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冥王是我的小跟班》莫寒馮曉菲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冥王是我的小跟班》莫寒馮曉菲全文章節免費閱讀

2022-05-07 15:59 作者:愛吃羊肺湯的顧長青

章節介紹

母胎單身的莫曉白怎麼都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個男人竟是來自冥府的冥王自從有了這位男友她身邊就怪事不斷似乎一夜之間這城市裡的鬼怪都尋着她的味道而來無論在哪她都能看到這些嚇人的東西! 在有心人的挑唆下她才知道原來這一切的始作俑者竟是那個嘴裏說著愛自己的渣男,得知真相後的…

在線試讀

第2章 打情罵俏

看到莫曉白態度的轉變寒霖凜冽的眼神才算是緩和了些,

只見他笑着牽起了莫曉白的手說了句

「算你識相!」

就將一根紅繩系在了莫曉白手腕上霸道的說,

「繫上了這根紅繩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女人了,這一輩子你都要跟着我,要是讓我知道你在外面朝三暮四的話,那你就死定了!」

莫曉白看着雪白手腕上的那根醒目的紅繩,急忙點頭應道,

」是,是,冥王大人請放心,小女子可不敢做對不起你的事,我還想長命百歲呢!「

看着莫曉白一臉殷勤的樣子,寒霖竟然沒有一點的反感反而還覺得莫曉白有些可愛,

於是就摸了摸她的額頭滿是寵溺的說,

」真是個油嘴滑舌的小丫頭!「

看着寒霖面帶微笑的看着自己,莫曉白大概了解了這個冥王大人對女人的喜好,

」原來這個大鬼頭是喜歡聽話的小蘿莉啊,看來以後為了保命我要多學習學習了,」

摸清了冥王的門道,莫曉白就開啟了撒嬌模式,故意捏着嗓子對寒霖說道,

「冥王大人這裡太恐怖了,人家好怕怕,我們快走吧!」

這話一出莫曉白差點沒被自己給噁心的吐了出來,

而旁邊的寒霖好像很吃她這一套,聽到莫曉白這樣嗲聲嗲氣的眼睛都樂開了花,牽着她的手就走了出去。

終於離開了那個瘮人的鬼地方,莫曉白暗自舒了口氣!

看着眼前那條黑暗的公路,她剛要開口問兩人該怎麼回去時,

忽然眼前一亮,一輛黑得發亮的豪車就朝着二人緩緩地開來。

豪車停在了他們的旁邊,車裡坐着一個臉色白的像紙的男人,只見他緩緩的轉過頭來看着二人說,

「大人,讓您久等了,請上車吧!「

莫曉白看了看車裡那個古怪的男子,又看了看站在旁邊的寒霖,有些猶豫了,

「這開車的一看就不是活人,我要是坐了進去會不會就成了羊入虎口?不行,我可不想和他們同坐一輛車,這也太恐怖了!

為了不坐上那張可怕的車,莫曉白也顧不上噁心了,搖着寒霖的手臂嗲聲說,

」大人,要不咱們去打車回去吧?車裡那人怪瘮人的,人家怕怕!「

看莫曉白為了不上車都做到了這一步,寒霖心裏暗自笑道,

「小丫頭,有點意思,既然你想玩,那本君就陪你玩玩!」

然後就故作溫柔的拍了拍莫曉白的手說,

「沒事,有我在你怕什麼呢?」

說完就要拉着一臉不情願的莫曉白上車,

見自己的撒嬌沒用,沒辦法莫曉白也只好跟着寒霖坐上了那輛讓她恐懼萬分的豪車。

隨着汽車在公路上快速的行駛,莫曉白這心裏慌得一逼,

她不敢想像自己竟然會和兩個鬼坐在同一個車裡,這未免也太扯了吧,電視劇都不敢這麼拍。

看着莫曉白緊張的眉頭緊鎖,寒霖忍不住轉過頭去偷笑了起來,

讓他有些懷疑這小丫頭會不會是吃可愛多長大的,怎麼會這麼可愛,

看着可愛的莫曉白,寒霖有些忍不住想要逗她一下,

為了讓莫曉白能夠有身臨其境的感覺,寒霖開始了賣力的表演。

隨着一聲骨頭摩擦的聲音,寒霖表演正式拉開了序幕!

他開始扭動起了脖子,發出了「咔嚓,咔嚓」的刺耳聲,

原本還沉浸在恐懼中的莫曉白看到他這怪異的一幕懵了,心想着,

」冥王這是怎麼了,抽風了嗎?」

一提到抽風,莫曉白暈了,猜想着,

「難道鬼也會抽風?」

為了以防萬一莫曉白將身子往車門邊挪了挪,小心翼翼的問,

「冥王大人,您這是怎麼了?」

看莫曉白上鉤了,寒霖表演的更加賣力了起來,

只見他扭動着脖子,喉嚨里發出了野獸低吼的咕嚕聲,沉沉的說道,

「我餓了!」

聽到寒霖說餓了,莫曉白的心裏「咯噔」了一下,

她一邊朝着車門擠去手就摸索起開車門的按鈕,一邊假裝鎮定的對着前面開車的那人喊道,

「哎,你沒聽到你家主子說他肚子餓了嗎?你那有吃的沒?快拿點來給你家主子墊一墊!」

對於莫曉白的話,前面開車的那人就像沒聽見一樣,頭都沒回一下,只是直挺着身子機械的打着方向盤。

看莫曉白強裝鎮定,寒霖的表演欲更強了,

他開始放出了自己的拿手好戲,大變鬼臉,然後就對着莫曉開始撕起了臉皮來嘴裏嘶吼道,

「血,我要血!」

見寒霖把臉皮撕的稀爛,莫曉白嚇得拚命尋找開門的按鈕,可摸了半天也沒找到,

眼看着血肉模糊的寒霖離她越來越近,莫曉白再也撐不住了,「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

」冥王大人我有貧血症,醫生說我的血不健康,喝了對你的身子不好,要不你再忍忍等到了我家,我去醫院給你找些更好的行嗎?「

看莫曉白被嚇哭了,寒霖更是來了勁一把就將她按在了車門上,齜牙咧嘴的說,

」等不及了,我現在就要!「

說完就大嘴一張朝着莫曉白雪白的脖頸上咬了上去,

見迎面撲來的寒霖,莫曉白知道自己已無力反抗了,於是就閉上了眼睛向老天祈求着,不要被寒霖給吸干。

隨着脖頸的一陣**,寒霖從莫曉白的脖頸處離開,又恢復了他那張萬人迷的帥臉,看着嚇的臉都白了的莫曉白大笑了起來,

「怎麼樣,小丫頭好玩吧?」

見自己竟然被寒霖給耍了,一直處於高度緊張的莫曉白徹底爆發了,

也不管眼前這個鬼頭有多厲害,對着他就大罵了起來,

「很好玩嗎?你就這麼喜歡踐踏別人的自尊嗎,你覺得很好玩是吧?好既然這樣老子也豁出去了,我陪你玩個夠!」

說著莫曉白身子一轉,在寒霖還來不及反應時,雙腿一跨就騎到了他的身上,

本來還大笑着的寒霖被莫曉白這一波操作震住了,千年來他還是第一次和女人有這麼近的距離,

看着莫曉白被她氣紅的臉蛋,寒霖的心莫名的悸動了起來,有些花痴的覺得,

」這小丫頭生起氣來好像又變好看了些!「

見寒霖還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樣,莫曉白越來越火大,

一下就撲在了寒霖的身上,突如其來的酥軟讓寒霖本來就悸動的心跳得更激烈了,

就在他還幻想着後面會怎樣時,莫曉白已經張大着嘴巴朝着他脖子上狠狠的咬了上去。

突如其來的疼痛讓寒霖措不及防,他一把推開了咬着自己脖子不放的莫曉白,有些生氣的說道,

」你是瘋了嗎?為什麼咬我?「

被推開的莫曉白吐開了嘴邊的碎發,憤怒地說道,

」你不是喜歡咬人嗎?來啊,互相咬啊,我看咱倆誰的脖子先斷!「

看着喘着粗氣的莫曉白,寒霖意識到自己可能玩的有些過火了,這小丫頭怕是被自己嚇得不輕,

於是就輕撫着莫曉白的後背,溫柔的安撫着,

」小丫頭,我是看你太過緊張了所以就想着和你開個玩笑緩和一下你緊張的心情,可我真的沒想到這個玩笑會嚇到你,我錯了,你就原諒我吧!」

本來還氣得炸毛的莫曉白聽到寒霖這麼一說,胸口的怒火似乎沒那麼大了,心想着,

「既然人家都拉下臉和自己道歉了,她也沒必要端着了,畢竟自己連人家的一根手指頭都不如,憑什麼和他斗,

既然人家都給台階下了,那還是識時務點趕緊下來吧!」

順通了氣,莫曉白整理了下凌亂的秀髮,故作得意的說,

「好吧,既然冥王大人都肯道歉了我還有什麼好說的,今天這事就算了,以後還希望大人不要再跟我開這樣的玩笑了,我怕哪天被嚇死!」

見莫曉白氣消了,寒霖緊張的臉色才緩和了些許,急忙說道,

「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嚇你了!」

隨着火氣逐漸的平息,莫曉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坐在寒霖的身子上沒有下來,而此刻的寒霖正用一種欲中帶望的眼神看着她!

面對這曖昧的姿勢,莫曉白尷尬了,她乾咳了一聲,就開始挪動起了身子想要從寒霖身上下來,

可就在莫曉白小心翼翼地挪動時,寒霖突然一把掐住了她的腰肢,雙手死死的將她按在自己的身上,

雙眼熾熱的湊到她的耳邊呼着熱氣說道,

「小丫頭,玩火就得燒身,這點道理你是不懂嗎?」

感受到身下的異常,莫曉白慌了,心想,

「我該不會要晚節不保了吧?」

就在寒霖燥火難耐時,前面開車的那位司機不合時宜的轉了過來,一句一字的說,

「大人,到了!」

被人這麼一打斷,寒霖深呼了口氣,惡狠狠的瞪了男子一眼,就將莫曉白從他身上抱了下去,說了句,

「下車!」就再也沒動作了!

見坐在車上有些煩躁的寒霖,莫曉白對着男子投了個感激不盡的目光後,就急忙下車了,

看着車裡木然的男子,莫曉白有那麼一瞬間覺得其實他這死氣沉沉的樣子也沒那麼可怕了!

寒霖下了車後對着男子冷冷的說了句,

「在這等着!」

就拉着莫曉白的手朝着她叔叔家走去了。

看着離自己越來越近的叔叔家,讓莫曉白又止不住地回想起來從前來!

莫曉白是個孤兒,很小的時候父母就出意外死了,沒了父母的她只能和奶奶住到了叔叔家,

雖然莫曉白不是她叔叔親生的,可她叔叔卻對她很好,從小就把莫曉白放在手心裏寵着,讓莫曉白覺得自己其她小孩一樣也可以幸福的生活,

那時的她一度認為,除了奶奶叔叔就是她這輩子最該愛護的人了。

隨着莫曉白漸漸地長大,她的叔叔也快四十了,為了不讓老莫家絕後,莫曉白的叔叔在別人的介紹下娶了隔壁村的一個寡婦,

一開始那寡婦對她還算不錯,雖說不會噓寒問暖的吧,但至少也不會餓着她,所以莫曉白對她的這個嬸嬸還是很喜歡的。

可隨着時間長了,莫曉白才看出了那個黑心女人的真面目,她經常背着叔叔暗地裡欺負莫曉白的奶奶,

有次莫曉白的奶奶不小心摔了一跤被她嬸嬸看見了,那個狠心的女人她不但沒有把老人扶起來,還破口大罵道,

「你這個老不死的怎麼沒把你給摔死!」

說著,還把手指頭戳在莫曉白奶奶的頭上罵,

「像你這種老不死的活着就是浪費糧食,你知道嗎,為了你和那個拖油瓶老娘我吃了多少的苦,

你看看別人家的小媳婦哪個不是穿金戴銀的,你再看看我,就像個老媽子一樣伺候你們的吃穿,到頭來什麼好都沒撈着,我這是造得什麼孽啊!」

面對着嬸嬸的謾罵,莫曉白的奶奶沒有說話,就這樣默默的承受着嬸嬸的語言暴力,

直到莫曉白回來看到了嬸嬸正在罵著奶奶,她氣得一下子就和嬸嬸對罵了起來。

兩人越吵越烈,眼看着就要動手了,莫曉白的奶奶拼着老命好不容易才爬起來,顫顫巍巍的走到了二人面前苦口婆心的勸了起來,

見老人這樣,那嬸嬸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一把就把莫曉白的奶奶又推在了地上,

看着奶奶摔在了地上,莫曉白怒了,一頭就栽到了嬸嬸的肚子上,把她撞了個四腳朝天。

摔在地上的嬸嬸見叔叔回來了,一個鯉魚打挺就坐起來,麻着手腳就開始哭天喊地的嚎了起來,

「這個日子沒法過啦,你們老的欺我,小得也欺負我,我在這個家裡呆不下去了,

莫大牛你看見了吧,今兒個要是她們不走,那我就走,我走了就再也不回來了!」

看着鬼哭狼嚎的嬸嬸,莫曉白的叔叔扶起了摔在地上的奶奶罵道,

「李翠花,你硬是要把咱們家的臉丟光才算完嗎?我告訴你,在這個家裡誰都不能少,你要是不願意,那就從哪裡來滾哪裡去!」

李翠花還是第一次見莫大牛生這麼大的氣,一下就閉上了嘴巴不敢再鬧了,

灰溜溜地從地上爬了起來,嘴裏咒罵了幾句就回屋了。

看着一臉怨氣的莫曉白和頭髮花白的老母親,莫大牛無地自容的低下了頭,眼裡含着淚水說,

」都是我這個當家的沒本事,讓你們受苦了!「

聽到莫大牛這麼說,莫曉白就來了氣她剛要開口罵李翠花不是人,就被奶奶給拉了下來,

看着滿臉難過的奶奶,莫曉白也只有忍了下去,沒再多說一句。

從那次之後莫曉白就再也沒和李翠花說過一句話,直到她去上大學了二人也沒冰釋前嫌,

所以當莫曉白再次回到叔叔家她這心裏的疙瘩還是沒有解開,她實在是不想看到李翠花那張讓人討厭的臉。

看着站在門口不邁步子的莫曉白,寒霖拍了拍她的肩膀問,

」怎麼不進去!「

莫曉白愣了愣,回過頭來看着寒霖說,

「今天謝謝你了,我還有些事要處理,你在這不方便,要不你先回去吧!」

聽到莫曉白讓自己先走,寒霖眉頭皺了一下,

「怎麼?你還真要過河拆橋啊,你可別忘了我倆現在的關係!」

見寒霖不依不饒的,莫曉白有些煩悶了,她不耐煩的說,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別誤會,我家情況比較特殊,你去了不方便,就算我求你了給我點面子,你先走吧!」

見莫曉白又一次下了逐客令,寒霖雙手抱着夾子看着莫小白意味深長的說道,

「小丫頭不是我不走,是你家的人需要我!」

「嗯?」

聽到寒霖的話,莫曉白一臉的問號,

「為什麼我家的人會需要你?」

寒霖笑道,

「馬上你就會知道了!」

最新推薦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