠得紧

刺史府,告示墙。

一夜三命的凶杀案终于挂出悬赏令,每日在告示栏前攒起一波久伫不散的人群。

悬赏令简述了案件始末,却没有凶手描像,对行凶细节也描述甚是含糊,引得围观议论纷纷。

“青楼艳尸,录事横死,济阳城豆丁点大,终还是给凶手跑了!

“胡扯!那床上尸体衣着官服,明明只徐平一人,哪儿来的艳尸?

“听说,徐平带着女儿进了姘头的厢房,三个大活人在屋里,结果死一个,失踪两个,满墙满地都是血,造孽!

“令上说,二女恐遭凶手挟持,我看是凶多吉少。

“那令上还有没说的,徐平起尸了!连杀了两个大活人!

“不信?真真的!最先闯进去的官家和仵作,还没摸到尸体就七窍流血,当场咽气。

“如此可怖,榜文所述未尽你描述之二三,老烟头,你啊,应该去林大娘子的客栈应征个说书郎,才不浪费满口天花乱坠,哈哈哈哈!

“就是,老烟头,你大字不识得几个,合该谦卑些,这榜文上说了,徐平过往行事刚烈,得罪仇家以致惨死,如此寥寥,平铺直述,哪里像你说的这般玄乎!

“啐!你懂个俅!官家办案,个中内情能说与你们知?

“是咯!不说与我们知,只给你晓得,哈哈哈!

“爱信不信!总之,多亏了小庄大人当机立断,只身一人留在房中,将尸体给一把火烧了,连累潘妈妈折损不少银子,第二日便拱在刺史府门口闹得不可开交。

“哎呀,潘妈妈闹官府还真确有其事,老烟头,你再说说,连尸体都烧了,如何破案?

“如何破得?还不是束手无策。

“你见过这般悬赏?连凶手样貌都无,二女生死未卜,还发生在……在‘那儿’,刺史府这次怕难善了。

“我看不见得。济阳城这下州之地,中州的官员岂会关心这等破事?再者,无非案子线索少些,破案过程曲折些嘛!

“这番说道还像话,最重要的是,在小庄大人的手心里,还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小庄大人曾官拜金琅卫白虎营副统领,自然有些手段。

“噢哟,这副统领当真不是阿谀逢迎或者使了银钱得的官?当夜那楼不也是被好好封着,潘妈妈大闹一番后,那里如今不是照样生机勃勃了?

“嘘——这等浑话也能随意宣之于口?

“怕甚?有些人都作古两年多了,如今天子当家,早已不是那个时代,这位若不是失了势,怎会谪贬到这种破地方?

“你!口中留德啊!身为济阳城人,就算不记那位恩德,也不要出口奚落吧!

“莫争莫争!说着案子呢,旧事旧人提它作甚?

“说不定,是明月那浪蹄子绑架了徐平女儿,畏罪潜逃了!

“找死啊!你长了几个脑袋?敢编排潘妈妈的人?

“贱蹄子人老珠黄,潘妈妈念着旧情多照应些,未必心疼啊。

“总之啊,我观察这阵势,没那么简单。

众人七嘴八舌,竟把官文寥寥数语愣是描绘成了有鼻子有眼的案发现场。

济阳城地处长齐、西京与祈州疆域交界,离本国王廷千里之遥,是五等辖地里等级排名最末的“下州,几年数载看不着三品以上高官。

弹丸之地遇见如此惊世骇俗的谈资,属实难得,百姓闲言私语的胆量也非同一般。

这小城依山农耕,城外数十里附近的大片草原畜牧发达,带来边境贸易繁盛,再往三十里大片荒漠,两极地势也堪奇哉。

当济阳城的刺史,官路清闲却难亨通,虽不能风调雨顺,百姓倒自在安稳。

直到城中著名的寻欢地“旖旎阁发生了凶杀案,刺史府录事徐平惨死阁中厢房,与徐平相好的阁中花娘明月及徐平之女徐思若离奇失踪,而凶手,至今未缉拿归案。

虽是坊间八卦之谈,但有些话应不假。

这案子有两怪,一则官府比凶手更着急毁尸灭迹,刺史烧尸确属实情;二则本任刺史庄清舟重视关防,出入城籍档记录详实,凶手携两个弱女子能全须全尾能蒙混过关,几乎不可能,如今发生人尸寻而未果的情状,使得坊间传闻与流言更是不绝。

人群不近不远处,林羽也在遥望榜文内容。

萧瑟的秋风扫动地上的落叶打着俏皮的转儿,不小心掀起帽帘,露出那张熟悉的清丽面孔。

这里的风来自济阳城与长齐广阔的边境线后、素有“天险之称的汒山。

汒山山脉巍然连绵,从山腰上望去,尽是一片密林丛生,宛如铁桶般将长齐裹护起来。一年四季,风凛冽而干燥,一会儿刀子般朝人脸上削过,一会儿在街角打旋飞舞,在自己的地盘肆虐得嚣张。

“阿姐!

“你怎么来了?

林瑶匆匆疾跑过来,气还没喘匀,“听说你去了医馆,我特地出来找你的。

“那家里……

话音未落,林瑶打断她,“放心吧,已服药睡了。

两人衣着朴素,配饰简约,与路上随意遇到的百姓别无二样,但回身举步处,自有安闲清雅的味道,让人时而侧目。

檄文已出,这小城平静多年,终究是逃不过,想着顿觉得可惜。

见她脸上淡淡怅然,林瑶也不禁担忧,“虽不至于人人自危,但那情节描画得如惊雷四起,早已沸沸扬扬。若依传闻所言,凶手实在有些可怕,阿姐,那夜——

她语中一边懊悔,话头一时顿住,继而又恨铁不成钢道,“下州刺史果然无能,数日了竟理不清半点线索,我是怕,万一真有个节外生枝,如今家里……

林羽素手一拦,不着痕迹地看了四周,轻声道,“官有官道,家里的暂时不相干。

她们安居一隅,从不主动与官府打交道,也不理官家事。如今,林家客栈这营生排面名声日趋盛大,林羽也罢,客栈也罢,免不了如那青楼般变成他人茶后谈资。

对此,林羽无法阻止,便也不打算抗拒,但一言一行会比初初默默无名时要稍许注意分寸。分寸之说并非忌惮于害怕,而是不喜节外生枝。

她救下那孩童之时正是凶案发生当夜,若按时间推算,自己极有可能接了一个烫手山芋,烫手山芋自被带回后便人事不省。

那孩子呼吸如常,只一味昏睡,起初她以为等等时日总能自然苏醒,是以并未请医。

这济阳城太小,城中唯一一家医馆的大夫从不出诊,只能带病上门,虽规矩有些强人所难,可城内只此一家奇货可居,也是无法。

等她终是忍不住想要前往医馆时,案子炸裂全城,如今悬赏令一出,似是更加不好问药了。

稚子无辜,她心中不安,又见这两日那姓文的神棍身子养得慢,思来想去,想出个偷天换日的损招。

林羽径自怔忪,遥望那一处压肩叠背簇拥成一堆的后脑勺。

俩人边走边私语,不一会抬头望去,医馆便在眼前了。

“有家医馆硕大四个字笔锋飞扬,名字取得颇为随性,这医馆名震西京,外地人趋之若鹜,竟甘于安落边陲。

林羽驻足在门口静静观望,并不着急进去。

“娘子,寻医问药请按名牌入内等候。机灵的学徒向二人迎来,二人随他进厅堂,学徒却没再特地上前热络。

林羽拿着名牌观望四周,医馆厅堂不大,东西各有游廊连接厢房,此时时辰尚早,堂内人满为患,几个学徒各自分工协作,不紧不慢,求医者虽多,但堂中各人行走办事颇有章法,便站在一隅闲适等候。

“两位娘子,请问哪位求医?

等了一会,迎上来一位学徒来收名牌,林羽垂下了纱帘,语气恭谨道,“小师傅,我家病人情况特殊,怕风畏光,实在无法前来,我们此来是想求大夫上门医诊的。

小学徒愣住,仿佛听到天方夜谭,语露迟疑,“娘子可是从外地慕名而来?我家主人从不出诊。

林羽并不意外,继而恳求道,“小师傅,既然你收了名牌,让我们与大夫见一面可好,请大夫问诊也行。

小学徒倒不为难,便将两人引入正堂。

内里别有一番味道,与前厅大小相当,因布置了若干风雅之物,显得别致雅静。林羽站在中央,对周遭的一切心生出难以言喻的怪异感觉,却又仔细道不明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

堂内空旷,主座靠屏风放置,屏风中央悬挂了一幅水墨松林图,桌上燃着清清淡淡的松木香,图右上角挂着一张长弓,弓面漆黑描着凹纹,她徒然恍惚,方才不对劲的感觉还未淡去,一股熟悉感又涌了上来。

“谁看病?

一个清朗低沉的声音打断了她异样的思绪。

循声看去,屏风后走出个黑衫青年,面容白净端正,长眉斜入两鬓,墨发束得随意,有几缕虚虚垂落在肩头。

这闲适的模样哪像严谨的医者,林羽隔着纱帘打量着对方,心中讶然。

青年也毫不客气地打量来人,眼神中赤裸裸流露傲慢和冷漠,哪里能看出医者的慈悲心怀。

林羽失神,长久无言地回望着对方,直到背后被暗示提醒,才察觉失态,“妾身唐突,在此失态了。

“你看病?对方语气轻飘飘。

林羽摘下纱帽福了一礼,“家有染重病者,妾身此来是想请大夫前往。

两人干站了许久,主人似乎没有请人上座的打算,反而自行漫不经心在主座坐下,听这话,眉眼纹丝不动,干巴巴道,“本医馆从不出诊。

青年继续冷冷道,“你们不是本地人?

林羽摘了纱帽,青年表情未改,见两人不语只当默认,冷哼。

“汒山下四季不分,一年半数时日是天干少雨,城外十里才是繁茂之处,你们久留城中作甚?

他低下头,修长的手指玩转着一个紫砂茶杯。

“顾先生,妾身无意冒犯医馆规矩,只是情势所迫,救人一命岂不才是正理,或者,您授予两全之法也可。

林羽未正面回话,只是不断陈述苦情,内心又一般想着,眼前人毫无寻常医者悲天悯人,他随意站在那里,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姿态,好像对救人性命这件事,看得极为随意,真是人如馆名。

顾大夫挥手示意俩人自便,见他没直接赶人,她不禁心头一松。

“你莫当我是同意问诊,我只不过想听听,你打算如何说服我。青年姿态随意,身体却慢慢正襟危坐。

林羽从善如流,从兜里递出一块帕子。帕子中间放置些药物残渣,大夫眼皮一掀,对她这试探的态度不置可否,也不嫌脏,随手捡了个物件就在里面拨扒。

研究了半晌,那张白净的脸认真严肃,恍若无人地低声碎叨了两句,抬眼疑惑道,“这是与生俱来的癔症还是后天造成?

林羽神色没有变化,含蓄道,“家逢不幸,事发突然。

有点意思。他冷眼瞧着二人明揣着对自己的不信任,还满心有求于自己,嘴角擒起微弱的笑意。

“因何?

林羽接话迅速,“骤失亲人,困于大悲大喜,旁人近不得身,身边离不得人。

大夫哼笑,“绑了来就是,何须我亲往?

大概是没成想他说话能如此直抒胸臆,林羽顿时噎住,犹犹豫豫了一会,略显局促道,“这几日,病人病情急转直下,家里人心中愁苦也病倒,方才是我孟浪了,才有这番遮掩,羸弱孩童实在不忍粗暴待之。

大夫听到“孩童二字是明显顿了几秒,林羽眼神只是一闪。

半晌,主座之人竟同意出行,“既是如此,我走一趟也无事。

林瑶背对着他俩偷偷吸气,看林羽不会说谎强行应对的样子,她脑仁都疼,这大夫虽年轻,但难缠得紧,只怪她们动机不纯,又心虚,没成想他也不顺势刁难。

很快,两边将看诊时间约在了几日后。

《摄政王,换马甲也难逃哀家手掌心》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