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秦風雪泥花濺墨的小說《虛天之上》全文免費閱讀

主人公叫秦風雪泥花濺墨的小說《虛天之上》全文免費閱讀

2022-05-07 16:00 作者:雪泥花濺墨

章節介紹

數十年前,世間出現一種能夠侵蝕靈力的力量,在這以靈力修鍊為主的天蘭大陸引發了不小的危害 及至如今,這力量已經成為禍世的根源 穿越而來的少年,靠着體內力量的引導,一步步接近了這個世界最終極的隱秘 三歲窺境?同階無敵? 不! 「我要的是成為世間最高的真命!!」 伴…

在線試讀

第9章 有誰能挺身而出

距離秦風最近的帕西,最深刻地感受了方才的那一拳。

感受到了在那一瞬間有着一股驚人的靈力爆發,在擊飛古爾克後又瞬息歸於平靜。

「瞬間爆發數倍的力量,又在瞬間收束。」

「這種對靈力的可怕掌控力,他是怎麼做到的!」

畢竟也算是方龍城的天才,帕西敏銳地察覺了秦風剛才看似平常的那一拳中蘊藏的關竅。

「而且剛才爆發的那股靈力,分明不是窺境能夠擁有的,至少也是入道中階的境界。」

「但他分明就是窺境!」

帕西越發覺得身邊的少年深不可測,並不只是單純看起來的那種窺境。

此刻稍稍回復了心緒,順着秦風的視線,也看向了坑中的古爾克。

不禁疑惑道:

「你在看什麼,不是都結束了么?」

聽到聲音,秦風並未轉過頭:

「什麼結束,還未開始呢。「

他說著頓了頓。

「或許你現在應該閉上眼睛,因為接下來你將見到的會是顛覆你認知的恐怖。」

他話音剛落,帕西的視線中,坑裡的那個古爾克忽然動了。

爾後就像是被什麼無形的東西提了起來,身體自行站立。

然而他站得歪歪扭扭,極為怪異,彷彿被什麼東西操控着。

這時古爾克低着的頭顱突然抬起。

赫然見到他的雙眼遍布紅線,一片紅光之中似乎沒有了神志。

而他的面目原先極為扭曲,此刻竟然有着大半的地方都沒有了血肉。露出來的白骨泛着寒光,已經不似人的模樣!

帕西見到這副景象不由得倒退兩步,心中駭然。

而觀戰之人早已驚呼連連,慌亂中遠遠避開。

這寬大的比試場周圍空空蕩蕩,余出了數丈的距離。

只有漢默司官和沃肯以及一眾御靈司命護在觀戰眾人的身前。

此時都是齊齊地看向場上。

……

面上的血肉紛紛掉落,古爾克的容貌有些可怖。

而他只剩下了一小半血肉的腦袋耷拉着,但下一刻,那個腦袋慢慢地抬起,爾後發出一聲咆哮。

那聲音如同野獸,逐漸地在場間回蕩開來。

眾人聽着耳邊的回蕩聲,又看着這副詭異的畫面,不禁喉頭聳動。

直覺里似乎有什麼可怕的事情即將發生。

古爾克仰着頭,血紅的雙眼看向了場上唯一的秦風。

四肢再次鼓脹,更是隨着鼓脹,肌肉撐破了開來,令他的皮膚寸寸撕裂,隨後在上面長出了鬃毛!

與此同時,他的身體越發變得高大,已有一丈高,渾身鬃毛根根豎立。

頭上的血肉完全掉落,空洞的眼窩中兩道紅光如同深淵。

此番的模樣分明正是…

「虛人!!!」

驚呼聲卻是來自於漢默司官。

下一刻與沃肯兩人不約而同都是身形閃動,已經到了比試台下。

場下眾人雖然不明白什麼是虛人,卻不妨礙他們在見到古爾克此刻的狀態後,一個個都是神情驚恐,滿臉駭色。

他們眼中的古爾克已經不再是一個人,而是完完全全的恐怖怪物!

而且他散發出的那種氣勢讓他們由衷的感到恐懼。

原先的古爾克就已經是窺境巔峰的實力,但此刻從他那裡傳遞而來的卻是入道的氣息!

這般實力的陡然間提升,便是因為他的這種變化么?

而且他的這番姿態究竟是什麼?

「他成了怪物!」

「人怎麼突然會變成那樣!?」

「跑!快跑!」

恐懼、無助、慌亂、驚怕各種情緒在人群中不斷滋生。

終於使得場面開始失控。

擁擠、踩踏、叫喊、受傷。

此地登時大亂!

而在這愈發變得慌亂的場間,秦風依舊獨自站在那裡。

他也曾畏懼虛人,也曾懼怕那種恐怖。

然而那一日成功破除了「心魔」,加之境界提升,這一切便再無可怖之處。

此時他看向了台下的漢默與沃肯。

「不用勞煩兩位,這裡有我就夠了。」

他說著將身邊早已獃滯的帕西一手提起,扔了出去,被沃肯穩穩接住。

「或許應該先讓大家撤離。」他又道。

一方是虛人,一方是混亂的人群,漢默司官與沃肯本是一陣猶豫,此時聽見這話後再無遲疑,轉身便和御靈司命們一起指揮着眾人。

二人離去後,這比試台以及周圍只剩下了秦風與他對面化身成為虛人的古爾克。

沒有了後顧之憂,秦風終於將靈力完全地釋放開來。

剎那間就到了窺境巔峰的層次!

「該是輪到我了。」

……

原先觀戰的眾人被司命們帶離了比試場,距離那個比試台足足有十幾丈,已然安全。

此刻都是遠遠地看着台上那兩道身影。

而在他們目中,古爾克率先發難。

只見他手足並用,似野獸一般高高躍起,向著秦風狠狠砸下。

秦風不敢大意,凝神望向上方,手上已匯聚了靈力。

古爾克從天而降,不過眨眼功夫就到了秦風的頭頂。

挾帶着滔天的壓迫,似有穿金裂石的威勢。

秦風微眯雙眼,手上靈力被他激發而出,一掌拍向了古爾克。

這一掌看似平常,卻在擊中了古爾克的瞬間,讓得後者那勢如破竹的一擊落在了空處。

眾人瞳孔一縮,這時才明白過來。

原來秦風那一拍,藉著古爾克本身的龐大力量帶動,使其稍稍偏移了一寸。

也就是這一寸,古爾克蓄勢的一擊落在了秦風的腳邊,令得那地面即刻崩碎,化作一個深坑。

眾人看得心驚膽戰,又佩服那少年臨戰時的果決。

而秦風避過這一擊之後,右腳一踏,踩着古爾克砸落的身體便躍了起來。

爾後尚在半空之時又是輕輕一踏。

似乎踩在了空處,然而在那虛空處卻閃耀起一抹白光。

竟然是秦風於半空中使出了追風步,他的身體便也因為這一踏再度得躍起!

此時他已身在數丈的高度,爾後再是空中一踏,身形便向著下方墜去。

如此高度,其下墜之勢何其威猛。

而在這時,秦風伸出一掌,向著下方的古爾克狠狠按落!

伴隨着秦風身體的急速墜落,從上方瀰漫而來一種強盛氣勢與壓迫。

古爾克感受着這股壓迫,此刻變得真正的如臨大敵。

他雙臂齊出,周身的氣勢頓時狂漲,更是形成一圈肉眼可見的波動向著四周擴散開來,使得空氣也在瞬間發出輕響。

圍觀的眾人都是被場上和上空的氣勢壓迫地微微低頭,餘光里看到頭頂的少年,無不驚駭。

因為他此時施展的分明就是帕西剛才用過的招式。

但他不會功法,而是只依靠龐大的靈力就幾乎將它模擬了出來!

場上的古爾克猛踏地面,巨大的力量使得地面再度碎裂。

而他的身體也猛然躍出,蘊含著巨大力量的一拳向著上空毅然轟出。

旋即,在這破敗的場地上方,兩道身體猛然撞擊。

拳與掌甫一接觸即刻爆發出一股強勁的氣流。

隨之秦風的那一掌爆發光芒,頃刻間便化作一隻巨大手印往下壓覆!

只是瞬間,古爾克便從半空被直接打落,砸進地下半丈的深度。

發出的巨響聲,使得觀戰眾人的心都似被狠狠敲了一下!

眾人瞠目,隨即便有接連的驚呼聲此起彼伏。

「他贏了!」

……

帕西被扔下比試台後,視線不曾偏移過,此時他看着台上的那道身影。

身形瘦弱,與古爾克那丈高的怪物相比,好似能被隨手捏死。

然而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卻義無反顧地對抗着那個怪物,擋在了眾人的身前。

「所有人都在害怕他,所有人都在逃離他。為什麼你不逃,為什麼你還要戰鬥?」

「為什麼你能贏!」

不斷地有着聲音在腦海里回蕩,那個身影也彷彿在他眼中變得高大。

他想走進些看清那人的樣子,卻才發現因為剛才古爾克散發的駭人氣勢,他的雙腿此刻已經再也抬不起了。

以窺境戰入道,更是幾乎只靠着一擊就打倒。

怎會如此輕鬆寫意,又怎能如此呢!

帕西不明白。

或許那少年口中所說的顛覆認知的恐怖指的是那個虛人。

但於此時,那個恐怖或者指代的反而是秦風。

「沃肯大哥,那人到底是誰?」

「那人就是三歲窺境!」

原本黯淡的目光,因為這一句話,漸漸有了神采,帕西嘴唇微動:

「三歲…窺境…」

比試台上,古爾克從半空被打落,人群中爆發出一陣陣的轟鳴聲。

不單單是慶賀那個怪物被打倒,更是震驚乃至震撼於秦風剛才施展的手段。

擁有這樣的實力,還是如此年紀,這少年將來的成就必然不凡。

……

眾人的驚嘆不再去提,反而是虛人被打倒後,漢默司官雖然鬆了一口氣,但眉宇間卻越發憂慮。

「虛人的存在終是隱瞞不住了么……」

他看向台上,然而前一刻還在那裡的少年,卻是早就不見了蹤影。

「這小子跑得倒挺快!」

他轉頭問道:

「沃肯,你之前見過他,可知道他的來歷?」

搖了搖頭,沃肯回道:

「他只提過自己的名字,其他的卻是不清楚了。」說著又頓了頓。

「司官,或許可以從他所用的功法入手,查查他的來歷。」

漢默點頭,然而細細回憶了一番。

卻才發現,那少年分明沒有使出任何的功法。

他用來打倒古爾克的,赫然只是用龐大靈力模仿而來的帕西的功法。

「這小子……」

……

「又被那小子溜了。」

方龍城的司官府邸,漢默望着身前之人,有些苦笑一般地開口。

而站在他對面的正是那位格非咒師。

「看來他是不想太過招搖,這種心性我倒挺是喜歡。」格非說著,聲音突然變得低沉了些。

「言歸正傳,最近一段時間,虛人出現的次數有些頻繁了。」

聞言,漢默同樣神情凝重:

「是有些反常,而且最為嚴重的是,虛人第一次出現在了民眾眼前,影響有些過大了。」

「一個好端端的人突然變成怪物,任誰都會恐慌。

「我們一直以來隱瞞虛人的存在,就是為了防範這種情況。」

「但這次的事件是我們疏忽大意了。」他緩緩道。

「自虛人第一次出現在方龍城,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十多年,這麼些年一直隱瞞虛人的存在,終究是要結束了。」

漢默起身來回走了幾步:

「虛人的存在是沒法再隱瞞了,我上報司武看下他怎麼處理吧。」

「也只能如此了。」格非附和道。

少傾他似乎想起了什麼,問道:

「你說那個三歲窺境的小子為何兩次出現虛人時都在場?」

「是有些蹊蹺,但他那兩次畢竟也是打倒了虛人。」漢默頓了頓。

「而且那小子對付虛人時展露的戰力很是驚人。」

「若這樣的人加入我們御靈司命,倒是不錯的一股助力。」格非微微眯眼。

「只是那小子神出鬼沒,又無人知道他的來歷。」

「或許我們正好可以利用一下……」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