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完整版詭聞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完整版詭聞全文免費閱讀資源!

2022-05-07 16:03 作者:陳某人

章節介紹

一家從事靈異事件的事務所,主人是一個白髮的少年 那一天,來了個客人那少年也從此再次出山…… 一對CP,一路奇怪的事件……

在線試讀

第3章 光孝路上找不到的22號門牌

那一夜,這青年人沒有睡好。本來以他的身體,雖然幾年下來也多少有些習慣了。但是每天晚上鑽心地痛楚,還是能讓他夜裡難眠。特別是今晚更是如此。

那張廣告名片,不知為何一直在他腦中出現,一次又一次。像個魔咒一般,在腦中揮之不去。一個無厘頭的小廣告,竟然能對他產生出這樣的效果。他不禁在想,難道是因為自己久病成狂,見到一些怪力亂神的東西,都像是救命稻草。

他在床上也不敢翻滾,只是睜着眼睛,看着天花板。最後又爬起來,從地上撿起那張小名片。又仔細地打量了一遍,又覺得這上面的東西是全是坑蒙的話,又丟了下去回到床上。

有些時候,希望這東西就像是這個世上最可怕的魔咒一樣,讓人情不自禁地沉迷其中。而現在的這怪人青年就是這個樣子,一張荒唐之極的廣告名片卻像是魔咒一樣帶給他在這無底的深淵中帶來一絲光亮,他想拚命抓住這一絲亮光,但這亮光卻又像是無形的空氣一樣,能感受的到,卻抓不住。

真有這種奇人異士嗎?這些年他不是沒找過,在各個網絡中吹出來的各種神異奇人,他都有花錢找過,但是最終卻發現全是騙子。說什麼易經八卦,替人消災解難的網上神人。最後也只能是證明都是騙子。

但是就算知道又能怎麼樣,也許這種怪力亂神的奇人異士,才是自己最後的救星。他不是沒在各大醫院,甚至連莆田系醫院都在網上諮詢過。但結果幾乎都是大同小異,都只是把他當作是讓昆蟲寄生而已。但他心裏明白,這一切,也許與自己幾年前到的那個地方有關係,而且這些蟲子,一看就知道不像是普通的寄生蟲。

就這樣這張小名片折磨了他一夜。

早上6點多,還是沒有睡着。他翻起來,再次撿起地上的名片。穿好衣服,把名片塞進口袋裡。隨便地洗了把臉刷個牙。打開手機定好位置,叫了輛滴滴。準備去尋這地址上的地方。

也算還好,他住的這個地方與名片那個光孝路不遠,坐地鐵的話也不過是4站路。打車就算是在早上上班的高峰期里,也不過是20來塊錢。不算太貴。

但他也不敢坐地鐵,一是因為他身上這些蠕蟲,帶着有腐肉的味道,還有地鐵人多,若是讓人擠到了,最後痛的還是他自己。

車來了,當他打開車門,坐到後排的時候。前面的滴滴師傅,眉頭皺了一下。手指不由自主地在鼻子下面擦了一下,又馬上打開車窗,最後還把帶着的口罩又壓的嚴實一點,像要把整個鼻嘴都撫實才可以。

因為顧客是上帝,他們怕讓人投訴,也不敢多說什麼,怪就怪自己手賤接了這單。只能是帶好口罩,再打開車窗,讓車裡的空氣流通地更快一些。這樣能讓他感覺的更舒服一點。若不是見那上來的顧客,只是一個人,又沒提任何東西。他都有點懷疑,對方是不是殺了人,帶着腐臭的屍塊打車到沒人的地方丟的呢。

滴滴師傅見他坐好,也不問對不對。直接就踩上油門,把車開走了。他只是快點把這人送過去,好讓自己舒服一點。雖然那腐肉的味道不算太重,但是這種味道是真不好聞到啊。

那青年也習慣了旁人對他的不適應,他也不說什麼,任由司機把油門踩到市區的限速的最高60。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還對這些神神怪怪的東西還抱有希望,但是他還是想看看,是不是真能見到希望。這一路,時間不久。他望着窗外,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就這樣靜靜看着車窗外面,長長的睫毛配着那因為長期睡眠不足留下一層淺淺的黑眼圈,格外迷人。單只看口罩上的眼睛,像極了漫畫里走出來的少年。

很快車子到地,找個沒人的路邊停了下來。

光孝路本來也是個老街,因旁邊有座寺廟叫光孝而得名。也傳說這寺院是達摩祖師東來第一寺,所以這座千年古剎長年香火不絕才不過7點多些,已經有不少善男信女進寺燒香了。

他的車子停在路邊,剛下車。那滴滴師傅,一溜煙地跑了。他看着路上來來往往去趕早市買菜的老人,還有進寺燒香的善男信女,還有一些趕去上班的人。7點多在這個城市裡,人們早就已經醒了過來。

他站在路口,摸出口袋裡那張名片。看着上面的地址。光孝路22號不算太遠。

左單右雙,現在他這個路口剛好是1號和3號。那就是在街對面是雙號的門牌。22號就在前面,不遠的話,他走路還能堅持下來。

他慢慢摸到街對面,又繼續向前走。抬着頭看着老房子外面的門牌號,一個數字一個數字地念着,4號……6號……8號……14號……18號……20號……

嗯,下個房子應該就是22號了。但是好像下個房子好像是個是個賣早餐的小檔口。難道這名片里的人就是門口賣早餐的那個中年肥胖的男人?

那賣早餐的中年男人,穿着一條背心,但是因為做早餐爐子熱,就算開着風扇也不濟於事。就把背心拉到那大肚子上,掛在肚皮上頂住,肩膀上還搭着一條擦汗的毛巾,不時抹一下額頭的汗。但怎麼看也不像是世外的高人?會不會是地址寫錯了?

但想歸想,懷抱着一絲希望,他還是走了過去,抬着頭看着早餐檔上面的門牌。嘴裏念着:「20號、24號。嗯!24號。」

好像有些不對。22號呢?他突然反應過來,好像中間沒有房子了啊,但是這裡是直接從20號跳到24號,這不科學。怎麼少了個門牌號?

他站在早餐檔前,左右打量着,想從頭頂的牆上尋找22號的蛛絲馬跡,看是不是像一些老房子一樣,一棟樓房裡標了幾個門牌號。但是看着早餐檔門口那讓煙熏的已經發黑的牆面,只有一塊破舊的藍底白字的24號門牌。就是找不着22號。

這到底怎麼回事?他忍着腳下的痛楚,來來回回找了幾遍。也沒見到22號,為了尋個真實,他都向前走了五十米,快到路的盡頭,都找到60多號了,就是見不到22號的存在。心裏不由有些失落。但又一想,幸好不是早餐檔那個胖大叔,不然和他心中世外高人的樣子完全不同,若真是那個胖大叔,說不定他早就已經絕望了。

就在這時,路邊走來一個老人牽着一個應該是上小學一二年級的小男孩,迎面走來,應該是送小朋友到學校上學的。看樣子應該是住這附近的。若是住這裡的老街坊應該知道22號在哪裡吧?

他打定主意,便也迎了上去。張嘴與那老人家問話說:「阿婆,你知道22號在哪裡嗎?我找了好久也沒看22號。就看見早餐檔那裡的24號了。」

那老人家看了這青年,大夏天穿着不合時宜,還帶着圍巾。不像是個好人,身上還發著臭,怕他是人販子,自己又帶着小孫子。雖說現在治安很好,但是誰知道這人是不是壞人呢。也沒聽清他說什麼,連忙拉着孫子的手,加快步子,從旁邊轉了過去。也沒回他話。

那怪人也知道自己這身打扮在別人眼中,不像是個正常人。也沒有多想。但是就在這時。那小男孩突然轉過身來,對那青年說:「叔叔,我知道。22號就在那個早餐店前面的那個樹旁邊。但是我有時候能看見,有時候又見不到。你自己找找。」

叔叔?自己也才22歲沒到呢。就讓人叫叔叔了。不過自己這一身就真的像是個怪叔叔一樣,說不定還有些變態就是這身打扮,帶那些不懂事的小朋友去看金魚呢。

這時那老人才聽清自己孫子在說22號的話。臉色突然一變,忙是彎下腰直接抱起她孫子,也不顧已經上小學的孫子已經挺重了,她年紀也不小了。這老腰能不能撐的住。直接抱起這老腳飛快地跑開了。

要不要走這麼快?22號就這麼嚇人嗎?

但是剛才那樹那邊自己也來來回回找了幾次了啊。也沒見到那個22號的存在。怎麼那小朋友就在那裡呢?那樹左邊是20號,右邊是24號。沒見到22號啊?但是那小朋友又好像說了有時能看見,有時又看不到?這又是怎麼回事?

其實雖然現在他找不到22號,但是剛剛聽完那小男孩說後,心裏的希望值不由加多了幾分。這樣的地方越是神秘,就越有可能遇見真的本事的人。若是直接在外面擺攤的,說不定自己早已經失望了。

那棵樹旁邊,我就不信我找不到。這青年下定決心。若是沒有那小男孩的話,也許他現在就放棄了。但是那小男孩的話又讓他燃起希望。

再痛再難受,還能比自己這幾年活着不人不鬼的樣子,天天受這些蟲子的折磨還能痛苦嗎?就不信知道了大概位置,還找不到。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挖出來。說不定真的是自己最後的希望,也是唯一的希望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