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梦里甜而梦外酣

>

梦里甜而梦外酣

千双径 著

宋明华 现代言情 许悠悠

现代言情小说《梦里甜而梦外酣》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千双径”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许悠悠宋明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说他车厘原,朴素到不用车,这事但凡脑子进过水的人,都不会相信一个字可他也是真的低调,比单喜爱更加谨慎小心每天出入医院,但好像就真的没人见过他的坐骑长什么样至少实习群里,从来不会有人说自己看到车厘原主任开什么档次的车来上班或者下班了他那样爱自己的人或者说到了四十几岁还能一脸沉醉于自己长了张好看脸面的人,能不好好享受一下工作的愉悦,生活的乐趣么?说出来,都无人相信,但人家真的是小心翼翼,似乎要......

来源:fqxs   主角: 许悠悠宋明华   更新: 2023-01-04 21:0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梦里甜而梦外酣》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千双径”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许悠悠宋明华,小说中具体讲述了:说他车厘原,朴素到不用车,这事但凡脑子进过水的人,都不会相信一个字可他也是真的低调,比单喜爱更加谨慎小心每天出入医院,但好像就真的没人见过他的坐骑长什么样至少实习群里,从来不会有人说自己看到车厘原主任开什么档次的车来上班或者下班了他那样爱自己的人或者说到了四十几岁还能一脸沉醉于自己长了张好看脸面的人,能不好好享受一下工作的愉悦,生活的乐趣么?说出来,都无人相信,但人家真的是小心翼翼,似乎要......

第4章 他没等她见面,她不再为他驻留

许悠悠走回宾馆的房间,不像在家里,每到饭后要睡个午觉,此时的她,心里微酸。

许悠悠打开笔记本电脑,眼神有点空洞。

车厘原,车医生,车老师,我就在你在的城市,和你呼吸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走过你或许也走过地方,你知道吗?

自从成为单亲家庭开始,车医生就开始以匿名的方式关怀,教育,鼓励,照拂许悠悠。

说不感动,是假的。许悠悠之前也没有发现车医生的存在,直到实习来到祁善医院,她才明白,这些年陪伴自己成长的人是他。

他如师亦如父,偶尔许悠悠也会心里咯噔一下,想象会不会自己未来的伴侣是像车医生那样沉稳内敛有担当么?还是说许悠悠和车厘原,就是一场错位的黄昏恋呢?

只是这个美梦,永远只是许悠悠的错觉。

不管怎么怦然心动,不管两人二十岁的年龄差,能不能被世俗接受。许悠悠就过不了自己这关。

是啊,她是单亲家庭里成长起来的人,自卑胆怯脾气暴躁,甚至性格冲动。他那样骄傲的人,他家庭条件那么好,他经济实力雄厚,他凭什么看上自己呢?

凭自己在他面前无德无才的熊样,还是凭许父和他有交情呢?

可是,据许悠悠所知,许悠悠的童年到处都是他行事作风的影子。

首先,许奶奶过世,是车医生鞍前马后,为许家争取到了人寿保险的赔偿款2000块,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笔不错的“横财或者说“意外之财了。

然后许悠悠十三岁那年,许父失业不得不另谋生路,外出采矿挖砂。结果,许爸爸就那样英年早逝,牺牲在了火药爆炸的意外里。

许悠悠只要想到那种威力甚大的场面,她的心里就痛不欲生。许父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为什么要遭受命运的这种惩罚?就算过去了十几年,许悠悠都无法心平气和。只要提及,她还是会激动,会眼泛泪花,会心如刀割。

而这件事似乎也是出自车厘原的手笔。许悠悠确实是个懦夫,她没有勇气去询问事故的具体细节,她怕自己又会再次情绪失控,她怕她自己会仇恨社会,会反人类,会报复社会。

然而社会为刀俎,许悠悠是鱼肉,只能任人宰割,过问和追究还有什么意义呢?

车厘原可是想方设法出谋划策的再次为许家争取到了10万的赔款呢。

这也是许悠悠心里想不通的一件事:车医生平时仁心仁术关老爱幼,他怎么突然就使了这么个阴招呢?

这件事不管谁去哪里查,对外的说法都是意外爆炸。可是许悠悠知道,许父更是提前知道,他会送命在那场事故里。

他也许是因为爱,因为责任,因为某些未知的原因,让他甘愿犯险,与一些莫名其妙的人,达成某种不合常理的共识。所以他决绝的和全家人告别。而许悠悠始终是个不配知道真相的人,也许是许爸爸在用生命保护他的小棉袄,也许是触犯到了高层人物的利益。

总之,这不是一件平常的事情,但又必须以平常事件来处理,至于个中缘由,许悠悠只知道是剪不断理还乱。

她没有这种本事能耳听八方能回到过去能通晓未来。

鉴于以上种种,许悠悠的心再大,她再不通人事,也无法和车厘原,结良缘。况且许悠悠自知,她怕是当他车厘原的二婚妻子都不够格。

他怎么认同她的三观,她们之间都有一条不可跨越的鸿沟。一个出馊主意,间接害了自己老丈人的丈夫,许悠悠也会变得里外不是人。

只能说,他从来没有为她考虑过她的将来,没有想过他车厘原和许悠悠能有什么未来。

他但凡想到一点点,局面都不至于如此僵硬。

所以,她和他只是灵魂上的熟人,在现实里根本不会有交集。

许悠悠回过神来,扬扬洒洒的开始写日记。林城,我回来了,这次,我是你的过客吗?

其实认真来说,我和林城,渊源不深。16岁我到林城考市一中,无缘升学,我返回县一中念我的高中。23岁我和大学的一个同学一起到林城实习,不意外的是,和她相比,我只有超犟的上进心。

同学名字叫石辛研,来自小县城里的诗书之家,石爸爸是教育局的局长,石妈妈是家庭主妇,石辛研家庭好,但她们不炫富。

说到那段时间,真是好有缘,许悠悠在QQ里给自己取了个名字叫姜芷言。许悠悠的亲戚里,只有大舅舅齐绒是教育行业的,是他们那个村里的小学校长,但许悠悠实习那会,他已经退休了。

所以,许悠悠在QQ里一活动,“姜芷言只要遇见石辛研准会露怯,这个QQ世界让她好抓狂。

许悠悠文文静静的小脸,头像用的是真人,穿着也是小清新,但她的人脉网络里几乎不存在关系很亲的知识分子。

所以生活里,许悠悠总像是个假的文艺女青年,而石辛研才是那个自带光环如假包换的来自书香世家的女孩。

于是,许悠悠说话做事总是要矮上石辛研好几个公分,甚至身高都是如此。

生活中,石辛研是一米七几的瘦高个子,水杉离勉强只到一百五十八公分。

所以,两个人的明争暗斗里,许悠悠总是被打压的能低到尘埃里去开出一朵花。

实习安排总是要以关照石辛研为先,她的资源永远在许悠悠之上。

祈善医院实习科科长方远信特别喜欢石辛研的这个家庭背景,加上石辛研也是温顺的我见犹怜型长相,自然是四处得到大家的爱护和相让。

QQ实习群里,一有消息出来,姜芷言都不用报道,石辛研会活跃的冒泡,总之,风头一直是在石辛研这边。

还有一个大人物,就是祈善医院骨科主任车厘原,彼时他的妻子单喜爱,挺着孕肚,在医院里威风八面,横扫千军。

可是在实习生的群里,却是传来车厘原神秘单身,而单喜爱医生似乎是在闹婚变的小道消息。

事实也的确是如此,那个时候天真的实习生们,并不会联想到太多,也不想揣测八卦医院里的夫妻医生,所以自然也是想不到这两人就真的是夫妻。

等到她们有所意识的时候,单医生已经产下了她的二胎小宝宝,那个时间,实习生们考研完,都在想着换个好点的医院呢,还是好好准备回家过个年。

毕竟正式医生都要规培,但研究生的话,会有所不同,具体的事宜,从来没人觉得有必要在实习群里讨论讨论,研究研究,不懂的强装我懂,懂得的架子高不愿轻易说,所以你等来那个契机,有人会给你讲,你等不到这个机遇,那研究生和你可能还真是没什么关系。

考研政策都摸不透,研究生待遇就不指望人能明白了。在许悠悠认识的所有人里,能有模有样说起这些的实习生,只有一个林超贤,他清楚的知道医生职业路线,他能讲出国家优惠政策里的一类药二类药。

他甚至知道西医临床用到的许多技术。只是车厘原主任不喜欢任用他。

据说有可能是他跟实习小队长王意弦私交过密,总是传出两人郎才女貌的粉色泡泡。

这样的桃色新闻,实习科主任方远信游刃其中就显得淡定从容多了,既会编排他们在一个科室实习,也给他们机会,让他们分别处理好自己跟科主任的敏感关系。

手机QQ亮屏,许悠悠轻点屏幕,是校友群里的一个陌生对话框“笨蛋水杉离啊,母不凭女贵,母亲只能是凭子贵,这也不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条约,这就是这时代里人人都在尊守的规矩,传统,与习俗,OK?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消息,也是足够让许悠悠好好吃惊一会了,完全不明白这世界玩的什么套路,离间自己的家庭关系,很有意思吗?

一会让自己跟爸爸多多亲近,亲近到最后两败俱伤,一会让自己跟妈妈多走近,可齐安青在受了两次打击以后,全身都是刺,那刺仿佛都长了眼睛,专门刺在许悠悠身上。

所有人都能毫发无损,只有她无处闪躲。言语上的难听,话里话外的挤兑,让许悠悠受伤到怀疑人生。

那场意外发生的时候,她才十三岁不到,她自己都没长好身体,换了个性格以后,她心上的伤也来不及复原,但是这么忽大忽小的生死攸关事件就突如其来的发生了,谁给过她充足的缓冲时间吗?

许悠悠的内心,波澜壮阔:为什么要我来解释?我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发生,但我总不至于自己给自己造孽吧?我有这个本事,我要怕外面的权贵来找我吗?意外发生,让自己少个依靠,和痛失一个左臂右膀的存在,我能如何?

敌人还是敌人,他们还在外面的天地里,享受这美好的人生,可是我已经脆弱不堪手无缚鸡之力了。

如果是法外高人给这份人生,下了什么了不得的咒语。我想它很成功,至少这样一前一后的冲击和折腾,足够让每个普通的人,大半辈子都翻不了身。

等到人生过半,实验终于要结束,会有人站出来承认,整个局盘的背后操纵,用心何在。

到那时,所谓的大人物是真的要降临了吧。都说回光返照,也说残灯复明,在死亡之际,出现神一样的奇迹,无人怪异,那个时候,我们都会各自归位了吧?

总觉得,这样的设定,这样的剧情,这样的走向,不像我的本意,就像是一个好人穿越到了一个坏人的世界里,不能使坏,因为我心本善,可是这世界的人,都在比设定里的坏人更坏。

从哪里来,就会到哪里去,我不知道,这样的呼唤,是谁的意思,但我觉得,我拿着女二的至高奖项,却过着离女二,十八线遥远的生活。

我知道,我不是宠儿,从我蒙难开始,我遇见的都不是最好,我遇见了最好,也没我什么事,不知道坚持的意义何在。

可是循着常理,我推翻不了逻辑,我不出牌,也并不意味着,这是强者的逻辑。

不知道是要我候补谁的席位,只是我自己都在被人替代。我替代过谁,却不被那人替代,反而是受到乱七八糟的人来挑战,深渊一样的缺口,会堵上吧,只是那时,已经换了日月,我的星辰,也是你的星辰吗?

我只是始终觉得,游戏的开始倚强凌弱,游戏的后来不能掌控,我怜惜,我也心疼,我人生开始,相遇的那些人,他们是真的苦难,也是真的被这世界的道法,用成了垫脚石。

不出个十年八年,很快就会有人借此声名远扬,垃圾变极品成伟人,然后见证了所有真相知道全部实情的我,终于又不再适应这时代的轨迹,然后又遣返回到我的时代,任务结束。

这就是千禧年无奈一瞥的真实初衷。左右不了世界的洪流,只是应着某些重要关联,也不至于送命在这洪流之中,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现实社会里直接换人。

这个操作,非常高科技!时光旅行者,或许真的有,只是不到万不得已,不会出现,即便出现,可能也是仅有两次,一头一尾,中间的事情,会有其他的人接手。那么,不见了的我,你要安好,你别是个玩具就好。

许悠悠天马行空的想着自己人生一路的跌宕起伏,也是不得不佩服这个思路和想象力了。

下午四五点的样子,许悠悠在网上投过简历,但工作的消息是真的少到可怜,适合的就更是凤毛菱角了。

关于林城就真的只是个中小型城市,许悠悠想不清楚,这样不古老的现代城市,怎么就会在自己的生命里产生这样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难道就是因为车厘原把家安在了这里吗?说实话,他车厘原,就是开着迈巴赫在林城招摇过市,他是吸引不到许悠悠注意力的。

何况他和单喜爱小夫妻俩,只是各自开着小轿车,一个每天准时准点的用火红一样颜色的小汽车开到医院,一个提前大半个小时在七点不到的时间就来门诊楼报道了。

《梦里甜而梦外酣》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