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重生後我成了王爺心頭寵》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重生後我成了王爺心頭寵》小說免費閱讀完整版

2022-05-07 16:07 作者:重生後我成了王爺心頭寵

章節介紹

前世,慕姝綾為了渣男四處征戰,助他登上皇位可是卻沒想到,本該屬於自己的後位非但沒有到來,反倒是被關天牢千瘡百孔,那男人迎走自己的庶妹不說,還屠了她慕家滿門重生一世,她發誓報仇,害過她的,一個都跑不了可是她還沒來得及復仇,這個纏人的王爺便想將她擄走三宮六院皆為浮…

在線試讀

第一章

精彩節選

元昭十五年,匈奴敗退。

楚國大捷,天下同慶。

而塵封的天牢內,一女子身着戰袍卻渾身傷痕纍纍,左眼只剩一顆血窟窿,手筋已被挑斷,癱倒在地身上全是血跡。

天牢之內暗無天日,唯一的一道光來自於牆上不足一個拳頭大小的洞口。

外頭傳來了聲響,隨後只聽見天牢被打開的聲音。

慕雲錦身着華服,錦繡琉璃牡丹裙將她襯的皮膚白皙,頭頂的步搖微的一顫便發出清脆的聲響。

「鎮遠候府的嫡出二小姐,擊退匈奴的慕大將軍可曾想過有朝一日會匍匐於這天牢之內?」

慕雲錦說著,嫌棄的走了過去,用眼神示意旁的人將她扶起來。

雙腿被廢的慕姝綾被人強硬的拽了起來,整個人便如同一攤爛泥般需被人夾着才能站起。

「喲,瞧我,都忘了姐姐雙腿被廢了,還不快把姐姐放下。」慕雲錦冷着聲音說道。

當下,下人便猛的鬆手,慕姝綾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發出來一聲悶哼。

慕雲錦蹲下,抓住她的下巴,揚起一抹輕蔑的笑意:「五年前的姐姐也京中絕色的美人呢,只可惜了。」

說著,她搖了搖頭,忍不住的笑着出聲,「姐姐不知道吧,五年前你大病一場,是妹妹將你的湯藥換掉,瞧着自己皮膚日漸損毀可還開心?」

「被困天牢的滋味可還好受?」

「傳聞中才貌雙全的美人可曾想過自己的容貌是被自己最信任的妹妹親手毀掉的?」

「你到底想做什麼!」慕姝綾到底是開了口。

七日前,她大捷班師,剛到城門就收到密信,言皇上有難,特要她快馬加鞭暗中入宮。

當她踏入宮門的那一刻,卻只見到她昔日的「好妹妹」嬌軟的躺在她愛了十年的男人身上。

隨即,數百人馬長槍相對。

她看見,那個曾經口口聲聲說愛自己的男人站了起來,冷峻的面容不帶一絲感情,「慕將軍私自回京,披甲入宮,意圖謀反,押入天牢擇日處死。」

楚國的天牢,十年來沒一人進來,她卻成了第一個。

多麼荒唐!

鎮守邊關的大將軍,百姓口中的英雄,如今卻被關在這暗無天日的天牢之內,猶如一個廢人!

被壓入天牢的那一天,有人來挑斷了自己的手筋,隨後打斷了她的雙腿。

再然後便是永無止盡的折磨,她的身上沒有一處完好的肉。

結痂的傷口第二日便會被鞭子再次抽開,露出血肉。

戰場所穿的戰甲也被打爛,浸滿血漬。

眼前的人是第二次來了。

第一次,她帶人將自己的左眼剜去,讓人將自己放到鹽水之中浸了一夜。

「姐姐難道不想知道鎮遠候府如今是怎樣的一番光景?」慕雲錦見她即使被廢卻仍舊一副傲氣的模樣便不由的惱怒。

說到鎮遠候府,慕姝綾終於動了,僅剩的右眼看向慕雲錦。

「果然,姐姐最在意的還是鎮遠候府呢。」

慕雲錦以帕掩面,輕笑了一聲,隨後便用那戲謔的聲音說道:「只可惜了,皇上下令,慕將軍謀反,滅九族,昨日午時就已經行刑了呢。」

說罷,她蹲了下來,看着她道;「姐姐開心嗎?慕家因你盡數死絕了呢。」

說著,她起身踩住了她的頭,「姐姐戎馬一生,可曾想過有朝一日會被我踩在腳下?」

即便如此 她好似還不解恨一般,用腳踹向慕姝綾,「呵,什麼驍勇善戰的英雄,如今不還是被我隨意處置!」

慕姝綾的眼中是滔天的恨意,身子因着疼痛而微微顫動。

恨意從心尖蔓延,侵襲全身。

為什麼!

她們慕家世代忠君,祠堂供奉的靈牌皆死於戰場,所有的榮華儘是戰場之上拿命博回來的!

她的爹爹,兄長,為了擊退匈奴,先後赴死。

而她,為了高位之上的那個男人,十五歲提起長槍奔赴戰場。

這一去,便是五年。

五年來,沙場上的刀劍穿透她的皮囊,幾次和閻王相對,她都挺了過來。

刀口上舔來的功名,因着一句意圖謀反便被輕易取下,滿門抄斬。

「呵。」慕姝綾冷笑了一聲,只剩一顆眼睛的臉有些瘮人。

慕雲錦被她的模樣嚇了一跳,嫌棄的將腳抬了回來,「姐姐莫要擔心,妹妹不會讓姐姐死的,必會好生相待,讓你在這天牢之中安生的住下。」

慕姝綾怎會聽不懂她的話,便是要自己好生的活着,日日折磨至死罷了。

驀地,就在眾人不注意的瞬間,原本被廢了的慕姝綾卻站了起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撞向旁邊的牆。

瞬間,慕姝綾的額頭破了一個口大的洞,鮮血不斷流下,隨即身子飄搖着墜下,眼帘緩緩合上。

若有來生,她慕姝綾必將手刃仇敵,叛與眾人看。

疼。

撕心的疼痛讓慕姝綾忍不住的輕哼出聲。

身子好似被什麼撕扯着,頭疼欲裂!

旁邊傳來了驚呼,「小姐醒了!」

很快,四周便吵鬧了起來,好似有人喊了聲太醫,隨即只感覺到有人用針扎向了自己。

針破皮膚卻並不覺疼,反倒是幾乎要裂開的頭竟然舒服了起來。

慕姝綾試圖動了動手,最終也只是手指輕動了一下。

然而繞是這般,旁邊卻驚喜的喊道:「小姐的手動了。」

好似這是個天大的喜事一般。

「聒噪。」慕姝綾睜不開眼,只能用盡全力從嗓子中發出這樣一聲。

太吵了,吵的她頭疼。

很快,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太醫將針取了出來,站起身子說道:「慕小姐應當是無大礙了。」

「那她何時能醒來?」慕夫人連忙問道。

她聽到了剛剛那句話,連詢問聲音都小了不少。

「夫人放心,應該今日便能醒來。」太醫說道。

有了太醫的這句話,大家的心也就放了下來。

慕夫人對着丫鬟說道:「快,好生送太醫出去。」

與這邊不同,另一個院子內,慕雲錦將屋內的東西摔了個遍,氣惱的坐在木凳之上。

「娘,那個人都要醒過來了,你怎麼還這樣不慌不忙的啊!」慕雲錦看着正在念佛的柳如煙道。

聞言,柳如煙只是對着佛畫拜了拜,嘴角勾起一模弧度,「就算醒了,又能如何?」

「娘親的意思是?」慕雲錦見她這麼說,知道她又有了辦法。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