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後,被病嬌徒弟日日威脅在哪裡可以免費閱讀?

重生後,被病嬌徒弟日日威脅在哪裡可以免費閱讀?

2022-05-07 15:57 作者:氣泡咖啡

章節介紹

【重生+玄幻+打臉+偏執+雙重生】 【聰明狡詐美麗師尊X陰險腹黑偏執徒弟】 人人都以為月牙宗空有美貌的廢柴大師姐死在了死生之地 哪想第二日,她就從崖底爬了上來 重歸來的阮傾落,雙目蒙上白綾,一身青衫,清冷出塵 師門裡的師兄弟一改之前的厭惡,紛紛噓寒問暖,爭先擋…

在線試讀

第1章 重生歸來

精彩節選

深夜死寂,冷月高懸。

浮空崖邊,冷風嗚嗚地呼嘯着。

「大師姐,怪只怪你是廢靈根,你拿着八品靈劍也沒有用。」

方甜甜笑看着被兩名弟子摁在地上,狼狽無比的阮傾落。「我之前好聲好氣讓你把霓生劍讓給我,你竟然還不同意。你憑什麼拿着八品霓生劍?」

阮傾落知道方甜甜想要她手中的八品霓生劍,但她沒想到方甜甜會為了這把劍要自己的命。

「小師妹,霓生是師尊給我的,其他我都能給你,但是霓生不行……」

「哈哈哈。」方甜甜忽然大笑,譏諷地看着她。「你以為我把你騙到死生之地,師尊會不知道?」

「師尊怎麼可能知道?」阮傾落猛地睜大了眼。

方甜甜輕笑一聲,得意地說:「大師姐,我方甜甜要的東西沒有要不到手的,霓生劍,還有清蕪君都是我的。」

「清蕪君?」阮傾落沒想到,方甜甜竟然是喜歡方晏之的。

她和方甜甜都是方家村出來的人,她是月牙宗掌門大弟子,方甜甜是最小的師妹。

而方晏之則是因為五行純靈根,被九州第一仙門蒼山門收為徒,如今已在九州嶄露頭角,人稱端方冷持清蕪君。

阮傾落自小跟方晏之有婚約,但自從方晏之踏入蒼山門,她就默認他們的婚約不作數了。

但沒想到方甜甜竟然一直喜歡方晏之,還因此恨上了她。

阮清落想解釋,但方甜甜忽然一腳踩在她的手指上。

「咔噠」一聲,五指根骨全斷。

阮傾落臉色陡然蒼白,痛的眼前一陣陣發黑。

方甜甜撿起霓生劍,居高臨下地看着阮傾落。

「希望你下輩子投個好胎,別再跟我作對了,我的好師姐。」

說著她一腳將阮傾落踢下懸崖。

崖下就是死生之地,至今沒有一個人能從死生之地活着出來。

阮傾落必死無疑,自此八品靈劍就是她的了,而清蕪君也會是她的。

浮空崖高聳陡峭,崖下就是令人望而卻步、聞風喪膽的死生之地。

九州志記載,沒有一個人能從死生之地里出來。

可是這天深夜,浮空崖邊上,卻一隻詭異的手從底下扒上了懸崖。

這隻手纖長,肌膚瑩白,但五指骨卻斷裂了,指甲翻起,指縫裡赫然滲着污血。

阮傾落爬上崖頂,長發凌亂,滿臉血跡。

她雙眼猩紅,流轉着陰森恐怖的力量。

阮傾落掃視一圈,瞬間,她反應過來了。

她竟然重生了!

上一世,她同樣被方甜甜推下懸崖,落入死生之地。

但那時,她被一個高人所救,意外撿回一命。

但她回到師門,不僅沒得到關心,反而在方甜甜的抹黑下,師尊、師兄弟越來越不喜歡她。

而且她又是廢靈根,沒了八品霓生,她的修為只練到鍊氣二層。

而方甜甜是師門的驕傲,五行純靈根,天道的寵兒,在霓生的加持下,修為突飛猛進。

某一日,師門混進魔族之人。

阮傾落追上去,想抓住那人,但那人卻故意設套,讓所有人相信是她愛上魔族人,為此引狼入室。

阮傾落的解釋沒有一個人聽,師尊失望地廢了她的修為,又將她趕出師門。

最後她在正道人人喊打的情況下,又墮入到魔域。

被人煉成爐鼎,送給魔尊。

前一世,她活得那麼痛苦、屈辱,不堪忍受。陷害她的人活的好好的,欺辱她、譏笑她的人,談笑風生。

而她卻在仙魔大戰上,被方甜甜一劍捅穿心臟。

再次醒過來,她回到了死生之地。

她從死生之地回去後,就是她一輩子痛苦的開始。

阮傾落大笑,紅瞳聚集着滔天恨意,萬千青絲紛紛揚起。

陰風瑟瑟,山谷里激蕩着幽詭的凄厲慘叫。

她摸了摸自己的眼睛,感受到眼皮下躁動、強大的力量。

這一世死生之地竟然被她收復了。

上一世死生之地可是十方城魔尊燕無衣收服的法器,所向披靡,人人談之色變。

萬年前一代魔尊無極方尊隕落後,他的領域空間就墜落在浮空崖下。

人人都知道裏面藏着魔尊的至寶,但所有進去的人都死了。

死生之地,迄今無人生還。

除了上輩子的燕無衣,就是她了。

這一世,她有了死生之地恐怖滅絕的力量在手,她畏懼什麼?

廢物體質,善良的人被欺壓,壞人得道,天道如此不公,那就翻了天道。

師尊、方甜甜,還有拿她當爐鼎的那個魔尊燕無衣!她都會一一找他們算賬!

「想我無極方尊修養三千年,就是為了重聚魂魄,再降臨人間,卻沒想到被你一個女娃子給收了。」腦海中一個鬱悶的聲音說。

在此之前,阮傾落也沒想到上一代無極方尊還活着。

畢竟在世人眼中,他已經死去萬年了。

沒想到他的殘魂躲在死生之地**的靈泉中,靠死生之地無數的亡魂修養生息。

萬年快結束了,眼看快成功了,卻沒阮傾落收了,他哪能不鬱悶。

上一世是燕無衣收服的,這一世是她。不管哪一世,無極方尊都很倒霉。

無極方尊繼續道:「奇怪,死生之地怎麼會認你為主?死生之地作為領域空間可是極品靈器。」

阮傾落道:「幸運吧。」

她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醒來後,死生之地就在她眼睛裏了。而且,她隱隱約約感覺到,死生之地裏面很熟悉,**靈泉暖暖地包圍着她的靈魂。

好像她已經在這裡生活了很久似的。

阮傾落沒有多想,她起步往外走。

浮空崖上樹影憧憧,陰風陣陣。本盯着阮傾落的幾匹妖獸,見阮傾落緩緩走近,都紛紛低下頭顱,匍匐在地上。

好可怕!這個女人身上好可怕!

阮傾落緩步走下浮空崖,她現在要回月牙宗。上一世一切的不幸都從那裡開始的,她要回到那裡找回來。

而且她和方甜甜之間有太多仇要算了。

臨死前那一劍,痛徹心扉,她不可能放過方甜甜。

阮傾落走出陰森濃密的森林時,忽然身後傳來一陣簌簌的聲響,像是有什麼東西貼着樹葉在飛速靠近。

她警惕地回過頭,忽然,眼前亮光一閃——

「噓,別動,不然就殺了你。」低沉暗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