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小說整本免費海陸楊皓宇

小說整本免費海陸楊皓宇

2022-05-07 16:11 作者:龍宇

章節介紹

十二靈珠悄然問世,龍淵大陸再掀腥風血雨平凡少年偶得奇遇,一怒崛起顛覆人類極限成王敗寇只在一瞬之間,生死別離豈能任其主宰?且看他如何談笑間,讓那些邪惡灰飛煙滅!【作者QQ1363479447】【全本免費】

在線試讀

第一章 怒起行兇

精彩節選

龍淵大陸,琳嵐帝國,龍青城北堂家族一座簡陋的二層樓閣內,一名身着黑色老舊衣裳、年歲約莫十七的少年,正一動不動的跪在地上,看着擺放在面前的黑木匣子愣神許久。

可能是跪的太久,直到他雙腿發麻難以忍受時,這才顫巍巍的動了動。

少年面容白皙俊秀,五官端正,可眉宇之間,卻透着一股很濃很濃的戾氣。他雙手緊握起黑木匣子,有些激動的流下眼淚。

黑木匣子內盛放的是一把匕首,透過陽光反射出金色光芒印在少年的臉頰上。

他雙手越來越顫抖,不知是黑木匣子太重,還是他內心有股抑制不住的激動和氣憤。

「爹,娘,宇兒無能,最終也沒能成什麼大氣候。這兩年在北堂家,孩兒受盡欺凌,連妹妹也保護不好,今天早上……今天早上妹妹走丟了!」

「我!我該死!我沒用!」龍宇用力的扇了自己幾巴掌,嘴角也跟着溢出一絲血跡,頭「砰」的跪砸在地面,忍不住抱頭失聲痛哭了起來。

他從來都沒有哭過,不管遇到什麼困難他都忍了過去。而此時他哭的很傷心,身體因為哽咽而不停的顫抖,呼吸也變的急促、困難。他的哭聲越來越大,似乎把這幾年受的委屈,一下子全發泄了出來。

龍宇是龍青城北堂家族的族人,而兩年前的北堂家族,和現在相比也是天壤之別。

兩年前的北堂家族在整個帝國也算是排得上名號的大家族,但卻因為一場變故,導致整個家族土崩瓦解。

那日,北堂家主北堂天仁,也就是龍宇的父親,無意間得到了一枚很神奇的玉珠,便決心將此珠奉給君王,以此進一步擴大北堂家勢力。君王得知後極其高興,但變故卻因龍宇的無知,悄然發生了。

龍宇從小被父母寵溺,囂張任性,從未把任何人放在眼裡。自從得知神珠消息後便想一睹神珠的廬山面目。念想一生,龍宇便再也按耐不住,連夜潛入父親的書房。

就在龍宇找到神珠準備一睹風采時,父親北堂天仁突然帶着友人進入書房,嚇的他無計可施,慌亂中將神珠塞進了嘴裏。

神珠被龍宇放入嘴中的剎那,出乎意料的是,這神珠竟然悄無聲息的消失在了他的口中,再沒有絲毫感覺。

北堂天仁得知後怒斥龍宇,卻心知大禍即將到來。既然已經告訴了君王,如若交不出東西,那便是欺君之罪,輕則一人當誅,重則滿門抄斬!

為了不讓年幼的龍宇遭受君王處罰,北堂天仁便連夜將龍宇送出了城。數日後,消息終究逃不過奸人的告密,將這件事告知了君王,並且添油加醋將事情進一步惡化。

龍宇直到現在都不清楚事情的真正內幕,也不知是何人告的密,只知道,最親近的族人,已經在兩年前全部被殺。現在的北堂家只有當初隨着龍宇一起被送出的一批,已經集體遷徙到了帝國邊界,為的便是將北堂血脈傳承下去。

這件事,一直是龍宇心中的夢魘,每日每夜都纏繞在他的腦海中,無盡的自責讓他幾度想就此死去。如果不是還有個乖巧的妹妹跟在身邊,龍宇這個時候怕是已經命喪黃泉。

不知哭了多久,龍宇面色淡漠的擦了擦淚痕,一把抓起黑匣子中的匕首,眼中湧現一抹厲色,轉身奔出樓閣。

「芩兒,等着,哥哥一定會找到你的!」

北堂龍宇心中堅定的想着,腳下步伐也不禁加快了幾分。

在龍青城鬧市的盡頭,有一處只有年少一輩出沒的地方,各個家族年少一輩每日都會在這一片玩耍比斗,今日也不例外。

此時人群中,一些錦衣戎裝的富家子弟聚在一起,時不時說到一些好笑的事情而鬨笑一堂。

突然有人指着遠處,打趣的說道:「喲,你們瞧,那個廢物怎麼又回來了?」

眾人聞聲望去,只見北堂龍宇低垂着腦袋,腳步略顯匆忙的向廣場上的眾人走來。

「這傢伙想幹嘛?看看去。」其中一方為首的一名少年是北堂家族的成員,名叫北堂昇。雖然他和龍宇同為一族,但與其他人一樣,也看不起龍宇,覺得北堂家族淪落到如此下場,都是北堂龍宇害的。

龍宇頓下腳步,目光環視廣場,最終鎖定了目標,提步向著另一處人群匆忙走去。

「海哥,是那小子。」

被稱作海哥的少年好奇轉身,卻看見已經走到跟前的龍宇,不禁譏笑道:「喲,怎麼又是你這孬種?剛剛跑掉了,怎麼又跑回來了?」

「我妹妹呢?」龍宇雖心中有怒,但語氣中依舊帶着一些忌憚,但放做平時,他根本就不會用這樣的語氣和陸海說話,不然只會徒增麻煩。

陸海聞言眉頭一皺,揚手一巴掌揮向龍宇,雖被龍宇及時擋住,但強大的力氣依舊間接性的打到他的太陽穴位置,將他打的往地上一個釀蹌,險些栽到地面。

這一巴掌,打的龍宇措手不及。

「陰陽怪氣的,沖誰發話呢?那是你妹妹又不是我妹妹,我怎麼知道!」陸海拉了拉衣領,一副高傲的模樣,看着龍宇的眼神除了不屑還是不屑,就好像出現在眼前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堆垃圾。

龍宇被這一巴掌打的腦袋犯暈,眼中流露出一絲怒火,但心裏也沒轍,陸海現在已經是一名真正的凡境修鍊者,並且已經突破到了九重,在這龍青城也算是響噹噹的天才少年。而他龍宇,連武魂覺醒都沒有通過。

這都怪龍宇兒時不學無術,錯過了最佳覺醒時機,落得此番只有挨欺負的份。

陸海身旁的小跟班遲疑了一下急忙湊到他耳邊,輕聲說道:「海哥,早上的時候,我們欺負北堂龍宇那會兒他妹妹好像也在。」

陸海聞言一愣,仔細一想好像真是這樣,心中不禁一緊,冷聲道:「完了,黑狼團,那丫頭好像被黑狼團抓走了。」

龍宇聞言面色也頓時嚇的鐵青,猛地站起身抓住陸海的衣領,面目猙獰的吼道:「你說什麼?怎麼會這樣!」

陸海被龍宇的表情嚇了一愣,反應過來急忙將龍宇的雙手掙脫,指着龍宇嫌棄的吼道:「你他媽瘋了嗎?離老子遠點!晦氣星。」

「哼,你自己賤命,你妹妹也好不到哪裡去,被黑狼團擄走也好不是嗎,說不定將來還能做個壓寨夫人,你也不至於到處混吃混喝了。」一旁的跟班也急忙冷嘲熱諷的說道,絲毫不把龍宇放在眼裡。

龍宇聞言拳頭緊緊握起,身體氣的瑟瑟發抖,但一想到妹妹被黑狼團擄走,眼淚也忍不住的流了下來。黑狼團是當地最霸道的強盜團伙,被黑狼團擄走的人,可以說已經是九死一生。

「喂,陸海,對我北堂家的族人稍微好一點。」

就在幾名跟班準備圍上來毆打龍宇時,北堂昇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雖然不想制止他們,但龍宇身上終究掛着北堂家族的牌子,就這樣被外人欺負,他心中也挺不爽的。

「北堂昇?怎麼,你是要給他撐腰嗎?」陸海說罷指着龍宇,一副傲然高高在上的樣子。

北堂昇見狀皺了皺眉頭,搖頭笑道:「本少爺可沒那好雅興,不過他就算是廢物,那也是我北堂家族的廢物,任何一個北堂家族的人,都不是你們想欺負便欺負的。」

北堂昇的話立刻引得陸海心中大怒,嘴角一邪,指着北堂昇一樣邪笑道:「你還真把自己當回事了?區區北堂家,我陸家滅你們只需要一半的勢力,叫囂個什麼勁!」

「哈哈哈哈……」

周圍的人聞言頓時一陣鬨笑。

北堂昇面色陰沉,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話是你說的,希望等玄哥來了之後,你還能這麼說。」

說到玄哥,陸海眼中有那一剎那的忌憚,但很快便將忌憚隱藏了起來,故作鎮靜道:「有本事現在就讓北堂玄出來,正好突破至現在,大爺我還沒人練手呢。」

北堂昇聞言嘲笑的點了點頭,遲疑了一下對着一旁的龍宇淡漠說道:「別人打你,你就不會還手嗎?丟不丟人?」

對於北堂昇嘲諷的話,龍宇直接選擇了無視。兩年前,北堂昇還曾和自己稱兄道弟,而此時,竟然也變的如此疏遠。

龍宇來不及管這些,拉着北堂昇焦急的說道:「昇子,大事不好了,芩兒被黑狼團擄走了。」

開始對於龍宇的稱呼,北堂昇心中極其厭惡,但聽到後面的話,他身軀不禁一愣。

「你說什麼?什麼時候的事?」

北堂昇聞言也慌了,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龍宇急忙將手指指向陸海,怒吼道:「都是因為他,如果不是他將芩兒逼上後山,芩兒又怎麼會遭遇黑狼團!?」

「少他媽胡說八道!關老子什麼事!」陸海見狀頓時惱火,被龍宇指着,對他來說簡直就是恥辱,說罷便打算一腳踹上去。

龍宇見狀,拳頭緊緊攥在一起,索性一咬牙將腰間別著的匕首拿了出來,迎面便沖了上去,一刀刺進了陸海的腹部。

陸海根本就想不到龍宇這樣的人也會還手,完全沒有防備的被龍宇擊中,匕首連根沒入,陸海當場倒地不起。

「海哥!」

周圍的人見狀面色大變,急忙將陸海扶了起來。但龍宇這一刀刺的太深,只看見鮮血不要命似得往外涌,而陸海也已經意識模糊,全身使不出一丁點力氣。

「快,快送海哥回去!」有人率先反應過來,急忙合力將陸海抬起,飛奔離開了廣場。

「給我宰了這小子!」剩下的幾人紛紛拿出武器,對着龍宇吶喊着沖了上去。

龍宇雙腿顫抖,腦子裡也是一片空白,看着地面鮮紅的血液,身體情不自禁的一個激靈,這才意識到有人拿着兵器沖了過來,急忙轉身向著後山逃竄。

「完蛋了,龍宇殺人了。」北堂昇也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嘴裏不停的呢喃着,整個人面色嚇的鐵青,急忙帶着北堂家族的幾個人跑回了北堂府邸。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