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逆天之劫》小說免費資源

完整版《逆天之劫》小說免費資源

2022-05-07 16:01 作者:小邪

章節介紹

【無系統】 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怪物,會讓人恐懼至此? 自出生便被視為禁忌,並冠以厄運之子相稱,需要萬族共議來審判定罪 最終更是被封去一切,處以永世放逐 可天命難違! 他終將歸來,帶來無盡的災厄,成為這諸天的劫數 諸天傾覆,諸神寂滅,只因一人 聖邪詭體! 這是最…

在線試讀

第3章 氣氛逐漸歡快了起來

「趙叔,我來討個說法。」

男孩直接開口,說明來意,雖然是討說法但依舊言語溫和,不過那冰藍色的雙瞳卻透着攝人的寒氣,冷冰冰的像是沒什麼情感。

一個七歲的小孩子而已,這冷冽的眼神,就將這群五大三粗的漢子給壓住了。

「塵兒啊,那兔崽子我已經教訓過了。」趙耕田很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大致的事情他也已經了解過了。

無沫鳶來偷挖他家地里的山芋,被他家那小兔崽子碰上了,就在田地間欺負起了鳶兒,拳打腳踢的,最後還把人推到臭水坑裡去了。

正巧被趕來的無塵見到了,然後他家那小子竟被這小他七歲的無塵給打了一頓,緊接着就揚言自己老子力大如牛,會替他出頭的。

趙耕田也沒覺得是什麼大事,小孩間的打鬧罷了,就是他家那小子大那麼多還被打了,倒是真的丟臉。

可趙叔不知道的是那水溝不單單是臭啊,還深的很,有兩米,其下淤泥更是不知道積攢了多少。而鳶兒才五歲,還不會游泳,若不是無塵趕來,險些有生命危險。

看似是打鬧玩笑,險成殺人之舉,而那趙耕地還不以為然,站在岸邊嘲笑。

無塵躍進臭水溝中,救起了妹妹,一上岸見到趙耕地那副嘴臉,很是氣憤,那可不是什麼失手,是**裸的故意啊,當即跟趙耕地對峙。

「死胖子你幹什麼呢!你這是在殺人!」

「你個瘦皮猴,臭烘烘的還有臉說我?」趙耕地摳着個鼻子直接反擊,絲毫不覺得他自己先前的行為有多麼的惡劣,他大無塵七歲,體型更是大了兩圈,一點都不懼怕。

「你!」

無塵一向平靜如水,少有動怒,但妹妹被這般欺負他真的不能忍,確保鳶兒目前的狀態沒什麼大礙後,直接沖了上去。

趙耕地仗着年齡體型在那,直接正面迎擊,卻不曾想,無塵靈活的不得了,一個扭身就躲避開了他的抱擊,並直接一拳打在了他的臉上。

一拳而已,趙耕地他就跟頭死豬一樣被打飛了出去,他艱難的爬起來,半邊臉腫的像是塞了個饅頭進去一樣。

「道歉!」無塵死死盯着眼前的胖子,吼道。

「你!」

趙耕地剛想豪橫,就感受到了臉上火辣辣的疼,尤其是一抬頭看到無塵那凶光畢露的眼睛,髒話一下子就憋了回去。

「快道歉!」無塵再次吼道,不過這時他聽到了妹妹的咳嗽聲,趕忙跑了回去。

趙耕地嚇的,當即如狗一樣,四腳爬開,拉開了安全距離後才敢站起來,他也是發現了,無塵並不願離他妹妹太遠,真沒追過來。

「你給我等着!我老子力大如牛,保准把你臉打的跟屁股一樣!有種就來鎮上茶館試試!略略略,啊呀,好疼!」

趙耕地起身後繼續嘲諷,不過一笑臉就脹疼,生怕無塵又衝上來,就灰溜溜的跑回去了。

無塵扶起妹妹,再次輕拍了幾下她的背,還有些嗆着的水沒有吐出來。而後看向跑走的死胖子,也沒有去追,但留下了一句:「明日必登門拜訪!」

今日,他也帶着妹妹如約而至。

「我先向趙叔您道歉,我妹妹她總是來偷您家地里的山芋。」

無塵向趙叔鞠了一躬,先深表歉意。

「這沒什麼,小事情,也正說明我家那山芋好吃嘛,你們小孩子喜歡吃,挖便是了,在田間小心點,別摔着傷着就行。」

趙耕田還是很和善的,對孩子們一向也都挺好,一直包容着。

「然後就是,我想要耕地他給我妹妹當面道歉,還是說,需要跟趙叔您比試之後,才行?」無塵也絲毫不讓步。

「小兔崽子給我出來!」趙耕田對着後邊廚房吼道,對別人家孩子和善,對自己家孩子可就不一樣了。

然而沒有回應。

趙耕田大步走去,拉開廚房的簾幕,哪有他兒子的身影啊,就見一旁的窗戶開着,早翻出去了,一排的杯子也沒洗。

倒也不是說趙耕田他不講理,他也不爽,但此刻那總惹事的兒子不知道跑哪去了,茶館裏還有這麼多人看着熱鬧呢,也不好這麼說就算了。

「來吧,趙叔叔跟你掰個手腕!」

「好!我贏了,耕地就肯出來道歉是吧?」無塵十分認真。

「一言為定!」

「你這老大不小的人了,還真想欺負個孩子啊!」

李華子有點看不下去了,不過他也清楚耕田肯定不會使勁,就是玩玩而已,如之前說的那樣,事後再給點山芋哄一哄。

「下手輕點啊,別摁疼了孩子!」王爺也是開口,深怕耕田手上沒有輕重。

「玩完了叔叔給你們買個糖吃,老趙家那兒子的確是調皮,上回在我家窗口順了兩條臘肉。」王三香也是開口,曝出了黑料。

「我家院子里養的幾隻雞,屁股上少了一圈毛,好像也是耕田家那小子乾的。」李華子也開**料。

這讓趙耕田臉上更掛不住了,那小兔崽子,人肥膽大的,在外面到底幹了多少壞事啊,待會兒找到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一頓。

「來!」

眾人清理出一個桌子,趙耕田跟無塵面對面坐下,可這一個是一直耕田勞作的魁梧大漢,身長兩米,一個是年僅七歲瘦小的孩子,明顯就是不是一個量級的。

兩人手臂伸出,老趙那古銅色的手臂上肌肉隆起,青筋蜿蜒,一看就結實有力量。無塵那手臂白皙纖細,看着就柔弱無力,老趙那都有他三個粗了。

兩人雙手握上,由於老趙那手掌實在是寬大,無塵的手指都握不到掌邊。

「輕點啊,真的,輕點!」見這樣子,李狗蛋也緊張的向老趙說道,怕他真的傷到孩子,這小手看起來脆弱的,一用力甚至骨頭都能擰斷的樣子。

趙耕田點了點頭,他心裏自然是有分寸。

「開始吧!」

一場懸殊的較量直接開始了。

「砰!」

這場比試,於一瞬間就落下了帷幕,眾人不敢置信的看着,幾個老者更是抹了抹眼睛,怕是自己眼花了。

趙耕田的大手被死死的摁在桌上,這實木桌甚至還砸裂了個小坑,於開始喊下的一瞬間,無塵發力直接拿下。

雖說趙耕田他還沒有發力,但也清楚,此刻自己的手還是無法動彈,這根本就不是一個小孩子能擁有的力量,就是他使盡全力,甚至於都不如他。

「可以讓耕地出來道歉了么?」

無塵他是非常認真,使出了全力應對的,但他在意的不是這個小比賽,而是那個給他妹妹的道歉。

「好!好!好!」趙耕田在震驚中愣了片刻,一回過神就連忙叫好。

無塵也鬆開了手,趁這機會,無塵還講述了下當時的情況,並告知他妹妹不會游泳,險些喪命。

聽到這裡,趙耕田再也綳不住了,直接站了起來,一巴掌拍向桌子:「媽了個巴子的!那小兔崽子居然這樣!」

「鳶兒沒事吧?」趙耕田又看向鳶兒,凌厲轉為了柔和。

「嗯,趙叔叔,現在是沒事了……」看着這麼個壯漢,鳶兒還是有些個畏懼。

「唉,叔叔也沒什麼好補償你的,今後想吃山芋,就直接去叔叔家地里挖,隨便挖隨便吃!」

「真的?」

原本還低着頭有點害怕的鳶兒頓時兩眼放光,鎮上的小孩都知道趙叔家種的山芋品質最好了,烤熟後那香味,真叫一絕。

「嗯,叔叔跟你拉勾!」說著趙耕田伸出了小拇指,鳶兒也順勢勾上。

鳶兒在一旁十分開心的點頭,安撫小孩子,還是容易的,給些好吃的傷痛便能遺忘了。

「媽的,這小子如今真就無法無天了,塵兒你等着,我現在就出去把他找回來,今天不把他打的屁股開花,我就不是他老子!」安撫完鳶兒,趙耕田又是看向無塵,直接許諾,然後大步走出了茶館。

等趙耕田走後,茶館內驚訝的眾人才緩過了神,紛紛看向無塵,一嘴一句的說了起來。

「這是天生神力啊!」

「這無家的人可真不一般!」

「這得是那種修鍊的活神仙才能達到這樣吧?」

……

「讓叔瞧瞧!」更有甚者,直接動起了手,握起無塵那纖細的手臂來回搓着,怎麼也想不通,這麼瘦小如何爆發出那麼大的力量,不能以常理論之。

「來來來!跟你王叔我也比試比試!你要贏了的話,叔叔也送你三掛臘肉!」王三香迫不及待的擠到無塵身前。

「跟你李叔我也試試,我家那饅頭你是知道的,香軟可口,要贏了我,以後每天來我鋪子,都免費吃!」李狗蛋也不甘示弱,這般一個天生神力的小娃子實在是讓他們欣喜。

但沒有例外,全是無塵壓倒性的獲勝了。

然後大傢伙又去找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東西,讓無塵舉一舉。

無塵知曉鎮子上的人都很淳樸,沒有惡意,也便照做,全都輕易舉起來了,不見力盡,這下一群漢子都玩嗨了,真跟見了個寶貝一樣。

或者說,男人的快樂就是這麼簡單吧。

李狗蛋跟王三香領着寒塵來到了一個院子里,這裡有個大磨盤,直徑一米多,厚度也有一尺,重量起碼要上千斤,平常都是騾子拉的。

茶館裏的眾人也跟來了,都想圍觀一番,這還不是要無塵能推動,而是要他能將這大磨盤捧起來。

無塵雙手抱上,稍有吃力,但還是舉過了頭頂,而後又穩穩的放下。

眾人讚嘆不已,這簡直是天神下凡,神力無邊啊,這還只是個孩子,都能跟城裡那種修鍊了的活神仙相媲美了啊。

大家玩的熱鬧非凡,直接把無塵當個寶了,弄的無塵也很是尷尬。

「好了,好了,大傢伙就這樣吧,也要有個頭,別傷着孩子了。」

見有幾個漢子還打算找重物,李華子當即制止了,雖然知道無塵力氣大無邊,但還是怕他用力過猛,傷着身體。

大傢伙也從狂熱狀態恢復了過來,是有點上頭了,皆是對李華子點了點頭,然後憨笑着對無塵說道:「唉,塵兒,讓你見笑了,叔幾個有點太興奮了。」

無塵笑着揮了揮手說:「無礙。」

一群糙漢子圍在無塵身旁,時不時摸摸無塵的手臂,有說有笑的走回茶館,鳶兒都只能被隔在人堆後面。

就在這時,趙耕田拎着他那大胖兒子過來了,任憑那小胖子在那拚命掙扎,也絲毫掙脫不開他爹那隻大手。

「犬子作惡,是我平常教導疏忽了,給大傢伙添麻煩了,今個就讓他賠罪!」

說著,趙耕田一把扒拉下他兒子的褲子摁在桌子上就是一頓毒打。

「啪!啪!啪!啪!啪!」

蒲扇大的巴掌,一下又一下的掄到那雪白的屁股上,真就打的通紅,如燒紅的鐵塊一般,殺豬般的慘叫則是不斷的傳來。

眾人看的都忍不住鬨笑了起來,這茶館內外充滿了快活的空氣。

一陣痛打下來,趙耕地那屁股,就像是塞個兩個西瓜一樣,腫的有之前兩個大,紅彤彤的,像極了太陽落山時,映照在寬廣的湖面,真實與虛影交錯。

被這麼一打,這小胖子直接站不起來了,但坐又不行,那屁股疼的啊,只好就這麼趴着,向大家道歉。

「鳶兒妹妹,我錯了,我不該欺負你的……」

「王叔,我再也不偷你家臘腸了……」

「李爺爺,我再也不拔你家雞毛了……」

……

在場的人幾乎都被道歉了個遍,有些老者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遭到這胖小子的「毒手」,今個一說才明悟了。

總而言之,這次說法討到了,無塵也是心滿意足的告別了諸位長輩,準備回去。

一路上鳶兒歡快的不得了,又蹦又跳的,不過她可不是因為那一句不痛不癢的道歉,而是他哥贏來的那些臘腸,還有山芋隨便挖,饅頭管夠吃。

一直低着頭沒怎麼說話的無塵,突然抬起了頭,久久的凝視着東北方向,總覺得心中有什麼被觸動了,像是利刃扎向心口,又像是一股溫暖流遍全身,一種說不出來的感覺。

鳶兒見哥哥突然停住了,便拽了拽他衣角說道:「哥,別發獃了,回家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