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長樂紅塵劫》雲紫蘇宮氿寒無彈窗閱讀在線閱讀

小說《長樂紅塵劫》雲紫蘇宮氿寒無彈窗閱讀在線閱讀

2022-05-07 16:03 作者:唐蓁蓁

章節介紹

本是一介醫女,天真爛漫的她,卻無端捲入一場盜寶陰謀,以至疼愛她的師父慘死藥王谷從此,她成了一片隨風飄零的樹葉,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推着,在塵世中起起伏伏與本朝皇子相遇相知,擦出愛的火花;又在機緣巧合之下,被冊封郡主與敵國新君和親;就連睿智洒脫、神鬼莫測的凌煙閣主,…

在線試讀

第7章 燕王起疑

燕王走出東宮後,便在馬車內坐等,金楓從門口跑來,小聲稟告,「殿下,不好了,小蘇子不見了!」燕王大驚,「怎麼回事?」「屬下聽把守芙蓉館的侍衛說,被一個小太監領走了,那小太監自稱是奉殿下旨意。」燕王若有所思,「此事雲青玄可否知曉?」「屬下不敢聲張,並未進入芙蓉館詢問,不過他二人應不知情,屬下悄悄看了看,芙蓉館裏確實沒有小蘇子的身影。」「東宮其他地方可查看了?」「屬下不敢擅自行動,只在芙蓉館附近找了找,並未看到小蘇子。」燕王冷靜地說道,「此地不宜久留,回府。」

一回到王府,燕王吩咐道,「金楓,你立刻派人暗中觀察東宮周圍,再加派人手務必找到紫蘇姑娘,此事非同小可,定要謹慎行事,不可聲張。」「屬下遵命。」

這時,王妃帶着幾樣糕點過來了,看到金楓匆匆離開,不免有些擔憂,「凝翠,在外面候着。」「是。」一進屋,正看到燕王雙眉微蹙的樣子,「殿下,臣妾帶了些點心來,請殿下嘗嘗。」「鸞兒費心了。」王妃柔聲問道,「殿下如此煩憂,不知所謂何事?」「還是鸞兒最懂本王。」燕王看向王妃的眼眸帶着柔光,將事情的前前後後如數告知王妃。

「有這等事!」王妃大驚,「此事殿下怎麼看?」燕王表情稍有緩和,長嘆一聲,道,「此事只怕與旼兒有關。」「殿下何出此言?」王妃問道。「哼,太子的病只怕不像傳言般樂觀,醫者醫病,焉能醫命。本王素來得父皇器重,只怕旼兒早已視本王為眼中之釘。我帶那紫蘇入宮,本就是犯了大忌,這麼好的機會,他怎會放過。」燕王臉上已顯微慍之色。

「旼兒尚且年幼,豈會有如此心機?」王妃疑惑道,「況且他是如何得知紫蘇姑娘身份的?」

「在東宮的時候,赤子誠那隻老狐狸也在,況且事出東宮,太子又病重,除了旼兒,誰還能在東宮發號施令?除此之外,恐怕別無可能!」燕王口中的老狐狸,是探花郎出身的太子伴讀,慧敏多才,未可小覷。

「殿下說的在理,只是臣妾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王妃溫柔地看着燕王說道。「你我夫妻,但說無妨。」「這位紫蘇姑娘,與殿下相遇實在蹊蹺,若只是偶然,倒也罷了,倘若不是,必是懷着不可告人的目的故意接近殿下。臣妾實在擔心,斗膽進諫,即使殿下對她有意,也絕不可掉以輕心,她若早已為東宮所用,必是禍患,殿下不得不防啊!」

王妃一番話顯然說到了燕王的心坎上,他雖然也曾懷疑過,不過他盡量控制自己不那樣想,可事到如今,王妃所言實在有理,他不得不重新考慮這個問題,雲紫蘇,究竟是何許人也?不過,不管怎樣,他必須先找到紫蘇,不只是為了紫蘇的安危,更是為了他自己,此事可大可小,萬萬馬虎不得。「鸞兒,本王有幸,得賢妻如此!」說話間,便將王妃摟入懷中。

玉琅府的郊外,在那座破落的城隍廟裡,林琰正盯着紫蘇的白玉貔貅,他從紫蘇脖子上摘下來,仔細看着,在貔貅一隻腳上,刻着兩個不易察覺的小字,『謝安』。他目不轉睛地盯着紫蘇,這個女子到底是誰?怎麼會有這塊玉!紫蘇看着林琰,仍心有餘悸,可是他臉上的表情變化似乎說明了什麼,「難道,你認得這塊玉?」紫蘇問道。

當然認得,林琰默默看向遠方,陷入了深深的回憶里。二十幾年前,林琰當時不過七八歲而已,那年,家鄉發生了瘟疫,大半個村莊的人都死了,其中也包括他的父母。林琰生性頑劣、暴戾乖張,整天打架鬥毆、惹是生非,親人、鄰里本就自顧不暇,更無人願意收養野性難馴的他。小小年紀,為了生存,上街要過飯,從野狗嘴裏搶過吃的,什麼坑蒙拐騙的事都干過了。有一次,他實在餓壞了,在一個包子鋪里偷了兩個包子,還沒吃到嘴裏,便被老闆發現了,「我讓你偷東西,讓你偷東西」老闆帶着夥計,對着小小的身體一頓拳打腳踢,他太虛弱了,虛弱到以為自己快要死了。

不知道被人打了多久,他微微睜開眼睛,看見一個身穿金色衣服的高大身影,「你是誰?一定是神仙,對吧?」林琰小聲問道,他至今仍然記得那個男人憐愛的目光,還有,他胸前佩戴的白玉貔貅!

「我有一位故人,也戴着這樣一塊玉。」林琰的思緒回到現實,看了一眼紫蘇,恢復了陰柔的聲音,「走吧!在本公子改主意之前,滾!」

十六年了,那個男人已經死去十六年了,這十六年里,再沒有任何人可以馴服他,他再一次落入了地獄,唯一不同的,便是多了一身絕世武功!紫蘇的出現,喚醒他內心深處最痛苦的回憶,那震天的廝殺聲,還有那血染的鄱陽湖。倖存的林琰當時只有十幾歲而已……

這樣就放過自己嗎?紫蘇雖然疑惑,不過她不敢多問,雖然林琰決定放了她,不過他仍然是一個十分危險的人物,現在不趕緊離開,一旦他改變了主意,自己必死無疑。走出城隍廟,紫蘇以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她從來沒有跑得這麼快,她只想快點離開那個地方。

一口氣跑出了好遠,紫蘇氣喘吁吁地放慢了腳步,她心跳得好快,好像一個不留神,就能跳出來似的。燕王殿下知道自己不見了,這會兒應該在找吧,紫蘇心想。她現在只想快點回到燕王府,一來是道平安,二來是向燕王殿下道別,畢竟她並不屬於燕王府。

這時,金楓正帶着人四處尋找,遠遠便看見一個穿着太監服的瘦小身影,快馬加鞭趕了過去,走近一看,真的是紫蘇姑娘。「紫蘇姑娘,你可讓我好找啊!」金楓見到紫蘇,高興地說道,「對不起啊,給你們添麻煩了。」紫蘇有些抱歉地說著。

「殿下,金楓帶着紫蘇姑娘回府了。」小竇子稟告道,「當真?」燕王詫異道,「千真萬確,紫蘇姑娘就在書房。」燕王大步流星地來到書房,真的是紫蘇!「殿下,」紫蘇眼睛裏閃着淚光,「紫蘇見過殿下。」

「紫蘇姑娘,你有沒有受傷?」燕王的語氣帶着些許關懷。

「我沒事。」淚水就在眼睛裏打着轉兒,馬上就快流出來的樣子。

「那個帶走你的小太監是什麼人?」燕王冷冷地看着紫蘇,以略帶質問的語氣說道。

剛剛還在關心她,轉眼間就是這樣一副拒人千里的樣子,紫蘇心裏想着,快要流出的淚竟也生生地憋了回去。「我也不知道,出宮的路上就被打暈了,醒來的時候在城外的一處廟裡,周圍沒有什麼人。」紫蘇小心翼翼地說道,她不想把林琰殺手的身份說出來,不管怎麼說,林琰畢竟放過了自己,若是換成別的殺手,自己這時恐怕早已是一具冰冷的屍體了。更何況,林琰的名字是她從張先生那裡聽說的,她目前並不想把賀蘭薌和張筮的事情告訴燕王。最重要的是,燕王此時的表情和語氣,似乎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在懷疑着什麼,這讓紫蘇感受到了深深的寒意,他是高高在上的燕王殿下,與自己非親非故的,又怎會相信自己這死裡逃生的奇蹟呢?

「折騰了一天,姑娘應該累了,好生休息吧。」燕王說完就要離開。

「殿下,」紫蘇有些不舍,「承蒙殿下收留,在府上叨擾多日,紫蘇萬分感激。如今已見過了師父,也是時候回藥王谷去了,紫蘇就此別過。」

這突如其來的道別,讓燕王有些意外,「既然如此,本王也不強留,小竇子,送姑娘出府。」等紫蘇走出不遠,燕王悄悄吩咐道,「金楓,跟上她。」

難道紫蘇真的是別人派來的姦細嗎?來到本王身邊,到底是何目的?被人從東宮擄走,卻又毫髮無損的回來,實在蹊蹺的很,可倘若真的是姦細,好不容易混進王府,會這樣輕易離開嗎?

紫蘇一個人走在路上,眼看天就要黑了,「紫蘇姑娘,」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紫蘇回頭一看,高大的身材,深邃的五官,除了賀蘭薌,還能是誰呢。「真的是你,怎麼一個人在這,琉璃呢?」賀蘭薌向周圍看了看,都沒有見到琉璃的身影。

「琉璃早就回藥王谷了,我現在也要回去。」紫蘇回答道。「現在回去,一個人?真是好大的膽子啊,小心野狼把你叼了去!」紫蘇與賀蘭薌這邊說著話,誰也沒有發現不遠處一個將一切看在眼裡的身影。

「你說紫蘇見了誰?」燕王拍案道,眼睛裏似乎能冒出火光。

「看起來,似乎是北冥國世子,不過他是中原人的打扮,屬下也不敢確定。」金楓小心答道,他明顯感覺到了燕王殿下的憤怒。

沒想到紫蘇居然同北冥有所往來,本王果真太大意了!燕王陷入了深深地思索。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