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主人公叫楊哲諸葛劍言楊哲諸葛劍言

主人公叫楊哲諸葛劍言楊哲諸葛劍言

2022-05-07 16:11 作者:諸葛劍言

章節介紹

少年楊哲在經歷了一系列折磨後漸漸成長起來,在安琳娜與卡西斯的教導下,成功踏上了修行之路 地球上遭遇外星生物的襲擊,多元宇宙下各路強者來到這裡,為的就是搶奪地球上的資源 「有我在,絕不會讓你們入侵我的家鄉!」 海底大戰怪獸,險渡六九天劫,楊哲的境界隨着時間的流逝…

在線試讀

第3章 神秘老者

「老楊,老楊,別睡啦,趕緊給我起來!」袁江的聲音在耳邊不斷回蕩着,楊哲悻然睜開雙眼,那還未睡醒朦朧的黑罩子顯得格外注目。

「我這是在哪,這裡怎麼一片白!」揉了揉眼角,擦去乾濕的汗水,才勉強看清這裡的環境,牆是白色的,床單枕頭也是白色的;只是令他沒想到的是,自己竟然是在醫院!

發生了什麼事情?

沒等他開口,額頭上似乎有纏着什麼布袋,隱約有着些許的作疼。

他下意識的用手觸碰了一下,接着,「哇唔」一聲喊叫,疼的楊哲嗷嗷直叫。

「袁江,我這是怎麼了?我怎麼會在醫院裏?我身上哪來這麼多嚴重的傷!」他一個勁的說著,完全沒有注意到袁江那一副無奈的臉色。

「大哥你安靜點吧!你昨天被人打了,又是睡了整整一天才醒來!」

這是連旁人看了也會心疼的傷疤。

頭頂上時不時還有鮮紅的印記,就算用消毒酒精擦拭也無濟於事;手腳上每一處都有着淤青。慶幸的是就差沒有用工具打,不然這最少也得躺一個月。

「他們已經去警局錄口供了,沒個兩三天出不來!老楊你放心,這筆帳我會幫你討回來的!」袁江憤恨的握起拳頭,「狗仗人勢的傢伙,遲早有一天會付出代價!」

他也知道張月華平時的德行,也知曉他借了楊哲的錢不還。

見着袁江的仗義,楊哲木訥的點了點頭;但令他想不通的是?自己不是已經逃離成功了?不成這又是一場夢?這幾天頻繁的怪事可真多…

先是在夢境遇到怪獸入侵家園,機甲戰士前來相救,後又是神明的預知未來;

如果是真的,但為何每次都是自己睡過去了;

這種種問題近乎都是在這幾天發生的。

到底暗藏了什麼含義,難不成這一切有人在操控自己?楊哲不得而知。

在當天的夜晚,陪了楊哲一天的袁江即使身體再怎麼健朗也得回宿舍休息去了;楊哲傷勢恢復的很快,這是連醫生自己都不敢置信的;要是不出意外,明早就能出院了。

「我在學校等你!楊哲,明天見!」招了招手,袁江便回去了;只留下楊哲獨自一人坐在病床上。他看向窗外…路邊的燈光越顯越暗,或許被住院樓下那些茂密的參天大樹擋住,燈光自然就照射不到屋內了。

正打算躺下休息,忽然「砰」一聲厚重的聲音響起,像是一本書掉在了地上。

楊哲疑惑的沿着床角邊看去,竟是一本紅色的牛皮書,光是看着就已經很久遠,封面都已掉了色,上方還刻印着幾個看不懂的神秘符號,在書的邊角處有着一個很奇怪的圖紋。

楊哲猛然醒悟,可不就是幻境當中自己無意撿起的書本么!

眼下,正完好無損的擺放在自己的面前。

下意識他顯得有些慌張,現在看來那並不是一場夢,而是實實在在的;可為什麼?自己會在醫院裏,難不成時空交集的原因,改變了空間的磁場同時時間也在快速的消失。

天下怎麼可能會有這樣荒唐的事情,但為何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

殊不知這一切,都是對他的考驗!

下意識的望了望四周,整間病房雖說只有他一人,但有些事情畢竟不能大肆招搖;遠聽門外走廊也沒了動靜,楊哲快速的撿起牛皮書,將它放進了袋子中;

今天的夜晚出奇的靜,這一夜,楊哲並沒有做夢…好似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第二天清晨,來此為他出院而祝賀的師生便帶着他離開了醫院,車上,從袁江的一番話中得知張月華似乎並不買賬,即便有眾多人的嚷罵也毫不在乎!相反,他正一人背靠木椅,嘴裏叼着根信手拈來的竹籤,翹着他那高冷的二郎腿,無所事事的看着對面悲憤的眾人!

「有本事你們就過來,不要站在那靠着嘴裝腔作勢!」看來,事情的嚴重性已經遠遠超出了預想,不知是他的自信心還是中間僅隔着牆壁,讓別人只能視及而不能觸之。

「張月華,你最好早點收下傲慢的態度,你別以為我們不敢動你!我女兒的命遲早是要償還的!」人群中不知是哪位家長,火辣辣的憤怒交織已然蓋過頭頂,竟走出來朝着月華喊了一句孤兒。原本囂張跋扈的傢伙,下一秒如移形換影般整個人身閃現到他的面前,雖說中間僅隔着那道透明玻璃,但他的臉幾乎整塊都貼在那,一雙眼珠子圓溜溜的直瞪着,臉部逐漸變了曲色,煞是恐怖!

「你,才是孤兒,你全家都是孤兒!」張月華一字一頓的將話表明「你很快就會付出代價的!」說罷,他張嘴咧開那猙獰般的笑容,轉身再次回到被撞壞的木椅上,扶起坐下。

要是一般人,或許還真沒這個膽子;但眼前的張月華可不一樣,他的面孔不知為何比起前一刻更顯得蒼白,沒有一絲的血色…像是丟了魂;

眾目睽睽之下,他脫去了上衣露出了光膀子,隨後弔兒郎當的躺在椅上打起憨厚的呼嚕聲;即使是一旁的看守見了也是百般無奈。

「這小傢伙,不懂事!沒有人管他的么?」一個微胖型的中年**打量起了屋裡頭的張月華,不禁搖了搖頭「要是我我早就直接一巴掌呼過去了!」

「你新來的?張月華,我知道!」瘦子**接過他的話,沉思過往;「聽風水先生說他是天煞孤命,從一出生起就剋死了家中上下十三口,後來在遠房叔舅的介紹下安排去了福利院,幸得一位婆婆的指點才沒有再次發生事故!」

「張月華從小就孤陋寡聞,時常一個人呆在漆黑的角落裡,沒有人願意接近他甚至說話,聽老婆子說他最感興趣的就是在那跟小仙萌玩數字遊戲!」

小仙萌,是張月華幻想出來的,一個不存在世間的女孩!

「後來,一晃就是八年過去,也不知道怎的,竟和道上的人打起了交道,三番五次闖禍,雖然並不是殺人放火般嚴重,但他的所作所為卻是令人嘔吐。但奇怪的是,每次的拷問,高層都會派人來,要求減少處罰,從輕處置!」

「體質是天煞孤命,真假的!這不是小說里才有的么?」

是假也好,是真也罷,有關張月華一事臨行告一段落;這些天,恐怕他也只能在警局裡獃著了。

待楊哲回到宿舍,袁江也便出門上課去了。空蕩蕩的屋裡只剩下他一個人,由於這兩天的突髮狀況,所以他並不需要去課堂。

安心休養才是根本。

無所事事的他翻閱着桌上的各類書籍,突然腦海里的精光一閃而過,楊哲似乎想起了什麼,將昨日的背包中那本被他深藏暗格中的紅色牛皮書取出;

不過,這也令他陷入了沉思之中。

「為什麼這本書會出現在我的面前呢?」明明是一場夢,可卻又顯得那麼真實,這一切與自己冥冥中像是建立了某種聯繫!「書本上除了那幾個看不懂的符文,就只剩下一個小小的圓環孔,和自己的大拇指頭倒是差不多大小!」

正側面捧了又捧,也並沒有什麼蹤跡可尋。這一本書到底蘊含了什麼價值呢?

頓時心中的問號不由浮現出;

也不知自己哪來的靈感,他將一個細小的銀針往他大拇指這麼一戳,鮮紅的血液便漸漸滲透出來,他深呼一氣,將大拇指流出的那一面與書皮中的那個小圓孔貼身靠近一按。

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書像是得了靈性一般竟自動翻閱起來,還沒等楊哲看清楚是什麼,整個身體憑空消失了!

「哇,這裡是哪裡?我不會又來到夢境了吧!」看着四周的景象,楊哲徹底被世界觀震撼到了。這不再是星火燎原的人間地獄,不再是魑魅魍魎的黑暗世界!此刻的他,居然站在海洋的上方,雲之巔。

腳下踩着一塊浮空的落石,除此之外,這裡便沒有其他的事物了。

「這裡是你的精神空間,我們終於見面了,楊哲!」無盡的海洋,僅憑一道聲音就能引發回聲,可見這神秘人不是一般人。

「是誰,誰在喊我!」好在有過之前兩次的經歷,倒還不至於嚇得腿發抖;略微思考了片刻,他口齒清晰的喊出了關鍵性的問題。

神秘人也沒有打算隱藏,遠處的半空之上一道藍色光柱從天而降;定睛一看,是一位老者!只有上半身存在,多半無疑是靈魂體了。

楊哲在揣摩他的同時老者也在看着自己,相互之間這麼一愣,老者竟哈哈大笑了起來!

「想不到,年紀輕輕的你性子就這麼沉穩!不錯不錯,是個好苗子!」神秘老者揚起手臂捋了捋他那拉碴的白色長鬍。「這裡是你的精神空間,你用你的鮮血將我從封印之書中解救出來!順勢將我的靈魂體帶入到了你的空間,殊不知這裡卻是這麼一副美景!」

聽完老者的話,一旁的楊哲不由的臉色一變,原來那本書叫封印之書啊!

「你是誰,為何會在書中?還有,為什麼你會認得我?」

各種疑問,隨着不解的心緒不斷冒出使得楊哲好奇心越來越多!

神秘老者右手輕輕一揮,遠處竟出現了一座浮空的亭台,中間擺放着一張圓形石桌以及兩個看似木桶的石凳。桌上都是些熟透的水果佳肴…

楊哲頓時看傻了…像是沒見過世面一般愣是站了許久。

「這事得從十萬年前說起…!」老者回憶着從前的時光,心中的複雜思緒也漸漸的流出…這一講,便是到了黃昏時刻;

「從那以後,我顛沛流離的在星河中流浪,在這本沒有出頭的書中掙扎着;直到你的出現,使我的命運出現了轉機。

你救了我,我自然不會對你的事坐視不管;最近可是有人借了你的錢不肯還?我這倒是有個筏子;」

老者看向楊哲,眼眉不時向上翹了翹!

楊哲哪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這老頭倒是會算計!

頓了頓片刻,他才毅然點頭答應道「只要不涉及到對我有害的事情,那自然是可以!」

聽到楊哲的回答,神秘老者自是捏了一把汗水。他再次揚起手臂向前方揮去,一張殘皺不堪,邊角已有了部分的損壞甚至掉了色的紙張從浮空中出現。

像是具有靈性一般飛到了楊哲的面前,老者告訴他:此紙乃是天地精華所孕育而成,在神池之中浸泡了足有七七四十九天,誠信為最初始一切。

楊哲連忙問道;

「簡單來說,這是兩者之間溝通的誠信橋樑,你大可稱呼協議條款!它的作用在於違背守信之人而做出懲罰,例如你借了他三千元,期限為一個月,簽上這份條款後,此約正式生效!一個月過後,他若不及時上交,那麼天就會懲罰他,直到他來找你!」

「不過,他若及時還上,這一張就算報廢了!」神秘老者搖了搖頭,「這幾人都是死要面子,只要破了他們的防自然就得!」

聽這麼一說,楊哲倒是來了興趣。

他問道「不過天給他的懲罰會是什麼呢?總不會只是一些..皮毛蒜事吧!」

「不不不,所謂的天就是你本人吶!可以事先準備好懲罰他的內容,這是我接下來要說的,協議條款上有三條懲罰內容,從輕到重,且必須符合一條比一條嚴重的措施,不然是不會靈驗的!」

「稍後我會教你口訣,待你寫完懲罰條款後,自然就不會讓他人看到了!」

聞言,聽的楊哲入了迷;

接着,在楊哲愣神的功夫,神秘老者又拿出了兩張「協議條款」;

「待將這三張完成之後,你再來找我,期間我就呆在你這靈魂空間里,如若有需要尋求幫助也可直接來問我!現在…我要休息了,剛破封印的我力量已經不到一成。」

說完,神秘老者就下發了「逐客令」,雖然,這靈魂空間是屬於楊哲的…

「前輩,還未請教你的名字!」楊哲的身體開始向上漂浮,顯然,他是要回到現實世界去了!他將三張協議條款揣在腰間,目光直視老者,詢問道。

「哼,等你將事情辦完,才有資格知曉我的名字!楊哲,我看好你!」神秘老者說話的方式很奇怪,在每次的讚賞下的同時眼神總是翻着白眼。

不過,楊哲卻沒有看出來,沉浸在喜悅中的他,揮手告別老者。

待再次從床上醒來,袁江以及其他的宿舍友也快回來了;夕陽西下,黃昏已是朝朝!

他思索着剛剛發生的一切,而就在這一刻,那三張協議條款的從他手中的突然出現致使他斷定剛剛絕對不是夢境!

那一刻,他的思緒感慨萬千,心中的那壞壞的念頭悄然而生「小爺我,來收債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