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磁铁小说网!

首页全部分类奇幻玄幻›离恨九重天

>

离恨九重天

姬乘凉 著

奇幻玄幻 赵同 道缘

经典小说《离恨九重天》是网络作者“姬乘凉”的代表作。以下是内容概括:进门便是两位侍女躬身行礼,然后齐道:“公子这边请。”沿着雕梁画柱的长亭走着,两边都是奇花异草,这些本是平凡的草木之流,经过灵气滋养,比之平常所见大了数倍,且株株翠绿欲滴,花香果香飘满园。此时赵同脸上的伤口堪堪凝结成疤,左脸上如同趴了一只玫红色的蜈蚣,分外狰狞恐怖。赵同此时简直恨极了姬纯良那个丑八怪,...

来源:fqxs   主角: 赵同道缘   更新: 2023-03-18 08: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离恨九重天》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姬乘凉”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赵同道缘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事情谈妥,赵同浑身轻松了许多,也不管她是否误会了自己的意思,不过日后再说,日后又是什么境况,谁也说不好听起来此言虽然有些不负责任,但是如今孑然一身,做那寄人篱下之事,也只好言语间多留余地,求存罢了又过一天,姬诗安前来拜访,手中提端着两只锦盒见面对被阵痛折磨得几乎一夜没睡赵同就是一礼“是诗安说大话了,没有给公子治好那姬纯良所下之毒昨夜已经将那姬纯良抓了起来,审问得知,原来公子所吃毒丹是抄那......

第5章 拒婚?

赵同被接到了一座特殊的园林里,院门和匾额是石制的,上书“梧桐苑。

甫一进去,视野中是绵延一片的精致景观,梧桐树疏疏密密分布着,周围假山湖水样样齐全,湖内时有金鲤跳出,口中发出“哇地叫声。

岸边坐了几只钓鱼的豹猫,这些豹猫爪子抱紧竹竿,全神贯注地盯着湖里的鱼,并不往这一行人瞟一眼。

整片空间内的灵气扑面而来,赵同深吸一口气,身上的痛苦也减轻了许多。

进门便是两位侍女躬身行礼,然后齐道

“公子这边请。

沿着雕梁画柱的长亭走着,两边都是奇花异草,这些本是平凡的草木之流,经过灵气滋养,比之平常所见大了数倍,且株株翠绿欲滴,花香果香飘满园。

此时赵同脸上的伤口堪堪凝结成疤,左脸上如同趴了一只玫红色的蜈蚣,分外狰狞恐怖。

赵同此时简直恨极了姬纯良那个丑八怪,破相之仇大到没边,此刻已经在脑子里想若有机会,该怎么炮制这个丑人,把能想到的狠招都带入了个遍,心里才稍微好受了一点。

可那颗毒丹……

赵同心有余悸,虽然现在痛苦已经被暂时压制大半,但不代表没有痛苦,这痛苦是时隐时现的,周期不过一炷香,时而疼痛难忍,时而又状似常人。

此时浑身经脉如同针扎一样疼,赵同走一路,呲牙咧嘴了一路。

不多久,跟着两位侍女穿过层层亭台轩榭,终于停了下来。赵同正奇怪侍女为何不走了,便听到一声宛如黄鹂的悦耳声音传了过来

“你且进来,公子。

事到如今,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一闯了。赵同依言进入那说话的房间里。

却没见到那下令的奉长大人。

房间内空间极大,分为前后两厢,中间是一道回廊,直通到一间待客的正厅里,左右是独立的厢房,正厅和左右之间由一面巨大的屏风隔开,留了帘门。

经过第一间厢房时,门口站立的两位俏丽的侍女立刻 对他一礼,他也急忙胡乱对两人拱了拱手,最里间传来女子轻笑声,赵同忙正了正身形,拨帘而入。

入眼三人,坐在主位的女子约莫二十出头的样子,身着云锦宫装,流彩暗花,明艳照人;坐在一旁正在抿嘴浅笑的女孩看起来与赵同差不多年纪,一身紫绡翠纹裙,容貌绝美,唇红齿白,清丽非凡。

旁边侍立着的是一位白面无须的黑衣高冠老者。

中间宫装女子站起身,对赵同一礼,道“诗安在此向公子赔罪了,前面怠慢之处,自会给公子一个满意的交代。

赵同一头雾水,不知道眼前几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眼前情形,自己如何就变成了座上宾?

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才好,总不能说“没事,我已经不在意了吧?现在恨不得把姬纯良的皮给扒了,赵同实在说不出违心的话来,于是回礼道

“现在我不过是阶下囚一个,担不得姑娘什么交代。

“看来公子怨气颇重,宫装女子道:“稍后我会安排几位宫廷医师为你疗伤,解那毒丹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至于姬纯良之流,公子以为该如何处置?

赵同愈发迷惑,眼前这位姑娘看起来身份尊贵,态度不似作伪,便试探道

“我若是说,杀了他呢?

“那便杀了。宫装女子笑容微敛,向那高冠老者道“金老,此事由你去办。

“是,小姐。高冠老者微一躬身,便要出门去。

赵同吓了一跳,这人是说杀就能杀的?

他这样问也只是想探知一下如今处境罢了,暗想自己也并非嗜杀之人,于是赶在高冠老者离开之前,赶忙拦住,然后对眼前宫装女子说道

“且慢,我不过说句玩笑话罢了,倒不至于要人命,何况那姬纯良背后还有那什么奉长大人……

“不就是姬为鱼嘛,我看他敢说什么?在大周我皇家就是天。

这稍显跳脱的声音来自另一名女子,清新悦耳,赵同看去一呆,这位翠纹裙女子年纪不大,长得是真的好看啊!

“雨安,不得无礼,宫装女子轻笑道“这是我妹妹,姬雨安,我呢,公子叫我诗安就好。

赵同当然不会真的叫诗安,只是道“姑娘不必拐弯抹角,我不过山野孤儿一个,姑娘为何如此……如此待我呢?

“诗安马上给公子解惑。中间宫装女子轻笑着又对身旁说道“雨安,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所讲的师兄么,我人给你带来了。

身旁女子嬉笑着起身,对着赵同行了一礼“见过师兄。

赵同一头雾水地回礼,也不说话地看向两人,只等着被解惑。

“公子不必疑虑,难道天木候什么也没有告诉你?

天木候?赵同喃喃,难道……

“左侯爷,你可真让在下好找……

脑中响起与老头临别所听所见,猛地反应过来,原来是他?果然是他!

平日倒是没有多想这些,却不料老头还大有身份?这样一来,事情就说得通了,赵同心中瞬间清明了很多。

理清思绪,人也从容了许多,赵同本来身形就还算挺拔,加上容貌俊朗,自有一番浊世佳公子的气度。

当然,除了左脸上触目惊心的伤疤。

“原来如此,不知两位姑娘有何见教?

那宫装女子也站起了身,缓缓踱步,端详起眼前少年来。赵同被看得浑身不自在,只听身后宫装女子问道

“赵公子,你可愿娶眼前这位雨安姑娘?

“姐姐!

“什么!

少年少女同时呆立当场。

宫装女子抬手止住正欲说话的少女,走到赵同面前,再次问道

“赵公子,你可愿?

…………

新雨后的院落,四周散落着几片从花坛吹下来的枝叶和花瓣,满目是绿肥红瘦。不多时见到雨停的下人出来打扫,忙碌了起来,院子里又多了几分生气。

此时前来疗伤的宫医刚走。赵同脸上的伤口已愈合了许多,只留下一条浅浅疤痕。

心里还在想着那医师临去时对赵同说的“记得按时敷药,那伤疤不出七日便可消失,脸上的伤是要好了,不过医师下来还有一句是这样说的

“公子体内的毒,恕老夫无能为力,这毒老夫翻遍了太医院的典籍簿,也没有找到可与此毒对得上号的毒啊!

如今依然只能压制,而按照医师的说法,这压制的药,久了可能也会形成耐药性,逐渐不起效果了。

赵同再一次咬牙切齿,恨不得把姬纯良千刀万剐了,又有点后悔当时姬诗安答应杀了姬纯良时自己拦了下来。

想到姬诗安,就想到昨日那场景……赵同摇摇头。

时间回到昨天。

“赵公子,你可愿?

姬诗安话音落下,房间里情形陷入了不尴不尬的境地。她不紧不慢坐回桌前,依旧笑吟吟地看着赵同,对旁边少女的手势和眼神视而不见。

那位名叫姬雨安的少女再也不敢去看赵同一眼。

“咳,姑娘……赵同试图打破窘境,向姬诗安说道“我与两位姑娘素不相识,姑娘真是说笑了。

“公子不必见外,我这妹妹啊,姬诗安语带笑意道“也是你以后的师妹了。

“两位姬姑娘,这种事哪有第一面就定下亲事的,何况我……

姬诗安收起了笑意,轻声对姬雨安道“雨安,我与赵公子有话要讲,你先回吧。

姬雨安本是活泼性子,眼前情境却也稍有些局促起来,巴不得先回避一下。

赵同对那位唤作姬雨安的年轻女子,微微点头示意。姬雨安红了脸,抿了下嘴以作回应,脚步轻盈退了出去。高冠老者却留了下来。

只见姬诗安手一挥,一道无形波纹荡漾开来,房间像是裹了一层气泡。

这女子年纪轻轻,竟也是修行者,而且并没有被所谓的失落大阵所压制。

闭目片刻,姬诗安坐回小桌,请他入座,解释道

“公子不必如此戒备,我姬家跟天木侯做了一笔交易,如今他已兑现当日之言,我们自也会守诺。细处不便多讲,却也有一事和公子有关,那便是你须以我姬家子弟的名义,和我妹妹一起拜入那朝元仙府——你或许不知,朝元仙府乃文举天名门之一,府内道法高深,然门第之见甚深。

姬诗安顿了顿,继续道:“公子真实身份诗安不多问,可任凭之前公子身份再是尊贵,以如今和天木侯的瓜葛,也不能再用了。

赵同对眼前安排不置可否。心里不想寄人篱下,但眼前自己连生存下去都是个难处,若要他自己流落天涯,朝不保夕,他也是不愿的。

至于自己有什么身份,老头死后,天下怕是无人知晓了。

“至于之前所问,却也不是在说笑。公子身份尊贵不假,我姬家却也是诗礼传家,数千年名门,如今更是独掌一国。

“与我姬家结亲,族内资源可任凭公子取用,

姬诗安笑了一声,继续说道“只看公子与我这妹妹站在一起郎才女貌,也甚是养眼。眼下全看公子作何选择,如若不愿,只当是我一句戏言吧。

对他来说,一步登天的机会近在眼前。

赵同却摇了摇头。

心动是有的,身份,地位和美人唾手可得,任谁也不能心如止水。可他自忖虽没有宗族传家之见,也不想从此仰人鼻息,无法抬头做人。

想到姬雨安含羞带怯的样子,心里微微悸动,也不想姑娘家的下不来台,稍一思索,便委婉道

“姬姑娘,如今在下年纪尚小,又是麻烦在身,何况令妹看起来也不过及笄之年,此事可容后再论。

姬诗安也不着恼,笑道“就依公子。

《离恨九重天》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