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端木翀是誰演的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端木翀是誰演的小說在哪裡可以看?

2022-05-07 16:09 作者:落拓生

章節介紹

一代霸主霸天武帝被愛人和兄弟背叛,重生為一個廢人,修鍊玄天霸體訣,成就天下最強霸體欠我的一定要還給我,無論有多少陰謀詭計,我自一拳破之,霸者無雙,誰與爭鋒!

在線試讀

第7章怎麼是你

第7章怎麼是你

端木安本來是要在這裡賣獸晶,沒想到對方店大欺客,想要把他的東西給黑了,這就是太歲頭上動土,實在是不知死活。

他剛要再上前一步,這時從門外走進一男二女三個年輕人,臉上還都掛着笑容。

那些守衛看到那個男子,好像抓到了救命的稻草,連忙上前哭叫:「少爺來了,實在是太好了,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惡徒,居然想要訛咱們家店。

這個傢伙不但打死了李領班,而且還打傷了胡管事,還請少爺為我們做主啊!」

林秋聽到這話頓時大怒,林家在這裡也是根深蒂固,自己又是內門核心弟子,這一次帶着兩個師妹來店裡選東西,居然有人砸場子,那還得了。

他立刻怒氣沖沖的說:「是誰這麼不開眼?居然敢在我的地盤上鬧事,簡直就是不知死活!」

端木安這時轉過身來,看着這三個年輕人,沒想到還是熟人,正是前兩天就過的那些人,這也算是緣分了。

林秋本來還怒火衝天,不過一看到是他,當時就什麼脾氣都沒有了,臉上都是驚駭的神色。

對面這個傢伙給他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那可是生撕狂暴惡獅的主,現在想想還覺得心裏發顫,實在是太狂暴了。

沐小婉看到端木安臉上頓時露出喜色,這兩天晚上都沒有睡好,夢中總是出現被救的那個場景,一想到那個場景,頓時就俏臉緋紅。

胡管事這是掙扎着爬起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少爺可要給我做主啊,不知道這是哪來的狂徒,居然敢到我們這裡來鬧事,一定要把他大卸八塊才行!」

林秋聽到這話心中就是一顫,對方是什麼人?被人家大卸八塊還差不多,這老傢伙實在是不知死活。

沐小婉在一旁氣沖沖的說:「我相信這位大哥絕對不是什麼狂徒,更做不出訛人的事情,一定要嚴查才行。」

李雯立刻附和道:「婉兒師妹說的實在是太對了,這件事情肯定有貓膩,我將來是這裡的老闆娘,必須得查清楚。」

端木安不自覺的多看了這個女人兩眼,這還真是一個夠牛的主,居然連這話都說的出來,女孩子應有的矜持呢?

林秋自然是借坡下驢,兇狠的一腳踹在胡管事的身上,大聲罵道:「你這個該死的狗奴才,還不給我從實招來,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管事一聽這話,心中頓時就咯噔一下,知道這一次闖禍了,徹底踢到鐵板上了,而且是特別瓷實的那種。

能夠讓少爺如此懼怕,那肯定不是一般的主,自己也是鬼迷心竅,人家能拿出那麼多的二級獸晶,怎麼可能是好欺辱的人物。

這傢伙撲通一聲跪在地上,抬手就給了自己幾個耳光,一副凄慘的樣子說:「都是小人一時鬼迷心竅,所以才會冤枉這位少爺,還請兩位少爺饒了我這條狗命。」

這傢伙倒也是機靈,連忙把整件事情說了一遍,並沒有任何添油加醋,這樣興許還能博得一絲好感,人家高抬貴手,就饒過自己一命。

林秋聽了這個傢伙的話之後,把他扒皮的心都有了,這還真是個不長眼色的東西,居然惹到這麼一位強人,這不是要命嗎?

李雯還真是個主事兒的人,立刻就說:「你這個不開眼的東西,居然敢做出此等惡事,今天就把你交給……?」

端木安把自己的名號報了出來,畢竟對方現在表現的很有禮貌,也不能表現的太過。

林秋連忙說:「這件事情是我們不對,還請端木師兄不要和我們一般計較,如今這個惡徒就交給你,任由師兄處置。」

端木安一副淡然的樣子說:「我不過是一個外門弟子,和你倒稱不上是師兄弟,既然把他交給我,那就按照他自己說的,將兩條腿切了,扔出去討飯吧!」

林秋心中再次一凜,對方說得輕描淡寫,看來還真是一個狠人,以後絕對不能得罪,否則肯定會生不如死。

沐小婉卻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妥,那個傢伙敢冒犯強者的尊嚴,這已經算是輕判了,應該抽筋扒皮才對。

李雯倒是特別的自覺,用手在腰間一抹,一柄長劍出現在手中,隨意的一揮,就將那個胡管事的雙腿斬斷。

她對着護衛吩咐道:「先找個地方給他醫治,然後就放在街口,每天都在那裡討飯,也讓其他人引以為戒。

林家老店講究的是信用,絕對不能做出店大欺客的事情,對於這樣的害群之馬,那是萬萬留不得,立刻去辦吧!」

幾名護衛連忙答應,大家這時也看出來了,這個女人將來肯定是少夫人,而且還是個心狠手辣的主,可是萬萬惹不得!

林秋在內門一向是以辦事圓滑而著稱,這時自然知道怎麼辦,吩咐旁邊的侍女,取來三千塊靈石,恭恭敬敬的遞了過去。

他一副歉然的樣子說:「雖然端木師兄只是外門弟子,但是我相信不會明珠蒙塵,回去之後我立刻上報師傅,將端木師兄調入內門。」

端木安輕輕的點了點頭,隨手將乾坤袋接了過來,對於這件事情倒是不可置否,不過就是一個小門小派,根本就沒有必要放在心上。

林秋看着對方淡漠的神情,心中也是暗暗叫苦,連忙再次說:「大家相逢就是有緣,如果端木師兄不介意的話,我請你喝一杯如何?」

沐小婉就像一隻小白兔,偷偷的看着端木安,兩眼之中都是希翼的神色,很顯然是希望對方能去。

端木安自然是看到了這一切,面對這個特別柔弱清純的女孩,心中也不知道是怎麼想的,不自覺的就點了點頭。

幾個人離開老店,來到這裡最大的酒樓,自然是要了個上好的包間,這樣才顯得氣派。

在喝了幾杯酒之後,自然也就熟絡了一些,這氣氛也融洽了很多,大家的話自然就是多了起來。

沐小婉紅着小臉兒,端起一杯酒,剛要和端木安說話,沒想到這時包間的門,卻讓人給一腳踢開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