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低质女孩算命记全文阅读

>

低质女孩算命记全文阅读

叁鱼著

本文标签:

《低质女孩算命记》中的人物安冉佚名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叁鱼”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低质女孩算命记》内容概括:过了三天,都还在心神恍惚,不真实,太不真实正正好,符纸也到了,比起二十万,这个更不真实将符纸抚平,执笔落画,第一次画到三分之一,就画不下去了,整个线路紊乱,不成形第二次,还是三分之一,但好歹顺了些第三次、第四次...安冉连画了十张,终于有一张画完了但安冉觉得自己身体特别重,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动都动不了两个小时后,身体才恢复画了避水符,不知道有没有用,端起桌上的水杯,将水倒在了符上将......

来源:fqxs   主角: 安冉佚名   更新: 2023-05-26 00:16: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低质女孩算命记》小说是作者"叁鱼"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第三次、第四次...安冉连画了十张,终于有一张画完了。但安冉觉得自己身体特别重,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动都动不了。两个小时后,身体才恢复。画了避水符,不知道有没有用,端起桌上的水杯,将水倒在了符上...

第7章 向琴丈夫找到了


过了三天,都还在心神恍惚,不真实,太不真实。

正正好,符纸也到了,比起二十万,这个更不真实。

将符纸抚平,执笔落画,第一次画到三分之一,就画不下去了,整个线路紊乱,不成形。

第二次,还是三分之一,但好歹顺了些。

第三次、第四次...

安冉连画了十张,终于有一张画完了。

但安冉觉得自己身体特别重,整个人瘫在椅子上,动都动不了。

两个小时后,身体才恢复。

画了避水符,不知道有没有用,端起桌上的水杯,将水倒在了符上。

将符纸拿起来,竟然一点没湿,她傻眼,是真的画成了,还是纸质的效果?

安冉又想到,既然是避水符,要是放在身上的话,是不是可以防止自己被水沾湿,所以一手捏符纸,一手将水微微的往自己棉袄上倒。

水竟然被挡住了。

丝毫没沾到衣服上。

安冉捏了自己一把,好疼,确定自己没有做梦。

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也就意味着,她可能得到了一个了不得的东西。

很多东西还要确认,安冉拿起笔,继续画,有了一张画成的,第二张完成的很快,十分钟就画好了。

而且画的比前一张还要顺些。

她一连画了十张,一张比一张精致,到第十张一气呵成,一笔到位,中间没有任何的停滞。

想起老葛的事,她又开始画起辟邪符,首画依旧困难,身体会很疲惫,等休息好后,越画越得心应手。

时间过得快,等安冉注意到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虽然如上了瘾般还想再画,但想到明天还要上班,只能作罢。

有了好东西,总想让别人知道。

看到董悦跟男人玩的太开,连吃避孕药,伤身体,她想送她一张避孕符。

看到傻白甜被男友骗的团团转,她想送她一张真话符,不过她现男友不是她未来的丈夫,她给也挺多余,反正过不了多久,她男友就会被她的未来丈夫揪出真面目。

看到高马尾昨天被骗了钱,前天丢了手机,再之前家里遭了小偷,她挺想送她一张集运符的,不过比起她的身世,这些好像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经理嘛,好男人运气不会差,但安冉想给他小女儿送平安符。

某律师小三,嗯,心硬又有手段的人,过的也不差。

中午吃饭的时候,收到某位女士的微信,“大师,我找您帮忙算过丈夫下落,我已经找到丈夫,但现在又出了一些问题,想找您再帮忙,不知您今天下班后有没有空?有空的话,我去您公司门口等您。

这是知道她在哪工作了?

估计查过她了,安冉有些忐忑。

她的第二条信息又来了,“没有查过您,我跟王明胜、老葛他们是朋友。

安冉给她回复,“有空。

下班果然在公司门口看到了她,还是戴着墨镜。

上了她的车,她一路带我来到一小院,院内一男人脸色苍白,戴着帽子坐在廊下抽烟,厨房半开放,从半个墙大的窗户往里看,一个女人正在做饭。

他们进院的时候,另长相温婉的女人从屋内走了出来。

她走到男人身边,一把夺过烟,扔在地上,“我就打个电话的功夫,你又抽烟,是不是真的要让我成为寡妇。

说着呜呜呜的开始哭,男人手足无措,站起身,将女人搂进怀里,“我就是没忍住,对不起,对不起,以后绝对不再抽,你别哭啊,你哭的我心都疼了,我怎么会忍心让你当寡妇呢。

她和爱戴墨镜的女士看了小半会儿戏。

“饭好了吗?我带我一朋友过来吃饭。

爱戴墨镜的女士叫向琴,在车上说好,安冉是陪她的朋友。

演戏的两人跟点了穴似的停住,两秒,女人转过身看过来,“对不起啊,姐姐,刚刚太着急了,没来得及跟你打招呼。

“姐姐,你看,阿远又不听话吸烟。要不是她眼角的皱眉,还以为她是个十八岁的小姑娘,撒娇的声音听的人起鸡皮疙瘩。

向琴笑了笑,对安冉说:“这位戴帽子的男士是我失踪多年的丈夫,马远,他旁边的是他失忆后娶得妻子江湾,也是他之前的同事。

话里的信息跟安冉看到的一样大。

安冉不得不再次惊叹人性的复杂。

“这是我朋友安冉。

饭桌上,江湾十分热情给马远夹过菜后,又给向琴夹,“姐姐,阿婶做的这道糖醋鱼特别好吃,你吃吃看。

向琴尝过一块后,点头,“嗯,确实好吃,也不亏我请她,花的钱了。

江湾特别明显的一怔,原本还想给向琴夹菜的手停在半空。

“对不起,让你花钱了,本来不应该让你为我们花钱,是我没用,好端端的生什么病。

“不是的,阿远生病也不是自己想的,姐姐就是随口说的,对吧?

向琴嘴角抽抽,不说话。

两人见此,饭也不吃了,男人开始自我检讨,女的不停安慰,你一言我一语,然后抱着头痛哭。

向琴将筷子放下,“我待会跟朋友还有事,先走了,你们继续吃吧。

安冉跟在向琴后面出远门,临上车前回头看,两人已经贴在一起,你喂我一块,我为你一勺吃起来了。

脸上一丝水花都没有。

向琴将车开出两条街,才开口,“大师,你能看出马远失忆是真的还是假的吗?

安冉也不委婉,“假的。

向琴呵笑,“我也觉得是假的,哪有失忆的人看到我第一眼就害怕的。

“我找到马远的时候,他躺在医院里,癌症中期,已经治了大半年,江湾说马远当初不小心摔下海,摔倒了脑子,之前的记忆都没了,按理说马远出来这样的事,应该通知家人的,但马远跟我一样都是孤儿,他唯一的家人是作为妻子的我。江湾说她喜欢马远,所以存了私心,故意没通知我。

“后来她办了离职,跟失忆的马远在一起了,医院里,她哭着跪我,说对不起我,要我原谅她,还说自己愿意退出,只要我能救马远。

“即使怀疑,但看马远虚弱的样子,我心软了,我把马远接了回来,带他去最好的医院,请最好的医生,前几天,马远说不想一直待在医院里,跟等死似的,我就给他租了这个院子,请了专门的护工照顾他,没想到他住下没多久,江湾就寻了过来,说太想马远了,就是来偷偷看一眼,不会打扰我们。

向琴冷笑一声,“然后站在小院子外面大半夜没走,大冬天的,直接冻晕了过去,马远心疼了,把人抱进来,哭着嚎着,必须让江湾住进来,要不然就不治了,呵。

“住我的,吃我的,还在我这个原配面前打情骂俏,真是,真是...

“不要脸。安冉接话。

“对,就是不要脸。向琴抽了下鼻子,扯了张纸,撸了把鼻涕,再摘下了眼镜,吃饭都没拿下来的眼镜,被她摘下了。

“我是半个瞎子。趁着红灯,向琴将脸转向安冉,一只眼睛里只有眼白。

“为了救马远瞎的,他跟别人打架,那人气急了,拿了一把鱼叉戳向马远,我当时想都没想,挡在了他面前,叉子就插进了我的眼睛。我的身高不及马远,我眼睛的位置就是马远心脏的位置。

安冉没有打断向琴,由她继续说。

“我救了他,但是我没想过要他什么,孤儿院孩子都喜欢成团成队,像我们这样的小姑娘,大孩子们都不想带,因为吃东西时,我们抢不过人,是马远每次都会把自己吃的分一半给我,我没有家人,把马远当成我家人的。

“是他跟我告白,要跟我在一起,还说要跟我在一起一辈子,我没有勉强过他,跟他说过,没必要因为我救过他,他就搭上自己一辈子,想要补偿我的方法很多。

向琴呵呵笑两声,“我那时爱钱,还想着,他要是愿意给我钱的话,我也很乐意的。

“是他自己说爱我,没有我不行,实在让人想不通,怎么就变了。

安冉可怜她,“人心易变,你以后的人生会比他好很多倍。

“谢谢大师,既然知道他是装的,那么接下来我就知道怎么办了。

安冉从包里掏出一张折好的符递给她,她专门在网上学的怎么折,“这张符,你收着,可以防小人,小人只要对你做坏事,就会遭反噬。

“哦,等等。安冉又掏出一张,“这是真话符,只要放在人身上,那人就会说真话。

向琴挑眉,“这,这...很明显不信。

安冉直接将符塞进她手里,问:“马远不在的这些年有没有过男人?

“有...

话一出口,向琴捂住自己的嘴,然后说:“怎么回事,我怎么完全不能控制,脱口就说了。

“因为有真话符。

“这个,这个,太神奇了,大师,你再问我一个。

“我好看吗?

“不好看,不,不好意思,嘴巴完全不受控制。

安冉无所谓笑笑,“没关系。

向琴给安冉转了五万,将人送到小区门口。

“大师,以防意外,我跟马远他们对峙那天,可以请你到场吗?

安冉想了想,她也好奇,马远江湾这对渣男贱女被戳穿之后的样子,“可以,没问题。

向琴笑了,“谢谢大师。

其实向琴长得真的很好看。

一天过去,向琴那天还没有动静,另一个有问题的找来了。

那天儿子儿媳生不出孩子的大妈不知道在哪弄来了安冉的号码,深更半夜的给她打,哭哭啼啼的,“大师啊,你得帮帮我啊,我儿子、儿媳打架进派出所了。

“大妈,你先别哭,是因为孩子的事吗?

“呜呜,那天回来我就问儿子,之前是不是有过一个孩子,我儿子先还不想说,不过,我看他那神情,就知道肯定有事瞒我,四个月大的孩子啊,生生就被打掉了。

“我哪想到这事被我儿媳妇知道了,儿媳妇说他们怀不上孩子,肯定是因为我儿子之前造过孽...呜呜,然后两人就打起来了。

“大师啊,您得帮帮我啊。

安冉将手机拿开,打了个不出声的哈欠,“这么晚了,明天约个时间行吗?

大妈急了,“不行啊,大师,他们从警局回家,现在又吵起来了,要是再去警局,都得留案底了,大师,我真的没办法了,您帮帮忙,求您了。

“可这大半夜的,我也没车。

大妈连忙说:“我让我儿子去接您。

《低质女孩算命记全文阅读》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