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大力從鐵頭功開始》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大力從鐵頭功開始》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7 16:02 作者:家有大白喵

章節介紹

因為一個意外來到即將開服的遊戲中 成為了江湖中的一個反派嘍啰,本來只想默默的活着 奈何各種麻煩接踵而來,成為別人眼裡的魔頭 天哪,我只想做個好人

在線試讀

第5章 人生三大鐵

夕陽西斜,炊煙裊裊升起,空氣中也漸漸喧囂起來,張大炮正在房中對着蠟燭一招一招的修鍊着劈空掌,一掌積蓄着內力打出,沒有一絲風聲,卻見的面前的燭火一陣晃動,端的是一個無聲無息,居家旅行必備技能。

「咚咚咚。」房門被人輕聲叩響。

「哪位?」

張大炮吹滅了燭火,走到門前打開了大門。

「大炮呀,還沒吃飯吧,少爺讓我來喊你和他一起出去吃飯呢。」

看着門口站立的福伯,張大炮很是疑惑,

「少莊主請吃飯?啥時候啊,在哪呀,少莊主不會因為那會的事情下藥搞我吧?」

「你到了就知道了,把心放肚子里,少爺很好說話的。」

「那好,前頭帶路吧。」

張大炮便跟着福伯走出了院門。

怎麼還要穿桃花林,不在莊裡吃么,張大炮看見跟着福伯越走越遠,馬上都快出莊子了,一肚子疑惑。

……

夕陽的餘輝染紅了在藍天里遊盪的白雲,還替它們鑲上了亮晶晶的花邊,這幾塊白雲一會兒就幻成了玫瑰的晚霞。

陸冠英站在了碼頭邊上,邊上停着一艘快船,船上人影閃動。

張大炮走上前,一臉的疑惑,怎麼還要渡河,要去哪么。

「快上船,等你許久了,不要耽誤了時辰,還有好多路程呢。「

陸冠英見張大炮獃獃的站在那邊,便伸過手,提起他腰帶一躍而起,跳上了船隻,拉進了船艙裏面。

「福伯,開船。」

說罷,二人並肩走進船艙,船艙不大,幾盞琉璃燈便可將船艙照亮,桌子上有一壺小酒在碳爐上溫着,還有一個冒着泡的砂鍋在爐子上咕咚咕咚的響着,空氣中瀰漫著魚肉和羊肉的氣味。

吸了一口氣,腦海中浮現了一個鮮字。

「來,坐。」

陸冠英讓張大炮坐下,伸手從爐子上取下酒壺,給兩人都倒上了一杯酒。

「這可是我花了大功夫從紹興得來的十八年的女兒紅,來嘗嘗,知道你有疑問,先吃,一會帶你去開開眼,先別問。」

見少莊主堵死了自己後面的疑問,張大炮端起酒杯敬了陸冠英一杯,然後拿起筷子開始吃了起來。

「綠蟻新醅酒,紅泥小火爐。 晚來天欲雪,能飲一杯無。

要是下雪,可就應了這個兆頭了。」

「看不出來啊,大炮兄弟還會吟詩呢,看起來像個粗人,內里卻是粗中有細啊。」

「哪裡哪裡,拾人牙慧,少莊主見笑了。」

「大炮兄弟,我觀你一身功夫好似都是出自少林,難道你是俗家弟子。

二人推杯換盞之時,陸冠英好奇張大炮師承便向其問道。

「以前在村裡的時候路過一個遊方的僧人,他說我骨骼奇特,乃是百年一遇的練武奇才便收了我五個銅板,給了我一本秘籍。」張大炮看他在詢問自己師承,肯定不能和對方說自己有系統便滿口跑火車起來。

「難怪如此,自打火工頭陀出逃現在少林方丈閉關不出,整個少林不問世事,江湖上已經很少有少林的和尚出現了,我先前還以為你是少林叛逃的酒肉僧人呢,你我年紀相差不多,以後便喊我冠英吧我喊你大炮兄弟。

看着陸冠英說著江湖上的往事和自己稱兄道弟,張大炮也很開心,畢竟人在江湖,沒有獨步武林的實力那便不能得罪別人,鬼知道是不是打了小的來了老的,打了老的惹來一群更老的,小腿再小也是肉,陸冠英他爹好歹也是個人物,不虧。

「那好,冠英兄弟,我敬你一杯,我先干為敬。」張大炮端起酒杯便敬了他一杯。

「好說,大炮兄弟,幹了。」

二人酒到興起,你一杯我一杯的喝了起來。

……

「砰。」

「少爺,到了。」

福伯在船頭對着船艙喝酒的二人喊道。

「好,來了。」

只見二人內力運行一個周天把體內酒氣蒸發,行走江湖之人基本都會這個內功的粗淺用法。

「咦,這是哪,好熱鬧。」

張大炮眼前的碼頭,紅旗招展,人山人海,漕運漢子喊着號子從巨大的貨船中來回搬運着麻袋,不知道是哪一個要鎮這麼熱鬧,便好奇的對着陸冠英問道。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這便是文人墨客的天堂蘇州府,也是天下最大的糧產地,你看那些大米,就是由漕幫運往各處。」

「難怪,一個小小的碼頭便如此繁華,冠英兄弟

今天到底是來幹啥呀,有什麼大事么。」

「哈哈,跟我走便是了,不要問這麼多,哥哥還會害你不成,走吧,上馬車,我帶你去開開眼。」

「駕,駕。」

陸冠英帶着張大炮坐上了小廝牽過來的馬車向著城內飛奔而去。

馬車沿着主路飛快的駛過馬蹄發出清脆的噠噠聲,

兩邊的人群紛紛讓開,能在蘇州城內縱馬而過,他們知道惹不起。

「許捕頭,這馬車誰家的啊,敢在蘇州城內縱馬,要不要拿下,看看有沒有油水?」

十字路口拐角有一座麵館,剛才說話之人一身皂色公服,

一看打扮就知道是府衙捕快。

「下次別說這話,你沒看見馬車上的桃花標記么,那是歸雲庄的車子,你腦袋不想要了,你是新來的不要一天到晚盡想着油水。

得罪了貴人,什麼時候死的都不知道,今晚是花街巷群玉院花魁出閣,快點吃,一會我帶你去見見世面。」

……

「青樓啊。」

「群玉院。」

陸冠英站在金碧輝煌的門口笑呵呵的對着張大炮說:「說起這群玉院啊,可是大有來頭,一二等青樓有大多以「院」、「館」、「閣」命名,大多都是賣藝不賣身,只有打動某位花魁才能做入幕之賓,三、四等青樓,多以「室」、「班」、「店」、「下處」命名,勾欄瓦舍說的就是那些,給錢就行。」

「大爺來玩呀。」

門口站着迎客的小廝看二人站在門口便迎了上去。

「來了,大炮兄弟我們走,到現在這群玉院還沒有公布花魁的名字,看來今天要給蘇州府一個驚喜啊,哈哈。」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