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小说推荐> 蒋靖安蒋文康的小说

>

蒋靖安蒋文康的小说

三月含芳菲著

本文标签:

《蒋靖安蒋文康的小说》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蒋文康蒋靖安,讲述了​小仙女刚出生,整个村子的运势就变了。久久不下甘霖的村子下雨了,长辈们上山都能打到好猎物了,出门就能捡到大灵芝,河里摸鱼鱼儿都争先恐后来找她。就连她的爹爹也成了状元郎。村子里喜事不断,她被认为福宝,备受宠爱,就连皇室一族都对她争相宠爱……某世家公子:“不知在下可否迎娶令千金?”某太子:“本殿养大的,尔敢!”她:“……”救命,这男人提剑要斩她桃花!...

来源:cdlb   主角: 蒋文康蒋靖安   更新: 2024-05-31 10:40:1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小说《蒋靖安蒋文康的小说》是作者“三月含芳菲”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蒋文康蒋靖安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秦珏摩挲了一下鞋面,又往鞋子里探进一指,眉头一皱:“还有余温。看来,这鞋子掉落的时间不长。这天说冷不冷,但婴儿在户外没有鞋子肯会染上伤寒。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匆忙到连孩子的鞋子掉了都没时间捡?”众人心头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两个词:逃跑?或者逃命!无论是哪个,都不是好事...

第17章


此时山下的大路上,几匹骏马护着一辆马车缓缓往县城方向驶去。其间,一只修长的大手挑起马车帘子,随意的看着外头的风景。

突然,一个红色的小东西映入眼帘。它被挂在路边的荆棘丛里,随风飘荡。

那是一只婴儿穿的小虎头鞋。

他下意识的觉得不对劲,忙叫停了马车。

下来的正是青州县令秦珏。

他让随从把鞋子从荆棘上取了下来,拿在手里仔细查看,随后面色变得有些凝重。

几个随从都是跟随他多年的心腹,都是有几分本事的人,此时也看出了些不妥:“大人,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小孩子的鞋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秦珏将鞋子托在掌心:“这只虎头鞋做工精美,还点缀了米粒大小的珍珠,价值不菲。怕是只有大户人家才用的起!”

那随从道:“可大户人家的孩子大多有下人或奶娘看护。

即便不小心掉了鞋,也会立即捡回去,又怎会落在这样的地方。让主家知道,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而且,这鞋子挂的高度,倒像是孩子被横抱着的时候,勾掉的。”

秦珏摩挲了一下鞋面,又往鞋子里探进一指,眉头一皱:“还有余温。看来,这鞋子掉落的时间不长。

这天说冷不冷,但婴儿在户外没有鞋子肯会染上伤寒。什么样的情况,才会匆忙到连孩子的鞋子掉了都没时间捡?”

众人心头不约而同的浮现出两个词:逃跑?或者逃命!无论是哪个,都不是好事。

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那条小道:“大人,这有条山道。”

“留下一人看守车辆马匹,其余的人跟本官上看去看看!”秦珏率转进了山道,其他人快速跟上,往前搜索。

方走了没多远,便又在小道边捡到了另一只小鞋子,与秦珏手中的正好一对。

几步外,还有一件小小的,镶兔毛边的大红色薄披风。

这下众人心里咯噔一下,的确有人抱着孩子进了这里,而且看这一路上的痕迹,只怕抱着孩子的不是什么好人。

秦珏让人捡起了披风,下令以最快的速度往前追去…..

这厢,谭老三把孩子随意丢在道边的草丛里,嘴里骂骂咧咧:“死小孩,这是吃了多少好东西,长的这么胖,重死了。真他娘的累死老子了。”

一边骂,一边靠坐在树下直喘粗气。

他家境还算不错,又是小儿子。小胡氏偏疼他,在家时从未让他做过重活。

今日抱着个胖娃娃跑了这一路,着实把他累的不轻。

这可把蒋文康气坏了女人最忌讳的三个字那就是“黑、丑、胖”,哪怕她还是个婴儿!这变态偷走她也就算了,竟然还敢嫌弃她胖。

她哪里胖了,那叫婴儿肥懂不懂!真是没文化!

生气的境主大人决定给这人渣一点教训。正好,四周草木旺盛,蛇虫出没频繁,适合发生点情理之中的意外。

为数不多的木系异能蔓延出去,很快草丛里便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来了三条蛇。一条竹叶青,一条银环蛇,一条王锦蛇。前两种有毒,而后者无毒。

“大地之母,是你在召唤我们吗?”

“确实是我在召唤你们,不过我不是大地之母。”蒋文康解释道。

这个称呼用在她身上,略显羞耻。因为身具木系异能,这不是她第一次被动物们误认为是大地之母了。”

“但是你身上有大地之母的气息。”银环蛇说。

蒋文康没再跟它纠结这个问题,现在逃命要紧。

于是同它们商量道“我现在被坏人抓住了,需要帮助,你们愿意帮我吗?”

“当然愿意,大地之母。”

“看到那边树下坐着睡觉的那个人了吗?他就是抓我的坏蛋。”

蛇蛇们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银环和王锦你们绕到他的前面,吸引它的注意力,记住不要咬他。竹叶,你就从后面袭击他,狠狠的给他脚上来一口。”

之所以这么安排,纯粹是因为银环蛇的毒性太强了。若是给谭老三咬上一口,用不了多久谭三就会毙命。

她前世最恨的就是人贩子。谁曾想,重活一世自己竟然也成了受害者。

谭老三这个人渣,连这么小的孩子都不放过,简直丧心病狂。

就让他这么死了,着实是太便宜他了。她要让他活着,活着接受大夏律法的审判!因为她曾听老爹说过,在大夏朝,拐卖妇女儿童的会被处以极刑。

而竹叶青的毒性相比银环蛇要小很多,且每次排出的毒液量也少。人被咬伤后,也不会致死。当然,若是治理不及时,也会局部致残。所以,她让竹叶青作主攻。

是人都怕死,她就不信被毒蛇咬了之后,这人渣还有那心情和力气继续拐带她跑路。但凡他脑子稍微正常点,就会在第一时间去找大夫,那时她就安全了。

而且她的灵境里有十辈子也吃用不完物资,完全不用担心会饿死。

何况以她的本事,只要没了人渣在一旁,这林子跟她家的后院也没啥区别。

无论是蛇虫鼠蚁,还是豺狼虎豹都不会伤害她。只要她愿意,甚至动物们很乐意受它驱驶。

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的家人有信心。奶奶发现她不见后,肯定会发动大量人手找她,甚至是报官。

这里虽然偏僻了些,怎么着也是条路,是路就会有人走。家里人找到她,是迟早的事。

蛇蛇们速度很快。

谭老三听到面前的草丛有声音,睁开眼就看见两条手腕粗的大蛇支愣半截蛇身,嘶嘶的冲他吐信子,直把他吓得是魂飞魄散。

他慢慢的直起身,刚要跑,突然右小腿就是一阵剧痛。

低头一看,一条头呈三角浑身青绿的毒蛇,正死死的咬在他的小腿上。

惊吓之中,谭老三本能的抬腿一踢一甩,将那条毒蛇甩了出去。

拉起裤脚一看,两个深深的血洞,正往外流着黑血。至于另外两条大蛇,已是不见踪影。

谭老三眼前阵阵发黑,心道真是倒霉透顶。

他认得咬它的这条毒蛇正是竹叶青,虽不致命,但一个不好残了也是有可能的。

他还年轻,可不想一辈子落下残疾,遭人耻笑。他要尽快赶到城里,找大夫治伤。

至于其他便顾不了那么多了。

生死关头,谭老三的脑子格外的清醒。

他迅速从衣服上撕下一条碎布,在伤口上方牢牢扎紧,这样可以让蛇毒扩散的慢一些。又顺手捡了根粗壮的木棍充作拐杖。

之后跳到蒋文康躺着地方蹲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阴侧侧道:“本想把你卖去窑子的。

不过老子现在被蛇咬了,没力气再带你。你就在这自生自灭吧。至于你身上这些首饰,老子就不客气了。”

说着,就粗去拉她脖子上的项圈。

蒋文康下意识的想用异能反抗,奈何她现原的身体太小了,好不容易聚集的一点异能,在刚才召集蛇蛇的时候已经用光了,再集聚力量需要时间。

所以,她似乎什么也做不了。

她皮肤嫩,又养的好,小胳膊小腿莲藕似的,全是肉肉。

而手镯和脚镯戴的时间相对较长,不太好取,谭老三着急上县城找大夫,便粗鲁的硬拽。

坚硬的镯子边缘,将所过之处的皮肤都刮了下来,磨得两只小手小脚血淋淋的,疼得她哇哇大哭。

谭老三小腿剧痛,又怕孩子的哭人引来路人。慌忙转过身,拄着棍子一瘸一拐的往县方向走了。

且说秦县令等人,沿着山道又追出几里地,刚转过一个小山坳就听到婴儿凄惨的哭声。

一行人一愣,继而向着哭声传来的方向,飞快奔去。没过多久,就看见被谭三丢在草从里,伤痕累累的小小婴孩。

秦珏忙上前用小披风裹了孩子,小心的抱进怀里。他四下里扫了一眼,并未发有人,吼道:“快追,那人定在前边不远处。别让他跑了,这畜生。”

两名随从立即运起轻功往前头飞去,没过多久就拖着脸色青黑的谭老三回来了。

其中一人把从谭三身上搜出来,还带着血的婴孩项圈手镯等饰物呈给秦珏:“大人,就是他!他好像被毒蛇给咬了。”

蒋文康的计策成功了。

她被人给救了,救她的还是个熟人,正是当初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县令。因而,崩的紧紧的心神,终于松解下来。

她安全了。

因为她额间的那朵红莲,跟着秦珏吃过蒋文康满月酒的护卫,很容易就认出了她的身份。毕竟长相这样好看这样特别的孩子,想让人忘记都难。

“哎呀,这莲花……我的天欸,莫不是蒋举人的千金,陆师爷的外甥女?她怎么被人带到了这里?”

“你还见过第二个额生莲花的孩子么?”秦珏看着孩子萎靡的小脸,心中止不住的怒意:“速速回城,先把孩子送去医馆治疗。再派个人去西津渡通知蒋家到县衙接人。

至于地上那个中蛇毒的,若是没死,就一并带去医馆,顺便查查他的底细。

另外再派人看着他,医治后立刻押回衙门审讯!”

敢在他的治下犯案,对象还是这么小的婴孩,当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且说秦钰的马车一路急驰,刚到城门口便看到一队身背锄头或钉耙的农家汉子,拦了道路,四处寻人。

差人上前一问,这些人是正是西津渡的村民。听说蒋举人女儿丢了,他们都是自发来帮忙找人的。

秦珏派人跟他们说,孩子找到了,贼人也抓住了,并且已经派人去通知孩子的家人。

并一再以县衙的名义保证消息属实,才把他们打发了回去。进了城,又打发了两波同样拦路寻人的村民。这才顺利到了医馆。

《蒋靖安蒋文康的小说》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