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1986,重生之完美人生(孔明哲關塞煙霞)最新章節在線免費閱讀

1986,重生之完美人生(孔明哲關塞煙霞)最新章節在線免費閱讀

2022-05-07 16:01 作者:關塞煙霞

章節介紹

【重生年代文】【日常】【單女主】 既然重生了,上一世那數不清的錯誤和遺憾,都將不復存在 這一世,孔明哲想要的,皆唾手可得…… 財富?他要做幕後大佬! 女人?除了前世老婆,誰也不要! ***本書純屬虛構,如有雷同,那就是湊巧了哈!一切都是老關我瞎胡編出來的

在線試讀

第1章 1986年12月26日

精彩節選

溫熱的水,帶着一股子怪異的味道和口感,被他大大吞咽了好幾口。

……差點嗆死啊!

咳嗽了好一會兒才看清楚,這……是個澡堂子。

水泥修建的泡澡池……

這不是小時候甘省大院的澡堂嘛!

絕對錯不了!

再看看自己,手小了一圈兒,皮膚也比較緊密沒有那麼鬆弛……

胳膊也細了一圈,啤酒肚也沒有了。

這……難不成是傳說中的重生的戲碼?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

「孔明哲……孔明哲!

你在哪兒?趕緊上來洗澡!」

淚水在聽到這個聲音的一瞬便噴涌而出……

這是……父親孔俊傑的聲音。

太好了!

他已經有快三十年沒聽過父親的聲音了。

雙手捧起一捧水,撲在臉上,掩去了淚水。

「孔明哲!你還不趕緊上來?」

父親孔俊傑的聲音再度傳來,孔明哲趕忙起身。

光着屁股爬上去就看到孔俊傑正等着他,伸手拉着他怕他滑倒。

和記憶里一模一樣,淋浴是沒有花灑的,一根管子向下噴着熱水,那水砸在身上,真有點痛。

而且,沒有調溫的把手,只有一個開關。

記得小時候,經常能聽到人對着外面喊「水太燙啦!」

然後就聽見外面回一嗓子,「知道啦!」

他甚至能記得住,看管澡堂子燒水的是誰。

記憶如同巨浪一般從腦海中翻騰……

無數的畫面,無數的面孔一一閃過!

……

「爸……」

「嗯?怎麼了?」

澡堂里水霧瀰漫,加上人多嘈雜,父親的聲音聽着瓮聲瓮氣的。

「沒事兒……」

孔明哲胡亂抹着眼睛周圍的泡沫和淚水。

他就是想聽聽父親的聲音!

真好!

這簡直太他媽好了!

囫圇洗了一番,擦乾了身上的水,他跟着孔俊傑上了台階,走進了更衣室。

兩條長凳,三面都是裝換洗衣服的柜子,有的連櫃門都沒有。

看着衣櫃里塞得鼓鼓囊囊的,什麼秋褲秋衣毛衣毛褲還有棉襖,孔明哲知道了,現在應該是冬天。

穿好衣服,跟着孔俊傑走出澡堂,外面果然在下雪。

路燈散發著白色的光芒,光線範圍內,跟他指甲蓋大小差不多的雪花密集地沙沙落下來。

地面上已經堆積了厚厚的一層雪。

路邊的水溝里冒着熱氣,一股子洗澡水的味道在街道拐角瀰漫著。

孔明哲聽着「咯吱咯吱」的踩雪聲,緊緊地跟在父親的身後。

走到路口跟着父親右拐之後,孔明哲看着兩側那些記憶中的建築物,心裏在盤算着。

路的盡頭,迎面是一棟6層高,塗成黃色的單身宿舍樓。

他家,在這棟樓的後面那一棟兩層的工程師樓一樓。

這一棟樓是兩層,一共6個單元,24戶人家,孔家是4單元的一樓102室。

按照一樓的習慣是不走單元門的,那樣要繞到樓後。

他跟着孔俊傑的腳步,踏上台階拉開門之後是一個兩三個平米的陽台。

家門在陽台裏面。

刮乾淨鞋底上的雪,孔明哲跟着父親走進去,看到了記憶中的一幕。

日光燈散發著白光,屋裡亮堂堂的。

靠牆是一個巨大的工作台,上面鋪着一整塊綠色的帆布。

帆布上面放着兩種顏色的布,裁好的布料、一把記憶中用來揍他的竹子做的尺子,還有幾條裁縫用的軟尺。

工作台旁邊是那個橙黃色三開門的大衣櫃。

工作台的另一側,是父母的雙人床。

他刻意看了一眼掛在牆上的日曆,1986年12月26日。

腦海中迅速回憶了一下。

那豈不是父親被樓上夏工騙走全部家當投資開礦之前的幾天?

他記得很清楚,87年元旦,父親和一群川省老鄉被同樣是川省老鄉的秦工忽悠着拿出全部家當7千塊錢,還借了錢湊了1萬塊去投資鉛鋅礦。

那錢就是元旦那天秦工來家裡拿走的。

不到3個月,甚至外面的桃花都還沒有開的時候,有一天父親失魂落魄地回來說,全賠了。

後來,天天有人在樓上跟秦工他們家干仗,都是來要錢的。

他們家也被人催着要錢,很久之後才還清的。

為這事兒,母親都氣病了……

母親林清璇正在踩着縫紉機,見到他們二人便停了下來。

「回來了?」林清璇從門口的掛鈎上取下一條毛巾,遞給孔明哲。

「去外面把雪拍掉,把頭髮也擦擦,別感冒了……」

孔明哲的思緒被打斷了……

孔俊傑笑道:「哪有那麼嬌氣!」

「你也去把身上的雪拍一拍,屋裡熱,**衣裳就不好了。」

「嗯。」

孔俊傑接過林清璇遞過來的毛巾,轉身去了陽台。

孔明哲拿着毛巾愣愣地看着母親。

從平房區搬到工程師樓之後,母親跟着他同班同學的媽媽,姓劉的阿姨做服裝。

他們家是在他上初三,父親提前退休之後,才去縣城裡賣衣服的。

那應該是明年下半年的時候。

「還不出去拍雪?」

林清璇嗔怪地說了他一句。

孔明哲晃了晃腦袋,轉身去了陽台。

陽台是最簡單的木頭窗戶封起來的。

孔明哲一點也不意外地看到陽台的地面上有一個把手,那是孔俊傑弄的地窖,冬天用來存放大白菜的。

擦完頭,拍掉了身上的雪,孔明哲回到房間裏面靠在暖氣片上看着父母。

不能說跟記憶中的一樣,因為他對這個時候的父母的相貌根本早已記不清了。

唯一記得住的是後來他參加工作之後老去的父母的相貌。

安靜地看了一會兒,他起身向裏面走去。

他需要平復一下就快要壓抑不住了的情緒。

從房間的門出去之後,右手邊是衛生間。

正對着的是姐姐的房間,房間里亮着燈。

他自己,則是在真正的餐廳里放着的一張床上睡覺的。

一個書櫃,擋住了一半的床。

一張直徑一米左右的圓桌,吃飯的時候是餐桌,晚上是他學習寫作業的地方。

和書櫃大衣櫃配套的寫字檯則是在姐姐的房間里。

廚房和他的床,只有一窗之隔。

記憶里的畫面又開始出現在腦海里……

正在胡思亂想,就聽見外間父親說道:「翻過年,我就想退休了。」

林清璇的聲音伴隨着縫紉機的聲音問道:「你退休,蘇院長能同意嗎?」

孔明哲趕緊拿了個杯子,走進父母的房間假裝倒水。

孔俊傑說道:「老蘇那邊我答應給他帶兩個徒弟出來,應該問題不大。

放射科的輻射太大了,能退休的話還是退了算了。

俊雄寫信過來說,明年小蘭高中畢業了,想讓她來跟你學做衣服。」

堂姐?

林清璇頭也不抬地說道:「她來我還要給她開工資!」

孔俊傑笑道:「不用,管飯就行了。」

孔明哲端着杯子插嘴說道:「媽,你要不讓我雲姐也來吧。

明年我姐肯定考不上高中,到時候咱們自己在縣裡也支個攤子賣衣服去。

到時候蘭姐和雲姐都能幫你做衣服……」

林清璇不悅地說道:「有你啥事?

還不去看書?

等你上高中了,送你回去老家重點中學讀高中。」

「媽,我不去。」

林清璇沒搭理他,孔俊傑一瞪眼說道:「由得了你?」

孔明哲猶豫了一下說道:「爸,樓上秦叔說的鉛鋅礦是騙你的。

我今天聽秦淑蘭說,他們家自己都不投錢的。」

林清璇停下了縫紉機,和孔俊傑對視了一眼。

孔俊傑瞪起眼睛問道:「我從來都沒有跟你說過,你是怎麼知道的?」

孔明哲腦子這會兒轉的飛快,喝了一口水掩飾了一下心裏的緊張。

他沒有回答父母的問話。

「要是真能賺錢的話,他自己還能不投錢嗎?

今天聽到秦淑蘭說她爸就沒打算投錢進去,我就覺得不對了。

爸,您對開礦這種事又不懂,到時候賠進去了,怎麼辦?」

林清璇看了看孔俊傑,接着問道:「你怎麼突然關心起這些事情了,嗯?」

孔明哲暗道,我要是現在不開始關心的話,老媽您這兩年做衣服的錢還有我爸存的錢就全沒了。

我爸背着您還借了3000塊,那還是做了一年多生意之後才還完的。

孔俊傑從口袋裡摸出煙,划著火柴點上,抽着煙看着他問道:「你從哪兒聽到他們家人說他自己不投錢的?」

孔明哲隨口扯謊道:「今天放學,我走在後面,聽到她跟她弟說的。」

房間里一時沒人說話。

孔明哲看着沉默抽煙的父親和看着父親的母親,心裏嘆息。

7千塊錢加上3千塊錢的借款啊!

八十年代的1萬塊錢啊!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