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古代言情> 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

>

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

椰吱吱著

本文标签:

热门小说《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已上新,它是著名网络作者“椰吱吱”的又一力作。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就连原身这个最受器重的弟子,也是到临死之前才知道,原来那人根本不是医修,而是天玑阁阁主豢养的用毒高手。他最擅制的一种毒,名唤“聆训”,中了此毒者,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不能动用灵力。如果中毒之人尝试动用灵力,便会遭受经脉倒错之苦,那般剧烈入骨的疼痛,绝非常人所能忍受。即使不幸中了聆训之人放弃修道,...

来源:fqxs   主角: 唐倾酒温锐   更新: 2023-03-17 23:33:1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古代言情小说《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讲述主角唐倾酒温锐的甜蜜故事,作者"椰吱吱"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唐倾酒仔细回忆了一番书中,原身此刻已经是天玑阁内最受器重的弟子,因而这场宴席,几乎是她一手筹办的而且郑煜要求尽善尽美,要张罗的事情太多,东奔西走地忙活完,来得自然晚了些她进殿门里的时候,宴席已经开始也正因为此,她没能瞧见郑若烟掀开纱帐进去的场景,与唯一有机会瞧见帐内人真容的机会失之交臂这一回,唐倾酒倒是很幸运地有了这个机会想到能瞧见迷倒郑若烟之人的模样,她精神一振,不动声色地朝那处观望......

第6章 这是道德绑架吧!


气氛凝滞片刻,唐倾酒率先反应过来,劈手夺过荆菁仍然拿在手里的木匣,啪地一声扣紧了锁扣,重新塞回书架上头。

荆菁愣了,“倾酒,你这是…

唐倾酒不由分说地一把拉着她便往外走,“先出去再说!

荆菁虽满脸狐疑,但到底还是没有挣扎。

待到匆匆出了藏宝阁,又行出一段距离,她才终于按耐不住,强硬地停下脚步,“倾酒!

她看着唐倾酒,认真道:“方才那阵白烟,是不是有什么古怪?

唐倾酒一时不知该怎么同她解释。

天玑阁内有一人,名义上是名医修,却从不给任何人瞧病,整日里神龙见尾不见首,偶尔出现,也是戴着一只黑纱帷幔,神秘得不得了。

就连原身这个最受器重的弟子,也是到临死之前才知道,原来那人根本不是医修,而是天玑阁阁主豢养的用毒高手。

他最擅制的一种毒,名唤“聆训,中了此毒者,面上看不出任何异样,只是不能动用灵力。

如果中毒之人尝试动用灵力,便会遭受经脉倒错之苦,那般剧烈入骨的疼痛,绝非常人所能忍受。

即使不幸中了聆训之人放弃修道,余生都不再动用灵力,依然难逃一劫。

此毒会不断蚕食中毒人的灵力以及生命,若是中途没有办法缓解毒性,短短半年,就会在痛苦之中死去。

除非每隔半月,都能得到天玑阁阁主所赐的丹药,方能暂抵毒性,延缓毒发。

可以说这毒,就是天玑阁阁主,用来控制试图反抗他之人的利器。

曾经的原身,正是在中了聆训一时无力反抗之际,被最信任最敬重的师门,亲手送入了魔窟之中。

来这里之前,唐倾酒还在想,上一世,尚剑宗应当也发现了天玑阁的阴谋诡计,金龘性子直爽刚硬,怎会没来讨回公道。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原因。

上一世,金龘定是也派了弟子前来,只是弟子不幸中了聆训之毒。

尚剑宗宗主与天玑阁阁主不同,是个重情重义之人,他没办法不顾门下弟子安危,只得受制于人。

见唐倾酒许久没开口,荆菁皱了眉头,低声道:“莫非,是毒。

虽然吸入的烟尘极其少量,但她还是已经中了毒,若是瞒着不告诉她,她仍然同往常一样使用灵力,会吃上好一番苦头不说,还会加速聆训蚕食身体的速度。

可“聆训之毒,是那用毒高手研制出来的,从未在世间流传过,根本没人知道有这么一种毒。

贸然说出实情,难免引荆菁怀疑。

思来想去半晌,唐倾酒决定先顺着她的话说下去:“很有可能,你身体可有何处不适?

“并未。荆菁认真想了想,摇摇头,“我现下没有任何不舒服之处。

“话也不能说得这么绝对嘛!

唐倾酒硬着头皮道:“虽然你现在没什么感觉,但是没准这毒是什么慢性毒,你近日最好还是避免心情激动,或是动用灵力,万一毒发可就不好了。

临场现编的话,连她自己都觉得漏洞百出,完全说服不了旁人。

就在她绞尽脑汁地想要找补几句时,荆菁盯着她看了一会,竟然点了点头,道:“明白了,近日,我不会再动用灵力。

唐倾酒长舒了一口气,还好,荆菁是个懂事听话的护卫,省了她编瞎话的功夫。

“好了!她拍拍手,笑眯眯道,“现在我们已经知道,装铜铃的匣子里头有毒,没办法取出铜铃,而且你还不能用灵力了,我们是不是该…

她伸出两根手指,在虚空中比划出“走的动作,一双圆溜溜的杏眼闪着光,一眨不眨地盯着荆菁。

事情做不成了,该回尚剑宗了吧!这鬼地方她是一秒钟也不想再待下去了!

至于荆菁身上的毒,可以回去找金龘,他爱弟子如命,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又可以继续当咸鱼躺平了,唐倾酒美滋滋地想着。

荆菁:“不行!

唐倾酒:“哈?

“不行?唐倾酒急了,“为什么不行,我们待在这里也没用了呀,不赶紧回去禀告宗主还等什么?

她拉着荆菁的衣袖,据理力争道:“还有你身上的毒,也不知道会对身体造成多大损害,得赶紧回去让宗主帮忙找解药才是!

“不行。

“倾酒,你我自幼一起长大,你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我。

荆菁的态度斩钉截铁,“你的修为明明已经足够精深,可是入尚剑宗这段时日以来,你从未在人前展现半分,许是我浅薄,并不能理解其中深意。

她话锋一转,“不过这次不同,天玑阁做出偷盗宝器之事,实在妄为第一仙门,纵不是为了尚剑宗,而是为了天下众多修士考虑,你也应当做些什么。

唐倾酒欲哭无泪。

她心道,这是什么能者多劳言论,妥妥的是道德绑架吧!她就是一穿来的,原本就不属于这个世界,什么天下众多修士,跟她根本扯不上关系啊。

不过,这些话唐倾酒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这段时日同荆菁相处下来,她深刻认识到了这姑娘的轴,决定做的事,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再同她辩论也不过是浪费时间。

有那时间,还不如快些解决了此事,也好快些离开这里。

唐倾酒冥思苦想片刻,在脑中仔细过了一遍原身的记忆,还真找出了可钻的空子。

天玑阁阁主为了给各仙门证明,自己的确找到了开启上古秘境的“钥匙,在宴会开场以后,曾命人取来铜铃邺螺,展示给在场所有人看。

要取出铜铃,里头的毒雾定是要先行处理掉,虽然展示过后,毒雾很快又会充满木匣,但这中间,还是有一点时间差的空子可钻。

如果有人问唐倾酒,这世上最痛苦的事情是什么?

她一定会回答,是不得不去做一件,完全不想做的事情。

唐倾酒一边默念着“速战速决速战速决,一边满含痛苦的点了点头,“好,我去。

荆菁严肃的神情一松,满脸欣慰道:“我就知道,倾酒一向深明大义。


《摊牌了,本废柴就是剑道魁首!》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