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哥們不裝了!我就是你的前世老公》林天秦雪晴免費在線閱讀

《哥們不裝了!我就是你的前世老公》林天秦雪晴免費在線閱讀

2022-05-07 16:05 作者:可喜可賀!

章節介紹

重生+年代+神醫+種田+改過自新+追妻救妻+發家致富 清明節祭拜病逝愛妻宋晴雪時,林翔意外被一團神秘的赤芒砸中,而重生到1988年的一個鄉村潑皮無賴身上 他因禍得福,幸運的獲得一雙神奇的魔掌,魔掌治病,妙手回春,針灸推拿,手到病除 而且他的雙手彷彿擁有一種莫大…

在線試讀

第 1章 悲催!重生成了一個無賴混混(一)

精彩節選

在一個月高風黑的夜晚,靠山鎮丈八廟村的一家農戶屋子中煙氣繚繞。

污濁的空氣中彌散着一股極其難聞的臭腳丫子味,狐臭味,大蒜味,酒臭味…

七八名斜叼着捲煙的農家漢子眼睛熬得通紅,圍坐在一張舊圓桌邊。

每個人的面前或多或少堆放着一疊鈔票。

“大小王!哈哈!四個尖…這一把老子贏了,都特么的快給錢…”

一個頂着黑眼圈,身材高瘦的男青年欣喜地拋下手中的幾張撲克牌,把一隻髒兮兮的手掌伸向桌面上的賭友。

這一宿他運氣很背,錢幾乎輸光了。

「壞了!…**來抓賭了…快跑啊!」

這時,突然「咣當」一聲,一個身穿破舊勞動服的莊稼漢面色驚慌的闖了進來。

「卧槽!**來了…跑啊!」

「**已經…到了前院,哥幾個趕緊跳窗戶…從後院走…」

「快逃啊!晚了就得進局子里蹲幾天…」

屋內的眾人聞聽後,瞬間就像炸開了鍋。

他們匆匆抓起自己的鈔票,驚慌失措的奪路逃竄。

「麻痹的,你們這幫孫子給完錢再跑啊!」

高瘦男青年輸了一晚上,好不容易贏了一把。

不料想,突發變故,他空歡喜一場,一分錢也沒拿到手。

「翔子,趕緊跑啊!被逮着就完犢子了…」

旁邊一個小胖子使勁拽了翔子一把。

「真特么點背,小偉子,咱們趕緊跳後窗戶…從後院子翻牆跑…」

翔子雖然年紀不大,可在這方面卻經驗豐富。

他拉着小偉子,一腳踹開後窗戶,兩人匆匆逃到後院子。

「**!不許動,都給我站住…」

「前邊的人,站住,站住,抗拒從嚴…」

這時,前院傳來一陣喧嘩的吶喊聲。

翔子與小偉子手忙腳亂的爬上牆頭,不顧一切的縱身一跳,都狗啃屎的跌了一跤。

「哎喲媽呀!…」

“快跑!”

緊急時刻,兩人全然不顧身上皮肉的擦傷,爬起來撒腿就跑。

兩人在田野中倉皇奪命而逃,由於農村夜晚漆黑,路況不明。

翔子一不留神被田地上的一根凸出的樹橛子狠狠絆了一跤。

「呃!…」

這個倒霉蛋正巧一頭撞到地上的一塊大青石上,霎時間一翻白眼,便沒有了聲息。

「翔子,你這是咋地了?…快醒醒…」

小偉子慌亂地搖晃着了人事不省的翔子。

「我的媽呀!…血!翔子沒氣了…快來人啊!」

但很快,他就發現對方已經沒有了呼吸,嚇得小偉子失手丟下翔子,轉身驚慌逃竄。

在一座低矮簡陋的農舍中人影晃動,雖說早已深更半夜,但屋內的人並沒有睡覺。

屋內點着一盞煤油燈光線灰暗。

一個頭髮斑白的中年婦人身披一件帶補丁的舊勞動服斜坐在炕上。

「翔子,你個小畜生整天就知道喝酒賭錢,偷雞摸狗…」

“嗚嗚!今天早上 ,這個混蛋把家裡僅剩的四十塊錢都搶走了…嗚嗚嗚!那是我給兩個閨女攢的學費啊!”

女人不斷對着一個空錢包唉聲嘆氣,抹着眼淚。

「大姐,早上,我看見壞蛋大哥從錢包里偷錢了,媽不讓他拿錢,壞蛋大哥還打了媽好幾拳,媽的胸口都淤青了…」

「媽!大哥這個混蛋把家裡的錢都搶走了,明天就是我和二妮交學費的最後期限…」

火炕上,兩個瘦弱的女孩子苦哈哈的望着母親,不斷氣鼓鼓的數落着。

房門突然「咣當」一聲被暴力推開。

小偉子面無人色,嘴中喘着粗氣,闖了進來。

「林嬸,壞了…呼呼!…翔子出事了。」

「**來抓賭…呼呼!…他跑得太快…一頭撞到一塊大青石上,當場就沒氣了!」

「什麼?小偉子…你說翔子…撞…撞死了?」

「我的天哪!…這個瘟大災子的東西,年紀輕輕不學好,到處給我惹是生非…真是報應啊!嗚嗚嗚!」

林嬸突然聞到兒子的噩耗,頓時哭天搶地的痛哭起來。

「大姐,太好了,壞蛋大哥死了,以後咱們不用擔心有人偷家裡的錢了,也不用害怕有人再打我們了!」

二妮一臉稚氣,對大妮天真的說道。

「哼!這個混蛋死了倒也乾淨了!」大妮恨鐵不成鋼的嚷道。

「林嬸,您先別哭了,趕緊喊人吧,翔子還躺在大野地里呢!好歹也得給他收個屍吧!」

「小偉子,你說的對…唉!我這命啊!怎麼這麼苦呢!」

「大妮,二妮,你們趕緊去隔壁王大爺家,陳大叔家喊人,翔子人再不好,我這個當媽的也得讓他入土為安!」

林嬸聽完漸漸止住了哭泣,咬牙硬挺着身子下了炕,匆匆穿上衣服,讓兩個女兒去喊人幫忙。

「林嬸,就是這裡…呼呼…翔子就躺在那邊野地里…」

小偉子領着一伙人跑得滿頭大汗,手指着前方一片漆黑的田地說道。

「他林嬸子,那裡好像趴着一個人…應該是翔子。」

隔壁鄰居王大爺舉着手電筒,隱隱約約的看見不遠處地上面躺着一個人。

「翔子啊!你個不孝的逆子…怎麼說走就走呢!嗚嗚嗚!…」

畢竟是親生骨肉,林嬸不顧一切的撲了過去。

「林翔,這個小畜生死了倒也好,老天爺終於開眼了,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我家的十幾隻雞鴨都快讓他偷吃沒了!」

跟着後面的陳大叔面色陰沉的嘀咕着。

丈八廟位於偏遠的貧困山區,誰家也不太富裕,農家人養點雞鴨賣錢不容易。

這個林翔倒好隔三差五的去左鄰右舍家偷雞吃,經常被鄰居堵在家門口罵大街。

「特么的,說起來就生氣,這小王八犢子經常偷看我媳婦洗澡!平時一見面就動手動腳的調戲她…」

「老子都和他幹了好幾架了!要不是看在林嬸孤兒寡母的份上,鬼才來給他收屍呢!」

另一個中年男村民氣憤的插了一嘴。

「媽呀!…他林嬸子,剛才,我看見翔子的手好像動了動…不會是詐屍吧!」

跟來的陳大嬸面色惶恐,手指顫抖指着躺在地上的林翔。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