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頁資訊›免費閱讀蝕骨情深陸霆煜岑音完整版

免費閱讀蝕骨情深陸霆煜岑音完整版

2022-05-07 16:13 作者:岑小溪

章節介紹

誰說離了婚的女人沒人要?承諾太輕,一次失敗的婚姻,讓她經歷了算計,欺騙,背叛與絕望當人生盪到谷底,遇上沈千安是岑小溪不敢奢望的幸運岑小溪眼波流轉,「你對我這麼好,不怕我賴上你嗎?」沈千安輕笑,「你最好學着習慣,因為這只是開始」無奈情深入骨,卻抵不過現實的蒼白緣…

在線試讀

第3章 蘇子樂不見了

「本來打算這兩天就告訴你們的,可是,現在出了這種事,我心裏很亂,不知道該不該在這個時候要這個孩子。」

公公婆婆對望一眼,心頭暗喜。

「小溪,你好不容易又懷上了,可千萬不能意氣用事啊!」公公擺出大家長的姿態,對婆婆使了個眼色,義正言辭的命令道,「馬上打個電話把文浩叫回來,怎麼能把小溪一個人扔在家呢?太不像話了!」

「對對對,我馬上打電話。」婆婆連聲應和,拿起手機就打過去,催促陸文浩立刻回家。

「小溪,不管發生什麼事,自有爸給你做主。你放心,我們只認你這個兒媳婦。」公公繼續寬慰道,「你目前的首要任務是養好身子,不要激動,免得動了胎氣。」

半個小時後,陸文浩回來了。

「你儘快跟外面那個不三不四的女人斷了!否則別叫我爸!」

「文浩,你先給小溪道個歉,不管怎麼說,她現在辛苦為你懷着孩子。」

在父母的暗示和逼迫下,陸文浩看不出悔過之意,只是嘴上勉強表了態,「我們單位上的同事很多在外面都有情/人,現在這種事是社會常態,有什麼大不了的。不過,我從來沒有想過要離婚,只要你們給我一點時間,我肯定會處理好的!」

他敷衍的態度讓岑小溪幾度想發作,但在公婆的極力勸說和哀求下,答應再給陸文浩一次機會。

接下來的一個月里,陸文浩每天下了班就按時回家,沒有再在外面留宿過。但岑小溪始終無法釋懷,每每二人獨處時,氣氛極其彆扭尷尬。

越是這樣,岑小溪越是不想回家,即便下了課也遲遲不願離開學校。為了轉移注意力和平復傷痛,她把所有的精力都專註在了工作上面。

不過,讓人欣慰的是,自從上次送蘇子樂回家,這孩子似乎對岑小溪多了一點信任,不再像從前那般倔強,一問三不答。

不過孩子終究是孩子,平靜了沒幾天,就又惹事兒了。

「喂,子樂媽媽,蘇子樂今天下午和同學起了爭執,現在人不見了。我找遍了學校都沒找到,他有沒有跟你聯繫過……」岑小溪急得滿頭大汗,滿懷愧疚的給沈鈺打了電話。

殊不知,沈鈺人在巴黎考察市場,無法立即回國。她告訴岑小溪,稍後會讓蘇子樂的舅舅和她聯繫處理此事。

舅舅?

岑小溪心頭一動,腦子裡立即浮現出了那張白凈好看的面容。

不會真的是上次那個男人吧?

十幾分鐘後,一輛黑色邁巴赫疾馳而來,停在了校門口。車窗緩緩下降,那個曾被岑小溪當街認作人販子的男人,正一臉冷峻的坐在駕駛席上。

「你是蘇子樂的舅舅?」岑小溪尷尬的彎下腰,略顯遲疑的問道。

「上車吧!」沈千安頷首回應,直接道,「子樂不見多久了?」

「大概一個半小時左右,學校和附近我都找過了。」岑小溪如實作答,又從包里翻出一個卡通手錶,「這是子樂的手錶電話,可是剛才和同學拉扯的時候摔壞了。」

沈千安聽聞,眉頭擰的更緊。

「對了,上次的事……」岑小溪的聲音低入塵埃。

沈千安打斷她:「有個地方是子樂小時候很喜歡的,我們可以去看看。」

她好不容易鼓起道歉的勇氣,又給生生咽了回去。

邁巴赫風馳電掣,在江城各大主幹道上穿行。陽光透過擋風玻璃灑進車裡,給沈千安稜角分明的側顏鍍上了一層淺金色的薄紗。一雙堪比鋼琴家的手骨節分明,鬆弛有度的掌控着方向盤,不時吸引着岑小溪的視線。

就在她浮想聯翩之際,邁巴赫停在了位於市郊的卡丁車主題遊樂園門前。

一番奔走呼喊,兩人順利的在卡丁車賽道旁看見了蘇子樂孤單的背影。

還沒等走近,蘇子樂不經意間回頭髮現了他們,拔腿就跑。沈千安腿長,跟着追了過去,不出半分鐘便將他給牢牢捉住。

「臭小子!知不知道你媽媽有多擔心你?」沈千安擰住外甥的耳朵,大步流星往回走。

「她才不關心我呢!她就知道工作,經常都不在家!啊——沈千安你放開我!」蘇子樂疼得一邊掙扎反抗,一邊大叫大嚷。

沈千安壓抑着怒火,鐵青着臉,步子邁得更大。

出了遊樂場,沈千安將蘇子樂硬塞進車后座,岑小溪則手腳麻利的從另一邊坐了進去。

「子樂,你喜歡這裡,是因為以前爸爸帶你來過?」岑小溪側頭看他,心裏暗暗猜到了幾分,「老師聽其他同學說了,是李默然先說了一些讓你不舒服的話,你才動手打人的,對嗎?」

「他說我是沒有爸爸的野孩子。」蘇子樂抬起頭看她,眼睛濕濕的。

「嗯,他確實不應該這麼說,換成是我也會生氣的。」岑小溪話鋒一轉,「可是,動手打人不能真的解決問題,你說對嗎?」

駕駛座上,沈千安正在給沈鈺發微信,簡單說明了情況,耳邊不時傳來後排座上,師生二人的細碎對話聲,他忍不住從後視鏡里看向岑小溪。

上次街頭一別,他對這個女人幾乎沒有太深的記憶。現在細細看來,她眉目清秀,眸子澄澈,仿若一朵不夠起眼的梔子花,卻又散發著專屬於自身的淡雅芬芳。

「子樂,你媽媽已經在回國的飛機上。回家老實點,不許再氣她。」沈千安系好安全帶叮囑道。

在蘇子樂的堅持下,岑小溪被沈千安送到了她家的小區門口。車子剛離開,背後一個聲音就叫住了她。

她回頭望去,竟然是陸文浩。

「你怎麼回來了?不是說今天部門聚餐嗎?」她訝異。

陸文浩快步走來,不答反問,「剛才送你回來的那個男人是誰?」

「學生家長。」岑小溪如實回答。

「什麼學生家長會開豪車送你回來?」他不死心的追問。

「你到底想說什麼?」她自然是聽出了他言辭間的陰陽怪氣。

「要是真的攀上高枝了你說一聲,我不會阻礙你的榮華富貴。」陸文浩皮笑肉不笑,似乎在等着她的回應。

「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吃着碗里還看着鍋里。」岑小溪怒斥。

無恥!

他居然往她身上潑髒水!

陸文浩輕蔑的冷笑,拉住轉身想走的她,「知道剛才那輛車值多少錢嗎?人家能看上你?別做夢了!」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