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奇幻玄幻> 林花谢了春红之尘劫

>

林花谢了春红之尘劫

晨听慈著

本文标签:

强推热门奇幻玄幻小说《林花谢了春红之尘劫》,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晨听慈”。书中精彩内容是:但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为什么总是我。”我们的悲伤永远如此,无论还要活多久!我们也都不能真正的融入进这个世界,就如同诗中的“朱颜”与“镜”,“花”与“树”。了无遗憾的人生,是永远都不会实现的谎言。因为留不住的是人间...

来源:fqxs   主角: 孔惟孟薇   更新: 2023-03-17 22:00: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经典力作《林花谢了春红之尘劫》,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孔惟孟薇,由作者"晨听慈"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云尽月如练,水凉风似秋阳历八月末的夜晚,三伏生寒,颇有凉意临睡前的阅读是他多年的习惯,孔惟一如既往的翻阅手里的书,时不时把眼光移转、停留在屋顶的天花板上,若有所思,若有所得,平和、惬意的等待睡意来临随着年龄的增长,弹指间已过而立之年,手里书的种类却越来越少,人生的很多事情都随着越来越清楚越来越熟悉,也就越来越来淡泊,甚至可以说是有些厌倦了,但往日里甚觉乏味无聊的四书五经、道德经等古典国粹,甚......

第3章 回首


最是人间留不住,朱颜辞镜花辞树。

孔惟第一次如此真切、确实的体会到了人生的生离死别,极度的恐惧、不甘、绝望、无助……所有的词汇都显得那么的词不达意,根本就无法描述出这种心境。

像正在被雄狮捕捉活吃的小鹿,惊恐的做着无谓的挣扎。

天道不公吗?人生仿佛一张巨大的筛子,总有些人是不幸的。但让我们难以接受的是:“为什么总是我。

我们的悲伤永远如此,无论还要活多久!我们也都不能真正的融入进这个世界,就如同诗中的“朱颜与“镜,“花与“树。了无遗憾的人生,是永远都不会实现的谎言。因为留不住的是人间。

那就努力绽放、活出生命吧,在自己仅有的时光,只是人生如花,而花期各有不同,有的像扶桑花,只要环境合适全年都可以开放,而众所周知的昙花,只有区区的四个小时。也恰恰因为短暂却成为它最美的那部分,“昙花庭院夜深开,疑是仙姬结伴来。即使在无人看见的黑夜里,依然倾城倾国。

当夕阳的光芒照在医院大楼巨大的玻璃幕墙上又反射到他的眼前,明亮耀眼,金碧辉煌,恍然间有种天堂的错觉。

他的思想意识也突然回归到了现实,意识到了夕阳、黄昏意外的美丽,也意识到生活还要继续。正如医生所说:“与其数算余生的日子,不如关注生命本身。

我们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多少选项可以选择,心情有所平复了,在底层成长、历练的孩子,早就学会 了安慰自己、引导自己、接受命运的安排,并且超越它,如同小说里的每一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生命。

整理好思想、情绪。想想身不由己的现实中还有那么多的事情需要工作,安排,改变。

先回店里吧,刚开业不久的第二分店,以快餐为主,七八十来平米,八个员工,后厨三个,前台两个,两班倒。还有一个小时工,在饭点忙时帮忙。

踏进还似乎陌生尚未完全熟悉的新店里,血红色门头映照着心里暖洋洋的,一股热乎乎的急躁泛涌而起,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动动摸摸都是开销。店员们客气的打着招呼,连深红色的工服都透着关心。

有义居,名字是自己起的,有点古言的味道,没有用流行的什么顺、利、源、福一类的字眼,也算是符合自己的人生观吧。“我来人间一趟,本想光芒万丈。年轻人的人生,往往不只是希望有金钱、成功,是希望以成功、财富来证明自己,宣示这世界我曾来过,在他们激昂澎湃的心里,财富、爱情如同我们一年年的变老一样,仿佛是必然的!

靠坐在昏暗的办公室里,陷入沉思,说是办公室,其实就是原有两个厕所中的一个,简单改造而来,狭小凌乱。一米见方的小窗户,简易陈旧的小电脑桌,台式风扇,老式笔记本电脑,书,笔,计算器,厚厚的工作笔记本,各种台账、账本等等物品,只有这把椅子还稍微高端大气点,是那种可躺式的老板椅。

墙壁上光滑亮白的小瓷砖,平添了些许凉意,防滑的地板砖仿佛还散发着厕所原有的味道,而焚炉点香则是在这里待下去的药。只有挂在电脑桌背景墙体上的大红色的扁平造型的“中字挂件,如点睛之笔奠定了小屋喜庆的基调。

良久,他打开电脑,七八年老电脑了,能凑合着用就是有点反应慢,在网络上查询了解肺纤维化,特发性肺纤维化,是一种慢性、进行性、弥漫性肺泡炎、肺泡单位结构紊乱和纤维化性间质性肺疾病,病因不明,起病隐匿、病情逐渐加重,确诊后的平均生存期仅2.8年,死亡率高于大多数肿瘤,被称为一种“类肿瘤疾病。近些年开展的一些遗传学研究认为,遗传因素或先天性易感因子的存在可能与本病有关,基因异常再加上后天生活环境、习惯可能是此病的主要原因。西医的药物主要是多效性的吡啶化合物药物,以多靶点酪氨酸激酶抑制剂为辅,但是副作用也比较明显。

又看了许多资料,都大同小异,命途多舛,造化弄人。人经历的事越多、越长大,就越来越清晰的感受到那张无形无色又无处不在的命运之网。一切都好像是命中注定。

从事餐饮第七年了,他才感觉算是步入了正轨,终于到了一个可以期望有所发展的成长期了。

在进入餐饮行业之前,曾有八年的国道收费站的工作经历,那个港商、外资大规模投资入驻内地市场年代,基础设施路政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XXX国道就是其中之一。他因为父亲的一点关系阴差阳错的赶上了。

离县城大概十多公里,在这条国道的必经之路的山坡顶点上,尘土飞扬的马路旁边,一排简易的铁皮房,不大的院里永远是厚厚的一层煤黑色的灰尘,空气里永远飘着呛人的味道,汽车往来呼啸的声音、大地震动的感觉、油料烧烧后的油烟味、丑陋的尘土腥味、野生野长的花草香味拼凑成了他工作荒凉、枯燥、虚无的记忆。现在看来,从第一天上班到失业下岗,是多么傻的傻X呀,人生的荒废不仅仅是工作的好坏,而是心灵的愚蒙。

挣得不多,但好歹算有了份工作,高中毕业已经闲散两年了。那个年代,找关系托后门、送礼的认知还不普遍,远远不像当下的人们如此聪明。大多数人纯真、朴实,只有少数有先知先觉的悟性、还能舍得花钱、敢付出的天赋异禀的人,成为了那个时代的弄潮儿、幸运者。刚刚踏入社会的光景,不是运好运坏、命好命坏的造化,而是教育的缺失。

在读书的年代,从来都没有压力,整个社会大多数人还没有对竞争残酷的认知,读书升学还没有完全普及。孔惟更是如此,非常自由,父母也没有管教过。工作忙,压力大,上有老下有小,孩子又多。

父母的人生同样坎坷,都离过婚,生活像是另一种形式的劳改,刑罚着他们,榨取着他们人生应有的欢乐,在愁苦的重担下,磨碎了心吓破了胆。母亲没完没了、自诉自说的埋怨,父亲自吹自捧的自我安慰,用“关起门来是皇帝的陶醉,麻醉自己“出了门是奴隶的悲催。仿佛人生所有听到过的每一句赞誉、夸奖都不曾忘记过,非但如此,还凭空的加添了许多。


《林花谢了春红之尘劫》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