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大结局

>

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大结局

月晞乌啼著

本文标签:

高口碑小说《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是作者“月晞乌啼”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戚小九费池渊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暮色降临停靠在富人区街道边的迈巴赫内女孩儿纤长白嫩的双手伏在车窗边上,身体花枝般轻颤着,带着哭腔的轻喃断断续续从口中溢出来“好疼,轻点……”“好,那我轻点”男人低哑磁性的嗓音氲着漫不经心的笑,动作越发轻柔起来但他刚一动女孩儿又开始闹“你慢点!我疼!”“呵呵,还不够慢呢?真难伺候”男人嘴上抱怨着,但动作又慢了下来随着“咔”的一声,控制器彻底植入戚小九后颈的脊骨中,费池渊拉住女孩儿纤......

来源:fqxs   主角: 戚小九费池渊   更新: 2023-05-27 00:40:5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小说是作者"月晞乌啼"的倾心力作。以下是《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内容介绍:"走在前面的戚谭林听后脚下微顿:"她有男朋友?干什么的?"戚瑾言遗憾摊手:"她没告诉我。""调查下。"戚谭林当机立断:"她以前没读过书,小小年纪谈恋爱,可别跟社会上三教九流的混一起了。""爸,你这是在担心小九被渣男骗吗?"戚瑾言走到戚谭林身边,笑着打趣...

第5章 戚爸爸是寂九大师的忠实粉丝


“小九?戚小九?

戚谭林愣了一秒,才想起这是自己失散多年刚回家的女儿的名字,随即他又否认道:“看错了吧?她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前些天听联系他的人说,戚小九过去一直生活在农村乡下。

而这个拍卖会,能有入席资格的,个人资产都得达到十亿以上才行,戚小九根本没资格来这儿。

“呵呵,或许吧。

戚瑾言见父亲不信,也不争辩,他将那一丝疑惑敛下,又对父亲说:“爸,我听小九说,她今晚上要跟男朋友一起玩。

走在前面的戚谭林听后脚下微顿:“她有男朋友?干什么的?

戚瑾言遗憾摊手:“她没告诉我。

“调查下。

戚谭林当机立断:“她以前没读过书,小小年纪谈恋爱,可别跟社会上三教九流的混一起了。

“爸,你这是在担心小九被渣男骗吗?

戚瑾言走到戚谭林身边,笑着打趣。

“你说我担心她?

戚谭林被儿子的话逗笑了。

他那张历经过风霜洗礼后越发冷峻的脸庞划过一抹讥讽之色,脸又迅速阴霾下去,绝情至极:“我不过是怕她丢我戚家的脸。

——

会馆的贵宾室内。

戚小九正懒洋洋地坐在沙发椅上。

而原则上是戚小九的上司,同时在外身份尊贵显赫的费池渊费总,此刻却跟个老妈子似的,弯下他矜贵无比的身段,给戚小九系鞋带。

“小九,你说你是不是懒过头了?鞋带都要我来系,我是你爸还是你妈?嗯?

男人嘴上打趣抱怨着,但还是给戚小九的鞋子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戚小九嘴里塞着颗水果糖,腮帮子鼓鼓的,模样娇憨又灵俏,她转动脚踝,仔细端详着费池渊给自己系的鞋带,精致漂亮的眉扬了扬,看起来很满意。

然后她乌黑的眸才转到费池渊身上,以一种理直气壮的态度一本正经说:“我不懒!因为你在,我才不系的,平时我都自己系!

“这是什么新的职场霸凌吗?

费池渊哭笑不得。

也就只有戚小九敢在他面前说这么蛮不讲理的话,偏偏还是他惯出来的。

“咚咚。

忽然。

贵宾室的门被敲响。

“进来。

费池渊起身道。

只见王会长带着谄媚的笑开门进来,恭恭敬敬说:“费总,寂九大师差不多该去前台了。

“我嘴里的糖还没吃完呢!

戚小九嘟嘟囔囔说。

费池渊拍拍戚小九的脑袋,笑道:“先吐了,干完正事再吃。

“哦……

戚小九声音拉得长长地应了一声,她眼睛圆溜溜一转,落到费池渊身上,忽然喊道:“费池渊。

“嗯?

男人正在拿一会儿给戚小九挡脸的面纱,猝不及防,脖子被一只柔软白嫩的小手勾住,紧接着,唇瓣就传来一阵温热湿滑的触感。

紧闭的唇被撬开,一颗水果糖被推入他的口中。

看到这一幕。

王会长惊得嘴巴都能塞进去一颗鸵鸟蛋。

妈呀!

这么奔放狂野的吗?!

费池渊也愣住,没想到小丫头会搞突然袭击。

而当他要将人推开时,戚小九却先一步松开了他。

小丫头吻了人,却并没有男女之间的怦然心动。

她就像是一个不服气的小孩儿终于赢了一把,洋洋得意地冲费池渊挑眉,理直气壮说:“陆老头说的,不能浪费食物!

随后就拿过费池渊手里的面纱戴上,又拍了下傻掉的王会长,十分潇洒地走出贵宾室:“回神啦,带路!

“哦!好好好……

王会长缓过来后,忙追着戚小九离开。

等人走后。

费池渊的助手高程走过来。

他手里还拿着一张纸巾,递给男人,感叹说:“费局,小九那丫头知道你有洁癖不爱吃糖,还干这种事,你不能总惯着她。

高程跟在费池渊身边很久了,知道这人曾被局里的人称作“魔鬼教官,因为费池渊对外是出了名的严厉。

但不知道为什么,男人偏偏对戚小九却那么纵容。

费池渊笑笑没说话,他拿出手机,敲了一排字。

【找个干净的食品袋。】

“嗯?找食品袋干什么?

高程不解。

【废话什么?】

高程只能乖乖照办。

找来食品袋后,费池渊就将戚小九吐给自己的糖放进食品袋,在高程震惊的表情下,笑眯眯说:“一会儿还给她。

高程目瞪口呆:“……

你们俩可真会玩。

——

会馆前台。

嘉宾区乌泱泱的坐满了人。

这次拍卖会打出了寂九大师现场作画的噱头,不少上流都闻风而来。

戚谭林跟戚瑾言坐在位子上,前后左右的人谈论的话题全是“寂九大师。

“刘总,你也是听说寂九大师现场作画才来的?哈哈哈,巧了,我也是。

“老李,这回你可别跟我抢,寂九大师的大作,我要定了!

“欸,瞧你这话说得,我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拍下寂九大师的画,给老哥一个面子,别抢了。

“哈哈哈,那就价高者得咯。

“这可是寂九大师首次露面啊,以前从未在公开场合出现,就算拍不到画,见见他老人家的真容也值了。

听着周围的议论声。

戚瑾言微侧过身,对身旁的戚谭林笑着道:“爸,这回可有不少竞争者,你有多少把握拿下寂九大师的画?

在一群上流贵族中,戚谭林的气场依旧沉稳摄人鹤立鸡群。

他目不斜视望着台前,只回了戚瑾言一句话。

“势在必得。


《真千金怼天怼地,要独自美丽大结局》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