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明撩!暗诱!被偏执陆爷缠得娇声求饶

>

明撩!暗诱!被偏执陆爷缠得娇声求饶

花花必火著

本文标签:

你喜欢看现代言情的小说吗?一定不要错过“花花必火”的一本新书《明撩!暗诱!被偏执陆爷缠得娇声求饶》。故事精彩截取如下:于是他沉声开了口:“陆瑾之,这两年来,我和陆家对你还不够好吗?为什么你总是一副对我和陆家爱答不理的态度,你到底有没有把自己当成陆家人?”陆瑾之眼神淡漠的看向陆老爷子,勾唇冷笑:“我除了名字姓陆外,和你们陆家没有半点关系,二十六年前,你不就已经做出了选择吗?”陆老爷子闻言,那张布满皱眉的老脸微微沉了沉...

来源:cd   主角: 洛莺歌陆瑾之   更新: 2023-03-31 08:11: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明撩!暗诱!被偏执陆爷缠得娇声求饶》,是作者"花花必火"笔下的一部​现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洛莺歌陆瑾之,小说详细内容介绍:依然是那张看似温文儒雅的面孔,可此时她却觉得一阵反感和恶心:"你想说什么""那条‘人鱼眼泪’是我想要拍下来送给怡怡的新婚礼物,你必须把它卖给我"陆安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有些霸道一副不管南浔愿意或者不愿意都得服从的态度!"抱歉,我没有见过那条‘人鱼眼泪’,陆瑾之也没有送给我"南浔直接回绝:"你还是去找你小叔问问吧"话音刚落,少女越过陆安墨就离开,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陆安墨倒也没有再追上去,......

第11章


她这是直接撞枪口了?

南浔抿了抿唇,稳住自己的情绪对着吴婆婆笑了笑:“吴婆婆,那我就去陪瑾之了。

吴婆婆笑眯眯地点了点头:“去吧去吧。

南浔步伐轻盈的朝着陆瑾之的方向走去。

面上淡然自若,但心里却紧张得要命。

每往前走一步,都感觉踩在棘刺上。

吴婆婆瞅着南浔的背影,有些兴奋的对身边的女佣说道:“我真的太开心了,万年铁树终于开花了。

陆瑾之瞅着朝自己走来的少女,眼中的炽热渐渐聚集成一簇强烈的光。

不同于昨晚的妖媚,今天的南浔穿着一条保守的白色连衣裙,衬得身材更加曼妙了几分。

她的皮肤很白,五官精致好看,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大家闺秀的气质。

可甜可咸又可人!

但只有他知道,南浔在他身下有多野。

他有多喜欢!

他已经等了那多年,现在想要彻底将她拥有!

男人性感的喉结不由得滚了滚。

一路走来,南浔始终垂着眸,但她能感觉到一团炙热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的身上。

是因为冒充他的女朋友,所以他生气了吗?

在走到陆瑾之身边时,南浔最终还是站直了身体,抬眸看向男人。

她本想坦白从宽,却率先听到了男人性感低沉的嗓音:“户口本带了吗?

从南浔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对视上男人那张俊美却冷硬的脸庞。

他的身上有种成熟男人的独特魅力,无形之中诱惑着她。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总觉得陆瑾之看她的眼神,带着某种意味深长。

半晌她才皱眉出声:“带户口本……做什么?

陆瑾之忽然伸手将南浔给拉入怀中,两人胸口紧贴着,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和心跳。

他垂眸看向少女那性感的锁骨,薄唇微启:“如果你没意见的话,我们现在就去登记结婚。

南浔有些没反应过来。

她还清楚的记得之前在律师事务所时,他连看都不看自己一眼,现在却说要和她去登记结婚?

而这时,陆瑾之性感的薄唇朝着她的耳畔靠了过来,幽幽的开口:“如果你不愿意,我不会强求!

“不!我愿意!回过神来的南浔当即点了点头。

一个小时前,她还在处心积虑的想着该怎么样才能吸引到陆瑾之。

没想到一个小时后,陆瑾之竟然跟她求婚?

或者,这不算是求婚吧。

陆瑾之亲自开车送南浔回去拿了户口本,在瞅见她走进那栋过于老旧的出租楼时,男人的眸光微微暗了暗。

她这么娇贵的身体,值得住更好的房子。

十分钟后。

南浔拿着户口本重新上了车。

她的态度紧张疏离:“户口本拿好了。

还有那么一点点的恍惚,像是捡漏了一样。她记得才刚刚开始勾引,就直接走到结婚领证了?

如果知道陆瑾之这么容易被勾引,南城的那些名媛小姐们岂不是后悔的脖子都青了!

陆瑾之淡淡点头:“嗯。

迈巴赫快速驶向民政局。

办手续的过程中,工作人员时不时偷瞄了一眼两人。

南城最有钱最帅的男人娶了南城最漂亮的女人,若是上了新闻,那必定会是爆炸性热搜吧!

就在工作人员寻思着要不要把这个消息卖给媒体时,就听到男人清冷孤傲的嗓音响起:“我们结婚这件事,我不希望任何人传出去!

话语清隽冷淡,但却带着一股帝王才有的强大气场。

让人不敢违抗!

南浔也没有任何的反应,能和陆瑾之结婚就已经很满足了,又何必要公开??

领完证后。

南浔和陆瑾之并肩走出民政局。

“陆瑾之,我……

南浔刚想说自己有事得先离开了,陆瑾之就将一串钥匙递了过来:“这是海天景苑的钥匙,以后就送给你了,你可以和你姐姐一起搬进去。

南浔诧异的看向陆瑾之。

海天景苑可是南城最奢华的海景别墅区,买下那里的别墅少说也得几个亿。

而且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

陆瑾之竟然说送就送?

而且……她为什么有种钥匙他早就准备好了的错觉??

而这时,陆瑾之又淡漠的补充道:“你放心,没有特殊情况我不会去打扰你。

南浔仅仅只是迟疑了片刻,便伸手接过钥匙:“谢谢。

她不是矫情的女人,既然他已经是她老公了,住他的别墅也没有什么问题。

陆瑾之垂眸看了过去,少女那双迷人的丹凤眼带着丝丝笑意,透着几分天真无邪,他仿佛又看到了两年前那个少女。

男人唇角的弧度微微上扬了几分:“我们是夫妻,你不必跟我客气。

夫妻两个字咬的很轻,可南浔的脸颊还是忍不住红了下去。

所以现在……她是已婚少妇了?

接下来的几天,南浔都在医院陪着姐姐南芷。

和陆瑾之之间没有打过照面,他没有主动找过她,她亦是如此。

如果不是包包里还躺着他们的结婚证,她都要怀疑那次登记结婚只是一场梦境!

南芷出院那天,南浔直接把人接到了海天景苑。

“小浔,你怎么把我带来这里了?南芷看着眼前这一片奢华的建筑物,有些错愕。

南浔刚想说话,结果耳边突然传来一道讽刺的声音:“哟,这不是南家姐妹花吗?来这里做什么?

南浔转头,就瞅见旁边站着两道打扮俏丽的身影。

是宁怡和洛莺歌。

洛莺歌眼神犀利的看着她,一副要把她生吞活剥的模样:“南浔,这里可是海天景苑,价值几个亿呢,可不是你们两姐妹该来的地方呀?

海天景苑是南城三年前开发的新楼盘,地理位置以及风水极好,预售当天仅仅三个小时,所有房子就被出售完毕!

甚至有些人拿钱都没能买到这里的房子!

似乎在所有人眼中,能住在海天景苑,就是高贵的象征!

而宁怡和陆安墨的婚房就买在这。

宁怡看南浔和南芷的眼神带着轻视,但嘴上却大方得体的笑道:“莺歌,别这样说,或许阿浔和她姐姐只是过来看看这个楼盘,毕竟这海天景苑啊,并不是什么人都能住进来的。

洛莺歌跟着附和道:“怡怡你说的没错,有钱人都不一定买得到,更何况是已经破产的人呢。

紧接着,她故意大声问道:“怡怡,你和陆安墨的婚房在哪一栋啊?

宁怡笑眯眯地答道:“是四栋二单元,西边的阳台正对着大海,傍晚的时候可以和安墨一起吹海风看夕阳,别提有多浪漫了呢。

话里话外都在秀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

南芷听着这两人讽刺的话语,苍白的俏脸上微微有些难看。

就在她准备拉着南浔离开时,就见少女从包包里翻出一串钥匙,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我买不买得起不重要,我老公买得起就行了。

宁怡脸上的笑容在看到南浔手里的那串钥匙时,彻底僵了下去。

海天景苑的钥匙是特有设计师设计的,绝对不可能有假!

别的别墅和楼盘也不可能有同款钥匙!

所以南浔这个贱人也住在这里??

是她傍的糟老头子替她买下的?

南芷也是一脸错愕的看向南浔。

这几天南浔除了为她离婚的事情去过律师事务所,大部分时间都在医院陪着她,怎么可能突然结婚了?

“你结婚了?洛莺歌一脸狐疑的看向南浔。

若是南浔真的结婚了,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没有人跟她去抢陆瑾之了。

想到这种可能,她的心情莫名就大好。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打算放过南浔!

南浔淡漠的邪睨了宁怡和洛莺歌一眼,骨子里透露着高贵和凛然:“我有没有结婚,跟你们好像没有关系吧?

洛莺歌故意刁难:“别以为拿着一串钥匙就能证明自己住在海天景苑了,你能说出自己住在哪一栋吗?

南浔这才意识到,自己忘记问陆瑾之住在哪一栋哪一楼了。

宁怡故意娇滴滴的替南浔解释道:“莺歌,可能是阿浔刚新婚,忘记问她老公楼层了吧?要不然阿浔你给你老公打个电话,问问住在哪一栋?

看似关心,实则是在等着看笑话。

南浔看着两人幸灾乐祸的面孔,眉头微微蹙起。

因为太过于仓促和匆忙,她忘记问陆瑾之要电话,也没有加微信。

结婚了,就连新婚丈夫的联系方式都没有,说起来挺可笑的。

“你们别太过分了!

南芷突然上前一步,护在南浔前方,那双看似凄美柔弱的桃花眼里迸发出凌厉的寒意。

欺负她可以!

但她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妹妹!

可洛莺歌却讽刺得更肆无忌惮了:“南浔,你们南家已经落败了,还好意思来编这种谎言来骗人?你们那被关在牢房里的杀人犯父亲要是知道了,不知道会不会被气死?!

一想到南浔那天晚上当着她的面把陆瑾之勾走,她就恨不得将南浔给凌迟处死。

所以她自然不会放过嘲讽这两姐妹的机会!

“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试试。

南浔转头看向洛莺歌。

少女的声音平静冷淡,但那长长的、卷曲的睫毛下,那双澄澈如水的丹凤眼里骤然迸发出沁骨的寒意。

洛莺歌在对视上南浔的眼睛时,莫名就打了个寒颤。

即便是心里生畏,她还是理直气壮地喊道:“我说错了么?南浔,你爸爸难道不是杀人犯……

“啪!

响亮的巴掌扇在了洛莺歌的脸上。

洛莺歌捂住脸,不可思议的看向南浔。

她万万没想到南浔居然真的动手打她??

一个落魄的千金居然也敢打她?

“再敢说一句杀人犯试试?!

南浔突然一把揪住洛莺歌的衣领,眸色看似平静的对视着她,但却透露着骨子里的凌厉。

洛莺歌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

一种莫名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她甚至有种错觉,要是她再敢说一句杀人犯,南浔这女人可能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宁怡看到这一幕后彻底惊呆了!

在她的印象中,南浔高冷孤傲,不屑与别人起冲突,更别说当街打人了。

可如今的南浔,整个人都透着一股野性。

同样的,南芷也被吓到了。

“小浔……

她轻轻地唤了一句,试图进行劝说,就听少女冷冰冰的说道:“我父亲不是杀人犯!他是被冤枉的!下次再被我听到你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嘴打烂!

紧接着,南浔松开手。

洛莺歌一个没站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很快就有不少的人过来围观。

甚至还有人拿起手机将这一幕给拍了下来。

但南浔并不在意。

换做是以前,她可能会顾及父亲的颜面,选择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是如今不一样了。

什么端庄什么大方,干就完事了!

不远处。

一辆奢华的迈巴赫停在了路边。

车内的陆瑾之瞅着方才发生的一幕,性感的唇勾起薄薄的笑意。

兔子逼急了,果然也会咬人了。

原来他家小娇妻也不是任人欺负的主。

他可以放心了!

紧接着,他就看向坐在身边的男人:“老张,听说陆安墨和宁怡的婚房也买在海天景苑?

“是!

西装革履的张章恭敬的应道。

“把那套房收回来!陆瑾之的视线始终落在窗外的少女身上,语气淡淡凉凉。

张章有些错愕:“陆先生,那套房是陆老爷子亲自来为陆安墨先生买下的。

《明撩!暗诱!被偏执陆爷缠得娇声求饶》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