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陸卿寒溫惜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免費閱讀完整版

陸卿寒溫惜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7 16:02 作者:爹地寵妻,媽咪馬甲掉了

章節介紹

五年前,她任勞任怨,想着能和心愛的男人生下孩子,卻落得慘遭拋棄的下場,五年後,她帶着萌寶歸來,帝都最有權有勢的男人,卻唯獨對她死纏爛打直到某天,小糰子指着家裡的帥大叔質問:「媽咪,你不是說,我才是你唯一的男人嗎?」男人眯着眼,發現新大陸般將他提了起來「我兒子?…

在線試讀

第3章:不會消停

園長十分為難的各看了她們一眼,舔了舔乾燥的嘴唇:「樂馨媽媽,小胖身既然是樂馨所為的,你先給小胖媽媽賠禮道歉,其他的我們再慢慢商議。」

樂妍看着小胖臉上的傷,又心存疑惑的看了看懷中的馨寶,剛要開口詢問她的時。

倏然身後傳來了一道稚嫩的嗓音:「人是我打的。」

聞聲,眾人都齊刷刷的看向門口。

一個身着墨色西裝的男人,俊帥的輪廓、薄薄的唇形、深邃的眸光中透着股寒氣、任誰看了都想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男人身側還站着一位如同翻版小男孩,不僅如此小男孩小小年紀,還有着一股男人身上那股嚴肅和沉穩。

顧寒卿!!!

他怎麼會在這裡?

樂馨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月牙:「梓熙哥哥……」

樂妍聞聲這才晃過神來,趕緊將樂馨護在懷中,臉色慌張的將臉轉向另一側。

她的躲避顯然是徒勞。

顧寒卿從進門那一刻早已注意到她,

他眼眸微狹的看着她懷中的馨寶,馨寶被他盯的有些小害怕和心虛,尋求安全感的又朝樂妍懷中鑽了鑽。

樂妍?

她……沒死?

這小孩子是誰?

她再婚了嗎?

無數個問題,讓顧寒卿想要現在拉她問清楚,這麼多年回來不來?她可知道這麼多年他是怎麼讀過的嗎?

胖女人先是被顧寒帥氣和自身攜帶的壓迫感震懾住,不過想着他兒子打了自己的兒子,重振旗鼓,怒氣沖沖對着顧梓熙質問道:「是你夥同樂馨打的我的兒子是不是?」

顧梓熙面不改色:「不是,是我一個人打的。」

馨寶見他一人攔罪,趕緊解釋道:「不是的,是小胖嘲笑我,梓熙哥哥才替我出頭的。」

胖女人審視的看着顧寒卿穿着打扮,趾高氣揚道:「現在你兒子給我兒子打成這樣,你說吧,這件事情你要怎麼賠償。」

這樣明目張胆的打量,其實也是是想要看看顧寒卿的身份能不能和她們比肩。

顧寒卿劍眉蹙了蹙,翕動着薄唇:「你兒子是咎由自取。」

園長自然早知道顧寒卿身份,尷尬的低着頭兩耳不聞窗外事。

而胖女人一聽倒是瞬間炸了毛,眼珠子狠狠的瞪着他:「什麼?你誰啊你,你信不信我直接報警抓你們,讓你的混崽子進拘留所。」

從來都沒有受到過這種待遇的胖女人,整個人都炸毛了,也不管面前的這個男人是誰了,直接就趾高氣昂了起來。

不過,顧寒卿聽到胖女人這話,只是不屑的冷笑了一聲,然後才慢悠悠的報上了自己的名號。

「顧寒卿。」

胖女人:「……」

胖女人嚇得咽了咽喉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惹了嘉盛集團的總裁,真不知道是不是今早沒燒香的原因。

她雖從未見過顧寒卿。

可這個名字,整個陵城誰人不知誰人不曉。

胖女人趕緊換了副面孔,一臉討好求饒道:「哪個……顧總,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你大人不記小人過,就請你不要放在心上了。」

說著,她扯了扯小胖的胳膊,催促道:「快,趕緊給人賠禮道歉。」

若是真把顧寒卿得罪了,兒子還能不能讀金蘋果幼兒園先不說,家中的公司興許也會不保,說不得還會被他給趕出陵城。

顧寒卿冷眸掃視了她一眼:「不必了,你兒子出口傷人,我兒子打了他就算抵了,可是……」說著,他用餘光看向樂妍懷中緊抱的馨寶。

小胖媽媽立馬領會到,再次推了把小胖,教訓道:「混小子,趕緊給樂馨賠禮道歉。」

小胖十分不情不願,可又不敢忤逆她的意思,只好不情不願的給樂馨賠禮道歉:「對不起,樂馨,我不該嘲笑你。」

樂馨探出小腦袋偷瞄了顧寒卿,才轉向對着小胖搖了搖頭:「沒關係。」

樂妍已經有些坐如針氈,彎腰將馨寶抱起在懷中,神色匆匆:「既然沒什麼大礙了,哪我們就先走了。」

語畢,她不等眾人說什麼,腳步匆忙的逃出了辦公室。

顧寒卿反應過來隨即跟了出去,顧梓熙明銳的洞悉着他不尋常的反應,心裏也默默記下了眼前這個女人。

顧寒卿追出來時,樂妍已經駕車離去,只留下了汽車揚起的灰塵和車背影,他有些惱怒的默記下車牌號。

嘉盛集團。

顧寒卿陰沉着臉坐在椅子上,看着手中搜尋回來的資料,裏面還附帶着幾張馨寶和樂妍近年來的照片。

裏面還有張全家福格外刺眼,照片中樂妍展露出幸福的笑容,懷抱着一個三歲大的小女孩,身側還站着一個溫文爾雅的男人。

他眼眸中的溫度幾乎低到了冰點,手中照片一角也攥皺了。

他心心念念的女人,真的沒死,竟然……

衛澤抬起眸子瞄了他一眼,回稟道:「樂妍小姐,改換了名字Vanessa,目前是H國的華僑移民,她……還有個女兒樂馨,四歲。這……這個孩子據說是和楚氏集團楚思翰所生。」

時隔一年,她就要再結婚還為別人生了個女兒?

樂妍,你是還在恨我?

還是你的心裏已經忘記了我?

顧寒卿的手驟然攥緊骨節泛白,森冷的嗓音低沉道:「地址。」

衛澤倒吸了一口氣,也不敢耽擱趕緊回答道:「樂妍小姐現在就居住在瀾越小區八棟401,電話我已經發到您手機上了。」

說著,他倏然又想起了什麼,繼續補充道:「顧總,我又重新去調查了一下,五年前的事情,當年替樂妍小姐法醫幾乎都在同一時間辭職移居國外,一一追查下去矛頭都指向了楚思翰。」

五年前,樂妍跳海後,打撈隊整整搜尋了三天才從海中撈起一具女屍,屍體已經被魚兒海水啄食泡爛,當時他們是從服裝身形,還有無名指上戴着的那枚戒指辨認,這具屍體是樂妍。

聞言,顧寒卿的臉再次往下沉了沉,房間里也逐漸升起了一股濃濃的寒氣。

樂妍,這是你精心布置的騙局?

你難道真的如此恨我,為的就是永遠離開我?休想。

這輩子你永遠都無法擺脫我,不論你現在是誰的媽咪,妻子,我都不會就此放手

樂妍,你只是我的。

「等會的會議直接取消。」

話音剛落,顧寒卿一刻也等不了了,邁開修長的步伐離開了辦公室。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